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自立博客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首发稿)

   

   

   文章摘要: 所谓改革不可能,革命也无望之大悲观局面,所谓"不崩而溃"之局面,又会给民主派和国际人权人士一个什么样子的挑战呢?中共国经济危机如何转化为政治生机?老美和国际社会又如何参与其中?这些问题是非常深刻而急迫之课题。只有在这些问题上做出睿智的分析,找到症结,给出办法,才能着手行动。寄托在政权和老美身上,看来都是痴人说梦,白日荒诞。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2/24/2009

   

   丁子霖说,希拉里在九五年北京世妇大会时期将其救出牢狱,使之感激不尽----故而她推理说,希望老希此番北京之行会如法炮制,救出刘氏。

   

   可惜,老丁错矣!

   

   最近几次关于希氏到访北京是不是会议及刘氏问题,VOA等媒体直接呈现一些美国评论人士的说法。他们的直接观点就是,人权问题业已下降到"三等问题"。希氏到北京之言行,证实了此番评论。故此人权组织大为不满。于是,我们在奥巴马上台以前说及的、奥巴马对华政策不会"改变"的论点,得到证实。这个事情的政治逻辑就是,美国国家利益至上论的坚持----他们的普世价值处于(相对于之)第三位阶之国策,是很难改观的----第二位阶,是其所谓国际战略关系考量和国家安全政策----第三,才是普世价值和人权诉求。于是,这样的美国世界观,再次说明了他们的实用主义外交本质。在如此这般之美国国策驱使下,中国人权问题将会无限期拖延,直到所谓世界经济危机走出谷底;然而,经济危机走出谷底以后,难道世界上就会没有其他涉及美国国家利益的问题接踵而来吗?这样的问题一旦再出现,人权问题,自然还会延后,再延后。那么,中国人权问题,何时会变成美国政府考虑的第一问题呢?难乎其说也!世间所说的人权外交,就这样,被美国政客亵渎了,冒犯了。

   

   其间,我们的看法迥然不同。

   

   人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单独存在的课题。这个问题的提法本身,就有很大破绽。按照大赦国际等人权组织的批判原则,其矛头不加分别批判所有国家。在对待美国和中国不作或者几乎不作区隔的人权批评面前,他们很少考虑这样一个问题:美国固然存在人权问题,但是,这个人权的侵犯,不是专制和极权国家压制人权,破坏民主,罔顾自由可以等同类比的。这里的关键之处在于,如何看待极权主义国家之人权问题和如何看待民主国家之。简单的说法是,人权问题,在民主国家不是一个全局问题,不是国家主导的政治危机问题,也不是其人权价值受到基本侵犯而失去人权法格的问题----也就是说,人权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如果这个制度基本上没有自由和法治,其理念和践行,势必失却人权。故而,凡是在不触动压迫体制下,争取和提议改善人权问题之妄议,基本上就是缘木求鱼,鸡对鸭谈。重复而言,要专制和极权国家设立人权诉求的基本载体,三权分立,言论自由和制衡机制,完全是文不对题的胡扯。独立工会和民间组织的无法存在,同样是这种体制罔顾公民权益的基本政治含设。所以,在人治代替法治的国家,你可以天天对之谈人权,就像你天天对天叫喊,直至声嘶力竭,疲态倍露,而其结局依然无法获得些微改观。

   

   人权组织秉承一个国家制度基本上不受置疑的原则,并且在根本不触动国家体制的前提下谈及人权,就犯了政治上雌雄共体的、南辕北辙的、阴阳错位的前提之错!

   

   所以,美国人在争论普世价值和所谓务实外交(实用外交)的时候,老罗斯福和威尔逊就此做出两种选择。威尔逊的理想主义激发出美国民众的道德热情,使一个孤立主义的美国承当国际事务,而老罗斯福的实用主义使之败选。等等。(见基辛格《大外交》)美国的理想主义一直以来遭受挫折,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二战以来,美苏关系的冷战局面,就是滚打于二者之间而轮番上阵。就美苏关系而言,一个是对于苏联民主人士的支持(如,对待索尔什尼琴),一个是坚持回避索尔,坚持所谓美苏关系正常化,缓和化和双赢化。于是,在如何推倒柏林墙之问题上,只有里根,对待美苏关系持有限反对论,而主张普世价值优先。奥巴马和老希没有这样的胆识。他们看见了中美经济互补的潜力而叫喊"正面"发展美中关系,完全忽略了人权价值和普世价值。

   

