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我来了?布什却落荒而逃!

   
   
   
   2009年的第一天,到中国城办完事后天还没有黑,朋友说,白宫的圣诞树和灯光很好看,于是我们开车到白宫附近停下来。爬出车后才发现降温了,碰上了我这次到美国后最冷的一天,冻得我连眼睛都睁不开,好象思维也不灵光了。不过,还是决定和朋友连跑带蹦,绕白宫一周,算是跑马观灯,不虚此行。

   
   
   
   从行政大楼来到南边的椭圆形广场,抬脚正要穿过草坪,突然被一个声音喝令不得进入。本来想问为什么,可看看那安全人员乌黑的冲锋枪,又看到那边黑压压的一群美国人也在安静地等待,我就忍住了。
   
   
   
   在刺骨的寒冷中等了好几分钟,突然有马达的声音响起。抬头一看,一架直升飞机从白宫草坪拔地而起,优雅地转了一个身后从我们头顶上不到30米的地方呼啸而过。和我一起被截停下来的游客们突然之间恍然大悟,象举枪打飞机一样纷纷举起手中的照象机抢镜头,我显然反应迟钝了,但也象模象样地举起了我的相机,照了一张。等飞机消失后,解除禁令,我们踏上椭圆形广场,我这才意识到,乖乖隆的洞,原来刚才让我们等了好几分钟、让老子受冻的竟然是空军一号直升飞机。从飞机朝南的飞行方向(以及没有护送飞机)判断,布什是到安德鲁空军基地或者戴维营去。刚才飞机离我们这些游客如此之近,如果有恐怖分子,如果照相机不是照相机,而是——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我甚至觉得,如果我的手有力,抛个石头上去,他布什的屁股就得颠簸一下。这样意淫,是因为原地等待,冻了一下,心里有气。不过,看到圣诞树,特别是围绕圣诞树的一圈又一圈的火车轨道,还有上面轰隆隆、哐当当的小火车,心情立马好了起来。记得十几年前第一次在美国过圣诞节时,买了一棵很大的圣诞树,又买了当时很贵的木头火车和铁轨,装饰在圣诞树周围,非常好看,儿子很喜欢。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时的情景还在心头荡漾。让我感到温暖了一些。
   
   
   
   心头的这点温暖显然抵挡不住华盛顿傍晚的寒冷,我们胡乱照了几张圣诞树和灯光的照片就准备撤退,朋友说原路回去比较快,我说,还是转一圈吧。
   
   
   
   其实,我是想来转一圈的,看圣诞树和灯光只是我的目的之一,我心里还有更重要的“秘密使命”,虽然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我不知道是否可以发现目标,但不绕着白宫转一圈,我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从白宫西边到南边,再到东边,一路看过来,我才发现,布什肯定不是因为我这个刺头要来才落荒而逃的,如果我是他,我也不想呆在白宫里了。
   
   
   
   原来,白宫周围都在施工,就是在周围搭高架子和观礼台,干什么呢?为本月20日奥巴马就职典礼做准备。华盛顿市里的黑人人数超过白人,很多建筑工人都是黑人,看他们欢天喜地、霹雳啪啦地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搭建就职巡游和演讲的台子,再加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满怀兴趣地聊着黑人总统就职演讲的场景,如果你是布什哥们,你还坐得住吗?再说,再过十九天,他就不能使用空军一号了——
   
   
   
   哈哈,看起来,布什老儿并不是因为我这位“国产007”和“中国人民的间谍”潜伏到白宫附近才逃走的,他是因为受不了白宫周围咄咄逼人的气氛呀。
   
   
   

白宫门前孤独的上访者

   
   
   
   想到这里,刚才受冻的怨气才小了一点。这时走到一个被防弹玻璃围住的讲台前,一看,原来上面的字是:总统就职演讲台。于是,象很多游客一样站在下面留影一张。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就在照相机“喀嚓”一声时,我突然感到一阵不安,原来就在我背靠就职台含笑看着帮我照相的朋友时,我的眼中出现了幻觉,朋友变成了那个流浪汉。
   
   
   
   其实不是幻觉,因为就在离朋友蹲着照相的地方不远的台阶上,以前那里曾经长期有一位示威者。美国和中国的媒体多次报道过这位连证件也没有了,却一直以“言论自由”为武器长期驻扎在白宫北门外的抗议者。我也为他写过一篇文章(《白宫门前的那个抗议专业户》),而且,他成为我研究美国言论自由的一个很好的依据。那个流浪汉长期坚持在美国最高权力中心外面抗议长达十几年,却并没有特定的抗议内容,更不是为他自己而抗议。他从越南战争到反恐,从里根到布什,凡是美国政府干过和支持的事,他都反对。他每天就从报纸上看美国总统和政府又在折腾什么事,一旦被他发现了,他就开始折腾了,上纲上线,提高到帝国主义、压制言论自由和破坏民主的高度。
   
   
   
   可是前段时间就听说,他不在了,是老了?死了?还是实在累了,不折腾了?我也没有去搜索,然而,一下子没有看到他,我还真有点不习惯。而且,他所在的地方正在搭梯形座位(到时听总统就职演讲的观众座位),也就是说,如果真有人想步他的后尘,那么也不能在这里了。于是我把目光投向更远的白宫外的小树林,搜索着是否还有新的目标。据我对白宫近20年的观察,在我前前后后几十次路过或者专门参观白宫的经历中,白宫门外没有一次是“干干净净”的,不是碰上游行示威的人群,就是有“上访”的个体,当然更多的是那么几位坚持不懈的抗议专业户。
   
   
   
