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自立博客
·还有人提大公报吗?——悼念王芝琛先生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刘自立(北京)

   

   《炎黄春秋》不被共党看好,是一个事实。但是,定位这个改良刊物,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他属于"党内合法派"刊物。党内合法派的特点是什么?就是我们说过的,肯定党,否定毛。肯定党,就是肯定民主社会主义和改革党。这个看法对不对?希望大家讨论。

   

   一,关于台尔曼问题

   

   此刊近期刊登的一些文章,充分说明了他的"正统"——也许是正统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他发表的奇谈怪论之一是:说,托洛茨基本来可以通过台尔曼制止纳粹主义上台,并发动德国无产阶级革命。使得他所谓的德国革命,消除纳粹主义。这个看法是不是非常独特呢?历史确实是由细节组成。其间,是非功过,历史也许并不能悉数展现世人。所以,借助历史的"如果",此刊作者大议宏论,说,是德国共产党听信了斯大林的瞽惑而轻慢了托洛茨基的正确提议,致使台尔曼失败于希特勒的上台,并且自身未保。这种托洛茨基"正确"论,在讨论中国第一次国内战争时期,也有表述。这个表述是,托洛茨基并不希望在革命低潮时期过左盲动——就像他希望托陈反对派直接取消和国民党的合作,由共产党直接领导革命——并在所谓红旗打得多久的问题上,反对左倾盲动。而毛氏观点,关于红旗打多久,正好呼应了所谓革命高潮来临的不实之论,发动导致失败的长沙起义。等等。再而言之,整个苏联斯大林时期,作为托洛茨基反对派,他们把列宁主义正统奉为己有,自称其原教旨主义。这个列宁万般正确论,究竟如何估计?一句话,是不是跟随了老托社会主义革命,中国革命就会时来运转,来一个正确成功论?我们曾经说过,如果按照老托说法,第一次内战,共产党因为策略正确,取得政权于二十年代。试问,是不是共产党就会正确下去,一直到革命之未来,政权之未来?是不是因为如果托洛茨基消灭了斯大林,整个国际共运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个历史估计,往往藏在一些护党、否毛者的心中,挥之不去!

   我们说,这些最后的抱残守缺者,并不正确。在整个西方,主流政治学和自由主义政治学业已基本普及的情势下,抬出一个伟大的托派正确论,以挽救共产党,是不是过于愚蠢!李慎之曾经就共产党立党之本,说过一些话。他的意思是,让这个党分党,分权,分化,基本不能成立。托洛茨基后来成为自由批评者,主张普世价值,且由美国哲学家杜威等,组成扞卫之之人权委员会,为其伸冤。这个过程,是最后的过程。其间,托洛茨基转化成为社会主义极权主义批评者。但是,他主张原教旨列宁主义的立场坚守,却成为一种等而下之的态度。托洛茨基不是"两头真"主义者。是一头真主义者——就是他晚年对待斯大林的批判,为真。这并不能说明他以前采纳的对于整个欧洲自由主义理念的否定是正确的。他和列宁甚至马克思一样,是主流之外者。这些人流浪欧洲,享受那里的出版自由,一如马克思在西方主流报纸上与其一起叫嚣殖民主义一样,都是等而下之之为!托洛茨基的正确论,他对于整个台尔曼或者希特勒时期的政治分析,或许在细节上,头头是道,正确无误,但是,他的操弄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的革命暴动策略,在实际上和观念上,都是不得其法和彻底失败的。人们不可以想象,希特勒诋毁和枉顾了德国自俾斯麦以来的主流价值,政策和外交,会因为台尔曼成功发动一次革命,而尽数转化之。

