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杨恒均之[百日谈]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晚印象之一:看起来我们的军费还需要提高点

   
   
   
   在美国安德鲁空军基地附近和一美国军事研究人员喝咖啡,不出我所料,没说几句,这哥们就开始攻击刚刚出炉的中国国防报告白皮书,什么中国军费不透明,什么十几年都是两位数字增长,什么造航空母舰也不说清楚,说到最后,高声喊叫:什么白皮书,简直是白色的谎言(white lies)。

   
   
   
   可惜他没有看到我激动的和他抗辩。如果十几年前有人在我面前攻击中国的人民军队,我肯定会跳起来和他争得面红耳赤。不过,现在我就不争了,一是我也不了解中国军队的现状,二是我感觉到很多事情没有必要争,每一个国家有不同的情况。在军事上,中国无疑是一个弱国,弱国有时不敢透明,故意保持神秘性,也是可以理解的。至于说大幅增加军费,按照字面数字来看,中国确实增加的有些快,超过了GDP和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速度。可是,据我对中国军队的了解,特别是士兵的待遇和武器的更新,改进得还是很缓慢。有时我也纳闷,增加的军费都到哪里去了?
   
   
   
   坐在安德鲁空军基地大概40分钟,耳朵里几乎没有清闲过(飞机起降),等到离开时,抬头向天空扫了一眼,周围远处蓝天上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白色的线条(战斗机尾部划出的白线),就算我很久不涉及军事研究了,我也清楚的意识到,美国空军飞行员操练的频率仍然是让人惊讶的。人家一个空军基地飞机起降的频率,是我们中国空军好几个基地加起来都望尘莫及的。这可能就是美国经费充足的原因,中国的很多飞机训练受到了经费的限制,这已不是秘密了。一位原F16飞行员现任空军少将曾经告诉我,据他所知道的数据,他们平时飞行训练的升空时间超过中国最精锐的飞行员好几倍。在这方面,中国要向美国学习。
   
   
   
   这是在美国的事,回到广州看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候,我又想起了这件事,或者说,是因为春晚上的某些东西让我想起了这件事。
   
   
   
   什么事呢?那就是春晚上动不动就出现的军人画面,歌颂军人的,以及有军人背景的演员你方唱罢我登台。我稍微统计了一下,就发现,活跃在中国舞台上的流行娱乐明星中,竟然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军人!例如,据说那个占了两个春晚节目的女歌手湖南辣妹子也是军人,而且传说中竟然是少将军衔了——
   
   
   
   想到这里,我几乎坐不住了,无意中,我又发现了中美之间的一个巨大差异——其实何止是中美,几乎是中国和全世界发达国家的差异:中国人民解放军竟然养活了那么多的文艺团体,中国竟然有那么多娱乐明星是军队的编制!而很多文艺人士进入军队竟然是冲着待遇好,赚钱了自己分,没有钱赚的时候有军队这个靠山!
   
   
   
   请问你能够告诉我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的军队拥有这么多文艺团体?又有哪一个国家的娱乐明星是军人?还有军衔吗?
   
   
   
   我不能说这些明星花费的都是军费,军费的使用属于军事机密,但我却可以泛泛而说,军队应该是保家卫国的,不应该搞这么多娱乐的事。
   
   
   
   当然,养一些文艺宣传队,活跃和教育士兵是可以的,但现在的军队演员们几乎都是面向全国民众的,这好像有些过头了,至少在世界上现代化的军队里没有先例。我认为,这件事可以和当初中国经商相提并论。
   
   
   
   改革开放后,中国部队经商搞得热火朝天,几乎成了世界军事历史上的一大奇迹。从小平到后来的领导人,讨论来讨论去,就是没有结果。有些人为此辩护,振振有词。例如,很多人认为部队经商可以创收,可以搞军费,可实际上,经商赚的钱几乎从来没有正规纳入军费的,而且,最糟糕的是,由于经商本身和军队的信念格格不入,改革开放后的经商几乎毁掉了人民军队的战斗力,让一些商业腐败之风弥漫军队。
   
   
   
   部队经商问题无法解决,还有一个原因是谁也不愿意得罪军队。最终还是由当时的军委副主席胡锦涛同志亲自出面,不畏艰难,不怕得罪人,快刀斩乱麻,最终让军队经商成为历史。
   
   
   
   部队经商和部队经营娱乐单位,是否有相似之处,大家可以讨论。但如果我现在见到美国那些攻击中国军费开支太高的专家学者们,我肯定会忽悠他们一通:哥们,我们要养活导弹,也要养活明星呀。
   
   
   
   当然,有些时候,明星比导弹更加有威力,至少,在春晚上,我们看到了人民解放军的光辉形象,是通过明星,而不是导弹,对不对?
   
   
   

春晚印象之二:别把我们弄得好像警察国家似的

   
   
   
   关心完人民军队,我得关心一下人民警察。但请警察同志不要紧张,因为我并不是说警察本身,我是想说春晚中的警察。而且在说警察之前,我要对全国的警察同志们说一声辛苦了。目前的中国,需要很多有责任心的警察,警察的工作任务也不会轻松,特别是在2009年以及以后日子里,嘿嘿——
   
   
   
   如果说利用春节联欢晚会的机会,节目制作人对警察同志们表达一下谢意,鼓励鼓励他们,按说完全正常。可是——
   
   
   
   可是,是不是因为我刚刚从国外赶回来,还是我的大脑里已经缺少了一块“中国特色的思维”?总之在我观看春晚以及这几天的节目时,我强烈的感觉到,我们的电视台,或者说我们主管文艺宣传的部门,正在利用春节上演的各种节目有意无意地向世界人民展示:中国是一个警察国家!
   