   是天气太冷?还是因为今天是2009年新年第一天?是布什政府要滚蛋了,还是因为奥巴马要来?该不是美国也实行清场吧?如果是最后一条,那可是违反美国宪法的。
   
   
   
   怀着这样的疑问,我们走出搭建架子区,来到相隔二十米左右的小公园,这里也是白宫的势力范围,处于严密的电子眼监控和白宫特警的控制下。就在我从小路上走过去,即将完成围绕白宫一周,带着失望要离开时,我向白宫那边看了一眼。就是这最后一眼,我突然遭遇到一个孤独的背景。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我浑身一个冷颤,因为直觉告诉我,在这个时候,在这种刺骨的冷天里,不可能有一个孤独的老太太独自坐在白宫北门外的长椅上,一定是——
   
   
   
   我和朋友转到椅子的正面,果然,看到了一位把请愿信摊在椅子上,还带着行李的示威抗议者,她带着墨镜,浑身穿得比我厚很多,斜躺在公园的椅子上,有点寂寞无主的样子。
   
   
   
   是的,就是她,我又找到了一位上访者,而且是一位孤独的老妇女,孤零零地坐在白宫北门外冰冷的长椅上,摊开她的请愿信,没有人理她,啊——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我被冷气冻僵了的血管突然热血涌动,各位,虽然我当时冻得直打哆唆,说话也不利索,然而,我的正义之心却让我义无反顾地停了下来,是的,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美国上访者在寒冷的冬夜即将降临的时候,在白宫外受到布什的冷落,我要了解情况,为她出谋划策,如果可能,我要带她去找美国的“信访办”或者执政党的“党委书记”们倾诉!一想到刚才布什总统乘坐空军一号直升飞机趾高气扬、扬长而去的样子,我忍不住冲白宫做了一个儿童不宜的手势——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我在白宫前维权:人权高于主权,我这不叫干涉内政!

   
   
   
   也许有人以为我在开玩笑,或者在编写小说。毕竟我不但不是美国公民,而且连美国绿卡好象也搞丢了,这次进入美国更连签证都忘记办,以这样的身份,竟然跑到美国总统办公室外,扬言要帮一位美国上访者出口气,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当时就和朋友停下来,询问那位老夫人有什么冤屈。她大概误会我们是白宫的密探(你知道,我总是打扮得人模狗样,好象利益集团的密探似的),开口竟然说:言论自由。
   
   
   
   我大吃一惊,因为我最近正在研究言论自由,不过等我感觉到她误会我们是要来干涉她的时候,我开门见山地说,我来自中国,我们想知道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帮你吗?
   
   
   
   那老夫人这才缓过神来,但却兴趣不大的样子,估计要就是没有听说有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要就是她知道中国而且知道不少。她开口说道,我不是坏人,言论自由,他们不能这样对我——
   
   
   
   她说得断断续续,有点混乱,还是让我们没有弄明白她有什么事,于是再追问。她指了指她旁边摊开的请愿信,我扫了一眼,差一点晕倒。天,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看不清,我对着文件照相,心想,如果你真有冤屈,我一定要写出来,让全世界看到,还要找朋友翻译成英文,让布什和奥巴马看到。也许,中国明年的人权白皮书可以应用这个例子呢。
   
   
   
   看到这里,各位爱护我的读者一定想提醒我,老杨,注意安全呀,你简直是深入虎穴、老虎口里拔牙呀,小心美国的利益集团对付你!哎,好你个老杨,在中国你让我们提心吊胆,原以为你到国外我们会清静几天,可没有想到,你折腾到白宫门口去了,要在白宫那么多秘密特工监视下帮助美国人维权,你吃饱了撑的?啊,好你个老杨,你真能折腾呀!
   
   
   
   各位大陆网友,哥们、姐们,请你们稍安勿躁,更不要为我担心。因为我这人还是挺胆小怕事的,就算我同情弱者,但要我在白宫门口单枪匹马对付总统卫队和特勤局的哥们,也太自不量力了。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所做的没有一点危险,正如这位孤零零的老夫人,她到白宫来抗议请愿,其实也不需要任何勇气一样,真要有冤屈,任何一个美国人,都可以不需要任何人同意,走到白宫前,打出横幅抗议、游行、示威,直到白宫派人出来,或者警察出面接下请愿信,才和平散去。
   
   
   
   有读者又说了,老杨,那是美国的白宫呀,人家是美国公民才有这个权利呀,你一个外国人,一个中国人,不远万里跑到人家美国总统的办公室外帮助美国人维权,你这不是侵犯美国主权,干涉人家内政吗?小心人家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起诉你!
   
   
   
   这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大家不妨回顾一下,过去多少年,美国佬都是怎么在干涉中国内政的?不错,就是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晃子,肆无忌惮地指责中国的言论不自由、官员欺压屁民、上访者被拘禁和拷打、绝对的权利弄得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等等,现在轮到中国人民的优秀哥们杨恒均举起“人权高于主权”的大旗,在白宫门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护一次天赋人权了!
   
   
   

美国上访者雷倒我了——

   
   
   
   那位长凳上的上访者看到我很关心她,总算挤出一丝笑意,从旁边拿起申诉材料递给我,我看那里好象只有两三份,就问,这个我看看?她说,给你们的。你们带回去看。
   
   
   
   我想,如果可以就在这里看吧,这样看完后可以当场交流,于是翻开她那本厚厚的申诉材料,这是一份手写的材料,到处是修改和添加的句子,我手里的是复印的,在首页左上角歪斜的写着比较大的一行字:Freedom of Speech。言论自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