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今天无意中看到网络上正在热议要给老百姓发钱,至少也有几百元人民币,也有的算了一下,每人可以得一千大元,还有一位专家更牛,说干脆拿外汇储备出来,给每个中国人发它几千一万元,刺激消费、发展经济、和谐社会,皆大欢喜。
   
   
   
   我看到这里就坐不住了,急忙伸手摸屁股口袋里的中国公民身分证,谢天谢地,平时一直觉得没有什么用处,这次终于要派上用场了,现在只等公布领钱的地点,我就去连夜排队。于是乎,一边气定神闲地闭目养神,一边盘算着如何折腾掉这些飞来的横财。

   
   
   
   不过脑袋瓜转了几圈后,忧国忧民之心又膨胀了,不觉猛然惊醒,发现发钱的主意实在很馊。这些钱发给老百姓,也没有多少人会去消费掉,所以,很可能造成一边是国家从银行里提钱发给穷人,另外一边穷人排队再把钱存进银行,折腾了一圈,这些钱还是回到政府和富人手里,消费没有刺激起来,银行的腐败案继续飚升。
   
   
   
   当然,还有更糟糕的可能性,由于把国库的钱拿出来发了,结果一夜之间,除了钱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涨价了。于是发钱的那些人就就继续印刷钞票,后果显而易见:那些拿了一点钱的穷人们不但没有得到实际的好处,原来辛辛苦苦存的那点棺材本也被通货膨胀了。
   
   
   
   至于说到富人和一些人民的公仆,你发不发几百、一千块钱,人家照样消费。更何况,你不发这些钱,钱还不是在人家手里。开发票公款消费,感觉好极了。我最近有个理论,为啥消费萎缩了?就是你老百姓在网络上监督犀利了,搞得公款出国、单位买豪华公车、公仆戴名牌手表抽昂贵香烟都受到监督,还怎么鼓励人家消费呢?
   
   
   
   还有一点让我紧张的是竟然有人要动用外汇储备,那些可是存在国外的美金啊,嗯,你知道吗,一旦到了某一天,人民的币不值钱的时候,那可是救国救民于水火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也被你们这些败家子拿出来分掉,嗯?
   
   
   
   用这种方式发钱鼓励民众消费还要考虑另外一大隐患,那就是据说在中国,咱民众素质低,虽然生活没有人帮你,但你的思想绝对不能也不应该自理。你发钱给他,他乱花了,结果几百几千块很快花光了,消费习惯养成了,到时,你却没有钱发了,咋办?你还想和谐吗?
   
   
   
   还有一点,别怪我罗嗦,也要提一下。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中国人的核心价值观,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后才发现,中华民族能够贡献给世界的“普世价值观”除了尊老爱幼和艰苦朴素之外,几乎都被破坏殆尽。你现在为了拯救眼前一时的经济低迷,就高调主张、号召和鼓励消费与花钱——哥们,你悠着点吧,别把咱老百姓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最后一点中华民族的优秀价值观也给断送了,那就千古罪人了,知道不?
   
   
   
   可是,我又有些矛盾,虽然不愿意这些钱都发下来被吃掉玩掉或者原封不动地送回他们的银行供他们贪污腐败包二奶,但又觉得那些钱放在国库更不靠谱。于是,结合我春节后正在苦心孤诣、夜以继日炮制的两篇论文(包括一篇探索互联网和中国前途的《我们还能够在互联网上走多远》),我想到了一个主意:不如,给每一个中国人发一台电脑,发一台能上网、低成本的笔记本电脑?
   
   
   
   各位,我从来不喝酒,也没有醉,如果你稍安勿躁的话,我给你讲几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在美国机场转机

   
   
   
   这次到美国感受黑小子奥巴马就职典礼的气氛,从费城到北卡,从旧金山到华盛顿,飞来飞去,在丹佛、旧金山、洛杉矶等多个机场转过机,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感受最深的是在等飞机的时候,登机口前上百个旅客,除了几位老人和一些海外游客之外,几乎每一个美国人都有笔记本电脑,离开起飞只有半个小时了,可是一看,地上,凳子上,到处都是打开笔记本电脑的美国人。
   
   
   
   那场景真雷到我了,我以前真没有想到美国人使用笔记本上网已经到了如此习以为常的程度。我想照一张照片留下证据,但不好意思,结果就照了这一张,也可以看出登机口的人不是看书就在上网。
   
   
   
   我也打开笔记本电脑,一搜索,找到了十几个无线上网连接服务,用信用卡付了几美元,可以无线上网了……
   
   
   

第二个故事:一位我记不起名字但永远不会忘记的慈善家

   
   
   
   美国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和随处上网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但就在我到美国前,我已经知道中国的上网人数达到3个亿,超过了美国的人口数了。美国人上网成为生活和工作的一部分,我亲眼看到朋友转机时打开电脑,敲了几下,就改变了航班。生活和工作中越来越大一部分是在电脑上进行的。
   
   
   
   虽然中国人上网的人数超过了美国,但电脑在中国和在美国的用处则完全不同。而且我知道,中国的上网人数是有水分的,很多久久去一次网吧也被计算进去了。美国不同,大概上网的人都有一台电脑,而且,由于有些人家里有一台,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办公室还有一台“公家的”,平均算下来,可能美国人不止一人一台电脑。这一点中国还远远做不到。
   
   
   
   想起几年前从新闻上看到的一位美国慈善家,他发起了“一个孩子,一台电脑”的全球性慈善计划,主要针对亚洲和非洲的贫困地区的学校孩子。这位慈善家的名字我忘记了,但他要做的事却一直深留我心。他的计划是以低成本批量生产笔记本电脑,运到第三世界的中小学校,给每个孩子一台。
   
