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杨恒均之[百日谈]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2009年春节就要过去了,觉得再忙也应该记录下这一天。那是大年初四,一大早起来,就和朋友驱车前往一家慈善院。这里收留了一百多位残疾孤儿,从几个月到十几岁都有。
   
   
   
   记忆中还是很久以前去过孤儿院,记得当时有海外媒体攻击中国官方的孤儿院克扣孤儿口粮,闹得很大。我当时想去帮助一下孤儿,顺便查看情况,没有想到,即便以政府工作人员的身份去,也被人家拒绝了。人家要介绍信,我说,我私人来帮帮忙。他们很吃惊地看着我,仿佛我是来收集情报的特务。这种情况现在应该没有了吧,但愿如此。

   
   
   
   从那以后竟然好多年没有到过中国的孤儿院了(国外的倒是去过几次,参观兼义工)。这次能够在大年初四去福利院去干点力所能及的事,实在是难得的机会。
   
   
   
   过去后,北京来的吴祚来先生到了一楼,我和《新京报》的曹兄来到二楼的一个宽敞的房间,房间里有25名残疾小孩,大多坐在兼有固定他们身体功能的小凳子里,在外面的大约有四五位。他们看上去都很小,但保育员说,其实有的已经六七岁了。25位孩子中只有一位能够说话,他们有的残疾在身体上,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有的是智力问题,置身他们之中,感到心情一阵沉重。
   
   
   
   我们本来想来帮保育员给孩子们喂饭,但吃饭的时间没有到,于是一个一个去逗那些坐在那里的孩子,那些孩子见到陌生人,竟然没有一个害怕,都伸出手来和我们玩,让人感到很惊讶。
   
   
   
   过了一会,我坐到门口(也防孩子走出去),这时,让我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好几个能够走动(或者爬动)的孩子就从不同的方向聚拢过来,除了有一位过来后爬到我腿上抱住我,另外四五位过来后,只是安静地靠在我身体上,扶住我的腿,静静地站着或者跪着(有一位孩子只能跪着)。
   
   
   
   就是这一刻我突然感到一种温暖传遍全身。我是养过孩子的男人,也知道幼儿园的孩子是什么样子的,他们看到你如果不纷纷走开已经不错了,但象这种见到一个陌生人竟然一步一步过来依偎着你的,实在少见。
   
   
   
   随即,我就明白了,这些孩子是孤儿,这里的保育员是他们能够经常见到的大人,但由于保育员非常忙碌,不可能有多少时间坐在那里让这些孩子依偎,更不可能抱他们。
   
   
   
   他们是不同的孩子,是孤儿,是残疾孤儿,有些残疾的程度还很严重——他们依偎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感觉确确实实的爱。
   
   
   
   毫无疑问,我们这些健康的大人到孤儿院去,都是想奉献一点爱心的,可离开那里的时候,我们都明显的感觉到,其实得到爱的反而是我们。
   
   
   
   谢谢这些孩子,给了我这个春节最有爱的一天。
   
   
   
   
   后记:总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总以为自己很忙,总以为自己在干大事,于是,很多很多早就想干的小事——一个月甚至一年抽那么半天时间去陪伴一下孤儿,或者去看望一下孤寡老人——就一拖再拖。其实,这样去看望孩子并不是做戏,只要大人哪怕一年抽一点时间去看望他们,那么一年之中,他们就有很多时间能够和大人在一起,感受到正常孩子的温暖。而对于有爱心的人,其实去看望这些残疾的孩子或者其他一些需要我们关爱的人,不仅仅是献出我们的爱心,更多的是让我们得到一份珍贵的爱。就像我大年初四那天从福利院走出来时一样,本来带着施舍爱心而去,出来时却发现收获爱的反而是我自己。
   
   
   
   我想,2009年无论多么忙,一定还要抽一些时间去看望那些能够让我感受到爱的人。而且,我还想,如果有可能,我愿意组织一些我的读者和网友一起去,一次只要两个小时,去干什么?你可以去喂饭,可以把你今天减肥而节省下的饼干、巧克力带过去,还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清洁,当然,如果你什么也不会,或者怕脏怕累,你可以象我一样,搬个小板凳,坐在孩子们中间,感受他们,以及他们的爱。
   
   
   
   我保证你离开的时候,会收获得意想不到的爱。
   
   
   
   (广州地区的网友可以和我联系,同是鼓励各地网友,抽出一些时间,在2009年这一年,至少抽两个小时去获得爱。相信我,值得的)
   
   
   
   杨恒均 2009-2-9 元宵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