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杨恒均之[百日谈]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12月10日到20日,北京,流水账如下:
   
   
   
   12月10到达北京城,前三天不停换旅店,一个比一个差,不过,第三天竟然住进了青年旅店,条件不好,却是我第一次住进类似旅舍,收获了很多,也许对今后写小说有用处。最后搬到阜成门附近,离地铁站比较近,总算掌握了方向。

   
   
   

12月11、12、13日,“传知行”座谈会

   
   
   
   12月11日晚,到使馆区见一位外国报社驻北京的记者,小伙子不错,老婆正准备生第三个孩子,而且就在这几天要生了,祝贺他,不过中国没有美国那个国籍法,否则,他老婆生出来的就是高鼻子蓝眼睛的“中国人”。
   
   
   
   13日下午前往“传知行”参加一个座谈会。听说两个星期前,“刘x小波”同志受邀前往参加这个座谈会,演讲的题目是“悲剧文学”,结果,被围追堵截,无法成行,那场座谈会被迫取消了。在我前往广州前,大军兄发信息问我主讲的题目,我不假思索地回复:民主是个啥东西。后来又发信息补充一句:——一个博客写作者眼中的民主。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我到会场后才发现这个“座谈会”是演讲的形式,而且一个小讲堂里人满为患,走廊也站着人,我得先一个人讲一个半小时,还要回答问题一个多小时。全部结束后,舌干口燥。留下来的一些朋友一起聚餐,将近20人,很便宜,大家AA制,说按照他们的老规矩,只有我不用出。我想,这次是历史上第一次将近20人每人出一份钱请我吃饭,感动。更高兴的是认识了很多朋友,包括一些大名鼎鼎的和令我敬仰的。他们的名字有些家喻户晓,说出来吓你一跳,不过,我记不起来了。哈哈,开个玩笑。
   
   
   
   离开时,才发现这次演讲很顺利,没有人捣蛋。结论:在北京不能讲“悲剧文学”,要讲,就讲民主!
   
   
   

12月14日,星期日,“阿汤哥”聚餐

   
   
   
   前往以养生汤锅为主的“阿汤哥”(地点:北京西直门外大街动物园往西300米九头鹰西侧院内,电话:68357980)和博联社一帮博友聚餐。博联社是一个博客网站,推崇博客实名制,网友经常聚餐,我能够和一个博客网站的这么多博友一起会餐,实在很让人兴奋。当场决定也在博联社开了博客,欢迎大家光临博联社开博客,如果你在北京,记得到“阿汤哥”喝汤的时候言语一声,我也来。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阿汤哥博联社网友聚会)
   
   很高兴认识了新朋友,如博联社老板马晓霖、韩秋月老师、章文兄、于向真大姐、画家徐唯辛、阿汤哥老板梁捷麟和女老板、CCTV陈耀文老师、能文能武的刘元林、个头不大但却很威猛的易道禅兄等等。
   
   
   
   博联社庙小神通大,很多开博客的都是学有所成的社会精英,他们不但在网络上交流,而且还常常聚会——结论:虚拟空间和现实社会的界限并不是无法逾越的!
   
   
   

12月15、16日,中餐与西餐

   
   
   
   15日中午,与两位比较敏感的体制内朋友餐叙,自然少不了对当今最新热点的辩论,讲到最后,发现只有深深的无奈,我是一个以理服人,动不动扯到价值观和人类追求的目标的。可是,对于他们,有一个最有力的东西,利益。家同鸭讲,还是不讲了。
   
   
   
   晚餐,搜狐黄继新兄请客,北京经济学家夏业良教授和我的老朋友许志永博士一起,关于对体制内特别是高层的“期望”问题,和夏教授有争论。稍后和许兄谈起一系列问题,深有同感。
   
   
   
   16日中午,前往刘晓原律师事务所,他刚刚下火车,中午请我在律师楼下面的餐厅吃饭。这个大律师写博客写疯了,案子基本不接,开了十几个博客,关注热点,关注民生,以法律为武器,一天有时能搞出好几篇博客,哈哈,哥们,你再搞下去,就算他们不把你送进精神病院,你靠什么维持生活开支?
   