   而在国内,相对于希拉里顾左右而言他的局面,中国改革派人士推出了敦促政权政治改革之呼吁书。他们所犯的毛病,同样是如何看待和根本不看、看不清这个政权的性质问题。换言之,在并不更变此等政治体制的前提下,由共党领导改革的可能性是不是存在,一如美国政府是不是会改变中国正面论,而转向支持民主派之问题----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回事----换言之,中共改革的第一前提,就是美国人是不是支持?三十年前,邓氏武犯越南,支持金边红色暴力集团,就是为了打击冒犯波尔布特的越南政权----而美国人对于柬埔寨当时的杀人集团,亦采支持态度。这是一个陈年老张账;但是,可以看出美国人对于邓氏所谓改革的支持----换言之,美国人现在是不是支持党内党外(08宪章派、09上书派)之改革诉求,同样面临这样一个美国选择,美国定夺。在奥巴马和希拉里言中眼下,中国人权问题是"三等问题"(见VOA)。所以,国内期待政权改革之李锐,辛子陵等一干人马的一厢情愿,最终将面临大希望,大绝望(见辛氏给青年书,李锐09上书等)之结局。明确而言,七十年代改革,是由美国人支持邓氏开始----亦以美国人默认六四血案结束。现在,美国人认为经济危机唯此唯大,一切不可以超乎其越?

   

   试问,当美国和中国走出经济危机,是不是就看到改革或者革新之曙光了呢?国内改革派,在面对美国人如此这般罔顾人权的气氛中,是不是可以见得,中共人士会在美国并不支持改革的世界前提下,做出任何改观呢?结论当然是:不可能。有作者对于中共国革命和改革资源枯竭说给予证实(见何清涟),是值得深思的。所谓改革不可能,革命也无望之大悲观局面,所谓"不崩而溃"之局面,又会给民主派和国际人权人士一个什么样子的挑战呢?中共国经济危机如何转化为政治生机?老美和国际社会又如何参与其中?这些问题是非常深刻而急迫之课题。只有在这些问题上做出睿智的分析,找到症结,给出办法,才能着手行动。寄托在政权和老美身上,看来都是痴人说梦,白日荒诞。

   

   我们认为,中共改革派的一个最大毛病,在于其文化参照系的失误。他们脑袋里只有所谓"反对毛、肯定党"的一种新型党文化思维。他们就像一百年前的马克思主义者和痞子运动主义者一样,眼里只有"好"共产党,如,陈独秀,张闻天,胡赵,胡温,而看不见所有在一百年前,抛弃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那些普世价值主义者、普世价值主义国。我们屡次言及之日本抛弃马克思,英国,德国抛弃之之历史,他们从来不做研究,每每言必称毛,称邓(说他这个六四罪责者,是"改革八贤"之一,云云),却不知道这些世界非主流党文化,其实,只是一个正确论的再小不过的有限、再有限公司。五四时期,国人不知道,或者不提倡自由主义,民主制衡主义和代议制政府,而崇尚暴力、痞子运动,民粹主义和普遍意志,颠覆正面传统(吴宓称之为:柏拉图,亚理士多德和孔孟说----而转向易卜生和马克思----这些西方非主流),弄到德莫克拉"贼"和民疯、民暴;现在,他们还是紧紧拽住"好"党主义不放。

   

   其特征,就是在并非自由主义的马克思主义里面,寻找根本和自由主义相悖的马克思"正确论"----这个正确论,现在转换成为政权希望论和和平转型论----殊不知,这个转型预期的内、外环境之项悖----我们之所以说到希拉里,正是因为她和所有的、踏上中共红地毯的实利主义者,毫无区别。希拉里主义的实质,就是呼应其前任的中美媾和论----也就是我们称之为资本前提论、(对于邓氏官僚)资本沆瀣论和中美政治经济外交"互补"论。在它们看来,中国就是中共,就是毛、邓世袭集团的利益----且说,不可以"攻击"之!(见迈克尔*佩蒂斯文字)中国命运的走势,现在面临的是两个问题:一个是,丧失国际势力对于民主派的支持;一个,是党内民主派,对于政权毫无道理的梦想。

   

   幻想,并不是坏事;西方之唐.诘哥德自有他的哲学内涵,正面内涵----但是,对于诘哥德所做的必要补充是,在幻想转变为现实的层面,还要花费更大的气力。不然,不说延缓了这个政权的合理性,更加重要的是,我们会丧失对于基本政治常识的智解和把握,走向一百年来、一错再错的歧途,而永无截止之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