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旋转门”与国家安全

   
   
   
   我到美国工作后不久就发现了美国国家安全的一个漏洞,当时我还以为是一个巨大的发现,直到好几年后,才和美国人朋友讨论起这个问题,结果才知道,人家早就知道这个漏洞,而且这漏洞也一直是FBI(联邦调查局)和CIA(中央情报局)竭力在堵塞的。

   
   
   
   我说的是美国政界的一个比较特殊的现象:“旋转门”。美国也是实行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当选一个总统,政府各部门的第一把手和重要职位(以及他们的重要智囊)几乎都要换一遍,例如这次奥巴马当选,华盛顿一下子就要换掉了几百位最高级别的官员,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按说各国都有这种情况,可是美国的更换频率之高却是少有的,更有意思的是,美国的更换都是很平和进行的,波浪不惊,没有人哭哭啼啼,没有人要找政府给补助,更没有人认为自己不得志。今天你还是一个研究所的研究员,存在大选还没有结束,你就有可能被白宫挖去当教育部长。而今天的商业部长,明天就失去了工作,成为一名普通公民,你得去一个公司当顾问赚钱养家活口。这就是旋转门。这个不停转动的旋转门,使得每一个想从政的年轻人都有机会一试身手,也使得玩过一阵政治的人可以全身而退,再去赚钱过另外一种生活。
   
   
   
   然而,正因为这种旋转门现象,却给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例如,昨天还是美国国防部的高级智囊,今天就失业了,就要去找工作,谁能保证这家伙不会被全世界的间谍机构盯上?我有工作给你,干不干?只要透露点情报,或者给我的“公司”参谋参谋,就给你丰厚的待遇。
   
   
   
   当然,相比从领导岗位退下来的这部分人,另外一部分人的安全保密工作更加难做,因为你甚至无法“防患于未然”。那就是一些在“旋转门”另外一边等着随时转进去从政的那部分人,例如野心勃勃的年轻人和专家学者们。相比较前一种受到过保密教育的刚刚从政府机构转出来的人,他们更容易成为海外间谍机构拉拢的对象。有眼光的间谍机构不会傻到打美国政府高官的主意,他们只要很有耐心的在华盛顿转悠,找到一些研究学者“授之以惠、动之以情”就可以了,或者请他到某国去好吃好喝一个星期。据我的经验和并不科学的统计,在华盛顿那里从事所谓学术研究的美国人,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有机会进入政府重要部门,甚至成为白宫依赖的高级智囊。
   
   
   
   就是美国的“旋转门”现象,也是美国FBI和CIA投入很大精力应付的重大事件——FBI负责国内监控,CIA则在世界范围内对他们进行跟踪。
   
   
   
   可是,对于美国的普通民众,他们并不那么关心“旋转门”和国家安全的关系,他们更关注的是“旋转门”现象下的经济腐败和利益集团问题。
   
   
   

奥巴马与K街

   
   
   
   如果你问我美国华盛顿最神秘最有权势的街道是哪一条,我不会告诉你是联邦银行所在地,也不是中央情报局驻地,甚至都不是白宫和国会山,我会告诉你是K街。这是一条很普通的街道,然而,却是美国智库和院外集团最集中的地方。在这里上班的没有多少人,一栋栋大楼也不是很热闹,但你应该知道,盘踞在这里的智库、公关公司和院外劝说集团几乎雇佣了美国最有权势的人物,这些人物往往都是经过“旋转门”退出政府和国会的重量级人物。他们现在的目的就是为了雇佣他们的利益集团服务。如果你也也雇佣得起,哪怕你是外国人,他们甚至都愿意为你服务。
   
   
   
   美国院外集团的坐大,甚至改变了华盛顿情报战的玩法。上次去美国和一位情报专家聊天,他感叹,现在不用搞什么秘密间谍战了,你只要有钱,到华盛顿开个公关公司,找一些常常穿越“旋转门”的美国人做顾问,你甚至不必去知道白宫制定了什么计划,因为你完全可以通过这些关系去影响白宫制定什么计划。
   
   
   
   又扯到国家安全了,毕竟对于美国普通人,国家安全太遥远,普通的美国民众对于利益集团和院外集团影响美国政府决策早就怨声载道。这一现象无法改变,和K街的存在很有关系。这次美国的金融危机甚至都和K街有着直接的关系,资本家有钱,雇佣重量级的“旋转门”过来的政府官员当说客,最终导致了贪婪不受限制。
   
   
   
   而携带巨大人气的奥巴马当选后不久,就释出了一条命令,要求延长从旋转门出来的政府官员受雇于院外集团的期限,以前很多政府官员出来后,很快就受雇于公关公司,奥巴马宣布,必须等待一个相对较长的期限。这件事公布的时候,我正在华盛顿,一些在K街工作的朋友摇头晃脑,感觉到今后的生意可能要困难一些了。
   
   
   

倒霉的克林顿

   
   
   
   美国旋转门中转来转去最耀眼的人物自然是美国总统,他们在几年前还是普通公民,几个激情的演讲后就成了美国总统,然后干几年后,又回归带保镖的平民生活。不当总统了,自然也是要去打工赚钱的。可是,美国总统却不会在一下台就受雇于K街的顾问公司,他们有自己的办法,可谓生财有道。
   
   
   
   克林顿在位八年,美国的经济直线上升,美国人的口袋都满了,然而,克林顿却在当了八年总统后发现自己破产了,他是又一位在卸任总统职位时比上任时个人经济情况要差的美国总统。由于那场“我没有和那个女人做爱”的官司,克林顿在离开白宫时据说是欠账的。正如当时的春节联欢晚会小品中的一句流行语:“苦不苦,想想人家萨达姆,顺不顺,想想人家克林顿。”
   