   
   
   中国正规的警察不到两百万人,他们是几千万公务员中的一小部分,属于人民的公仆,是拿人民的钱养活来保家卫国的,他们的工作是有工资的,并不是人民军队中的主要做奉献的“义务兵”,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警察和世界上所有现代化国家(或者说文明国家)的警察都是一样的。所以,你在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的文艺表演中,几乎都看不到专门突出歌颂和表扬警察的现象。然而,在中国,在春晚中——
   
   
   
   在短短的一台春晚中,你能不能统计一下警察的形象出现了多少次?直接的警员出现了多少?我仅仅在节目的前两个小时里,就看到接二连三的小品拿警察说事。例如那两个保安,要以贬低自己的形式突出警察和公安在当今社会的地位;而五官争功,更是一口一个“警察叔叔”,“警察舅舅”等等,也许大家不以为然,认为这是文艺表演,可你什么时候看到文艺表演整天拿警察来说事?总数只有180万人的警察在春晚中占的比例高到你无法相信的地步,这说明了什么?
   
   
   
   大年初二,中央一台在八点钟的黄金时段全程播送了公安部的文艺晚会。大家也许觉得这些都是见惯不惊的,可是,我们的春节晚会以及春节期间的一些活动,并不是都是我们看,大家都在看。是不是会给人一个印象:这个春晚以及春节期间的节目,占13亿人口中180万的警察实在是有些突出了?
   
   
   
   至少我在世界上任何一个非警察国家里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现象。说实话,在现代文明国家里,警察只不过是一个拿工资的职业而已,更何况,大家心知肚明,中国目前的警察待遇几乎是公务员和各职业里最好的。为什么处处要突出他们呢?搞得我们好像一个警察国家一样,真是很没有必要的。
   
   
   
   最后还是要强调一下,我并不是在批评警察,而是在质疑那些在我们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如此宣传突出警察这件事。记得在2008年发生的一些事件中,具有现代意识的领导曾经批示过:不要动不动就展示警力,一点小事就把大批的警察开过去。
   
   
   
   这里我也想说一句,别在这种普天同庆的春节文艺节目里到处展示警力,你们平时做得好,人民自然会感激你们,没有必要专门搞一台晚会歌颂自己,这样容易让人误会,误会我们生活在一个警察的国度里,知道吗?
   
   
   

春晚印象之三:今天你爱国了吗?

   
   
   
   一个朋友问我这次春晚的主题是什么?我脱口而出:爱国。
   
   
   
   至少这是春晚给我的印象,当然春晚的总体的主题还是喜庆、春天,然而,今年的春晚中爱国的主题是非常突出的,这可能和去年国家经历的磨难有关。但感觉到在这样一个庆祝传统节日的文艺表演中,穿插了太多的“爱国”,也许效果并不那么好。整个晚会中除了直接歌颂祖国的歌舞和曲艺节目之外,无论是从灾区弄来的代表,还是从太空下来的飞行员,以及几十个拿了金牌的奥运健儿,他们开口都是感谢祖国,爱国之情实在让人感动得都看不下去了。
   
   
   
   其实,无论怎么说,对于这些奥运健儿和灾区的幸存者,都应该是祖国和人民感谢他们才对。特别是灾区的代表,国家和民众对你们的支持几乎是天经地义的,你们真的用不着乘坐飞机到北京去说那么多爱国之类的话,让人心里有些别扭。
   
   
   
   想想去年一年,虽然经历了那么多,但浓缩到咱们春晚上,几乎就是两个字“爱国”。爱国的形式有多种,去年一年就出现了很多种,例如到天安门广场喊“中国加油”,到巴黎和悉尼的街道上挥舞五星红旗,或者在奥运会场上抢金夺银,上太空行走等等都是爱国,当然还有给人印象深刻的“秋雨含泪”和“做鬼也幸福”式的爱国,五花八门,让人目不暇接。
   
   
   
   这些爱国中,有些我做不到(例如拿金牌),有些打死我也不肯做(例如含泪劝告),而且很让我郁闷的是,我一直以自己是爱国者自居,可是经历了2008年的那么多“爱国事件”,我才幡然醒悟,也许人家那才叫爱国,我莫非都爱错了?
   
   
   
   现在又多加了一种形式:利用春晚的歌舞和小品来爱国,而我们只要坐在那里看,也就感染了爱国气氛。但总觉得不安,忍不住问自己,除了这些形式,我们小民还有啥办法去爱国呢?
   
   
   
   谢天谢地,最近又传出了崭新的爱国形式:消费爱国。
   
   
   
   这样的消费爱国你如果还做不到,你就真是卖国贼和汉奸了!我坐在电视前,掐指算了一下,今天洗头一次,25元,算小爱国一次;昨天洗脚一次,60元,算是中爱国一次,还有一次比较严重的爱国事件,我认为是被人家坑了,但一想也算是一次较大的爱国事件,也就忍气吞声了。至于什么事件,你知道,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但也同样因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不能说呀!
   
   
   
   这两天我就爱了三次国,也可以心安理得了,至于你,不要整天坐在电视机前看那种口头爱国的无聊的节目,出门走走,买点东西,洗个头,按摩一下,找找小姐或者先生,到了晚上,你要扪心自问一下:今天,我爱国了没有?
   
   
   
   杨恒均 2009-1-29 (大年初四) 广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