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上海的杨姓兄弟手起刀落,很暴力地为自己讨一个说法,不但在民间引起了强烈反响,也在知识分子中引出了对“暴力”的争论。应该说,不主张甚至反对暴力和暴力革命应该是有点头脑的知识分子们都认同的理念。从中国历史上看,极端的诉诸暴力的运动和革命都没有带来什么好的结果,我自然也是用大脑思考的人,所以,我不赞同暴力。
   
   
   
   可是,我之不认同暴力,却并没有把我推到反对上海杨姓兄弟(以及很多使用“暴力”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和生命的人)那一边,何止于此,我不但是同情杨兄弟,而且,甚至从钦佩到支持。

   
   
   
   于是,当我看到有知识分子站出来反对杨兄弟的“暴力”时,我就困惑了,是不是我不知识分子了?是不是我不理性了?是不是我用来思考的大脑出了问题?
   
   
   
   这个问题很困扰我,我相信,也困扰着你,或者即将困扰你。每年有多少起“暴力”事件?小老百姓活腻了?干吗要那么“暴力”?你们和平一点不行吗?你们大脑进水了?难道不知道暴力从来不能带来美好的未来?更何况,你们用那点暴力去对抗比你们强大无数倍的暴力,简直是不自量力、自找死路呀——
   
   
   
   这个问题很困扰我,是的,很困扰我。我本来是一个很平和的人呀,我不支持暴力的。可是,我为什么同情那些暴力的兄弟姐妹呢?
   
   
   
   我这人理论水平不高,文字功底有限,但我会比较和设身处地,例如,我会这样想,如果我是那个杨姓兄弟,受到那些委屈,会怎么样?我想,我也会拍案而起,如果屡次三番被折腾,我也会很暴力的。我又想,如果我唯一的财产(房屋)被强行拆了,而且还被黑社会欺负,我会怎么样?我想,我也会很暴力的。再例如,我的孩子出事了,他们负有责任,他们不但不承认,还说我们不和谐,说我们太暴力,御用文人一边“含泪劝告”,一边高唱赞歌:“(你的孩子)做鬼也幸福”。我会怎么样呢?我一定会手起刀落,很黄、很暴力的!
   
   
   
   可我还是反对暴力的,因为我是一名理智思考的知识分子,我知道暴力革命不能给社会带来进步,历史已经证明了。可是,我的理智思考却不能阻止我自己去很暴力!那么我的知识和理论水平能够让我对一个连自己生命都置之度外的“暴民”说:哥们,不要暴力,这样对社会进步没有啥好处!
   
   
   
   如果我真对一位走投无路的小民这样说,他一定会反问我,知识分子,你们做了什么事让这个社会进步?在我们受欺负,走投无路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越说越糊涂了吗?我总结一下自己的思考,我反对的是那种暴力革命的理论,反对的是以暴易暴的方式,反对的是鼓动暴力达到政治目的的组织和个人等等,但,我有什么理由反对那些被压迫、被欺负、被暴力侵害的个人在没有申诉的地方、在失去了知识分子们的支持、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回、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不以鸡蛋碰石头的勇气、以“暴力”来为自己讨个说法,用“暴力”来给自己一个交代呢?
   
   
   
   我不能反对这种从一个又一个孤寂的灵魂深处爆发出的“暴力”,这种孤苦的暴,如果不是上帝赋予的,也一定是上天恩赐给我们的,他让我们在遭受无处诉说的苦难时,爆发出最后一线希望。这种“暴力”也许在知识分子的理论中失去了温情和道理,然而,在人类历史上,他一次又一次阻止了社会的堕落,提升了人类灵魂的进步。
   
   
   
   当我们谴责陈胜、吴广的时候,你想到没有,如果没有他们,在当时没有你们这种“和平的知识分子”的情况下,秦暴政也许至今还在统治中国!虽然据说后来成立立的王朝不比秦好,但你忍心谴责和陈胜一起“暴力”的民工?难道你一定要看着他们因为大雨延期而被活活处死才激情地地欢呼:这是理性和非暴力的胜利?
   
   
   
   再想一想残暴的法西斯,如果不是全世界人民拿起枪杆子,用暴力来扫除他们的话,也许中国人至今已经成为被他们剥皮的奴隶民族(他们就剥过犹太人女孩的皮)。再想一下,如果日本人把中国人一个一个杀死的时候,中国老百姓都“暴力”一点,也许死得不会那么冤枉吧。
   
   
   
   “暴力”是2008年最困扰我的一件事,我对自己想不透的事情,一直不愿发言,不是明哲保身,而是担心不成熟的思想影响读我文章的年轻朋友。对于暴力,我至今仍然没有完全想清楚。理性的思考,让我回避暴力,尽量以温和的方式提出诉求,但我的心却往往和那些忍无可忍、无处申诉的不得不“暴力”的人在一起。
   
   
   
   我想,那些鼓吹暴力的人一定是没有大脑的,但那些对以死来抗暴的“暴力事件”也深恶痛绝的知识分子,大概是没有心的。
   
   
   
   用大脑去思考,用心去爱,在中国同样重要。对于“暴力”,我期盼和我的读者在2009年共同关注、思考和探讨。
   
   
   
   杨恒均 2009-01-01 华盛顿特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