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杨恒均之[百日谈]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深圳市委书记两会上谈深圳户籍制度改革

   
   
   
   广东两会中,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说:“有的16岁来深圳创业,把青春和才华都献给了深圳,还不是深圳人,不能这么做。”他说,深圳户籍人口只有200多万,常住人口870多万,实际管理人口超过1200万,深圳是可以利用户籍的平台大做文章的,通过户籍改革制度来吸引人才。

   
   
   
   刘书记在被记者问到是否可以购房入户时说:“从我个人来说,我是反对购房入户的”,他说,深圳的土地有限,容不下那么多人,“购房入户就是不管有没有本事,只要有钱,就能成为深圳市民,这只会增加深圳的社会管理成本。”书记还强调说,入户不是降低门槛的问题,凡是有用的,就是应该入户,“确实也有一些素质不行的,也要控制。”
   
   
   
   刘书记表示:“市委市政府的精神很明确,只要是人才,对深圳有用,完全可以落户,落户了人们就有归属感和荣誉感,否则老是认为这个城市和他没关系,不是他的。”
   
   
   
   会上刘书记交代代表们认真处理这件事,要做好调查研究,写出报告交给他。
   
   
   
   我认为刘书记认识到了户籍问题,并且也严重关注了户籍制度改革的事,这是好事。而且,作为一名深圳的地方首长,心系深圳,值得肯定。
   
   
   
   然而,如果跳到深圳以外,站在一个国家的高度来看,书记的话不是有问题,而是大大的有问题了。当然这个问题不是刘书记造成的,而是折射了我们国家户籍制度根深蒂固的弊端以及改革面临的困境。
   
   
   
   此文虽然是我对刘书记的讲话有感而发,但并不是完全是就事论事。我是天马行空的。
   
   
   
   一个国家的户籍制度不应该是以一个城市、某个区域为单位,即便象美国这样各州享有充分自治的国家,各种的各种法律各异甚至互相抵触,但全国的户籍制度也是基本统一的,因为户籍制度牵扯到宪法赋予民众的最基本的自由权。中国的《宪法》也有这个规定。
   
   
   
   我认为,刘书记在两会中谈到深圳的户籍制度改革,充其量是深圳的一个政策,如果和中国的整个户籍制度改革联系起来,那么我只能遗憾的说,这种户籍制度改革不如不改,深圳是在加重中国户籍制度的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
   
   
   

中国户籍制度存在的最大问题:把人钉死的户籍制度

   
   
   
   与西方发达国家以及大多和中国同发达水平的国家相比,中国的户籍制度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城乡二元制,二是把人钉死在一个地方的户籍制度。
   
   
   
   城乡二元制不用多说,什么叫把人钉死的户籍制度?那就是不管你是农村的还是城市的,你的户口决定了你无法自由迁徙。农村的户口无法迁到城市,深圳的户口同样很难迁到上海。在这种户籍制度下,普通公民都不自由。
   
   
   
   在这种不自由下,特别是城乡二元制,就造就了中国的户口的等级之分,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地户口最牛,到下面是省城的、地级市和县城的,甚至乡镇的也比乡村的强。在中国等级是有价钱的,这些年,普通民众要想迁户口,最直接办法就是开后门、找关系、行贿。
   
   
   
   那么,我们说户籍改革改什么?根据国外特别是世界上几乎所有先进国家的经验,户籍改革就是要消除这种户籍特权,消除户籍制度造成的不自由,就是要把户籍制度改革得更加适应市场经济,让户籍制度的运作符合“以人为本”的精神,让《宪法》里规定的“公民有迁徙的自由”不被户籍制度弄得形同虚设。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进行户籍改革?或者说我们户籍改革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第一,取消城乡户口二元制。当然,说比做容易,这是一个老问题,走出这一步必须认真研究,考虑方方面面的条件是否成熟了。可不管现在的条件是否成熟,这个户籍改革的目标不能放弃,否则就没有了方向。中国当今的城乡户口二元制,几乎可以和美国历史上种族隔离政策相提并论。取消它是历史大趋势,也是正确的方向。
   
   
   
   今天,只要一提到取消城乡户籍二元制,就有人摇头,他们认为不必理论,只要用一句话就可以让主张取消二元制的人“知难而退”,他们的理由很充分:如果取消农村户口,十几亿人都跑到上海、北京和深圳怎么办?
   
   
   
   我很理解说这话的人,因为在当今中国的户口被分为三六九等,象深圳这样的户口几乎被当成博士学位一样用来奖励“有能力的人”的现状下,取消户籍制度,人们大脑里涌现的自然是几亿农民成群结队下深圳抢户口的可怕景象。不过,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种思维定势也正好是在现有的病态的户籍制度下才有的,因为世界各文明一点的国家几乎都没有城乡二元户口制,除了少数一两个国家之外(墨西哥),也并没有出现民众都向城市涌的现象。
   
   
   
   在一个法制健全,市场经济成熟的国家,取消城乡户口二元制后,人们的流动并不是盲目的,而是受到市场经济规律的调节和控制的。我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美国的纽约、旧金山、洛杉矶,澳大利亚的悉尼和墨尔本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而在那两个国家,还有很多地方简直不成样子,破败不堪,甚至很落后和愚昧,按说,国民只要愿意,买一张飞机票飞到那些好的城市,租一个房间,就成了那个城市的居民(户口也过去了),但美国和澳大利亚人为什么没有都涌进这些世界上最美的城市?
   
