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抓人和宪章 ]
自立博客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毁灭年始打油三首
·ZT大隈重信小传
·历史不会终结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抓人和宪章

   抓人和宪章

   

   刘自立

   抓人,抓刘晓波,这件事说明什么?说明和平理性的和解精神并未放入中共的政治策略。刘氏被抓,说明和平主义做法的彻底颠覆。这个刘氏本人产生的"和平主义"(非政治层面主义),完成在监狱里。就是一证!

   

   难道还要如何解释和辩解和平主义不可丢的伟大理想吗!

   

   (我们双向解释的唐.吉歌德风格,在于西方文化懂得从空想到实际的转换——而非仅仅停留在战风车的绝对空洞层面。于是,一是要战风车;他也是西方价值论体现的一种标志;没有空想,是凡夫俗子的市侩主义;二是,更加重要的是,要把吉歌德主义转换成为政治学具体操作——也就是揭示西方宪政历史的种种细节。二者不可或缺!)

   

   这种做法本身不自今日始。当人们狂热赞扬邓氏改革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他们抓人,抓魏京生一事,正面联系在一起。于是,御用学人和西方学人,只好把这些事一分两半。说,邓氏改革经济正确,政治错误——久而久之,就连政治不正确也少有人说了。他们看见中国这个廉价人力、资源市场,是21世纪前后人类最为廉价的市场,逐臭而来,不可抑制。于是,老魏的事情被基本遗忘,直到他们和中共共同商议举办奥运会,才将老魏驱逐出境。这次,他们是不是在所谓改革三十年以后,如法炮制这样的手法,有待观察。

   

   共党和反对派举行所谓会谈,历史上有过几次(暂时不谈国、共会谈的奥秘)。文革里,联动反对中央文革,反对毛式文革,保刘邓。所以,他们在文革初期被逮捕。但是,很快就被释放。于是,毛在完成了倒刘运动以后,重新回到"体制"内,由周恩来平反老干部,完成新一轮老体制之建设。而帮助他打倒刘少奇的五大学运领袖,则被抓捕判刑,如,蒯大富等人。毛说,你们不投降,就打倒你们!于是,笔者在那个时期到清华大学观摩大字报。多是"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卧薪尝胆""自强不息"一类浩叹之词!人们知道,毛把这些打手悉数抛弃了。

   

   六四,学生和李鹏也有对话。但那只是一种互相之间根本不能谈判的谈判。坦克在谈判以后马上代替了语言!

   

   现在,08宪章的本意,就是要兴这样的对党谈判。其理论和实际根据是什么?就是普世价值和宪政常识。人们要问,联动会谈于人大会堂的所谓捉放会,其实,是一种毛式体制最后启用红卫兵、尤其是贵族红卫兵的信号。虽然,这个信号当时还不清楚。联动中人,也看不出毛深藏居心。但是,有一点值得肯定,就是联动对于拾柒年的肯定——这一点和毛的深层观点当然一致。所以,联动被抓捕,其实是朝廷对于八旗的有限惩罚。

   

   抓捕蒯大富,就不一样。大学红卫兵只是毛利用所谓民间力量打倒体制的、一种新型体制内革命。这个革命,暂时利用大学生,举行全国大乱,天下大乱的政治运动。但是,一旦毛完成了私敌的剪除,这些"人民文革"的力量就被断然抛弃,继而镇压!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与其说联动是毛的政敌,不如说,真正的政敌是老蒯!

   

   至于说李鹏和六四学生之间,就根本既不是和联动,也不是和老蒯之间的斡旋和斗法。"既状周旋杂痴黠",人们现在看待党和所谓异议人士之间的对话,不可以取消更大的历史背景。所以,回到08宪章的背景,有无官方类似毛式要求,和对于毛式要求一样出现的所谓"民间力量"呢?现在看来,根本没有。在这个意义上讲,政治诉求的出现,呈现各种政治动机。毛式党宣,在四十年代呼吁民主和批判国民党一党专政,其利用的、就是美国自由和大陆法系。他们甚至和张君劢一起,并不赞成斯大林宪法。所以,宣传民主宪政的笔头子不是别人就是共产党自己!于是,问题不是在半个世纪以后,人们是不是可以从新阐述民主名词,而是要看待宣言和宪章出台的政治背景。

   

