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自立博客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一种政治戏谑——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首发稿)

   

   

   文章摘要: 如果中国人不知道自己的历史,政治,宗教,只是把西方之法制皮毛拿来应付,每每是口头上满是民主自由,却在实际上,一个转身,就回到极权身段上。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12/29/2008

   

   08宪章(其实是自由宣言——宪政不存,何来宪章!)说中共体制威权,就是一种专制,继而有人鱼目混珠,把这个所谓专制说成是开明地,可以改革地,未来新政地……诸如此类。这些说法就是死不提中共极权。可笑的是,这些鱼目(愚木+机贼)们的说法,得到最大多数人的不分专制-极权之别,之隔,之异者拥戴,一股脑说,好了,我们现在和开明或者即将开明之政权讲一讲多党制度和多元化政治了。

   

   吓!这个前提覆盖了极权真面,真有庐山一日不露面,群猴藏身老林里的真理效益。可是真理究竟是什么呢?真理就是:我们中你、我、他每个人都有说不的权利,而不管这个人是不是说出真理——这就是自由主义本质——08宪章是不是这样呢?不是。08宪章说,站过来就是革命派,不站过来就是反革命派——九评就是反革命派,所以,基督把法轮功给灭了。

   

   他们说,现在,真理讨论的唯一标准,就是看你是不是说中共是威权——不说,你就是反革命派了,我们就要实行精神上的大清洗了,就要实行圣.巴托罗缪大行动了——这可真是真理极权论,加上和平大戮论的合一不二!于是,在惟我独尊的新民主主义驱赶下,08真面慢慢转化成为一种类似"我独裁,我正确!"这样的新自由论。他们的网站秉承真理部的指示,把一切讨论于之的文字一概封杀。说,你他妈怎么反对真理部和08宪政呢?你没有看见真理部现在正在和中宣部讨论重大事宜吗?你怎没可以破坏这样安定团结的局面呢?于是,讨论者怏怏退场了。

   

   我们看到,掩盖在08自由主义或者伪自由主义后面,原来是真理部和中宣部合一的新兴独裁主义,而非任何西方和民国之自由主义讨论精神得以彰显。在这一点上,08宪章,未生先死!

   

   于是,我们还原话题,把极权和专制做一区隔。讲讲何以专制开生文化,封建,半自由,半民主,而极权不可。一,中国五千年历史,三千年文明,不是一切黑暗,吃人,僵死的体制使然,是人权文化和制衡时有时现,或明或暗的历史。君权限制论在很多封建王朝里被实行,得以产生贞观之治这样有限的政治制衡,就是君权、相权制衡分梳的所在。这样的政治文明导致中国文明的政治空间,成型所谓儒道互补和文化再生的体制原因和心理结构。所以,从商、周到清末,中国体制虽然逐渐落后凋敝,却文化生机坚守正道,传统犹在,文明延续而名家辈出。(对比之,现在的中国可以大师辈出吗?现在的政权可以君权限制论吗?毛主席和刘少奇君相制衡吗?儒道互补,还是统一思想在中央周围呢?)

   

   二,封建之对于王权的制衡,中外皆然。秦破封建,实行郡县治,是一种最大的不监督主义。其间,汉唐之宰相权利的挣扎,是为后来的权制造成多少一点正面影响。(如日本废藩置县,再造了民权监督,使得郡县制度监督发展到中央-人民互相监督,以取代藩县监督)。中国王朝一统和郡县权置,使得封建时期的百家争鸣最后不得以存,也是封建之废使然——但是,龙种已然播下,孔孟之道进入世界文明,成为轴心文明之一,确是事实(。眼下,中国之县,之地,之省,有何自治职能呢?中央,又有何统隅之权,之效,之法呢?这是一个二律背反。)

   

   三,封建政治之儒道互补的文化空间,开启政教分离和政教互敬的正面传统。所谓"传圣道者不北面,有圣德者无臣礼",即是一大证明。所以武皇与神秀,忽必烈和宗喀巴之臣之礼之遇,说明了专制皇权治下的宗教空间之存在。(他们没有说,他们的08宪章是要排斥儒道佛和法轮功的。至于爱国教会,是不是在政治局统率治下呢?这是唯心主义还是为局主义呢?)

   

   四,封建或者废封以后的经济制度在基本层面没有否定私有财产。文化之主体,就是地主存在,就是地主文化。加上水浒游民,在社会层面上完成包公和五鼠之类的结构和互补。所以,儒家和民间,官方和游民,每每斗争而和谐,和谐而招安。每每大赦天下,万民拥载,山呼万岁。(无权法和物权法,是不是一体两面呢?你有一寸私有土地吗?)