   
   
   卸任的克林顿又不能被K街雇佣,又不能去华尔街直接找工作,可他又欠钱,怎么办呢?他自然有办法,一下台就开始写书,在白宫干了八年,总知道一些别人不清楚的“内幕”吧?再不成,稍微点几句发生在椭圆办公室桌上的事儿,也能够吸引人吧?于是书商一拥而上而上,虽然最后签了他自传的公司拒绝披露他们出了多少钱买版权,但数字应该在2千多万美金以上。这一下子,克林顿就还清了欠账。
   
   
   
   但自传只能写一本,接下来,还要赚钱。美国百万富翁很多,亿万富翁也不少,以克林顿的聪明和努力,如果不当总统,当一个亿万富翁应该不是太难的事。于是,卸任的克林顿开始走上致富之道。他采用的方法不是新的,以前的美国总统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他开始到处演讲收钱,先是在美国国内,等到美国国内有点腻味他了,他就跑到国外去,跑到中国,跑到欧洲和科威特去演讲,克林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的秘书数钱手都数软了。
   
   
   
   这些年他到底赚了多少钱?据不完全统计,估计8500万到9000万美元之间(克林顿毕竟不是总统了,有个人隐私了,收入不能完全曝光的),八年了,克林顿的影响力在走下坡路,所以赚到后来有些吃力了,再说,他好像也讲不出什么新东西。更糟糕的是,虽然一度传出希拉里不与他同房,但克林顿一旦被蛇咬,竟然不再传出绯闻,这无疑就失去了很多卖点,甚至让这位不再年轻、头发花白的花花公子总统失去了不少魅力。难怪乎,克林顿赚钱就越来越辛苦。不过,辛苦是辛苦,毕竟还在赚。值得欣慰的是,他的继任者小布什不争气,灰溜溜下台了,弄得克林顿更加牛(各位,据说小布什下台后赚钱很成问题,他的自传远远卖不到克林顿的那么多),据估计,再过两年,克林顿这辈子赚的钱就有可能超过一亿美金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克林顿赚钱赚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他那不安分的老婆希拉里跳出来要竞选总统,决心要进入椭圆形办公室,坐到被自己老公弄脏过的办公桌前。就在她宣布竞选的同一天,最紧张的一定就是她自己的老公了。他很清楚,今后可能不能到处卖演讲了,他更清楚,当总统赚不了多少钱,当然他也清楚,当总统的老公,就更受限制了。要知道,当总统时传出绯闻,最多是一风流总统,而当总统的老公传出绯闻,嘿嘿,就可能是对“国家”不忠了——可怜的克林顿!
   
   
   
   希拉里没有当选总统,克林顿应该松一口气,然而,这一口气还没有松完,他的心就又提起来了。希拉里接受奥巴马的国务卿职位,成为美国政府最高的外交事务掌门人。前总统克林顿一家,也是现任国务卿一家子立马又被置放于国家监督机构、媒体和公众的聚光灯下。
   
   
   
   由于希拉里出任国务卿,主管美国外交政策,克林顿下台后曾经到多个国家举行演讲,其中大多和美国的外交政策有关。作为卸任的美国总统,他的演讲并不代表美国政府,美国民众是接受这一现象的。然而,作为一名国务卿的丈夫,你到国外发表有关外交方面的演讲,而且这演讲是收高额费用的,你就会被立即调查。目前克林顿夫妇已经认同美国政府职业道德办公室对克林顿演讲内容进行审查,因为希拉里已经上岗,所以按照美国法律还挺急切的。要在一定的时间内搞清楚克林顿的账目和演讲内容——
   
   
   
   倒霉的克林顿,当总统的时候,他被人家逼到电视上,要他承认是不是和那个女人发生性关系,以及他是否在撒谎,现在不当总统了,只不过是国务卿的老公,结果,又不能到处演讲了,还要交代清楚以前都讲了些什么以及赚了多少外快!这不,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比克林顿更倒霉的是生活在不受限制的权力之下的民众

   
   
   
   在中美对抗最严厉的1997年的时候,当时我还是一名迄今为止最优秀的中国愤青的时候,我在华盛顿一度指着美国军人的鼻子怒吼,记得我当时引用了一位中国将军的话:别以为你们美国人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的核武器也可以打到洛杉矶……
   
   
   
   当时那位美国军人只是暧昧地笑着说,杨,你们大概确实有几枚导弹能够到达美国西海岸,但谁会下令发射这些导弹呢?你不是不知道,你们中国很多有权发射和操作这些导弹的军人的子女正生活在洛杉矶和旧金山,而且还有很豪华的别墅!(就此打住这个令我一直不愉快的话题,后来大家也知道了,连当时军队中负责情报的最高首长的老婆孩子也在中美对抗最严厉的时候住在美国的豪华别墅里享受资本主义)
   
   
   
   啰嗦这几句后想说什么呢?我想告诉大家,从我上面说的美国旋转门和院外集团的事,我们可以看出来,在很多方面(例如人性方面),中国和美国几乎没有任何区别,这是我走过那么多地方后的最大收获,也是我对中国前途充满希望的重要原因——既然没有区别,人家能够做到的,我们有什么理由做不到?
   
   
   
   如果美国人有机会,如果美国政府的高官能够钻制度的漏洞,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美国人的贪污腐败一点也不会比中国差。没有文化的差异,更没有人性的不同,那些都是胡扯。问问几千万生活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问问生活在美国并且从政的华人华侨,他们为什么在中国人开办的公司和机构里(哪怕这些机构在美国)就想方设法贪污,而到了美国政府部门(很多华人已经当了高级官员和市长)就老老实实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