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奥尔布赖特来华访问,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就此事致美国国会的一封信]
徐永海
·上帝的科学一——导论一 科学帮助我们知道耶稣是独一上帝
·上帝的科学——附录三:基督信仰可以带来科学上的新突破
·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理论突破
201912/xuyonghai/6|上帝的科学——附录二: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将会是重大的科学发现|3|2019年12月12日**************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新婚夜党员抄党章能被歌颂而
·为了科学为了宗教信仰自由与宗教批判自由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
**************
·徐永海自我介绍
*********
·简述家庭教会神学
·上帝给能源、耶稣拿去恨、圣灵来引导
**************
·因基督信仰几次坐牢请为我祈祷
**************
·圣经到底要告诉我们人类什么
**************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的求助书
·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
****************
****************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徐永海自荐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1994年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
1995年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
***
1995年5月25日至1997年5月24日,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被劳动教养2年,
***
1996年
·上诉书
1997年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肯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8年
·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问,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就此事致美国国会的一封信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问,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就此事致美国国会的一封信
   
   2000年7月29日
   
   美国国会各位议员:

   
    我是一个中国基督徒,因为政治和宗教原因,1995年到1997年我被劳动教养两年,被关在公安局看守所里。作为基督徒,我坚持我的信仰,出狱后我继续为主做工。
   
    由于这个原因,我曾受到监视和传唤,工作生活受到影响。但是我坚信,我是正确的,我没有违反国家法律,我做的是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
   
    2000年6月23日,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来北京访问。那天早上,我家的院门口外就坐着两个保安,也就是联防,他们是协助派出所警察工作的。那天下午我去医院上班,我骑车出院门,没走多远,一个保安骑车追了上来,并用车将我别倒,使我摔到马路上。保安对我说,不许我出门,要出门先请示派出所。
   
    以前对我监视时,我去那里,监视我的人从来不问,你们还说:“我们是正常治安值班,与你无关,你别多心。”对我传唤时,每次都出示传唤证。可是这次,他们公开说不许我出门,要出门需要他们同意,这等于把我软禁,而且还不出示任何有关证件。
   
    这件事发生在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女士来北京访问的时候,因此我要对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女士说句话,我要对美国国会说句话。
   
    我们欢迎美国友人来华访问,但是我们不喜欢,由于你们的到来,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我们认为你们应该能够预测到,你们的到来可能会使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我们认为,你们有责任、有义务通过你们的努力来避免这类事情发生。
   
    199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脑的十年”计划,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几年来我一直进行着一项与脑科学有关的科研工作。
   
    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女士这次来北京访问,使我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并使我产生一种不详的预感:“你们下次再来,可能我的人身自由会受到更加严厉的限制,我的科研工作将不能再进行。”因此,我认为你们有责任、有义务了解我的科研工作。
   
   中国公民 徐永海
   
   
   2000年7月2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