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新年的梦想]
杨恒均之[百日谈]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年的梦想

   在《凤凰周刊》上读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是周为筠写的“一个时代的新年梦想”,介绍了76年前《东方杂志》组织了一批知识分子,搞了一集“新年的梦想”特刊。当时稍微有点名气、现在更有名气的知识分子如鲁迅、巴金、柳亚子、叶圣陶、徐悲鸿、老舍、林语堂等等都参加了这集特刊说梦。
   
   
   
   当时《东方周刊》的总编胡愈之给这些中产阶级的为主的知识分子出了两个题目,一个是“先生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怎样(请描写一个轮廓或叙述未来中国的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是“先生个人生活中有什么梦想(这梦想当然不一定是能实现的)?

   
   
   
   现在读一下这些名人大家在76年前的“新年梦想”,大多让人心情沉重,但有些也让人忍不住开怀大笑。例如后来在复旦大学任教的周谷城的梦想就是“人人都有机会坐在抽水马桶上大便”。很显然,当时世界各国的厕所都在迅速马桶化,但在落后的中国,能够坐在抽水马桶上大便的人则一定是非富即贵。
   
   
   
   我以前看到过西方人评选出的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排名第一的竟然是抽水马桶。当时我家里和学校还没有抽水马桶,偶尔遭遇到宾馆里的马桶,我都是小心翼翼地爬上去,蹲在上面象玩杂技一样。现在如果你让我评选人类文明最伟大的发明,我一定举起双手——另外还加上我不用长期蹲在厕所的双脚去投票选择抽水马桶为第一名。信不信拉倒,你看到的我的最精彩的文章,大多是在世界各地不同的抽水马桶上构思而成的。
   
   
   
   周谷城的梦想其实并没有实现,如果加上中国的农村地区,中国现在绝大部分的人并没有坐在抽水马桶上大便(不好意思,这个词语反复出现,有点低俗了)。可是,可以预见,这个梦想一定会实现的。建议,下次北京在搞五年规划或者宏伟蓝图的时候,把人人能够坐在抽水马桶上大便作为小康的标准之一。
   
   
   
   还有一个梦想我不知道是否实现了,当时在这些知识分子中,竟然有20多位做了几乎相同的梦想:未来的中国是一个没有阶级压迫、废除了私有制、实现了大同世界的社会主义国家!
   
   
   
   如果我说他们的梦想在30年前的文化大革命时候基本上实现了,很多人都不会同意。然而,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可是最彻底的废除了私有制的国家,也是最彻底的大同的(共同贫穷)世界,而且是不折不扣的没有参水的社会主义国家!
   
   
   
   不想讨论下去,只是想说,有梦想很好,但如果梦想脱离实际,脱离人类历史发展的轨迹,梦想变成幻想,变成痴人说梦,就不仅仅是梦想无法实现的问题,而是——当时参入这些梦想的很多人,包括老舍等,在“梦想”实现的时候,要就是一言不发、明哲保身,要就是投湖自杀。
   
   
   
   当然,76年前的那些知识分子总体来说还是提出了很多人类一直追求的梦想的,例如司法独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民主自由等等,这些梦想在世界各地都纷纷实现,只是在中华大地却还有相当一段路途,而他们已经先后离去(这些人最后一个离开的就是巴金了)。
   
   
   
   当时在特刊上说梦的绝大多数都是知识分子,这也是一个缺陷,让我们充分了解了知识分子的想法的时候,却不知道当时民众到底怎么想的。当然普通的民众脸朝黄土背朝天,他们很难说清、也没有时间去咬文嚼字描述梦想,但可以肯定,他们需要变化,需要一个更公平、合理的世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一直是让人失望的,几千年都如此。相比较而言,1933年那批在白纸黑字的《东方杂志》(注意啊,不是互联网呀)上说梦的知识分子相对来说还是中国自古及今最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一批。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也为当时的梦想付出了代价,第一个付出代价的就是《东方杂志》的主编胡愈之,就在他搞了这样激动人心的特刊说梦后,他被迫离开《东方杂志》。正如矛盾和陶孟知所言:梦想是危险的事。
   
   
   
   我也注意到,虽然当时胡愈之提出了两个问题要知识分子回答(关于国家的梦和个人生活中的梦),但这些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的回答却难分难舍,而且大多以国家未来为重,个人的则无关痛痒,甚至一笔带过。我突然想,如果现在我们向一些当代的大陆知识分子同样提出两个梦想的话,会是如何?
   
   
   
   关于国家的未来和个人未来的梦想还能够重合吗?很多知识分子不正是因为自己的一点蝇头小利和自己的个人愿望(是否有好多的工作,是否可以发表文章,是否可以有项目,是否可以继续讲课,是否可以——)而失去了或者紧紧掩藏对国家的梦想?不久前我写了一篇文章,叫《人民已经准备好了》,其实人民包括很多人。例如,普通老百姓求变求新,他们从来不会成为社会变革的阻力,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人民群众跳出来阻止社会变革和政治改革的,相反,阻碍社会变革的一般都是政权、利益集团,甚至是知识分子(包括御用文人)。当有一位海外华人质疑我,老杨,你真认为人民已经准备好了吗?我说,是的,人民已经准备好了。看到他吃惊的表情,我只好又加了一句:不过,知识分子还没有准备好。
   
   
   
   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在这里对过去和现在的知识分子指指点点,很有点不地道。还是说我自己吧。又到新年,我有什么梦想呢?我的梦想和76年前的那些知识分子的梦想又有什么不同?我对个人的期望和对国家的梦想是否重合?
   
   
   
   当我在这篇文章里第五次写下“76年”这个年数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道灵光,因为这个年数正是前几年我看到的世界一些国家人口的平均寿命,而且,中国的人口平均寿命也正在接近这个数字。这就是说,如果那一年(1933年)有一个孩子出生,今天他已经到了人类平均离开人间的寿命。这种想法让我心里感到一阵激动和不安。76年,一个人生出来,又死掉了,梦想还在。
   
   
   
   正好在今年的大年三十,《南方都市报》评论部的周博士在网上看到我,问我是否可以在大年初一的南都上说一下自己的新年愿望。我在MSN里顺手给他写了一行字。我的新年愿望和76年前的知识分子们的相比已经是最低标准,甚至有些祈求的味道了,实在是惭愧。不过今天看到出版的报纸,才发现,我顺手写下的新年愿望也并没有全部刊登出来,而是有所删减的,谢天谢地,我幸亏没有实话实说。即便这样躲躲闪闪,也差一点说不出来。
   
   
   
   下面是我的新年愿望(原载《南方都市报》大年初一,有删减):
   
   
   
   从让全世界侧目的北京奥运会,到让全中国人可以“仰望星空”的神州火箭;从化不掉的南方铁轨上的冰雪,到碎不了的孩子们身体里的肾结石;从西藏的火把,到悉尼和巴黎街头的奥运圣火;从一幢幢被强权和利益集团一夜之间拆除的民房,到压在孩子们身上怎么也搬不开的学校大楼……
   
   
   
   当2009年的钟声终于敲响的时候,热泪盈眶的我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天灾无法避免,人祸却绝对不应该重演。在无法避免的天灾中,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光辉,因此我们变得坚强,更加充满希望;而本来应该避免的人祸却让我们绝望!
   
   
   
   在新的一年里,我不指望天灾永不降临,但却希望我们一起,让人祸永不再来!
   
   
   
   杨恒均 2009-1-27 (大年初二) 广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