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血流成河的“清算”贯穿中国的历史

   
   
   
   “清算”这个问题应该是和“暴力”有一定联系的,正如我对“暴力”问题没有想透彻一样,对2008年风云再起的“清算”一词,我也没有彻底弄明白。我今天回避政治等层面的“清算”,集中在经济“清算”上,实际上,在中国,政治清算和经济清算好象也不是容易分开的。

   
   
   
   先看一下我以前说的一个耸人听闻的观点:中国历史上总共出现过850位左右的皇帝,贯穿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由于中国皇帝的那条东西不受约束,想干多少中国妇女就能够有多少,所以,这样算下来,当今的皇亲国戚本应该多如牛毛才对,可是,你去查一下,实际上却凤毛麟角,还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为啥?都被消灭了,都被斩尽杀绝了,都被斩草除根了。这就是清算。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清算。清算总是和暴力搅缠在一起的,一般都是在朝代更迭,在一个政权推翻另外一个政权之后。如果用清算的观点来审视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中,清算从始至中。甚至在1949年后新中国成立了,那屡次的政治运动仍然可以用“清算”这两个字来注释。再到1978年小平上台,也开始清算四人帮等。
   
   
   
   但我们都知道,清算是要不得的,我们不能重蹈历史的覆辙,我们已经进入文明时代了。我们不要暴力,我们不要清算——
   
   
   
   这个“我们”是谁呢?当然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不主张清算,不光是基于“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朴素理念,更多地是基于文明时代的政治转型的要求。我们需要和平、和解与和谐。
   
   
   
   可是,我虽然反对“清算”,但却绝对没有办法对农民工说,包容那些腰缠万贯的人民公仆吧;我也无法对无钱读书的孩子们说,要和解,不要清算,知道吗?当然,我也无法用我的不清算理论去教育下岗工人,至于农民,对他们谈不能清算,我认为自己是帮凶,是在犯罪。
   
   
   
   因为我知道,我们最应该谈“清算”问题的对象是那些在历史上屡次被清算的统治者和利益集团。他们至今还在拼命贪污腐化,其程度之深,恐怕非体制内的已经无法理解了。
   
   
   
   而且,我感到,在当今言论无自由,在舆论监督缺失,在权力没有制衡,在司法不独立的情况下,对于那些贪官污吏来说,“清算”成为唯一能够稍微制约他们的私心和贪欲的武器。
   
   
   
   “清算”,成为2008年困扰我的第二件事。
   
   
   

文明时代的和平政治转型取代了“清算”式的暴力革命

   
   
   
   现在文明已经成功把“清算”排除在外了,例如当时苏联东欧的变革,东南亚一些地区的民主化,基本上避免了清算和暴力,更不用说中国的台湾,实在是最好的样板。国民党统治大陆和台湾那么多年,就算手上的血迹渐渐干了,但贪污腐败的不义之财还是存在的。如果在台湾民主转型中出现“清算”,说实话,台湾根本经受不起,也绝对不会有今天的民主台湾。
   
   
   
   可是,避免清算并不是一方说了算的,例如,民主上台后的民进党不能一意孤行(要是按照他们的要求,早清算了),国民党也没有决定权(他们的党产还是被清算了不少),最终决定的应该是民众。可是,台湾的民众为什么没有强烈要求清算国民党?我想,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才是关键所在。我这里不想多说,大家自己去读我以前的文章。我只想说,在台湾的变革、在台湾的民主化过程中,国民党自己起了很大的作用,他们在给民众一个台阶上(让台湾进步的同时),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了。
   
   
   
   可以这样说,台湾的民主转型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第一次没有出现大规模暴力和清算的政权更迭。实在值得我们去思考。
   
   
   
   台湾的例子给我的启示是丰富的,虽然台湾的例子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甚至在亚洲、在中国其他地方都不一定适用。例如北朝鲜,我们很清楚,那里迟早有一天会出现清算的浪潮,清算金家王朝和他的利益集团对朝鲜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我想,就算是北朝鲜最自由的知识分子(天啊,突然发现那个国家好象根本没有知识分子,更不用说自由知识分子了)也不敢对朝鲜人民说:同志们,在文明社会里,清算已经过时了。
   
   
   
   因为,那里根本就不是一个当今意义上的文明的社会,更没有文明的政治,那里的制度还是中国几千年一样的独裁专制。写到这里,我豁然开朗,原来,要避免清算,要避免暴力,不是不可能,而是完全可能的。那就是要有一个现代的文明社会,文明的政治,文明的政权,才会有和平的博弈,才会有和平的转型。如果一些政权还处于几千年不不变的残忍之中,例如,当时的日本侵略者和德国法西斯,当他们在屠杀我们的时候,你会不会请他们暂停,然后很有风度地对他们说:且慢,我向你保证,我不会清算你。
   
   
   
   估计当你的生命受到威胁,当你的妻女有可能被奸杀的时候,你不会这样说,而你也绝对不能代表其他受害者这样说,否则,你就是败类,就是和法西斯一样的败类。
   
   
   
   然而时代变了,特别是过去五六十年,世界形势发生变化,政治和社会都已经越来文明,包括中国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清算已经成为一种不合时宜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2008年,我却又听到了“清算”一词再次响起来,有人说,不能清算,才有和解;有人说,一定要清算,才有真正和谐;也有人说,清不清算,要人民说了算!
   
