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自立博客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反对派和后来发展出来的苏维埃派争执不休。在实践真理论之意义上,中国人最后实行了苏

   维埃派的“正确”答案。

   

    显然,几派的人物似乎都秉承自己的文化根据,发出论辨的声音——也要归功于那时的

   相对言论自由——那时外国人办的报纸,莫礼逊办的《察世俗每月统计传》,林乐知办的

   《万国公报》,李提摩太办的同名《万国公报》,《时务报》,美查办的《申报》,都是中

   国自朝廷小报《邸报》以来的大报,影响颇巨。乃至大公报等,以载此辩论为己之要务。但

   是细察之下,人们发现,最后一派,其实没有文化根据,祇有无文化根据——这个无文化根

   据,后来就发展成为马克思主义革命论或言毛派革命论;也就是王国维,陈寅恪深恶痛绝的

   “痞子运动”。可惜国人向来有负筛选的嗜好,他们最终响应了痞子运动这个号召:民粹主

   义革命+极权主义政治。其间几派的政治逻辑关系如次:如果秉承英国式保守主义革命,实

   行王国维,辜鸿铭乃至钱穆先生的主张,前此严,郭等人提出之改革“缓进说”和文化保守

   主义说将会发生作用;如果按照康、梁的观念,他们至少不会毁灭汉室文化,实行中体西法;

   甚至按照孙文批判马克思的早期说法,中国人朝向普世价值的走向,也不会被全然取缔;祇

   有在中国人学习了五四精神的歪曲产品,陈独秀加上共产党以后,中国文化的逻辑就变为反

   文化逻辑论了!接下来的诘难是,中国之革命,之改革,是不是祇有剿灭文化,实行苏维埃

   主义和纳粹主义才是前途?虽然历史是这样写成的——我们的痛苦的回答仍旧是“不!”

   

    戊戌变法是一个考虑到一切方面的改革。其发生论的定位,迄今为止大大超过邓式改革。

   说戊戌变法就是邓改革之前朝摹本,实在是大谬不然!原因是那场改革涉及的讨论关乎中国

   文化的命运;而78年改革则完全没有这样的文化信息存在。所以实践论和真理论还有一个错

   误,就是以胜败论真理(毛的《实践论》就是这等胜利者论的范本),但是,失败也许提供

   给人们更加高尚的深刻启示。

   

    1,我们看到,在实行强人改革方面,清朝遇到了第一个难题。慈禧新政和汉臣作用之,

   就是一个两难的课题,为此清政府呈现了两难的局面:强人尚在,能人不可用之,不能统揽

   全局;等到强人(慈禧)死掉,弱人改革不成,改革就让位给革命了。其间的提示是,改革

   祇能在强人操控制下实行。且无论其正负之面向。现在的弱人政治也规定改革必死。所以,

   皇统之下,改革有望乎?成为又一个“历史上的如果”。

   

    李鸿章到德国叩见俾斯麦,他们谈到这类课题。我们感谢钱穆教授录此明言:“……

   (李)叩之曰,‘为大臣者预为国家有所尽力,而廷臣群掣其肘,预行其中,其道何由?’

   俾斯麦告以,‘首在得君,得君既专,何事不可为?’李曰,‘苟其君惑于众口,居枢要,

   侍近习者,假威福以挟持大局,则如之何?’俾氏良久曰,‘大臣以至诚忧国,度未有不能

   格君心者。惟与妇人女子共事,则无如何矣。’李默认。此可见当时李鸿章之苦闷也。‘”

   (钱穆《国史大纲》 下同)

   

    我们说,李、俾斯麦要想横通中西文化和政治,很难,难于上青天。因为俾斯麦玩弄的

   德国政治,德国统一,是在半民主,半宪政,存在议会,反对党和君权限制论的情形之下。

   他可以作用于皇,民,反对党和议员,纵横捭阖,致使成功。但是,他不知道当时中国还没

   有帝国宪法,也无反对党,也无议会(实质宪政);他更加不知道,中国君、相制衡已败

   (宋朝废相已始);他尤其不知道所谓满汉龃龉,曾、胡、李、左,不可为中央大员言之朝

   弊,统揽全局。故此,由最高层次主导改革,在李鸿章那里就败下阵来,何言他人!