   

   五,清官传统和贵族文化造就了文化延续和中华文明。比干以降,到海瑞上书,这个传统使得政治选择,在比较良性的过程里发展。海瑞打倒严嵩,就是一种中国制衡制度有限发挥作用之所在。所以,皇权黑暗时期和皇权开明时期,各占其一,不是完全可以无法无天。研究清官产生的文化因素,孔孟因素和制衡因素,是封建政治之一大课题。(也许,我们唯一的例外是彭德怀。现在为什么没有彭德怀,你想过吗?)

   

   六,专制之上述内涵,直接或者间接发展出来一种儒家气节。这个气节,造成了代代才人和勇士。如果我们中国人把从屈原以来的所有之文化人,定义为封建附庸,我们离开数典忘祖,就几乎没有距离。所以,我们看待屈原以降,一直到清末之文化及其载体,难道可以一概而论,悉数打倒吗?(屈原和离骚可以在人民日报上产生吗?)

   

   七,清末改革失败。中国人把传统截止,造就马列毛,造成极权主义政治,于是一切作废,从文明到文化;从文人到文章。五四运动开启两个端口,一个是西化,一个是共产主义化。最后,启蒙变异,成为全知全能之极权。另外,蒋介石汲取某种专制余序,实行半专制,半民主试验——只是可惜,日本人和共产势力破坏了这个专制空间。于是,时间不是开始了,而是结束了,凝固了,死掉了。但是,民国,作为最后一个专制制度,还是为我们中国人保留了起码的文明道德和政治常识。

   

   八,在看待民国历史的时候,民国历史学家业已指明专制文化空间和中国特色(真正之特色)之存在。如,钱穆,如,吕思勉,如,陈寅恪等等。唯独毛之极权和那些鲁夫子们,一面享受民国的富贵待遇,一面骂街不止。当然,专制和民主都有骂街的权利,却没有阻止别人制止骂街之权利;但是,极权不可以骂街。毛主席说,鲁迅要是骂街在新国,就要到监狱去了。

   

   九,于是,极权在二十世纪造就了蒋介石为毛代替。中国历史完结,时间完结,文明完结(时间开始了=时间结束)。故此,重新实行宪政和民主,不是继续专政和灭绝文明,而是要挽救封建,挽救文化,挽救心灵。恢复专制,还是打造民主,当然可以是后者——但是,民主之所以然,是因为文化,不是因为消灭文化。至于如何看待古代民主和中世纪自由乃至近、现代宪政体制和自由主义,则是我们配合和参考中国文化的条件研究,而不是不研究,不是打倒一切,否定一切。换言之,如果中国人不知道自己的历史,政治,宗教,只是把西方之法制皮毛拿来应付,每每是口头上满是民主自由,却在实际上,一个转身,就回到极权身段上。08中人,不是很多此类虚以委蛇者乎!

   

   十,我们重复而言,宣言可以写,纲领更重要。这里根本没有不得纲领可以行动的神话。说,一个宣言出去了,09就是行动——这种知行观,在毛主席水平以下,而不是以上。毛革命,不是还要有纲领,有策略,有三大或者几大法宝吗?周恩来可以写作民主,但是,他主要是在人事上,统战上,交朋友。于是,什么罗、章啊,黄、柳啊,甚至戴、李啊,一股脑都跑到毛主席这里。这可不是什么宪政主义操作。那些拉斯基的学生,杜威的学生,难道不知道哲学之知行观乎?势大于知,大于行——就是枉道从势,而已。

   

   所以,我们在说明08事宜后,要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颜色革命或者什么争取运动,可以和专制主义空间讲讲,或者行行;这种方式可以是印度之甘地;可以是美国之金;可以是乌克兰或者什么兰,但是,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其民间性和公共性业已存在。如果取缔一切,统治一切,你的公民身份尚且不存,只是草民,甚至,就连草民击鼓申冤的包公权利也无,试问,你如何将宣言变成宪章?

   

   你的革命纲领如果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你如何实现规则,宪章和制衡。

   

   你的宪章难道是一种没有国家机器内在或者外在操作其中的朦胧诗吗?

   

   你以为东西南北中,古今中外,存在一种没有国家机器操作的云中宪法吗?

   

   这样的宪法,可以在无主体操作,或者主体灭宪的范畴里,实施,见效,万寿无疆吗?

   

   笑话一桩!

   

   

   

   《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