   
   
   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一台能够上网的标准配置的笔记本电脑的成本竟然不到两百美元(相当于一千多元人民币)。这位慈善家的计划后来据说遭到一些国际电脑公司利益集团的刁难而失败(如果他的计划实现了,其他的所有公司的昂贵笔记本就没有人会买了)。
   
   
   
   介绍那个慈善家的一些电视画面至今还历历在目:在孟加拉一个偏僻的小学,一群穿着破烂衣服的孩子兴奋地坐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前,电脑屏幕上传来的是万里之外——也是相隔了大约几百年的文明世界的画面:纽约、上海的高楼大厦,城市孩子的欢声笑语也不时传来,以及一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老师通过电脑和学生们对话……
   
   
   
   从那些孩子脸上的表情,我清楚地意识到,这部能够上网的便宜电脑不但压缩了空间,也缩短了时间,它将比慈善家们送来的面包和衣服甚至校舍更能够让这些孩子们跳跃式地进入到现代文明之中……
   
   
   

第三个故事:奥巴马让我对美国的民主产生了怀疑!

   
   
   
   说电脑太乏味了,我汇报一下这次到美国感受第一个黑人总统就职气氛的感受吧——实在太浓了,我说的是民主气氛。我敢断定,那段时间,应该是美国民主气氛达到了顶峰的时候。大家知道,就在奥巴马当选后,我写了一篇很多读者喜欢的文章《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的意义》,在这篇文章里,我对美国民主的成就极尽赞美之能事。
   
   
   
   看到美国人脸上的那些表情,我知道我并没有夸张。我看到昔日奴隶的后代登上演讲台时,那么多的人——黑人、白人和棕色的人,流泪满面……他们为什么那么激动呢?难道这不是美国民主的必然结果?难道——
   
   
   
   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出了一身冷汗,我脑袋里当场跳出这样一个问题:美国的民主制度真是无与伦比的吗?
   
   
   
   随即,我又弱弱地问了一句,如果说美国的民主制度是最好的,或者是最不坏的,那么,为什么这个制度在230年前就设立了(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宪法一直没有修订),却要等到一百年后才废黜奴隶制?为什么在45年前黑人不但无法参选总统,甚至被剥夺了投票权?为什么一直要等到230年后的今天才迟迟实现了“人人生而平等”?而从每一个人脸上的眼泪又分明地让我看到,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定是经过了很多艰难和险阻的。
   
   
   
   那么,230年前成立的那个民主制度,为什么走了两百多年才走到今天的高度?
   
   
   

第四个故事:民主小贩杨恒均发生了信仰危机

   
   
   
   在我即将推出的两篇论文里,对此有详细的探讨。这里简单提一下。民主制度出现于2500年前的希腊城邦,但那个制度出现后的两千多年里,并没有显示出有多少优越性,且不说当时世界上很多生活其中的思想家和哲学家都对民主制度多有抱怨和指责,就拿有民主传统的西方和中国比,也没有证据显示中国到1820年前的历史就真因为缺乏民主而成了“人吃人的万恶的旧社会”,至少在这个年份前,中国人创造了辉煌的文明,而且民众的生活水平一直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人均GDP在1820年前一直世界各国不相上下,甚至还高一点)。
   
   
   
   可是,这同一个民主制度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却突飞猛进,逐渐显示出了它无可比拟的优越性,为啥呢?
   
   
   
   我认为,这和世界经济的大发展,以及科技进步分不开,民主成为好东西的时间正好和科技进步相吻合,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济的发展,财富的增加,科技的进步,让人类的人性和良知开始苏醒,让民众的公民意识开始普遍形成。所以我们看到,当美国人在230年前喊出了“人人生而平等”的时候,白人们不认为黑人是平等的,连黑人自己也不认为自己是平等的,于是乎,这个民主制度就这么继续前进。直到有一天,民众——黑人和白人,还有黄色人、棕色人,他们逐渐觉醒过来,这个时候,同样一个民主制度才逐渐焕发出新的活力!
   
   
   
   这里篇幅太短,说不清楚,再说下去,可能就会让人误会我是“素质论”者,误会了。我是想说,在民主制度发展的过程中,人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没有民主制度的主体——“人”的觉醒,素质的提高,再好的制度,他们也没有经济能力去享受,没有时间去投票,没有能力去决定。所以,我们看到2500年前的希腊城邦的民主,充其量只是几百上千个贵族和有闲人士在广场上决定全体希腊人的民运而以,所以我们看到230年前那个让我们激动的美国民主,一开始有投票权的也只是占总成年人口的少数族群:白皮肤的男人。
   
   
   

第五个故事:我们难道要从头走过2500年?

   
   
   
   看到这里,一定有人会深深误会我。因为我上面提到的正好和某些人的理论类似,也正是被世界上很多非民主制度国家的利益集团用来抵制世界潮流的借口:哎呀,XX国民的素质太低,不适合民主;XX国家人口太多,无法投票;XX国民教育程度不高,和外界接触都没有,如何知道管理自己?
   
   
   
   我不想陷入素质论,但从世界上民主制度的发展来看,我们不应该否定,即便在西方,即便在这个民主制度和民主文化扎根了2500年的土壤上,这个制度也只是在一百多年前开始变得越来越好(当然这之前,与非民主制度相比,民主制度还是比较优越的,只是对比没有那么明显而已),而这个时间正是世界GDP曲线突然上扬,以及科技发展开始腾飞的时候,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让民众不再闭塞,言论自由能够表达,媒体也从纸媒发展到收音机和电视机等等。上面提到的这些事实应该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