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北京坐出租车,那司机说起最近的北京变化,大加赞赏,说地铁坐到哪里都是两块钱,公共汽车几毛钱一坐,北京城里便民的公共设施超过全国各大城市平均数的三十多倍,就连拆迁户也获得比其他城市多很多的赔偿。最后这位司机总结说,北京人民是满足的,北京城是比较和谐的……
   
   
   
   看起来,北京城被搞定了。只是北京人民满足了,北京以外的人民看到北京如此好条件,也许会问,北京既不是工业基地,也不是国际贸易中心,都是哪里弄来的钱,竟然让这个城市的“公共设施”比中国其他城市多了三十多倍?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北京不想办法把北京以外的人民也搞定,也许有那么一天,外地来的人民会涌进北京坐无论到哪里都只需要几毛钱的公共汽车,最终破坏北京人民享受的和谐生活。

   
   
   
   这位公共汽车司机使用了一个当今很少使用的词儿“人民”,很有意味。我在北京十天,虽然只写了一篇短文《人民准备好了》,竟然也因为标题中的“人民”两字受到质疑:谁是人民?你杨恒均能够代表人民吗?
   
   
   
   嗯,这可是不大不小的问题,首先,在中国,我认为从来就没有搞清楚谁是人民;其次,我没有必要代表人民,因为我就是人民!同样的道理,你也是人民,他也是人民。
   
   
   
   谁是人民呢?这个词最多的是出现在权贵和喉舌们的口里,每当她出现时,不是被代表,就是被折腾,有时甚至是被强奸的。于是乎,久而久之,“人民”就成为权贵的专用名词,小老百姓就不能使用了,否则,你就狂妄无比,就有野心。
   
   
   
   而我老杨今天就偏偏要选用这个词,一是想澄清人民这个概念,二是想让一些人不舒服一下,第三,是告诉所有的人,你和我就是人民,不用被代表们使用,我们自己就可以使用这个词儿,不必脸红,更不必紧张。
   
   
   
   在真正控制了人民的权贵看来,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根本没有人民的。为啥?因为任何一个群体和个人都不是人民,你不是人民,我也不是人民,他们都不是人民。农民工不是人民,下岗工人不是人民的全部,出租车司更是极其少数,所有的人都不是人民。只有他们说到自己的利益时,才会告诉你,他们代表了人民。
   
   
   
   其实,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人民这个词语的使用情况,就会发现,只有在民主社会里,超过大多数的人才叫人民。例如,选举结束,获胜的人会说,人民选择了奥巴马。而落选的人也会说,人民已经做出了选择。所以,给我们的印象是,只有超过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才可以使用“人民”两个字。
   
   
   
   有意思的是,因为在有些国家,你不能、不敢和不被允许全民投票,甚至不许搞民意调查,请问,没有相对公平的选举和民意调查,那些国家的人民到底是指谁?谁来决定准备好和没有准备好?所以,人民就被代表了。于是,有人以为我使用“人民”一词的时候,也是忽悠人民,像那些代表人民的权贵用强权忽悠民众一样。
   
   
   
   这真是冤枉我杨恒均了,我在使用“人民”一词时,特自豪,特骄傲,我当时说的人民就是我自己,以及我认识的几位哥们姐们,但我认为我们哪怕再少,也是名副其实的人民——至少我们是不想被人代表的人民。
   
   
   
   美国那个著名的《独立宣言》是谁写的?好像包括修改的人加起来也没有多少个,当时的人民自然不能集中在一起写什么宣言,可是那个宣言却是这样开头的: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
   
   
   
   当时推到柏林墙的有多少人呢?好像不超过一万人吧,可是,当他们手挽手走向柏林墙的时候,他们呼喊的口号是:人民来了!
   
   
   
   推翻苏联的“人民”有多少呢?如果你去算一下,好像前后上街的也就几千人吧……但即使到现在,俄国人都不否认,苏联最后的变革是符合“人民”利益的,是“人民”推动并完成的……
   
   
   
   另外一个例子是北朝鲜经常每年都要出现的超过10万人在平壤的广场上“万众一心”地载歌载舞、热泪盈眶的庆祝伟大领袖金正日生日的宏大场面——你会认为那个世界上最多人聚会、做着同一动作,高呼同一个口号的北朝鲜人是“人民” 吗?
   
   
   
   我说这话是啥意思?这意思是,人民这词是褒义词,只是在中国被乱用了。所以当我一使用这词,就会有读者不开心。其实,问题出在你那里,不是我这里。我只是使用一个简单的词语而已。当我使用这一个词的时候,我是感到自豪的。我想,只要我们认为自己是在历史正确的方向上前进,认为我们所作是符合人民利益的,我们就是当之无愧的“人民”。
   
   
   
   对于一些无权无势的人,称呼自己是“人民”(people),一点也没有不恰当之处,就算他们到处冒充“人民”也不会有啥了不起,还不如冒充高干子弟和“北京派来的”。然而,我很理解那些被强权代表的人对此的反感,不过,千万别紧张,你如果不喜欢我说的人民,或者你认为我无意间“代表”了你,你完全可以站出来,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我也是人民,我就没有准备好。
   
   
   
   例如,你可以写文章,标题就叫:《杨恒均,人民没有准备好》。我绝对不会误会你标题中的“人民”也代表了我或者代表了全中国的人民,我充其量认为你自己——作为人民,没有准备好而已。但,我强烈建议你,没有准备好选择自己的命运,仍然习惯被别人代表,或者心里准备好了,却因为害怕或者利益不敢说出来的时候,最好不要称呼自己是“人民”。我更要警告你,如果你认为自己准备好了,只是“人民”们还很愚昧,没有像你一样准备好,你更不要玷污“人民”这个词语。我想这就是至今为止,没人写“杨恒均,人民没有准备好”的原因之一。
   
   
   
   于是,我弱弱地问一句,说人民没有准备好的那些人,你们是不是“人民”呢?你们准备好没有?难道是你们准备好了,只是你们眼中的“人民”没有准备好?
   
   
   
   其实,要知道人民准备好没有,除了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之外,只有一个办法解决我们之间的误会:解放思想,公开讨论和辩论。别总让一帮精英在那里说人民准备好了,或者说人民没有准备好,让人民在得到充分资讯的情况下,每一个“人民”都做出回答,每一个人民都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到那时,你说我不是人民,说我不能代表人民,说我甚至不能代表我杨恒均自己,我都认了,而且心服口服。
   
   
   
   问题在于,那些代表人民说人民没有准备好的人,也一直认为人民根本没有准备好为自己说话,没有权利为自己说话。于是,他们垄断了话语权,垄断了决定权,甚至垄断了“人民”这个词儿。
   
   
   
   只是,我也是人民,我准备好了,你别想折腾我、忽悠我。
   
   
   
   杨恒均 2008-12-20 北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