   
   
   下午开车前往位于机场附近的艺术村艾未未老师的家(兼工作室)。真不错,见识了什么叫艺术。我们从下午谈到晚上,艾未未很健谈,谈起他为什么开博客以及怎么就突然以博客为平台骂得一伙人狗血喷头,淋漓尽致。
   
   
   
   晚上,在纽约呆了12年的艾未未竟然请我们吃西餐,嘿嘿,我倒是很习惯,但刘晓原律师显然把意大利面当湖北热干面了,不过,他肯定没有注意味道。艾未未和我都一直认为,和刘晓原律师一起,不担心有人窃听,原因很简单:说话像放鞭炮一样的刘晓原律师的噼里啪啦声,绝对可以把任何窃听者都烦到死。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艾未未、杨恒均)
   
   结论:律师可以写博客,艺术家可以写博客,无业游民杨恒均也可以写博客。
   
   
   

12月17日,星期三,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中午和一位华盛顿来的老朋友餐叙,两人都有八九年没有见面了,可是由于始终保持着联系,结果“一见如故”。谈起往事,很开心,但他也提醒我,我对国际关系方面的关注太少了,而这些不但中国读者最需要,也是我的专业和长项。我们相约在华盛顿做一些事,特别是畅谈一下国际关系和中美关系。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下午“大雪封山”哥们邀请参观凤凰网总部。凤凰总部占据一栋现代化大楼的15、16两层,员工四百多人,济济一堂,一眼望去,个个都是俊男美女。凤凰新媒体副总裁邹明对公司发展充满信心。凤凰网业务蒸蒸日上,势头真是很猛。受邹明所邀,接受了一个小采访,破了我的戒。本来以为一个小时的采访会很容易对付过去,可是——厉害的宫铃和刘丹一上来第一个问题就把我惊出了一身冷汗:你为什么显得有些神秘,你谈谈你过去的工作……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凤凰网请客,济济一堂,郭长虹、十年砍柴、老虎庙、吴德强、央视的哥们等高谈阔论……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结论: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12月18日,北京网友聚会

   
   
   
   这次安排很紧张,出现了一顿饭赶两到三场,一些老熟人还是无法安排喝茶聊天,非常抱歉,可是,不管怎么忙,有些朋友是一定要见的,那就是网友。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网友杨哲、张倩、高阳、邱巍、张羽明、赵枫生等)
   
   但是很抱歉,由于各种原因,只能选一些常常联系的网友见面,这些网友虽然都是第一次见面,可是由于长期保持联系,都像老朋友一样。
   
   
   
   结论:网络改变了交友方式,你在现实世界里第一次见面的很可能是“老朋友”。
   
   
   

12月19日 从博客中国到陈行之老师

   
   
   
   19日是离开北京的前一天,也是日程最满地一天,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上午在酒店碰破了头,流了很多血,到了医院,打了一针,抱回一包药,但最郁闷的是四天不能洗头,而且要靠戴帽子遮住纱布。中午前往中关村和博客中国的总编辑曹轶宁和老友王德伟等三位聚餐。
   
   
   
   晚上前往西四,陈行之老师请客。陈行之老师的小说有口皆碑,奇怪的是却很少看到宣传。而且,我竟然在南方主要书店买不到他的书,而我所有看过他小说的朋友都交口称赞。对于国内的小说,我还从来没有从朋友口中听到过这么异口同声的称赞,有的说有深度,有的说好看,有的说让人回忆起那些日子,以及想到现在和未来的日子。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从左到右:杨恒均、陈行之、吴思)
   
   我得到了两本签名的书,这次到美国的飞机上,应该不会寂寞了。如果你也找来看一下,我们到时一起分享一下。两本小说的名字是《当青春成为往事》,《危险的移动》。
   
   
   
   杨恒均 2008-12-19 北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