   

    但是,李、俾斯麦对话,成为一个改革可行性范本,东西文化参照系之范本;何以邓没

   有这样的对手呢?

   

    美国人都说,中国价值论是可以成就中国“责任”之国的原则。对话,何以复存!

   

    2,变法是不是应急之变,救亡图存,那时有争议。郭嵩焘以为,“西人以通商为义,

   本无仇害中国之心”。所以,以西为敌错误了。这要看如何定义西方。通商,是不是敌害,

   两难矣!古时,中国被枪炮打开大门,难道不是贻害?又,商务公平性原则如何估价,难道

   是侵害范畴以外之说?现在这种东西不是还在继续吗?他们和未来“责任”大国之间的勾结

   和经贸,不是和清朝统一之老佛爷市场如出一辙吗?祇是封建锁国又是另一积弊,这一点不

   可否认。也许,祇有像日本民主改革以后,经贸问题才会以人权经济的方式一揽子解决(正

   像我们前此论述土地问题一样;不存在跳脱政治解决框架的任何经济问题单行道和单面人。)

   

    3,其实,问题出在当时改革异见对内政的分析上。严以为,“时严复召对称旨,退草

   万言书,略谓,‘中国积弱,由于内治者十之七,由于外患者十之三。而天下汹汹,若专以

   外患为急,此所谓目论也。今日各国之势,与古之战国异。古之战国务兼并,今之各国议平

   权。’”所以他认为,培育中国民众之智勇之力,是竞争于西方之长久之计,而非仅仅救亡

   可以成之。那么,启用哪些智,哪些勇,方可得计呢?就是所谓“行之有本,积之有基”,

   不可枝节而为,舍本求末——而“本”在何方呢?就在中国文化之传统中和西化、“化西”

   之中。而按照日本经验,本,在传统之中——西化,可以成为“化西”。中国有没有化西之

   力、之据、之可能呢?钱穆对于实行西化之民主颇有微词,另一面又鼓吹三民主义。他憎恶

   “党治”,认为“误以为分党相争为政治上最高景象”不对,但是党不能取之于民,就“乞

   援于军人”,遂有割据,封建,革命和军阀联手;孙文钱受列强不成,转而苏联……。其时

   则有‘党棍’、‘党痞’、‘吃党饭’诸名称。“”造党“”毁党“甚昌。都是他不想实行

   传统以外之西化和化西的地方。也就是中国如何引进西方文化的课题——是引进民主文化,

   还是党棍文化,抑或党棍加民主文化。钱穆先生是最先恐惧提到”文化革命“的人,无非是

   对于打到孔家店颇有不满。

   

   

   四,传统与革命

   

   

    于是,改革者提出的“行之有本”,就是提醒我们厘清传统和革新的关系问题。不可因

   为革新就实行文化虚无主义和痞子运动;同时也不可以倡导一切回到昨天,拒绝今天和明天,

   拒绝改革。所以,认清邓式改革和毛氏革命之舍本逐末,数典忘祖,成为观察改革文化的要

   义。我们说,正是因为共产党革命和改革汲取了中国和西方的末流价值论,就是吴宓先生所

   谓法家加马克思,所以殃及普世价值,祸害中国民生。当然要归回正道,恢复传统,走上和

   西方主流价值吻合之路。

   

    我们不厌其冗,文钞钱穆先生语录,以醒众人——“茫茫员舆,芸芸众生,我不知其已

   历几何世矣!……有搏成一民族,创建一国家,而俯仰已成陈迹,徒供后世史家为钩稽凭吊

   之资者则何舆?曰,惟见其‘文化’。”

   

