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杨恒均之[百日谈]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重建中国人的核心价值之三》

   
   2008年9月24日,在从广州开往遵义的1291次列车上,发生了列车长和乘务员把一位疑似精神病患者的乘客捆绑起来加以控制,后来这位乘客在捆绑中死亡的悲剧。事件发生后,火车列车长和亲历现场的网友各有说法,网友意见也两极分化。在接受一电视台访谈节目采访时,我就此事谈了四点看法(以下内容根据电视访谈节目我的发言整理,内容稍有不同):

   

一,我们该相信哪一个“事实”?

   
   我想,对任何事情发表议论,要讲所谓“道理”之前,一个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你必须掌握事实——所谓“摆事实,讲道理”,如果你连基本的事实都摆不出,或者你们摆出的事实南辕北辙,大家还如何讲理?
   
   1291次列车捆绑过程中乘客死亡的事件发生后,我们看到铁道部方面及时推出了他们认定的“事实”,而在场的乘客却也告诉了我们他们看到的“事实”,这两个“事实”哪一个更接近事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但有一个事实却不能够否认,如果没有网友的执着并在网络上把事件及时曝光,那么这件事可能就“不存在了”,悄悄过去了,也就没有什么“事实”了。
   
   网友一曝光,纸包不住火了,结果列车长和铁道部方面也立即出来澄清,提出另外一些“事实”,随后组成了调查组。大家可以预测到,这个调查组最终推出的结果绝对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这就是我们当今遇到的大问题,而且不仅仅限于这里讲的1291此列车捆绑乘客事件。现在是突发事件频发的时代,但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任何一个事件被曝光后,当事的各方对这个事件的描述不但诸多不同,而且有些更是天壤之别。对事实的认定如此不同,怎么讲道理?
   
   于是有人感叹道,我们不讲道理,好不好?我们只摆事实,不讲道理。意思是说,在当今缺乏核心价值观,判断是非的标准也莫衷一是的情况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家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干脆我们都收起各自的那一套道理,我们来看事实吧,让事实说话吧!可糟糕的是,事实自然是无法开口说话的,我们看到的是有些人以“事实”自居,有些人开口为“事实“说话,很多时候“事实”堕落成一面之词,有些甚至是被掩盖的、被歪曲的。
   
   在一个对事实都无法认定的社会,是很难有真正和谐可言的,更不用说让大家讲道理了。所以我说,追求事实真相这个问题不解决,其他的问题都无法解决。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非常简单,那就是在有争议的事件发生后,及时成立独立的调查机构,特别是要把当事人和利益者排除在独立调查组织之外,更不能让他们来“主持”调查自己。你说,网民对周老虎事件穷追猛打,他们最终开始调查处理,负责人却是当事人,这事能公正处理?学校倒了,大家都认为学校质量有问题,于是上面派管学校的人去调查原因,真相能够大白于天下?牛奶出了质量问题,你派本来该检测奶粉质量的人去“深入调查”,你好意思把他们的“调查结果”对肾结石小孩公布?现在火车上一个乘客在列车长主导下的捆绑中死亡,出现对事实的认定问题,部分网民认为列车长负有刑事责任,上面却派管这个列车长的铁道部门去“给一个说法”,就算再傻的民众也不会对你最终推出的“事实”全盘接受吧?
   
   当对事实的调查都成为笑话的时候,我们还有什么理可讲?想一下上海正在审理的那个杨姓小兄弟的案子,大家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这里我不妨推出一个自己发明的“名言”:不受民众监督的监督部门,不可能为民众去监督什么质量问题;不受民众监督的执法部门,同样也不会为了民众去“执法”!
   
   成立独立的调查机构追究事实真相,这是让各方都接受,让普通民众也能够信服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这个观点向上拔高一点,也就是温家宝总理不久前提倡的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独立的司法,不受干扰和控制的独立司法。
   

二,对民众不能用钱来交代

   
   第二个问题也是我观察和思考了很久的,不管是警察误杀教授事件,还是地震学校孩子死亡事件,以及其他的各类有人员伤亡的事件,只要引起了民众的关注和媒体的重视,当局几乎都能够很快“解决问题”,那就是拿钱买,用钱来做补偿。
   
   首先我得说,这是一个进步。在这各种死亡事件中,受损失最大,受伤害最深的当然是当事人(死者)的家属和亲戚,他们悲愤之余,要讨个说法,也是合情合理的。一般来说,在一个有同情弱势和弱者的社会氛围下,他们都能够得到广大民众特别是媒体人、知识分子的持续关注和支持。这种关注往往能够促使和迫使当局或者某些利益团体很快作出让步,答应一定数额的赔偿。这种赔偿,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减轻一些他们失去亲人后所承受的精神和经济压力。
   
   可是,让人不安的是,越来越多的类似事件被拿“钱”摆平了,他们拿出了钱的同时让家属答应不要再“闹”,保持沉默。我可以理解当事人在悲伤之余,争取一些经济补偿,而且中国人大多不信神,有一种人死如灯灭,人死不能复生的信念,如其“闹“下去,最终不一定讨得到“说法”不说,也许还被强势集团和当局修理了,所以,拿点钱,委屈一下也就算了。
   
   让我不安的是,在任何一起涉及到公众利益、以及公众与政府,公众与强势力的利益集团的关系事件中,广大的民众不仅仅是无关紧要的看客,很多时候,他们有权力要求当局给他们一个交代。他们需要对事实有所了解,需要对法律的公正性有所认识,而且,很多强势群体包括当局,用来补偿受害者的钱是从国家财政支出的,而这些钱是属于广大纳税人的,他们有理由知道:这些钱是为谁在买单?是否多了,是否不够?花费我们的钱,怎么不交代一声?
   