   
   
   我还是集中说一下对贪官污吏的清算问题,我们新年就不谈政治。
   
   
   
   就拿改革开放后出现的贪官污吏和利益集团来说,由于没有权力的约束,几乎是越来越严重,根本没有好转的迹象。到现在为止,我几乎可以指着任何一位有点实权的人民公仆的鼻子说:你即便不是贪污犯,也一定有大量的违法或者违反规定的灰色收入。怎么样,想对质吗?你多少存款,多少亲戚(存款),在中国不难查清楚,就算你转移到了海外,我也能够追查出来。要不要试一下?(迄今还没有人民的公仆站出来和我对质)
   
   
   
   在中国贪污不是一般的犯罪,因为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老百姓平均生活水平还这么低,钱就是那么多,你用公权力每多贪污浪费一百万,就等于有上百位贫困的老百姓遭受更多的损失,这个账不必经济学家给我们算。
   
   
   
   可是,反对贪污的手段没有一个能够用上,到现在最有威慑力的,可能仍然是我们这些“文明人”都想抛弃的“清算”。
   
   
   

“清算”成为当今威慑贪官污吏唯一有效的武器?

   
   
   
   清算一说对于特别注重传宗接代的中国人来说,是对邪恶与贪腐的最后一个威慑。只想要一下,你要那么多权干什么?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唯一的解释是留给你的子孙后代,留给你爱的人,从这一点来说,即便你是无神论者,也不是“我死后哪管洪水滔滔”,你还是很关心后代的,否则也就不会买那么多房子,留那么多现金了。
   
   
   
   问题在于,只要有“清算”这件事存在,你就不敢太过分,因为历史已经一次又一次揭示:清算是躲不过的,时候没到而已。等到时候到来的时候,你的子孙后代会跪在“暴民”面前哀求:我那个该死的贪污犯前辈,为什么要让自己断子绝孙?让我当一名清清白白的“屁民”不好吗?
   
   
   
   当然,从心里说,谁都不想看到有这一天,中国经受不起折腾了,老百姓也不想折腾,问题在于,当权者和利益集团首先要不再折腾老百姓,老百姓才不会折腾。
   
   
   
   很多人说,中国人很实际,对于杨恒均贩卖的那些民主自由法治兴趣不大,他们只想过好日子。还有朋友说,只要当局加大力度反对贪污腐化也就可以了,不必制度改革。
   
   
   
   我非常赞同老百姓要过好日子,也同意,如果当局能够杜绝或者减少贪污腐败的话,制度不改完全没有问题,让民主、自由和法治见鬼去吧!
   
   
   
   可问题就在于,贪污腐败几乎已经深入到政治和社会的各个领域,而且仍然在蔓延,历史上所有的经验都证明:没有相对独立的法治,没有自由的言论和舆论监督,没有民众参入的民主,腐败不但不能杜绝,也不能减少,而且甚至会越来越多,最后导致政权崩溃,“暴民”清算!
   
   
   
   只要不改变制度,那么,对那个制度一定会产生的贪官污吏的唯一有效的威吓就只有一个:清算。
   
   
   

各位,我准备好了!

   
   
   
   行文最后,我给大家提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中国历史上延续了上下五千年的“清算”有可能遇到新问题。
   
   
   
   大家知道,在历史上,你贪污腐败,把朝廷的钱据为己有,最多出不了三代就会被朝廷或者起义的农民杀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贪污了大量钱财,却无路可逃呀。所以,历史上所有的贪官原则上说都是判了死缓,都是坐以待毙的!
   
   
   
   这也是“清算”具有威慑作用的前提条件,可是在今天,在中国改革开放后,这一前提条件已经被破坏了,现在他们开始大量转移资产到海外,特别是赖昌星事件教育了一大批党政干部:一定要有远大的眼光,随时出逃,而且要想方设法把资产转移到海外(赖的钱几乎都在国内,没有来得及转移出去),绝对不能等到公安部门上门来查的时候,来不及转移钱财而不得不“烧钱”。
   
   
   
   这确实是一个新问题,各位,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没听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仗的说法?我们国家的安全部门是干什么的?再说,如果涉及到国家利益,我们国家到时还能够和海外各国情报机关合作,追回本应该属于中国人民的财产。
   
   
   
   再说,别忘了,嘿嘿,还有我嘛,我已经写文章写腻了,等到某一天,只要老百姓对我挥挥手,或者人民的真正代表排拍我的肩膀,我一定重披战袍,万死不辞,把本来应该属于民众的那份追回去。到那时,如果美帝和法国以人权和民主为由庇护中国外逃的贪官污吏,我就带领真正有血性的“中国愤青”把旗帜插在萨科齐卧室门口,把鲜血洒在白宫的台阶上(就象愤青们的诗歌里所说的)——
   
   
   
   嘿黑,最后开个玩笑,大家别太沉重,轻松一点,2008年已经走了,2009年还会远吗?
   
   
   
   杨恒均 2009-01-02 华盛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