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自立博客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文章摘要: 强调这两年的空白期确有必要吗?这两年对于诗人及其作品、对于无论是当时的、现在的、还是未来的读者都是很重要吗?是的!因为这两年对于任何一个在那个年代生活过的人来说,都是无论如何也不可以被忽略,尤其是不可以被省略的!忽略或者省略了这两三年就无从理解《相信未来》的真实内涵。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1/1/2009

   

   剑中乎?未中也!倒是给你自己一剑(此指在《自由圣火》网站上发表文章之作者剑中;文名是《庞德与郭路生的异同 》,下同)。

   

   他说,“《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指刘自立文章)开篇即错:'二战时期大诗人庞德被审判,因为他为墨索里尼工作,在电台不遗余力宣传纳粹主义。战后,他受到惩罚,关入笼中,饱受摧残。'”

   

   庞德要被审判,也只能是在战争结束之后,而不可能是在'二战时期'。1945年5月3日,庞德被意大利游击队抓获,同年11月被引渡到美国,从未上过法庭。4位著名精神病医生签署了一分报告,认定庞德'怪僻,易怒,以自我为中心,狂想,注意力不能集中。心智有缺陷,不能胜任听从正当建议或者具备自我辩护方面的普通常识'。据此,陪审团认为他精神失常无法出庭,因此他并未受审,而是被送到了华盛顿的圣伊丽莎白精神病院。(据《世界文化》2007年第5期《'漩涡'中的庞德》)"

   

   庞德是不是被关进笼中请看看这段记录——不要以无知做辩解——

   

   "他被带到比萨附近的拘留训练中心。陆军的命令给他提供了'最安全的措施',但也明确友示,他不会受到优待。拘留训练中心关押有一些陆军的最令人厌恶的囚犯,其中有逃兵、强奸犯和杀人犯。但是,这个营地还是一个被判犯有罪行轻微的士兵的整训中心,那些人后来又回到战场。虽然肯定不是个乡村俱乐部,但也不是阿尔卡特拉兹。有些军官曾描写过庞德关在拘留训练中心度过的7个月。指挥官给庞德提供了相当的特权,包括使用打字机和写字纸。他和被称为'埃兹拉大叔'的庞德谈论经济学,该官员战前曾讲授这个学科。非常自然,这位指挥官后来对庞德的支待者指控他是虐待狂感到不满。另一名甚至更同情庞德的军官,特别提到庞德即将离去时的恐惧。无疑,庞德是在思念着他在拘留训练中心后一段日子里'受到的关怀和友谊以及他的多产',这位军官回忆道。毋庸置疑,如《比萨诗章》所提醒的那样,庞德在拘留训练中心是受过苦的。他刚到达时,被安排在一个他称为露天的'大猩猩笼'里。"(斯坦利I

   

   柯特勒文件——网址:book.cebase.cn/reslib/400/040/080/L000000000008368.pdf)

   

   在此冗长的医学报告里,多数医生并不认为庞诗人有甚精神病,他可以照常写作并且出版书籍和诗集。细节望剑中详查。

   

   我们看,庞德问题。庞德被审判,当然是精神意义上的。如果他无罪,那就是哈耶克的错误,就是反对墨索里尼人民的错误。二,他被送往精神病医院,也是一种惩罚。何以墨索里尼没有关他?墨难道不知道他没有精神病吗?这是历史事实:庞德为纳粹工作。至于如何处理他,当然有各种人道考虑。但是,他的纳粹行为的败笔要记上一账,难道有什么怀疑吗?

   

   至于庞德诗歌问题,你可以到网上查查资料。其印象诗歌的前提就是误解。你也可以查查有关资料,甚至我以前的文章。这里不赘。

   

   但是,你说话中有一句是对的。庞德确实不能和郭诗同等。我也听到朋友如此说法。老庞是世界著名诗人,是一位有罪的诗人。而郭路生,不过是你们崇拜的诗人。如此而已。他两人是为霄壤,不可比。比,是我的不确。

   

   你说——

   

   "据熟识的人回忆,郭路生是一个性格温和的好好先生,如"郭路生非常善良,质朴而谦和,在他那里没有世故,谁都是朋友。文革打老师,他先冲上去救助"(一平《未来与偏颇——读仲维光"'郭路生'现象的双重含义");'我们这些人,没打招呼就来了。'他面带歉意微笑着说。我顿感心头一热。作为女主人,我很长时间没有听到有人在我们家这么文质彬彬地说话。"(剑中文章语)

   

   郭路生的思想是不是"党文化"思想,可以有其作品诠释。以下是白纸黑字,不可掩饰。一种说法是,早年思想不能代表后来的转变。那么,我问你,这些《献给红卫兵的战歌》如何解释?这个作品和你所谓《相信未来》究竟是什么关系?这两手几乎同一个时期的作品。何以一个如此"伟大"——伟大到可以引领北岛诸位诗人——那么,《红卫兵》是不是绝对渺小?渺小到编辑他诗歌的人要删除他本人当时明明确确写上的——这个"红卫兵"称谓???!!!这个伟大和渺小如何组成一个和谐赋格呢?结论非常清楚,那就是这两手诗不过是阴阳互补的一个思维水准。一个是红卫兵(联动式)势微的时候的悲呼;要他们相信未来(权势还是会回来的!)一个是枉顾常识,道德和生命,为红卫兵叫嚣而站在文革死难者的对立面!难道可以有第二种解释吗?(我们在以前的文字和最近一文里,业已展示了"相信"的哲学基础。"未来是主人赋予奴隶最好的礼物"。如果你不理解这样的哲理,只好一边琢磨去了。)

   

   以下是有关文章揭示的真相——

   