   其二,台尔曼之所以误导革命和德国民众,和西方普世价值载体看不清楚纳粹主义之本质,采纳绥靖主义有关。这就是我们所谓自由主义导致国家干预过度,产生的背德论及窄门论(纪德语)!自由主义和启蒙主义之一端,就是未能确定其国家干预和自由关系的确然分野。在估价全知全能主义和半知半能主义之间,由于希特勒秉承其历史上类似巴巴罗萨主义的成功论和爱国贼论,用其专制传统,毁灭了其自由传统。1933年以后的希特勒崛起和德国崛起,更加凸现了德国模式在经济上的成功。于是,德国专制主义坐大,俾斯麦独裁风度,削弱了俾斯麦民主风度。一切,呈倒悬颠覆之势。这个颠倒的颠倒,只能由盟军和英美的自由主义力量加以匡复,而无其他政治力量可行,可比!说,如果台尔曼听信了托洛茨基的教诲,德国革命有救,德国人民有救的说法,无异是说,既然连西方主流价值之载体都看不清楚希特勒的面目,而台尔曼和托洛茨基,却看得清楚,这实在匪夷所思。

   其三,如果由于历史细节产生变动,德国共产党和社民党连裆竖起,将纳粹化为齑粉,试问,这个德国新共党国家,将会产生世界一种什么样子的示范呢?他不会搞个人独裁吗?他不会因为所谓受到西方敌人包围而搞肃清运动吗?他不会一如既往,并不由无产阶级本身,而由列宁等独裁者和精英们执行所谓领袖专政吗?甚至,这个托洛茨基不会因为他是一党坐大之党魁,却能开明如初,实行自由民主结合社会主义,并且实行所谓私产、市场吗?换言之,如果斯大林和毛是共产党的符号A,那么,托洛茨基或者台尔曼,就是本质有别之的B

   AND C吗?党,一党,独裁,极权,会应为老托(或者老陈,老张,老赵,老胡)而更变于其后吗?一个民主+共产党的时代,就会产生吗?所以,在区分共产党本身和所谓开明真确之领袖之间,难道可以泾渭分明,互不干预吗?我们说,这其实就是所谓党内改革派的局限和误区。党之存在,是独裁者产生的土壤。把所有政客首先确定为"恶棍"——这就是最为简单的自由主义民主宪政的前提——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取消这种制衡原则的大清官制度和正确之托陈派制度。

   四,历史没有如果。台尔曼之所以失败和斯大林、毛泽东失败或者必然失败,是一回事!因为,他们采纳的马克思主义,游民流氓主义和屠杀正确,镇压合法主义等等,势必会被普世价值的制衡主义,自由主义约制乃至取缔。所谓世界潮流之谓,不是考证托洛茨基如何正确,季米特洛夫如何错误,而是考证顺之者如何正确和明智,逆之者如何回天无数和失败必然。让托洛茨基战胜斯大林,这个命题本身就是错误的。极权主义之选择是逆向思维。你纠正到常识思维,就不是它了!所谓,在这个层面上,托洛茨基无法战胜斯大林——刘少奇无法战胜毛泽东——而吉拉斯无法战胜铁托。这也是一种规律。所以,现在大叫如果刘少奇甚至吉拉斯统治得道,就会如何、如之何的说法,无异于天地倒悬,人际错乱!《炎黄春秋》做过很多这样的文字,来哄骗世人。如,他们推出的赵氏主义,用来对抗所谓党内保守派——这个主张,在批判六四镇压上,值得一笔——但是,说赵氏如果取代邓,照样赵氏统治,就会是好党,好政府,就是岂有此理之谈了!道理,如上。所以,如果赵氏取缔了党,那就另当别论。

   

   二,关于清华附中红卫兵问题

   

   清华附中红卫兵初创,成立,势微,退出,是一个关系文革课题的重要内容。炎黄有此一刊,从头到尾,记述了这个过程。但是,和所有内地文字一样,其朦胧叙述和观念模糊之处比比皆是。在当下青年人看来,等于没看。何以如此,就是因为这些作者被严重洗脑,乃至知之其一,不知其二——或者,是知道也不敢说!

   如,(一),何以在共产党执政时期可以有造反有理?!