   
   
   这就是市场经济在起自然的调节作用,你过去,那里的房价如何?工作如何?空气如何?孩子的教育又如何?那里物价是不是很贵,我的积蓄是否够?离家乡那么远,我是否会想家等等,这些都是问题,所以,对于那些认为中国一放开二元户籍制几亿农民就要涌进城市的人,我也只有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哑口无言了:如果你说的情况真的出现了,那我就恭喜你了,因为到时你不就可以以一元钱的象征价格把中国西部几个跑得没有人烟的大省都买过来?
   
   
   
   那些担心取消户口二元制后人口会不理智流动的人只不过他们的大脑没有与时俱进而已,他们还想着深圳的户口相当于博士文凭,有了北京的户口连下岗工人都可以有比其他城市多两到四倍的补贴。却不知道,这种在一个国家搞出了不同补贴制度的事正是不平等的户籍制度造成的,在其他的国家几乎不敢想象,所以,只有取消了户籍制度才能够消除这种财富分配上的不平等,以及精神和人格上的不平等。现在正好本末倒置,很多人认为,要等到这种差距消除了,或者变小了,我们才能够消除户口。这不是好笑吗?你不消除和美国种族隔离政策一样的户口二元制,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结果会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我的假设半信半疑,那么你不妨看一下眼前的深圳和海南。当初海南要成立大省的时候我正在省政府工作,政策一出,激动人心,马上封岛,结果造成了百万民众下海南。那些人到了广东的海安,等在那里购买“特区通行证”,当时一个主管发通行证的哥们每天就喜欢得好像中了大奖似的,这也难怪,那么多人要购买边防证到海南来,这些小权在握的公务员想不发财都不容易。
   
   
   
   这种人为的户籍政策一出,海南这个自古以来的流放地一下子身价百倍,可怜那些没有大学文凭的性爱工作者们,为了节省几个钱,不能不“偷渡”进入海南岛。当时看到岛上比椰子树上的椰子还多的美女,我们要判断哪个是特殊工作者的办法就是问她:你是哪里登陆的?如果是从正规码头登陆的,就是“人才”;如果是象当初解放海南岛的解放军一样乘坐老百姓的小帆船在无名的沙滩上悄悄登陆的,那一定是性工作者了。
   
   
   
   后来的情况如何?轰轰烈烈了一阵,最后宣布不要边防证了,别说三流的人才,我可怜的祖国宝岛海南,连性工作者都吸引不来了。需要边防证的日子给我们海南留下的除了闲置的商品房之外,就是身价大跌的性工作者,当然还有几位当时中国最早的省级贪官以及靠贩卖边防证先富起来的少数公务员。
   
   
   
   再看看深圳的情况,当初需要边防证的时候,一时之间从全国各地涌来了很多人,好像几十年前封关前的赴港人潮,来势汹涌。直接结果就是,边防哨所的指战员们成了南中国最有权势的人,三十块钱就可以放你前往一个普通中国人据说不能去的特区深圳。
   
   
   
   现在深圳也不用边防证了,基本上都是可以随便去的地方,中国农民都涌来了吗?前段时间不是还发生了连工人都不够的情况?
   
   
   
   其实这就是发展了的市场经济的自动调节,虽然和户籍改革不完全是一回事,但道理是相通的。中国即便取消了户口二元制,湖北的人照样会以湖北为主,没有工作,没有住房的人也绝对不会都涌到上海和深圳,觉着自己是城市户口而在街头地铺上兴奋得睡不着觉。
   
   
   

户籍制度改革的最高目标:让户口随着人自由迁移

   
   
   
   户籍制度改革虽然以取消城乡二元制为目标,但这个改革只是开始,不是结束。真正的户籍制度改革应该是以人为本,以人的自由移动为本的,取消城乡户口二元制只是第一步,只是从户籍制度上消除了对农民和乡下人的“歧视”,却并没有消除现有户籍制度对所有中国人的“歧视”。因为在现有户籍制度下,不但农民不能变成城市人,城市人想要移动,甚至变成乡下人,也不是那么自由。
   
   
   
   符合《宪法》和人性的户籍制度改革应该是任何公民的户口都随着他们而自由迁徙。这种迁徙不是不要户口的迁徙,而是象世界上先进的国家一样,“以人为本”,是户口跟着人走,而不是人陪着户口生老病死。
   
   
   
   很遗憾的是,就我所知道,这种《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迄今为止只能在政府和相关部门工作的人员才完全享受,例如公务员只要一调动工作,只要他们愿意,户口可以立即跟着走。可是,如果你是工人、农民、商人、自由职业、知识分子,你却没有这个权力。这实在是被中国人都忽视了的最大的一件不平事。
   
   
   
   人不受户口限制,户口随着人走,这当然不是我的发明,世界上大多国家都这样做了,迄今为止几乎没有引起不理性的人口大迁徙,更没有引起大混乱的。而基于我对中国这些年的户口制度的观察和认识,我发现中国完全有条件做到这一点。
   
   
   
   西方目前实行的户口随人的所谓“流动户口”制度基本上是被一个社会安全号或者驾驶证号控制住的,国民的个人资料完全是现代化管理。无论你到哪里,只要住下来,你的一切资料都转到这个地方——所谓转,当然也就是在电脑里转。而中国这些年完善身份证制度,基本上做到了一个人一个身份证号码,加上国人的档案资料也基本上都上了电脑库。科技的发展使得以前那种使用户口把人限制在一个地方才能看住这个人的管理方法显得可笑和不切实际。科技的发展和人口的大量流动使得中国实行户口随人走的基本条件具备了。如果实行人的户口跟着人走,不但不会有问题,而且会解决目前中国社会上的很多由户口引起的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