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我看毛主義黨宣]
自立博客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毛主義黨宣

   我看毛主義黨宣

   

   刘自立

   

   看了毛主義黨的宣言書,覺得他們說的沒有錯——針對現實是對的——錯的,是他們說對以後,如何辦?說,要恢復毛主席統治,就是從對而錯,而誤,而大愚蠢!

   

   

   

   從政治學批判和革命角度而言,一般性左派批判, 針對現實總是正確;問題是,他們的革命和暴動將會帶來什麼結果!毛主義革命就是推倒壞的,建立更加壞的。

   

   如果按照毛派現在這個邏輯, 中國歷史進程無疑會選擇這樣循環往復的最壞主義,而無前途。

   

   談談看法。

   

   一,毛派批判的這個特權東西(修正主義東西), 其實就是毛主席留下的遺產。各種黨閥權貴兒子孫子龜孫子,都是毛主席紅色系列的遺屙,就是所謂黨產人質。這些人,其實就是毛主席的捍衛者。你們說他們是修正主義,錯了——他們的革命本錢就是毛式政權賦予的——從鄧、陳大佬到下屬人等,難道可以不追究到四九"合法性"上乎!其實,毛主席也是修正主義。他開始的中美接觸,就是改革序曲。所以,你們毛派里的人物,不要規避這一點。只是毛死了,鄧來做,而已。

   

   二,毛主義反對現實各種劣跡,說得好,說得對。 但是你們過于無知。除去上述無知于毛孫、黨孫繼承"正統"外,你們拿來批判現實的武器很陳舊,就是說,你們如果不知道毛就是原來和現在特權之根源,你們一旦起義,革命,換來的還是那些毛公子,周公子,還是那些黨魁大佬。你們不是白干一場乎?有人懷念文革。什麼是文革,就是毛來一個換湯不換藥,最後還是他的官僚執政。

   

   三,至于說那些根本就是毛主義里的既得利益者,自然另當別論, 他們只是毛派中渾水摸魚的前黨閥權貴和失落者。他們完全不代表那些現實批判者。問題出在哪里?筆者以為,要區分盲目擁毛的一般民眾和毛派中一度是既得利益者,而現在失落的一批政客。這些政客的確想恢復原先他們的特權,實現毛主席無法無天而他們也可以小打小鬧的那種局面。這些人有百害,無一利。

   

   四,產生這種比較復雜的局面,其癥結就是官方沒有對毛的罪行, 宣傳甚至毛式語言,進行甄別和批判。中國老百姓里很多人不明白08憲章那樣的文字語言,卻可以把毛主席語錄倒背如流。這樣的語言和語境,因為長久以來沒有得到歷史的還原和解釋,老百姓還是將其看作為草根階層利益的語言所指。這樣一來,中國形成了三種語言和思維模式︰一種是官方顛三倒四的政治語言悖論;一種是不為民眾理解的外國語言模式;再就是人們記憶猶新的毛語言。這三種語言代表三種理念。而毛式理念,有他慣性的傳統影響,是中國人去之不掉的負擔。

   

   五,所以,厘清這等毛式語言是一個革命過程;也就是說, 只有在官方轉變成為批毛主流,如前甦聯還原歷史真相以後,毛主義真相,才會出現,進而對毛式幻覺,予以完全推翻。在此之前,只要毛像還是掛于城樓子上,左派中人,就會挾百姓以做忽悠,實行毛主義正統鼓噪而使得官方只好緘默而無言。所以,摒除毛主義語言,必得摘除毛的新舊偶像化,將主流思潮灌輸到老百姓里,使他們認知真相而後棄毛。這個過程,不可能在毛正統不廢除以前實現之。

   

   六,毛主義是什麼東西?就是魯迅說的一代不如一代的東西。 你們肯定毛,就要否定蔣。但是,蔣介石沒有把台灣搞成餓殍遍地,革命震天,民不聊生。毛搞了!你們看見現在不好,可是,現在不好,是毛主義自然的繼續。用一句文雅的話說,就是他們集中了毛主席的不好和鄧的不好——就是既不是社,也不是資,而是很不好的剝削壓迫鎮壓。所以,剝離這樣的東西,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是爭取一個民主多黨法治和制衡的政治體制。毛和鄧,恰恰反對這個體制的出現和萌芽。你們跟在毛後面,究竟能看到什麼結果?回到毛主席,就是回到民不聊生和全民皆死!

