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
自立博客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刘自立

   看过你(剑中)的驳斥。很多问题暂且不谈。庞德是不是受到审判,可以看看我引用的文件。在观察网站上,我的补充是——"确切说,是(庞德)受到审讯,N次;不是判刑——这是在审讯的意义上说,是审判——研判,而不是判决"。

   

   证据在冗长的斯坦利柯特勒文件上——网址:book.cebase.cn/reslib/400/040/080/L000000000008368.pdf)。这里不赘。

   

   至于是不是哈耶克错误,你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不但哈耶克,对庞德为纳粹工作,很多作家并不留情。这个公案,虽然以庞德开释为结局,但是,既然他历史上有了这个败笔,难道可以仅仅因为法律的开释而被抹去吗?

   

   这里,只要你认定他的这个败笔,就是顺从了历史,与我同;亦不赘。

   

   以下谈谈你的不合逻辑的逻辑。我们看到,郭路生本人曾经回忆六十年代。他是这样认定的——"他说:'当时红卫兵运动受挫,大家心情都十分不好,这样的景象使我联想到在见不到阳光的冰层下,鱼儿是怎样生活的'。诗人对红卫兵运动的这种情感在精心编辑的《食指卷》中也随处可见:《给朋友们》中,副标题为'少用眼泪叙说悲欢/多写诗歌赞美勇敢',诗中刻画了一群红卫兵远航者即将离岸时的场景。'再一次并肩作战/我年青的战友/快快扬帆解缆/就这条可怜的小船/也配作红卫兵远航的兵舰',什么是远航者的行装呢?'一套毛泽东选集/一枚毛主席像章/一身洗白的军装/一条军用的皮带'──典型的红卫兵装束。"(刘双文)

   

   对此,郭氏业已大坦白于天下。

   

   而你的回答却蹦出一段我未见到的、郭氏本人改口的说法——"记者:'文革'开始以后,红卫兵运动很壮观,如火如荼的,但你的热情始终是在文学创作上。在《鱼儿三部曲》里,可以很清晰地看出来,你对当时的情势已经有了非常深的忧虑。当人们都在随波逐流的时候,你怎么能做出自己独立的判断?

   

   郭路生:文革前我就挨整,我已经看到这代人的命运了。鱼儿跳出水面,落在冰块上,它的前途是死,和这个冰块一起消亡,但它却看不到冰块的消亡(——这与他把鱼群比喻为不得志的红卫兵,已经是黑白、天壤。难道有这等无耻者会使那些无知者如此欢呼雀跃!——刘注)。后来我又写出了《相信未来》,相信我们会战胜死亡,这已经进了一步了。我年轻,我能看到冰块消亡的那一天。(南方周末《食指:将痛苦变成诗篇》)"

   

   聪明的读者都会看到,在此两种完全不同的解读中,郭氏偷换了历史前提。一个,是他真实的表白——他为红卫兵势微做感叹状——一个,是他矢口否认他为红卫兵做感叹状,忽而变成反对文革的受破害者。剑笔的问题,就是对此证明视而不见,选择性"办案"。

   

   至于萨特等等一行人,含法国68运动拥毛者,确实一度看错文革。在五十年代崇拜毛者很多。但是,他们明确了自己的错误,认可他们误解了文革误解了这个政权误解了毛——而不是象郭氏一样,把自己的立场,做一个偷偷的转换而欺世盗名。

   

   我并未要求他的文本当时一定正确——恰恰是宠郭者和郭本人,把其文本做了违背真实的修正和窜改。这和法国之萨特,德理达等人对文革和毛政权后来有所认识,大悖。

   

   关键是:郭氏没有勇气认定他的"红卫兵运动受挫,大家心情都十分不好......"观——慌称:"文革前我就挨整,我已经看到这代人的命运了"——看看他的红色诗歌,说文革前他就知觉了,实在滑稽天下。

   

   关乎于此,我们业已做过解释。

   

   中国青年的转变,从66年到76年,大致十年。所以,郭氏说他文革前就转变了,却何以写出诸多毛式诗歌:"而在1970年创作的《南京长江大桥》中,索性将1958年那个昏热年代产生的,表现"大跃进"内容的工农兵诗歌集《红旗歌谣》里的最"著名"诗句全盘誊入自己的诗中:

   

   天上没有玉皇/水底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王山五岳开道 / 我来了!"(见刘双文)

   

   —看看这段引文吧!

   

   他就是这样看待"这代人的命运"的——这个先知先觉!)

   

   至于"疯狗"出版,业已是柒拾年代。这个时期,很多朦胧诗人已经在政治文学上实行一定限度的启蒙和转变。郭路生的疯狗不确、也不误,不过尔尔。这能证明什么呢?什么也证明不了。关键问题是,他企图一次定音地首肯他那些红卫兵诗作、含"未来"。所以,疯狗一事,无足轻重。

   

   我重复说一边,郭献给红卫兵的诗歌,就是他当时"相信未来"的直接解读。这个解读其实非常明显,就是我们一再强调的,为此出现的、哀叹转化成为颓废的"红卫兵"悲哀状和相信状。

   

   如果一个人如此伪造历史,其诗、其人,实在无聊虚伪。

   

   剑笔不察历史,不看我引用的证据,不正面对待郭氏的毛主席情结,红卫兵情结和军用皮带情结,却用江青的话搬出来搪塞。江青为何批评郭氏,就是官方为何抓捕联动。这里的政治历史,请你一并补读,不然,你就会拽住江青这根毫无价值的稻草。

   

   总之,郭诗现象说明了一个问题:文革真相,迄今不清不楚。这是郭路生一直以来冒充先知诗人而欺罔世人的所在。

   

   故此,红卫兵的"力量"至此不衰,道理亦在此。

   

   善良的读者需要警惕!

   作者惠寄 转载请注明出处

   Friday, January 02, 2009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