   文字开张,就说校改,教改。于是,有两种政治势力产生。到文革初期,就是红卫兵和工作组,也是两种势头,势力和观点。红卫兵何以受到毛主席支持?文字不能展开;刘邓何以气势汹汹,要"新反右"?镇压无辜的教师和学生?文字回避之。既然如此,你要谈红卫兵成立和作用,难道可以说清楚,讲明白?不能。

   这里的毛主义思维,就是要鹞子翻身,打倒把他边缘化的刘日头,天不能二日。所以,刘当了日头,毛就无存身处——就像刚刚说过,斯大林和托洛茨基没有上下自如的民主舞台,只能你死我活。所以,无论毛还是刘邓陈,都是你死我活(或者如陈云可以半活!)至于说,毛对,还是刘对?就又是一个非主流判断了。毛对论,就是文革论——刘对论,就是三十年改革,变政权为一个私家、私党经营公司,太子党和新贵,成为党阀大员。所以,从毛刘区隔论看,没有什么区隔——就是一个打天下,一个坐天下。

   但是,文革初起,这两派各用极其,各打出手,遂变北京乃至全国为屠场。清华附中不能幸免!卞仲耘校长,就是在毛、刘较逐中死去的牺牲。

   (二),红卫兵崛起是毛派御用工具

   所以,从北京当时的政治气氛判断,红卫兵崛起和所有所谓"新生事务"崛起一样,都是党操控玩偶的政治伎俩。毛要发现所谓民间力量,是因为他长期暗示的结果——从65年演出东方红和让林彪出台毛语录等,含样板戏,都是一种挺毛暗示。刘邓陈,则同样鼓吹自己的暗示。如,要实行教改,正如中宣部训练一种景山学校的教制,清华附中的教制。等等。于是,毛利用红卫兵号召造反,当然就是他流氓政治的一种表现——这个表现,从他玩弄高岗事件开始,到运用知识分子,民主党派,实行大鸣大放,一贯如此。所以,是毛发现红卫兵,还是红卫兵发现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毛张罗了一个造反的场域与氛围。致使红卫兵可以发现毛,毛也可以发现红卫兵。他在人民日报上悄然刊载"造反有理"说,就是在放线钓鱼。鱼群上钩,就是刊登三论造反——这叫作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手心。说红卫兵纯属自发组织,则纯属胡言!

   (三),红卫兵起来干什么?

   红卫兵起来,就是要破坏所谓党政秩序。就像周恩来1966年8月初跑到清华为蒯大富平反说的话,就是要实行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就是把刘少奇当做国民党打倒——毛说,要炮打司令部!这样,他们就把当年用来反对国民党蒋介石的武器,用在刘少奇头上。这是一种典型的流氓主义。他们说,蒋介石是最坏,因为一党专政——他们自己呢?现在,他们老调重谈,又要"反对国民党"了!红卫兵起来做甚?就是破坏这个"国民党"天下的秩序。所以,蒯大富等人以为文革民主来临,大有忘乎所以之感。毛也在天安门上煽风点火,要武!要乱!要杀人!这就是红卫兵受到毛林周支持的主因。

   (四),中央文革的司礼监作用

   

   但是,破坏秩序,号召造反,号召巴黎公社精神=无政府主义,干什么?就是把中央文革上升到"司礼监"的高度,实行他的家政宦道——然后,废黜政治局和政府,让红卫兵等同于政府组织。再是,他逐渐把矛头指向他的政敌刘邓。而初创红卫兵中人多是干部子弟。他们认为他们是主人,是八旗,是皇族国戚。所以,嚷出造反,也是一种特权喊声,不是平民敢喊,想喊的。这样,毛在66年底公开在王府井贴出打倒刘少奇大字报之前,就把帮助他杀人,搞乱天下的贵族红卫兵,刘系红卫兵,逐步淘汰。在这个国家意志驱使下,大学生红卫兵,成为打刘主力,就是所谓蒯,韩(爱晶),王(大宾),谭(后兰)等组织的打刘队伍,席卷了北京和中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