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我们都关心这个国家!

   
   
   
   一月的华盛顿寒冷但却不乏热闹,1月7日中午,美国前后五位总统齐聚白宫共进午餐。在白宫这个你方唱罢我登台的政治舞台上,五位总统排在一起,老少高矮胖瘦都有,不同的党派,各异的政治观点,甚至这次连皮肤的颜色也黑白分明了,但他们都整整齐齐地站在那里,脸上挂满微笑,面对媒体,面对全世界——这无疑是2009初在美国白宫上演的最亮丽的一道政治风景线。

   
   
   
   这些人如果集中到一起搞联谊,或者参加某项公益活动,例如某位总统的图书馆开幕或者他的葬礼,也就不足为奇,但这次他们是集中到一起商谈政治和国家前途,这就让世人侧目了。特别是让那些对美国的民主一知半解的人心中狐疑了:这些在政治格斗场上斗得你死我活的政客们,怎么会坐到一起谈论国家前途?他们眼中和心中的美国是一样的吗?政治竟然可以这样玩?
   
   
   
   要知道,总统大选刚刚结束,在有如战场的选举中,这五位总统可是壁垒分明地站两个不同的阵营里的。而且,就算是同一个党派,前后总统也多有不同的政见。可是,他们今天竟然坐到一起,有说有笑,和气一团。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黑人总统奥巴马即将入主白宫,虽然他的名望很高,但华盛顿圈内人都知道他缺乏经验,而不巧的是国家正面临严重的金融海啸,这个时候,现任和前任所有在世的总统都聚拢一起,给他出谋划策,给他提意见,给他提期望,难怪,奥巴马感到受宠若惊,感激不尽,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也许有人想知道是什么力量把他们聚拢在一起的,那么布什的话解答了这个问题。他说,我们都关心这个国家。
   
   
   
   这个国家,就是美国。他不是某一个党派的国家,更不是某一个总统的,他是两党的美国,所有总统的美国,更是所有美国人的美国。
   
   
   
   一个国家的政治发展到这种程度,无疑有点登峰造极了。也许这就可以称为文明政治吧?为了争取入主白宫,他们都可以大打出手,在全美国人民尽情“表演”,以吸引选民投票。而一旦美国人民通过选票做出了选择,尘埃落定,政治人物立即相逢一笑泯恩仇。而促使他们走到一起握手言和的却是他们之间看上去唯一共同点:我们都关心这个国家。
   
   
   
   政治原来可以这样玩!这样的国家,真的很值得关心!
   
   
   

建国50周年,古巴人民庆祝什么?

   
   
   
   几乎就在这同一天,同在美洲大陆的另外一个国家——古巴,却用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在玩弄政治!
   
   
   
   这个星期,古巴迎来了它革命成功暨建国50周年的喜庆节日。据说,古巴人民载歌载舞,庆祝这个伟大的国家成立五十周年。不过,这一次,由于卡斯特罗身体不好,没有出来接受古巴人民的欢呼膜拜,因此也就缺少了振臂一呼的领袖人物带领他们高喊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口号。场面因此冷清了不少。
   
   
   
   不过,场面再冷清,也比建国230多年的美国历史上任何一次国庆都要热烈和激烈。只是,他们庆祝国庆五十周年的时候,正好被我撞上了,正好是在美国五位总统集聚在白宫吃午餐的第二天,于是,我就认真了,于是我就想弱弱地问一句,50周年国庆,请问,古巴人民在庆祝什么?
   
   
   
   别以为我只是在问古巴人民,其实我也在问你!你能够告诉我,古巴人民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吗?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庆祝建国50周年这件事本身?请问,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每个国家都建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可有几个国家动不动就拿人民的血汗钱来搞国庆大典?如果这个国家不是人民的,甚至没有给人民带来什么福祉,有什么值得庆祝的?连美国这种财大气粗的国家在搞国庆庆典活动时也是小心谨慎地花钱,花完钱后都向公众报账。你古巴动不动就拿穷得要死的人民的血汗钱来搞庆祝,还搞什么大阅兵,为的是什么?唯一的目的大概就是提醒民众注意,原来他们还有一个国家吧!让在物质和精神上穷困得只剩下“国家”的老百姓继续被利益集团推到祭坛和神坛上的国家忽悠下去!
   
