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杨恒均之[百日谈]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一位“级别”和深圳市长一样高的猥亵嫌疑犯

   
   深圳一位涉嫌猥亵女童的58岁官员在遭到家长质疑的时候,叫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句:我是交通部派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

   
   这个官员是否猥亵女童需要公安调查,但掐脖子的事好像是干过了,而且还当着好多人都面说出了这句话。后来有比他“级别”更高的官员出来道歉,说是这位深圳海事局的喝高了。这话我相信,因为对这种长期受到教育的官员,只有喝醉了的时候,才会说出真心话,否则,他们满嘴谎言,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这位官员酒后吐真言,让中国民众再次受到了刻骨铭心的教育。说实话,如果他不是在猥亵一个女童后,说出来这样一句关于自己“级别”的话,我们有理由有办法有能力愤怒吗?例如当他用这样的话压制民众,用这样的话耀武扬威,用这样的话以权谋私、营私舞弊的时候,中国的民众有几个有渠道、有办法、有能力、有胆量对抗一个——和你们市长一样级别的官员?
   
   中国社会日益呈现官民分化和官民对立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虽然这是中国几千年的宿命,但不要忘记了,人类社会进入到21世纪了,我们周围的世界已经突飞猛进,中国也不能走回头路了。可是在一些官员心目中,不但官员高人一等,而且官大一级压死人。在一个深圳市,他喊出了“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就可以压住平民百姓了,这次之所以没有压住,弄得满城风雨,恰恰在于“酒后吐真言”。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他不说这句话,如果不是有很多不屈不饶的目击证人,如果他只是暗暗用自己那“和市长一样的级别”来对付普通百姓,会是什么结果?
   
   如果你是生活在我们这块神奇土地上的民众,如果不是生活在某个利益集团的象牙塔里,你的经验绝对会让你对这样“级别”的官员的能力深信不疑。别说级别都和“市长一样高了”,就算一个小镇长、处长、科长、股长,也绝对可以摆平民众的。
   
   写到这里,感到有些悲哀,禁不住想问一句,在这些官员眼里,中国民众到底是什么级别?
   
   无论从我们的宪法还是每年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种文件,中国民众的在他们口中都是“级别”最高的,他们就是为民众服务的,他们是民众的“公仆”,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代表民众的,最后干脆直接说,他们就代表民众的利益!
   
   那么,谁能够告诉我中国民众是什么级别?
   

你知道我是什么级别吗?

   
   问过这个问题后,我写小说的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幕场景:一位道德败坏的官员突然对我吼道,我是和你们市长一样级别的,你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算个屁呀!
   
   我听后反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级别吗?那家伙听后一愣,他还没有回过神来,我就很冷酷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枪,瞄准他那颗腐败的心脏,在扣动扳机前,很酷地说,我的级别吗?在我们的国名中,我排在“共和国”三个字的前面,我的“级别”比共和国最高领导人还高。现在,我代表人民,判处你的死刑!
   
   “啪啪”,哈哈,过瘾,过瘾!——不过,太残酷了,而且,落于俗套,或者说是我没有逃脱当时被洗脑被灌输的那些鲜活的画面。要知道,以前我们看到说出“我代表人民——”这句话的人几乎都不是人民,而被他们代表人民判处了死刑的反而才是真正的民众。
   
   那么,我们这些普通的民众在面对那些一层一层“级别”的官员们时,有什么办法呢?难道真要等着他们来一个一个“收拾”我们?要知道,部长下面有局长,局长下面有处长,处长下面还有科长和科员,最后才轮到平头百姓……
   
   最近有一则新闻让我激动万分夜不能寐。这是一则假记者领取红包的新闻。话说某地发生矿难,一些消息灵通人士奔走相告,结果一些记者和更多的社会闲杂人员蜂拥而至,个个自称记者,来采访报道死伤人数。当地官员为了掩盖事实真相,不让消息外露,给那些真假记者共480人发了20万元(人民的币)的红包,作为封口费,点头哈腰送走了真假记者,皆大欢喜。据报道,真记者只有少数几个,绝大多数都是假的,事情曝光后,舆论哗然……
   
   哗然的舆论自然是辱骂一片,有的骂真记者缺乏职业道德,有点骂假记者缺乏人格,更多的骂当地政府官员既没有人格也没有官德。不过,我认为,骂声一片都不得要领 ,要是我说的话,我们应该欢呼雀跃,何止欢呼?在看到深圳海事局那个新闻后,重温真假记者发财记的新闻,我是老泪纵横、喜不自禁呀。
   
   各位,这条新闻不正说明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正在日新月异的进步、正在朝着光明的前途奋进?
   
   我想弱弱地问一声,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什么时候有官员害怕民众揭露真相而给他们封红包打发他们离开的?几千年历史上,民众敢揭露真相,即便不被打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哪里有红包?
   
   即便是今天,大家能够想到官员给你送红包吗?作为中国的普通民众——或者换一个说法:非官员的人民——除了你是在家务农或者属于城市“窝囊废”之外,我们哪一个没有给政府官员送过红包之类的??
   
   可是,这则新闻却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分明看到了官员放下架子,给记者,特别是假记者——这些非官员的人民——送红包,哇塞,你真没有看出社会的进步?乱骂一通干啥?
   
