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自立博客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达成共识与保留异见
·解构圣经的文本
·潘司令逝世有感
·敲打改革的人
·敲打改革的人
·也谈“红太阳”问题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哈耶克悖论
·评民主与宪政对峙论
·实践检验真理是有缺陷的经验判断
·林彪事件的极权主义结构
·zt谈马勒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胡绩伟“人民性”问题
·Elly Ney演奏贝多芬析
·帝国小论
·斯托雷平改革的积极意义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俄罗斯政党政治的缺陷
·如何定义平庸的恶?
·也说周恩来
·反思曼德拉
·大宪章发生论及其他
·从极权过渡到专制之梦想
·关于“道歉”戏码
·北京(三首)
·毛国际地位形成之荒谬
·红外围思想考
·王晶尭追索卞案
·王晶垚 关于宋彬彬刘进虚伪道歉的声明
·王晶垚痛斥伪善道歉声明
·王晶垚声明的历史意义
·zt声援93岁的王晶垚!
·解联合政府梦!
·挺妓转型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刘自立

   

   联合国六十年前发表人权宣言,其价值也许是永恒的;可笑的是,世界上的语言,有一个词叫做悖论——paradox——这个具备,充分具备此论含义的联合国,其体现的、就是他的所谓国际关系学,国家主权学压倒人权、自由与民主的反人权悖论。就此,美国人业已退出这个人权组织,只是作为观察员继续参与其中。["由于美国在去年(07年)酝酿人权理事会取代人权委员会时就持有异议,继而放弃参选人权理事会成员国,它在人权理事会仅有'观察员'地位。"(见新华社稿)]

   

   那么,是不是美国人反对这个组织的人权宣言呢?不是;那么,其退出该组织的理由是什么?显然是,联合国的组织形式在美国看来,恰好违背人权宣言,由违背者的国家为其载体,对人权内涵尽数背叛,而已。

   

   中国官方对于美国的批判是这样的——

   "美国对决议草案不满意主要因为两点。一是人权理事会成员不是由美国希望的成员国2/3多数选出,而是只要简单多数就可以当选。美国要求2/3多数,是想把一些它认为违反人权的国家,如苏丹、缅甸、古巴等排除在外,而简单多数这些国家仍有可能选上。二是虽然理事会的成员国由53个减少到47个,但还是按照地域分配原则,亚洲和非洲的席位最多,各13个,发展中国家仍占多数,这些国家与美国的人权理念差别很大,经常与美国发生人权争论,这样,美国将来在人权理事会的日子就不会好过。"(《环球时报》)

   

   这种态度包涵了什么样子的信息呢?一是,苏丹等侵害人权国家成为人权组织的成员,不啻是在嘲弄和讽刺这个产生人权宣言的组织,一如纳粹成为自由、毛成为民主代表的国家载体。二,美国坚持这个原则是对的,可是他却没有谴责中国成员的合法性。三,美国对待中国的态度本身,成为另一种人权嘲弄的戏谑曲!

   

   这个势头不自今日始!作为中国人,深受文革迫害的我们这一代人,就深刻领会了美国人抛弃台湾,把中国纳入联合国的整个过程——这个过程,是从美国的让步,其实就是在人权问题上妄共从势,继而产生中美建交开始,继之完成了中国改革国际背景合法化之全过程——于是,台湾民主,中国/共崛起。今天,和中共建交的卡特絮絮不休,说出一种关乎此议题的奇谈怪论:他说,"如果你向大多数美国人问这个问题,他们会立即回答没有,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我更倾向于观察一下中国在历史长河中这短短的三十年里取得了什么成果,而不是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去做。"(法广网)按照他的逻辑,异议者和民主派的人权努力逻辑,就被他的中国进步论,几乎尽数淘汰了!

   

   于是,美国人和联合国在诉诸中国人权的时候,坚守了一种"进步论"和"好政府论"的原则。这个原则,无法和人权宣言做任何比对。人权宣言的绝对主义原则,成为人们回避之的边缘话题。至于中国的所谓"进步"(一个网友说,几十年来,他们只是进步了一英寸!),是不是可以取消若干人权宣言的原则条款,成为条款之反呢?人们只能报以嘲笑!换言之,无论是联合国也好,美国也好,究竟如何确认中共的人权涂炭,让这个政权"始终"处于"和平演进","循序进步"和"相信未来"——这样一些主人赐给奴隶之最后的礼物之现状呢?美国人中,究竟那种潮流可以主宰人权宣言的主流精神,而不是将其下放到国家关系原则,外交关系原则为主的,实际上是主权打倒人权的国际关系理论呢?起码,在70年代,尼克松向周伸出他的、据说要改变世界之手的时候,美国舆论一边倒地肯定了中美建交的序曲。请问,这个时候,美国人和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精神是不是作废了呢?他们枉顾文革灾难,饥荒灾难的外交之旅,究竟是要宣传人权,还是要开辟市场,甚至转移尼克松丑闻的美国舆论之视线呢?

   

   当乔冠华笑而忘形地出现在联合国会议上,其照片遍布世界的时候,中国极权主义政权跻身联合国,是不是一山崛起,万籁无言了呢?中国自49年来的死难者,究竟要祈祷于联合国,还是祈祷于人权宣言呢?在此衣冠楚楚,小丑云集之地,其言行之不一,究竟要拖延到什么时候改观呢?一方面,是其人权宣言言之凿凿,一方面,是苏丹,缅甸和中国把持人权组织,实行他们的非人权原则:这个景观,是不是典型的联合国景观呢?所谓民主多数论在此上演的变形记,是不是民主之真谛呢?独裁政府枉顾国家民意,进入这个组织,形成所谓多数国家之意志——这个多数,将少数无法枉顾民意、在其国家代表多数民意的政府,加以伪民主表决而否定。这个多数少数究竟是怎样一种游戏呢?这个联合国"多数",是世界上嘲弄民主程序的"最可恶多数"!究其原因,十分简单。就是联合国化解或者解构了实行真正民主多数的普世规则,让非民意代表,独裁代表,代表那些他们无法代表的人民和政权——这就是联合国人权宣言永远违背联合国游戏规则之所在。

   

   换言之,联合国可以是人权宣言的创造者,也可以是践踏这个宣言的自杀者。事情难道不是这样合乎逻辑、抑或反对逻辑地进行着吗?

   

   就如我们讨论民主和自由,自由和自由主义政治载体的时候所说,没有任何实际载体承载的宣言,是一种新兴乌托邦主义,他可以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联合国,是不是这样一种载体?我们说,起码,在他承认中共政权这一件事情上,使其人权宣言全部作废!(我们当然并不否认,其作为各国纳税人代表执行的一些有限援助和维和,但是,这对于他们襄助独裁主义而言,不过小巫见大巫。)

   

   我们中国人尤其感同身受的是,联合国从50年出兵朝鲜以来,其价值倾向,变得越来越朦胧;美国价值,在估价联合国的时候,也非常具有诗意和paradox——他们打着民主的旗号,推翻了萨达姆,却完全可以跑到六四以后的北京,握手言欢!这种所谓"帝国主义两派"的做法,实在抹黑了人权宣言的宗旨,使之看起来,只是成为一种逢年纪念的廉价新闻纸!新闻过后,该做买卖的还做买卖;该屠杀苏丹缅甸古巴人的,照旧屠杀;该说北京是世界天堂的资本家,中外混蛋,还是享受这里最为廉价的好生活;该被压迫,被镇压,被拆迁抢地夺屋之弱势群体,还是号号大哭,一筹莫展!联合国的小丑们,还是在那里清谈不彻,昼夜为欢!

   

   呜呼,联合国,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