   
   
   庆祝古巴特色的社会主义?卡斯特罗先生,你搞的那也是社会主义?你搞的那种所谓的社会主义既不同前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也和北朝鲜的不一样,更和中国的不同,如果说你的社会主义很有古巴特色,那么这唯一的特色就是你把整个古巴搞成了你们卡斯特罗家族的,把古巴这么一块富裕的地方折腾成美洲最穷困的国家之一。
   
   
   
   庆祝古巴人民在卡斯特罗的领导下坚持反美50年、保持了国家的独立?这也许是古巴人民牺牲了自己的发展和财富所换来的最值得庆祝的成绩之一,世界上除了古巴,还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坚持不懈反美,一反就反了五十年。可是,你们庆祝这个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向周围看一眼?你们古巴真独立了?以前依附苏联,现在又靠着南美的新独裁。即便你们认为自己独立了,那么,美洲大陆又有哪一个国家没有独立?即便你们整天自豪的宣称你们脱离了美国的殖民和统治,请问,现在哪一个美洲国家还是美国的依附?更有甚者,整个美洲大陆,只有古巴监狱里还关着64个思想犯,而只有这个据说最反美的古巴,还把国门对无数个漂泊在美国的古巴人紧紧关闭。请问,你们反美到底为什么?为了给古巴带来财富,还是对美国进行无情的打击?
   
   
   
   我真地搞不懂古巴人民庆祝什么,这时我看到了来自朝鲜的一份报道,这是《朝鲜人民军报》的新年社论,上面有这样一句话:“在当今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比我们(朝鲜人民)共和国更加政治稳定。在我国,人民对未来充满希望、憧憬及自信。”
   
   
   
   于是我心有灵犀一点通,于是我突然想到,也许古巴建国50周年,确实有值得庆祝的东西,那么,是什么呢?
   
   
   

最值得庆祝的是:这个国家竟然还存在!

   
   
   
   首先,值得庆祝的是古巴的“政治稳定”。古巴人民可以自豪的说,比起美国,古巴的政局不是一般的稳定,在过去的50年里,加上即将在20日卸任的布什,美国总统走马灯似的更换过10位总统,而古巴以不变应万变,始终只有一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人民的父亲和爷爷以及太爷:卡斯特罗先生!我不知道古巴人民是否会庆祝这种应该作为古代史封存起来的制度,但我绝对相信,每一个国庆,都是卡斯特罗最感激动和自豪的:古巴还是一党一人的古巴!
   
   
   
   其次,值得庆祝的是:古巴还没有垮台。啊啊,连西方专家都会同意我的这一看法,他们每一年都会被古巴国庆节弄得目瞪口呆:啊哈,原来这个国家还存在呀,原来还没有灭亡呀。请问,这难道不值得庆祝吗?不过,一个国家竟然拿自己还没有垮台来庆祝,实在是人民的可悲。可是大家不妨设身处地想一下,对于卡斯特罗,这容易吗?现在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是一党专政?还有几个国家是独裁式的家族统治?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古巴的卡斯特罗要保持人民不造反,保持人民不像他们家族一样关心政治、关心国家,他容易吗?他得顶住国际上多少压力而继续压制民主限制自由和无视人权?他得把多少思想犯关起来?他得把多少古巴人赶出国门?啊,他老人家容易吗,嗯?而最、最不容易的是,这个世界上,就连傻瓜和卡斯特罗自己也清清楚楚的知道:古巴那种逆历史潮流的政权一定会垮台的!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再次,反美五十年也值得庆祝,至少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古巴人民为什么反美?不对呀,不应该是古巴人民反美,因为迄今为止,美洲大陆上冒死偷渡美国的以古巴人居首位(相对人口)。问题大概应该是这样的:卡斯特罗为什么反美?因为美国太讨厌,要剥削古巴人民?不对呀,美洲所有的国家也没有像古巴那样反美,也不见美国如何剥削。而且,如果以五十年期限来计算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古巴这个唯一没有受到美国剥削的美洲国家,几乎是经济发展最缓慢,人民生活改善最少的国家呀。
   