   我再弱弱地(最近学会的新词,连用几次)问一声,这些真假记者是什么“级别”呢?怎么让我们的地方官员如此害怕?如此礼贤下士?如此爱民如子到封红包?难道他们是北京派来的,难道“级别和你们的市长一样高”?要不然,我们真想不通呀,有级别的官员怎么会给没有级别的民众送红包?
   
   各位,绕够圈子了,我自己都嫌我啰七八嗦的。让我告诉你那些官员害怕什么。他们不是害怕民众的“级别”,他们害怕的是真相,害怕的是言论自由,害怕的是民众的监督和互联网相对自由的舆论和民意!
   
   有记者证的就叫记者?没有记者证的就不是记者?记者是揭露真相的,但有些拿记者证的只收红包,专门负责掩盖真相。而很多没有记者证的中国公民,却在生活中随时记录下真实,揭露真相。我没有记者证,我只是写博客的,我记录真实,我不掩盖真相,我是公民记者(容我稍后写文章介绍这个概念),我的“级别”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和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
   
   ……
   
   我脑海中出现这样一幕,一位挺牛逼的官员跳出来,喊道,我的级别……你算个屁呀。
   
   我大吼一声,说,你才算个屁,我的级别是——
   
   那官员大吃一惊,问道,你是什么级别?我不紧不慢地说,我是写博客的级别,专门揭露真相,写事实,你怕还是不怕?
   

大陆民众和台湾民众不在同一个“级别”

   
   看起来,民众是有“级别”的。在人类社会发展到21世纪的今天,“以人为本”已经成为普世价值。美国正在实行大选,我们看到,无论是共和党抑或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他们即将掌握的权力应该属于人类历史上“级别”最高的,但连他们自己心里都清楚,比他们“级别”更高的是民众——美国的普通民众。民众将用选票决定他们的“级别”,同样用“选票”评定他们的成绩,决定他们的去留和历史地位。
   
   在一个现代的文明国家里,从上到下都应该有一个共识:这个国家“级别”最高的是民众。
   
   在海外生活这么多年,我回想起来,几乎没有任何一次在文件和媒体新闻上看到过某个官员把自己的“级别”拿出来说事,更不用说拿用来威胁和欺压普通百姓。这些常识连大陆的朋友也了解 ,所以每次我回国遇到新的朋友,他们从来不问我在国外工作单位的“级别”。可是当他们知道我十年前在国内是公务员的时候,几乎都会在稍微熟识一点后悄悄问,你当时出国的时候是什么级别?哈哈,而我则非常喜欢回答这个问题,——不,其实是非常喜欢回答这个问题后观察提问者的表情。
   
   于是我的答案每一次都不同,例如我会说,普通干部吧,或者说,也就副科级,有时会说,一个小处长,还有几次干脆说,大概是正局级吧,离开副部级还差几天,哈哈——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我看到的是遗憾、惋惜、尊重甚至崇拜以及相见恨晚或者恨铁不成钢的七情六欲……都是“级别”惹得祸!
   
   对于长期生活在有“级别”的官员统治下的民众,他们对“级别”那夹杂着鄙视、崇拜和无奈的复杂感情我完全可以理解。如果有机会,我也想表白一下,自从自愿脱离了那个“级别”的羁绊后,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级别”值得我们去争取、用自己毕生的精力去提高。那就是普通老百姓的在这个国家的“级别”。
   
   正如三岁的小孩都知道的,在当今官场,要想提高“级别”是一定要付出的,例如副厅到正厅,正厅到副省,都需要一定量的固定打点费用和人际关系。同样的道理,民众的地位和“级别”的提高也不会是免费的午餐。
   
   然而,我真的很不想看到那种用冒充假记者的方法来提高我们面对官员时的“级别”。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我认为在现阶段,最好的就是言论自由,媒体开放,允许民众说话,让那些有“级别” 的官员真正接受民众的监督。这样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才能实现真正的和谐社会!
   
   说到这里,该澄清一下。因为我一直在使用“级别”这个词,我怕有人会误会我满脑子等级和级别观念。其实,级别还是很重要的,有了级别才有待遇。我想提高民众在国家的“级别”,也是有现实意义的。我举个例子,在说到级别的时候,最近又有一件新闻可以让我们这样理解,在中国,民众的级别是挺重要的。
   
   怎么说呢?我的意思是,中国人——普通的中国民众也是有“级别”的,“级别”不同,待遇迥异。
   
   我说的中国人是指大陆的中国人和台湾的中国人,我说的新闻是大陆海协会日前致函台湾,就毒奶粉事件给台湾造成的危害向台湾普通消费者和民众正式道歉,说对不起。
   
   这件事其实是我一直主张并写博文促成的,按说,我应该为海协会的“从善如流”而欣喜若狂、老泪纵横(今天感觉到老了,所以连用两次这个词),可是现在看这篇新闻,我却和看假记者新闻的感觉正好相反,我不由得悲痛欲绝。
   
   在毒奶粉事件中,台湾民众虽然受到了伤害,但比起大陆那么多民众,比起我们成千上万的苦命的孩子,他们那点伤害简直是微不足道的。可是,人家就得到了道歉,人家就有很有“级别”的海协会会长说声“对不起”……
   
   我又忍不住弱弱地问一声,你们什么时候对我们这些大陆的民众道歉,说一声对不起?
   
   难道大陆十几亿民众的“级别”还不能让那些比海协会“级别”高一点的人站出来说一声“对不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