    “有告知者曰,‘中国自秦以来两千年,皆专制黑暗之历史也。’则彼顾己为共和之政

   体下之自由民矣,无怪其掉头而不肯顾。或告知曰,‘中国自秦以来二千年,皆孔子,老子

   中古时期思想支配下之历史也。’则彼固已呼吸二十世纪新空气之先囿,”鄙薄孔、老;曰,

   “我中国自秦以来二千年,皆封建社会之历史耳,虽至今犹然,一切病痛尽在此矣。‘”,

   若此辈胜出,“我国史将束高阁、覆酱瓿 ,而我国人仍将为无国史智识之民也。”

   

    “然中国社会,自秦以下,其进步何在?曰:亦在于经济地域之逐次扩大,文化传播之

   逐次普及,与夫政治机会之逐次平等而已。其进程之迟速不论,而其朝此方向演进,则明白

   无可疑者。”

   

    而中国社会之衰落自中唐以来为开始。社会与政府疏离,王室与政府专权:“贫无赈,

   弱无保,”“民间每苦于不能自振奋”;科举忘义命,图富贵。“宋儒讲学,即针对此病态

   而发,”却“不能自救”,招致蒙古人入主,“一切政治,为急剧之退转,益于后世中国以

   莫大之创伤。明祖崛起草泽,惩元政废弛,罢宰相,尊君权,不知善为医疗,转而益其病。

   清人入关,盗憎主人,拑束猜防,无所不用极其,乃袭明制而加厉。固中国政制之废相,统

   ‘政府’于‘王室’之下,真不免独夫专制之黑暗所笼罩者,其事乃起于明而完于清,则相

   沿已有六百年之久。”

   

    他说,明儒尚气节,而清儒趋利禄——自是“怵于焚坑之酷”耳!

   

    以上是钱先生明确表述的他的中国文化观和中国历史观。

   

    中国之所以有国,是因为有文化;败坏文化,国将不国;其前途就是回到文化之基。

   

    中国自明清以来,废弛纲纪,剪除权限,取消治衡,排除清廉,回归暴力,鼎尚贪墨,

   诸如此类,都是历史转折而亡的教训;为秉笔直书,为经纬之论,为痛切之析。他的观点,

   就是中国文化论代代退步论的写照。故此,建设文化之基,固持国家之本,必然要继承良性

   国制,治理恶性循环,且应该超越其说,从中国经验转向普世经验,与之结合。这个结合,

   就是把君、相分权,相权三分,变为君民分权和民府监督,等等。而非仅仅诟病民主,大讲

   中国特色——值得指出的是,钱先生一辈尊重文化,记述历史,继往开来,有对西方文化的

   批评权;于是在这个角度上观察文化和历史,成为正当改革的前提。反之一切免谈。在此逻

   辑中,钱穆先生乃至郭先生,严先生,都是文化保守主义者。他们对革命甚至改革保有的忧

   心忡忡之状态,起因于辛亥以来的半文化虚无主义——它直接导致共产革命,从而使中国失

   却文化真传。所谓民、清、明以来,专制积弊凸现,唯独不见开明(专制)之趋势,加剧了

   暴力涂炭文化的革命过程——而十几年以后的改革开放,则在文化道德戕害上变本加厉,越

   发险恶;前书苏维埃、列宁主义加上美国文化的庸俗和腐败,事情就变得更加匪夷所思。

   

    于是,凸显中国政治文化的良性流转,更为必要——也就是注重钱先生所谓600年以前

   的一些历史良制,给出的启示。

   

    一为王室与政府逐步分离,民众与政府逐步分离——(李)斯为布衣,公孙弘亦为布衣

   之相。汉以来之相权和帝权分立,是钱先生瞩目之大要点;次为“士人”政府——也就是后

   来马克斯。韦伯所谓宠信阶层和官僚阶层的分权治衡原则——成为宋废相以前,中国独特的

   政治三权鼎立局面(含唐朝之相权之再三分:发令,封驳和实行权。这是贞观之至——不是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