   

   七,毛主義和改革開放一樣禍國殃民。但是,毛不能反鄧, 鄧不能反毛。因為一如前說,他們本是同根生,就是共產黨。只有改造或者取締了這個東西,毛主義或有理想的那些公正和公平主義——他們四十年代主張的那些東西——才能假戲真唱,換得實現。其實,毛的農民和鄧的農民,實在和城市人比在九天九地。這是一位著名學者批判毛的話。我們一再說的毛打天下,鄧坐天下,就是這個意思。你不能想象毛不死,會不剝削,不掠奪,他只是沒有和國際資本結合起來掠奪而已。但是,鄧知毛意,就這樣做了。所以,在你們反對這一點上,是沒有錯的。但是,你們也同樣不能無視毛對于中國人犯下的滔天罪行。如果你們沒有勇氣認可這一點,你們批判鄧的理據,就會等于0。

   

   八,所以說,毛時代並不是公正的年代,而是很不公正的年代, 是絕對黑暗的年代——我們並未說因此鄧的年代,就是公平合理。恰恰相反,鄧的權貴私有和毛的特權大公一樣,不公,不正,不義。沒有反對鄧的毛正確論,反之亦然,也沒有反對毛的鄧正確。所以,如果毛主義黨真的要反對現實腐敗和賣國大罪,只有做既反毛,還反鄧的修正主義者。我們說過的修正主義絕對不是鄧改革,而是修正到西方的社民主義或者干脆就是修到自由民主去。

   

   九,中國文壇上現在呈現的毛主義熱潮,與其說是對官方的挑戰, 不如說是對憲政派和民主派的挑戰。迎合草根階層的毛主義勢頭,如何轉換到他們思考和擁戴民主憲政乃至自由主義上去,是一個嚴峻的課題。其間,所謂自由主義,如果一味進行精英偏向的鼓噪而漠視爭取一般民眾的工作,那麼,這樣的正確論就會束之高閣,不起作用。而草根里面的思潮和傾向——包括毛主義思潮——就會泛濫(我們看見,維權民眾可以唱著語錄歌實行抗爭,因為08憲章離其甚遠,甚隔,甚陌生。在這個課題上,自由派是否會重蹈胡適四十年代自由主義呼喊落空的覆轍,讓毛主義取代自由主義,而發生新一輪的民粹暴力,還不好說。)

   

   我們說,說出政治學真理就和說出1+1=2一樣簡單;問題是, 政治思維和政治行動之復雜不亞于高等數學和微積分。我們只有既知道1+1=2這樣的基本常識,又知道政治理念和政治操作的微積分,政治訴求和中國特色才能奏效。這個道理就連毛本人也是懂得的。他知道王明主義路線既不是真理,也無法操作。所以,才出現一套他的"結合論"——從負面審察或者從正面審察這個結合論,對于自由派們,非常重要。如果人們一定要停留在1+1=2的初等算數上,感覺甚好,什麼也不深入,那就只有听任毛派把老百姓爭取過去,一無作為。

   

   這是判斷毛派基本錯誤以後,不得不作的思考。

   

   至于說,有人反擊毛派,卻把根據建立在現實政權上面, 那就不啻把百姓盡數推到毛主席那里而無其他可能。

   

   改革死了,毛派才會復活!

   

   要毛派徹底死亡,只有徹底否定改革,進入新一輪政治探索之中。

   

   以上說法,恭請毛主義黨里見識正常者和擁毛眾人,參考一下。

   

   

   原载《新世纪》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