   
   
   好了,让我们开门见山吧,卡斯特罗反美的本质就是讨厌美国的民主制度,就是讨厌美国那种选举国家领导人的制度,就是反对民众用选票选择自己的领导人的制度,美国的所有东西他都可以接受,但只有一点他无法接受:古巴是他的,他不死就不能下台,他死了,也要让自己的弟弟继续拥有古巴!那个党是他的,古巴是他的。
   
   
   
   什么反对美帝国主义,反对美国侵略和霸权,都是屁话,他唯一反对的是那种鼓动民众和他分权,向他要权的核心价值!
   
   
   
   最后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古巴每一次国庆都是一次爱国主义的大教育。毫不夸张地说,这个世界上,我们还没有看到有哪一个国家比古巴和北朝鲜人民更加“爱国”的。可是,正是在这样一个强调爱国的国家里,国家却不是可以让你轻易去“爱”的。生活在文明社会的人都知道,爱国就是要关心、关注国家,找出自己国家的不足,提出国家进步的建议,然后取得共识,一起推动国家进步,对于普通民众,爱国具体就是三部曲:知情权、议政权和参政权。等到民众最终能够以民主的方式参政的时候,谁都不会再把爱国挂在嘴上,因为那个国家已经是他们自己的,已经永远在他们心里了。
   
   
   
   可是,恰恰在古巴这样的每天都强调“爱国”的国家,“爱国”其实只是一小撮甚至一个家族的专利。你关心国家,想知道国家的事情,想参与讨论国家大事,想参政议政,结果,你不是被关进监狱,就是被赶到国外,流落异乡。结果那些留在国内的,也发不出声音,报纸是领袖和国家的,网络也被关掉了——啊,对不起,说错了,我想到其他国家了,其实古巴民众根本无法上网!
   
   
   
   古巴,50年的国庆,全世界都在看着你,卡斯特罗家族是否可以站出来告诉大家,古巴人民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两种政治,两种截然不同的折腾!
   
   
   
   写到这里,我本来想幽默一下的,但是心情却异常沉重。一样的美洲大陆,一样的水土,却生出这样两个截然不同的国家政权。美国的民主政治,好像每天都在折腾政治和政治人物,可是,折腾的主语却是民众。而在古巴,却是一个党、一个家族、一个人在那里折腾整个国家和民众长达50年之久,50年呀,一个人一生有几个50年?难道还要等到60年不成?还要搞什么60年国庆大典不成?
   
   
   
   古巴的卡斯特罗一直以反美英雄自居,如果不是他把古巴折腾成人间地狱般,说实话,他肯定会成为全世界反美愤青的精神领袖。看一眼古巴,我们禁不住要进一步追问,卡斯特罗为什么反美?
   
   
   
   说实话,我这个人一直追求民主,但我也追求国家利益,而且此时此刻,我认为追求民主符合国家利益。如果反美能够让中国的经济发展,能够让中国的农民工在中国城市不用暂居证(而偷渡到美国反而可以拿到绿卡),如果可以让我们国家更快崛起,科技更加发达,让我们社会更公平,让贪官污吏更少(潜逃美国),总之,如果反对美国符合国家利益和人民的利益,那么,我杨恒均不但会成为最坚强的反美愤老,而且我会现在就去白宫安营扎寨举行长期的抗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