   更明确地说,在08宪章出台以后,人们如何估价官方允许对谈的前提条件呢?有没有对话的六四背景和文革背景呢?如果有这样的背景,那么,宪章发出以后的宪运就会产生——如果没有,这样的宪章再出现一百次,又会如何作用于政治统治和草根民间呢?这是两头真伪的辨证。我们说,在民间,就是在几天以前,北京艺林诈骗案的受害者人众,在北京正义路抗议有关方面的欺骗行为。他们依据的所谓精神力量是什么?是毛主席语录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还高唱反对当时之党国的"团结就是力量!"他们丝毫也没有任何和宪章自由内涵挂钩的知觉和了解。这就让我们想到,胡适之四十年代末之自由主义演讲,对于广大农民群众呼应毛之"打土豪,分田地"的蛊惑!自由主义和毛革命,哪个占据了民心,是后者!所以,在民间,人们不知道08宪章之所以然。没有任何刘少奇到安源,那样的群众-领袖互动和所谓马列主义"灌输"。

   

   在官方,党僚依靠的国际背景(中美关系到了最好时期,等等)和国内背景,没有发生根本变化。中产阶级虽然在危机中受到震动,但是,类似俄国土地私有制以后,所谓自由知识分子投降官方的作为,照常在中国上演。知识分子签署宪章的背景,只是一种精神诉求的重复。关键是,宪章面世和政治变化之间,究竟产生哪些联系,坊间并无详解。我们说,中共市场经济,也就是官场经济,虽然受到经济危机和衰颓影响,但是,比较三年饥荒和七十年代经济崩溃不可同日而语;他们究竟是不是确到了危机压顶,不得不改的宪章-光绪式改革时期,现在回答,也许还是否定式。所以,宪章出台,一般性诉求不可厚非,但是,其和全世界,历史上,各种法规条款之出台的具体历史背景,却根本不同。

   

   我们在陈寅恪先生说过的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上做过粗浅的研讨。究其本意,是诉诸儒学政治社会载体之亡而言。所以,寅恪大师之含义是,如果没有政治载体为之自由和独立,则革命之时,革命之势就是应运而生——这就是我们所谓五四启蒙和四九蒙蔽的一体两端——这个历史过程,说明了宪章载体不存的制宪和修宪意志之虚妄!

   

   日本学者福泽谕吉则更加具体说明了这个观点。所谓宪章之在,之实施,之兑现,乃是日本人懂得西方自由独立政治"载体"(!!!)之历史。这个历史,就是福泽在《文明论概略》中悉数阐释的西方中世纪自由,自由民和自由市。这个自由市带来的汉撒同盟的独立精神,第一,也许是为了商贸利益;再就是,他们继承古代希腊罗马之民主,之共和,产生了自由选择市长,建设议会,自组军队(对于国王,则勤王有约——不给钱,不打仗,或者不打完仗),自收赋税等等存在论现实和实现——他们的自由独立,恰好产生于之。这就是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之载体版,也就是,不是空穴来风之纯文学版——这个思维,在几乎十年时间里,没有被中国人了解。

   

   亚当.斯密也在《原富》中阐述之,不厌其详。

   

   而中国伪自由主义者更加不谙此道。他们的陈寅恪,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所以,在否定了希特勒和罗斯福可以和解以后,我们看到,自由宪章之所在,其实是所谓近代国家宪政的附属产物。没有这个政权的近、现代性和自由权,宪章所谓和宪政所谓,只能直接转化成为"人权宣言"一类斗争宣言,根本谈不上对于政府和官僚产生宪章涵盖的宪法本意,本质和本真。我们说,任何宪法出台,都是阶级调和的产物,是西方自由势力已然存在,获得权利和操作其中的产物——而不是一无所有的争夺之开始。这个开始,不是宪政含义,而是革命含义!

   

   再说一遍。有人因为区区几个字迹就被抓捕,恰好说明与宪政毫无干系的政权,不懂得自由和独立之义;而轻率举用宪章者,也不知道宪章所谓,是因为民主在前,而不是纳粹在前。如果还是不懂,就要研讨自由主义是在自由之后,而非在此之前。

   

   在此之前,是创造之,而不是和尼禄或者克里古拉和平共处!

   

   哈维尔说,现在中共政权比当时的捷克好。

   

   这个话,根本无知,影响甚坏!待以后,悉论之!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