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杨恒均之[百日谈]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和一位大陆学者聊天,说到和他的研究有关的海外几个新闻和评论,他说不知道,问我,你从哪里看到的?我说,从海外网站。他说,我的电脑看不到。我说,你要翻墙过去看。他说,我从来不装那些翻墙的软件,又费事,作用又不大。
   
   
   
   我很吃惊,问他,那你怎么阅读防火墙外面的那么多好文章?他说,为什么要看墙外面的?对于我的研究,国内的已经足够了。

   
   
   
   我更吃惊了,我很理解普通网友由于不知道如何使用,或者嫌麻烦,又或者由于害怕而不愿意在电脑上装翻墙软件,但对于一个搞社会研究的,又怎么能够不去翻墙认识世界,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一下中国,或者反思一下自己呢?
   
   
   
   据我所知,这种学者、教授并不少。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就因为一堵人为的防火墙,很多本来应该具有更广阔视野的专家学者就把自己自绝于另外一个世界了。这样的人,哪怕天资过人,也很难是一个思想和学术上比较完整的人。
   
   
   
   我对“墙”的认识源于自己年轻时出国的经历。在出国之前,我应该也是属于中国那些“天资过人”的高材生之一吧,学习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以为天下事务尽收心底,不可一世,哪知道翻过几次“墙”、出过几次国后,发现自己的知识贫乏得可以,就连自以为牛逼的英语也说得只有自己才完全听得懂。
   
   
   
   后来,我就很喜欢翻各种各样的“墙”,总是不愿意有天然的和人为的墙阻隔住我和未知的世界。当然一开始还只是喜欢翻越有形的“墙”。
   
   
   
   其实相对于有形的那些“墙”——国界线以及各种屏障,包括网络上的防火墙,那些更难逾越的反而是一些无形的墙,我们周围有很多这样的墙,但更多的在我们内心深处。
   
   
   
   每一次走过罗湖桥,翻过一堵有形的“墙”来到香港,晚上聊天不到十一点我就会告诉朋友,我要回酒店了,因为我想上网。他们说你在大陆也不常上网啊,为什么到香港不多聊一会?我说,在这里不同,你们这里没有防火墙,我就可以在网络上真正“自由行”。我说,在大陆哪怕使用防火墙,网上冲浪总是不那么顺畅,特别是下载常常受阻。所以我都会利用到香港“自由行”的机会,真正在网络上潇洒的自由行一次,把自己的电脑下载得满满的。
   
   
   
   住在海外的朋友虽然都知道互联网上有一堵墙,可他们真正能够感觉得到的,却并不多。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对于普通网民,自然不用去感受那堵墙,然而,对于那些研究中国问题,关心中国现状的,却不能不时刻记住那里有一堵墙。
   
   
   
   我常常问想和我讨论大陆互联网和中国前途的朋友,你们能够感觉到那堵墙吗?
   
   
   
   他们对我的问题很疑惑,说他们当然知道有那堵墙,新闻时刻在提醒他们。我说,不是问你知不知道,我问你感觉得到吗?他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于是我更清楚地问:你们对中国问题感兴趣,你们是研究中国问题的,那么你们学会翻墙看中国没有?
   
   
   
   有些朋友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因为那堵墙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根本不存在。那堵墙只是为了阻隔大陆的读者窜访海外网站,而不是用来限制海外网民进入中国网页的。
   
   
   
   可是对于我的另外几位美国朋友,他们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他们都是非常关心中国问题的,有一位美国朋友还是汉学家级别的专家。我们这次在美国谈中国问题,他们都非常能谈,说起民主自由都把我雷来雷去雷得一塌糊涂。不过,当我提醒他们注意一些中国的民情和舆情的时候,我发现大家几乎是鸡同鸭讲。原来,他们在研究中国问题时所引用的资料几乎都是来自海外的,就是那些互联网资料,他们也一定是从防火墙以外得到的。
   
   
   
   如果说大家是搞纯理论研究的,我完全可以理解,从政治正确出发,世界上对民主和自由理解深刻的文章和观点绝对不会出现在中国大陆这块地方上,不会出现在防火墙以内,美国和西方对民主的研究几乎已经达到了“历史的终结”,可是,如果我们站在防火墙以外,用这种理论来套中国,你怎么使劲都不一定能够套上,最后把你弄得怒火中烧,弄得灰心丧气,弄得绝望透顶。
   
   
   
   我惊讶于那么多关心中国的学者竟然满足于站在那堵“墙”以外,用那些政治正确的理论品头论足,我理解墙外的鲜花美丽绽放,让在墙外呼吸惯了自由空气的人爬到墙里面去观赏那些圈养的自由的嫩芽,肯定会很不爽,很不舒服。
   
   
   
   一个多月前,一位美国华人教授和我坐在电脑前,他正在向我推荐一些网站和文章,对我说,杨先生,这些文章要比你的文章说得好,说得透,你为什么不写这样的文章?你写文章为什么总要躲躲闪闪?你在美国呆了这么久,为什么就写不出我们这里作者写的好文章?
   
   
   
   然后,他微微挪动手,又打开我的文章,说,你的文章很多人看,但我不会看的。你没有达到应有的理论高度。
   
   
   
   他轻轻地关掉电脑,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在讨论中国问题上有什么进展了。因为他肯定不知道,当他在轻轻移动鼠标的时候,其实是在翻越一堵墙,在两个世界中自由漫步。他也不知道,他举手投足间跨越的那堵墙,其实隔开了他和十三亿的大陆民众。而那些大陆民众就生活在远远无法达到他说的那种理论高度的现实世界中。他当然更不屑于翻越一堵无形的墙,去看我们写的那些不够理论水平的文章。
   
   
   
   对于大陆的学者,翻越网络上实实在在的墙,虽然有一定的困难(需要软件),但却是可以克服的实实在在的困难,反而对于那些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由于他们并没有意识到那堵对他来说并不存在的墙,结果反而被那堵墙无形地隔绝了。这一隔绝,哪怕他的理论水平再高,民主和自由说得再透彻,他也很难去认识一个真正的中国,一个真正的世界,和一个真正的自己。
   
   
   
   其实在我们的周围和我们的心中,这种无形的墙还有很多。这些年在中国大陆行走,我发现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象中国这样,许许多多无形的墙把各种人群阻隔开来,把大家的心弄得支离破碎。精英和普通民众被隔开了,没有几个精英去真正超越,当一些精英发现民众没有附和自己的观点,让自己不满意时,他不是跨越那堵墙去了解民众,而是和北京发出了同一腔调的“素质太低”论;左派和右派更是老死不相往来,都不愿意爬过那堵墙去了解一下对方,其实,你不去了解对方,又怎么知道你就了解自己?这些年,我们还在自己心中筑起仇恨的墙,精英的墙,充满偏见的墙,和权力欲的墙……
   
   
   
   由于年轻时出国跨过有形的一堵堵“墙”让我大开眼界,受益匪浅,于是,我告诫自己,从此以后,我都不会让任何一堵墙——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阻隔我的视线。只要发现面前有一堵墙,我就想方设法翻过去,不光是为了了解墙那边的世界,更是为了看清墙这边的世界,以及认清我自己……
   
   
   
   杨恒均 2009-3-19 香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