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你眼中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的?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好像地球一样终日转过不停。这源于我小时的梦,我想把世界都走遍,触摸这个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亲近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现在如果你问我,这样折腾,你到底认清这个世界没有?我会说,差不多了。如果你再问,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哪块地,你觉得认识还不够深入,还想继续了解下去呢?我会不假思索地说:中国。

   
   
   
   在中国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们怎么会不了解她呢?也许正因为生活了这么多年吧,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我觉得,我对中国认识的每一次质的飞跃都发生在我远离中国的时候。而且,最近几年,每当我置身中国却感到看不清她的时候,我都会找机会悄悄到外面去转转,思考几天再回来。
   
   
   
   到处走,就会见到很多人,按说见到这些外国人,最想了解的是他们国家的事,可我就不同,我最想从他们眼中看中国和认识中国。让我每每惊讶的是,好像有多少双眼睛,就有多少个不同的中国。
   
   
   
   夜深人静时,我不禁问自己,那么多中国,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中国?我又怎么知道我眼中的中国是真实的?
   
   
   

我们心中的中国又是什么样子的?

   
   
   
   经过2008年紧张的一年,我自认为对中国有了更深的认识,正因为有了更深的认识,我就更加有信心。可周围看看,我的好多朋友却更加泄气了。这真让人郁闷。我也没有理由责怪人家外国人眼中有太多不同的中国了,我们这些生活在中国的人,眼中看到的倒是同一个东西,可心中装着的还是不一样的中国。
   
   
   
   于是,在2008年底,我飞赴美国一个月,中国的朋友和美国的朋友都兴奋地问道:啊,来观摩美国黑人总统奥巴马就职典礼。我说不是的,他们又问,来看看美国?我说,不是的。怕他们继续问下去,我就干脆告诉他们:我是来看中国的。
   
   
   
   在这次一个多月的旅行中,从东到西,我接触了华人精英,更多地接触了美国多位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虽然大家免不了要谈谈大热人物奥巴马,但我总会及时把话题转向这样的问题:啊,告诉我,你知道多少关于中国的事?你怎么看中国?你认为中国将来会……
   
   
   
   虽然我心中早就揣着一个中国,但我还是想通过各种不同人的眼睛看清楚一点中国。
   
   
   

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个中国?

   
   
   
   下面简单列几条这次见到的美国朋友给我最深的几点印象:
   
   
   
   一,2008年的中国发生了那么多事,特别是外国媒体歪曲中国的报道以及愤怒的留学生把五星红旗插到了旧金山、巴黎和悉尼等地,我这次出来特意留意了国际媒体对中国的报道。让我既喜且忧的是:外国媒体报道中国的事越来越少,越来越谨慎了。外国媒体不会报道好的事,这是他们的新闻观,不会为我们改变,但他们好像也开始了自律了,或者说不愿意惹麻烦,所以也减少了对中国负面的报道,结果给我的感觉是整个国际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有所减少(或者时间有所减少)。好事?还是坏事?我不知道,但外国人很单纯,新闻不报道,他们也就不关心。不过,不关心也好,反正,国内的媒体给人一种感觉,好像西方人整天都在关注我们,虎视眈眈,其实,稍微会几句外语的人就知道那是我们自作多情了。国际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几乎和对任何一个中等国家的报道差不多。这可和我们神州大地的媒体完全不同,有时在中国打开一份报纸,你好象立即就置身于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列强的包围之中,报纸还没有看完,冷汗就流出来了,甚至想立马抓起一杆钢枪,保家卫国。
   
   
   
   二,美国的很多官员学者对中国的态度有变化了,趋向比较平和与不置可否,甚至连学术研究都有些收缩。我想,这应该不是天朝打压了他们,而是他们确实看不清中国了。好几个美国人看到我们留学生在他们的街头挥舞五星红旗就被真正雷到了。有一个妇女对我说,你们那里一定比我们国家自由和美好多了,可怜的美国人,我们还一直以为这些可怜的中国孩子是来投奔自由呢。她的言下之意,我们中国发展太快,他们落后了。这也是实情,这些年来,又有哪一个国家的留学生如此牛气冲天,一边偷偷申请绿卡,一边可以同时在巴黎、悉尼和旧金山游行示威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每一个人都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中国的孩子在这种环境里自然也是自由表达,既然是自由表达,也就是说反映了留学生的真实的想法。美国人说,这可是他们美国人第一次看到中国人的真实想法,正如他们从美国人游行示威看民意一样,他们从留学生身上看到了中国的民意。美国人很尊重民意滴,所以,他们蔫了,牛不起来了!
   
   
   
   三,这次还有一件事给我很深的印象,那就是美国其实很少有人要强迫中国接受他们的制度,甚至没有一个人和我交谈中要把美国的普世价值推广到中国。这给我很大的冲击,因为在中国,那些左派们一口一个美国和西方价值观,美国和西方要找代言人,把我杨恒均也说成美国的代言人了。而一些右派,往往在文章中也是一口一个普世价值和美国的民主。有时弄得中国的互联网好像是美国的代言人和中国的捍卫者在对仗。结果,这次我才惊悚地发现,人家美国人(注意,我可是见到从政府官员、军人到记者、学者等很多人的)根本不知道你在玩啥,人家早就放弃了要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你的做法,也绝对没有要让你照搬他们的制度的想法,这一切搞不好都是我们自己在意淫。至于说有时在人权上做文章,他们就这德性,对全世界都要搞,他们其实也不一定真想认真,只是碍于人家的价值观而已。一位美国朋友对我说,你们其实不必介意,只当我们放屁就可以了,至于你们该怎么折腾,还怎么折腾吧,只要不侵害美国人的人权,基本上没有什么事。还有一位更露骨,对我说,你们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就是要复辟帝制,其实又关美国人什么事?另外一位国防专家给我说了实话:杨,其实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在亚洲最头疼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如果有选择,我们更愿意和一两个说话算数的君王打交道(例如沙特就是他们最好的朋友)。当然,这位美国人说的话不一定算数,但我知道,从骨子里,美国人不是那么傻的,中国这种古老的民族一旦真正掌握了好的制度而变得强大,美国人绝对受不了。而像中国现在这样,傻瓜也知道,都玩了五千年了,你真以为能够强大崛起而不会再一次陷入我们折腾了几千年的恶性循环?
   
   
   
   四,好了,这就是我这次到美国通过美国人眼睛看到的中国。可以明显感觉到,经过2008风霜雪雨的一年,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已经有了改变。
   
   
   
   同志们,无论你是寄希望于美国,还是担心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现在好了,现在,该死心的死心,该放心的放心吧。只要你不把大批偷渡客和办签证时都保证一定会回来可一到美国就想着办绿卡的中国人都放过去,美国人不会介意我们如何生活的。介意我们如何生活的只能是我们自己。
   
   
   
   这次美国行给我很大的冲击,这世界上,什么事都能够发生的。我通过很多美国人的眼睛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中国,和我眼中和心中的中国都那么的不一样。
   
   
   
   杨恒均 2009/2/11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与美国《华盛顿邮报》、《商业周刊》、意大利和巴西等国记者聚会聊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