   "当年,笔者并不了解这首诗的作者。只听说那诗是从百万庄申区传出来的。凭 直觉,我猜测:此作是出自一位红卫兵的手笔。

   

   在那个"不须放屁"的年代,谁敢公然斗胆言情呢?谈情而不色变,言志而不胆寒,公然放肆地谈论烟啦、酒啦、花啦、海啦,没有对自己身份的确信,没有一种自恃的张狂是不可想象的。不能享有衣暖食饱的物质生活,整日处在惶惶不可终日精神状态下的人是写不出这种诗的。虽然作品中似乎也弥散着一种苍凉的情调;明暗混杂,阴阳相间的文句,留下了供后人恣意诠释的余地。但是,诗中在非政治化的前半段中被掩盖着的政治倾向,在诗的后半段里还是破帐而出了。诗中袒露的傲慢,文字里四溢的轻狂,都给人一种似曾相识、并不久违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在"文革"初期,对曾经遭遇和领教过的那种肆虐的情绪的一种身不由已的条件反射,这种反射没有因为那种肆虐采用了诗的变形式而有所丝毫的减弱。

   

   最近几年不断见到一些介绍《相信未来》的文章。这些文字好像还没有走出官方的话语系统。年初,又得到了一本诗集《食指卷》。每一次展读这些与《相信未来》有关的文字之前,我都曾经希望:这些文字可以证明,本人当年的那个猜测是错误的。但是,每次读过之后,我都更加确信:30年前,我的那个直觉是不错的。遗憾的是,30年后,已经很少有人会去关心一首诗的来龙去脉了。留下了一个可供说书人肆意煽侃的空间。

   

   从编辑为诗人列出的创作一览表上来看,从1965年2月到1968年春──创作《相信未来》之前,诗人的创作似乎存在着一个大约三年的准空白期。在这三年的时间里,诗人只写下了三首诗。题目宏大、篇幅有限的《海洋三部曲》从1965年2月完成《第一部曲》后,到全部竣稿,之间竟用了三年的时间。莫非诗人就是在那"天地翻覆"的年月里真的做到了冷眼观之、漠然处之?不,历史上的诗人从未经历过这样一个创作的枯萎期。和千百万同龄的"老三届"人没有什么不同,对于那场"革命"的执著和狂热已记录在这一代人的青春档案中,诗人创作的原动力

   也概源于此。只是编辑先生们因为某种需要,没有将诗人在那两三年里写下的全部作品收集入册。而这种舍取之用心也是很显见的:他们不想还原并再现一个真实的食指,一个无法被冠以"杰出"和"伟大"桂冠的诗人。

   

   被收入《中国知青诗抄》(郝海彦主编,中国文学出版社出版)一书,署佚名,倾泻红色"民族社会主义"情感(德文Nationalsozialismus即音译"纳粹"一词,过去一直被译成"国家社会主义",朱庭光在《法西斯体制研究》中指出,应译为"民族社会主义")的疯狂长诗《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们》,据李恒久先生介绍,就是创作于1967年,《相信未来》的作者参与了它的创作。但是此诗没有

   被收入《食指卷》。

   

   《勇士们》讲述了一个红卫兵战士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饮马顿河、驰骋欧罗巴、抽古巴的烤烟、喝非州的清泉,最后随大部队一起登陆北美洲,攻克华盛顿,占领白宫的英雄故事。今天重读此诗,人们或许会觉得很荒诞可笑。但是,在当时诗人幻想并相信的未来世界中,无产阶级革命在全世界的胜利就是这个样子──它"像朝阳升起那样合理,像婴儿出生那样合情"(贺敬之语)。毛泽东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结局的论断,林彪在《人民战争胜利万岁》一文中所作的关于世界范围内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描述(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是"农村",欧洲和北美洲是"城市"),再现苏联红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大反攻的电影《攻克柏林》无不对诗人所属的那一代人,尤其是男孩子的世界观产生了无法替代的影响。

   

   建国后输出革命的国策,耗散了中国亿万劳动人民的血汗,推迟了中国现代化的进程。在"文革"中,输出革命的国策被红卫兵运动推向一个新的高潮。红卫兵在国内骚扰国际列车,冲砸、焚烧外国使领馆,种种劣行仍然不能泻去那躁动的狂热。他们越过边境,进入缅甸、泰国、越南、加入当地的红色武装组织,为"英特纳雄耐尔"的实现冲锋陷阵去了。他们中的有些人确实不曾马革裹尸还,长眠在亚热带的丛林中。

   

   30年过后,当"红色高棉"的最后一名战士走出丛林,向金边政权缴械投降时,波尔布特路线宣告彻底失败,同时也为中国"输出革命"的国策画上了一个句号。曾经幻想将红旗插上白宫屋项的红卫兵战士,他们中的另有些人确实在八十年代登陆北美洲,不是作为占领者和征服者,而是为了获取一张绿卡,因而可以作为一名二等或者三等公民在那块陌生的土地上,在白种人歧视的目光下悠然地生存下去。今天,不知道他们中是否还会有人在自己的异乡梦中去吟那首《献给参加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们》。……

   

   除了《献给参加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没有被收入《食指卷》之外,曾经使诗人"在大、中学红卫兵中诗名大震"的长诗《献给红卫兵战友》也没有只言片语入选《食指卷》。可以想象,这首诗也许会有一些华丽的词语、工整的句式,但是就思想性而言,它不会逃出"万寿无疆","造反有理","老子英雄儿好汉"的思维模式,否则,它就不可能在以疯狂和愚昧为第一思想特徵的大、中学红卫兵中回声共鸣、诗名大震。这不是无根据地推断和猜测,这是历史的定然。在愚民教育和暴民政治的土壤中从未开放出平等与博爱的花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