   具体到这次列车事件,我们看到死者曹大和的弟弟得到了12万元的赔偿,目前还在就是否起诉铁路犹豫不决。公众是否有理由知道,属于国家的铁路部门从哪里拿的钱支付?尸检结果还没有出来,铁道部门就拿出钱赔偿了,为什么?这个钱是为铁路部门的失职在买单?还是仅仅为某一个犯罪的列车长开拓责任?
   
   我想,12万元对于中国最大的垄断企业之一的铁道部门来说实在是小意思,所以,就算今后再死几个曹大和,他们也能轻易摆平。不要钱?要打官司?你掂量一下轻重,知道铁道部的分量吗?于是,你没有选择……只要你没有了选择,他们就摆平了。
   
   但是,他们无法摆平更大的人,那就是一直关注此事的中国网民,中国公民和广大的中国民众。
   
   要“摆平”这么多中国民众显然一个铁道部搞不定,就算把全部外汇储备拿出来,也只不过杯水车薪的——那该怎么办呢?
   
   其实,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在补偿当事人的同时,弄清事实真相,把道理讲清楚,竭尽所能实行改进,这才是正道。
   

三,追问真相,为的是找到应对之道

   
   下面说一下第三个问题,我为什么主张对一些突发的具体事件的真相要穷追猛打,要追究事件发生的根源,在这个基础上,大家展开讨论,讲道理。一开始哪怕大家的道理讲不到一起去,但在没有争议的事实面前,最终还是会有相同的道理的。当前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发生让我们大吃一惊的突发事件,虽然叫“突发事件”,而且让我们一次比一次吃惊,但导致这些事件发生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我们的社会失去了核心价值观,我们的社会失去判断是否的标准,我们的社会迷失了,我们分不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了。
   
   对某一个事件真相的追问,则是一个很好的检视我们的价值观和是非判断的机会。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先例,例如孙志刚案件,民众参如讨论和争论,知识分子的积极发声,最终不但给了孙志刚一个说法,而且,也推动了中国司法的一些列改革和进步。
   
   对于这次1291次列车,我认为同样适用。我们注意到,死亡事件被两位乘客曝光后(在这里请允许我对那两位乘客特别是成准强网友致以我最诚挚的问候和敬意),网友几乎一边倒的谴责列车长和他后面的那个强大的铁道部,结果虽然他们有很多强势的宣传工具,仍然显得左支右拙。
   
   我也注意到有些列车员透露的情况,那就是作为全国最大承载旅客工具,火车几乎事经常性的遇到类似的情况,最严重的竟然发生过一列火车上同时出现了好几起精神病患者表现不稳定甚至闹事的情况。作为并没有受到任何类似专业训练,又长期被超负荷的铁路运输弄得精神疲惫的列车长和列车员,他们除了捆绑,还有什么办法?既然精神病患者乘坐火车(当然乘坐其他交通工具例如长途汽车和飞机)经常出现类似问题,那么为什么一直没有得到重视?没有引起民众关注?我这里是否这样问一句:如果明天某列列车上出现了一个不稳定的精神病患者,列车长和乘警怎么处理?铁道部做了什么新的安排?
   
   说到这里应该都清楚了,从这次事件就能看出端倪。那就是对事实的垄断和对各种意见和建议、评论的封锁,导致这类恶性事件发生后无法被重视,于是一再发生,终于导致无辜乘客的死亡。即便死亡发生了,如果没有网友的执着介入,这件事也会人不知鬼不觉的过去。于是乎,今后火车上出现精神病患者不安定的时候,列车长们继续使用捆绑的办法。
   
   我认为,在1291次列车乘客在捆绑中死亡的事件处理,必须在公开和公正的基础上进行,除了对当事人一个交代之外,更重要的是能够引起社会的普遍关注和思考,促使有关方面重视这类事件,在对具体事件的调查和反思中,促成一个比较完善的制度的建立,确保类似事件不成为家常便饭。——这才是我们追究真相的终极目的。
   

四,正确理解“以人为本”是解决一切问题之本!

   
   这是第四个问题,但绝对不是最不重要的问题——让我们回到胡锦涛提出的“以人为本”。我搜索了一下,自从胡主席提出以人文本的价值观后,全国各地从上到下都在学习加实践,特别是一些党政和政府部门,从报纸媒体上看,他们还把“以人为本”落实到了实处。可是,我却鲜少看到他们对“以人为本”的具体解释,从一些媒体特别是电视上看到的,他们还是老一套,某个地方的领导到当地“群众”中潇洒走一回,握手挥手加上发言,于是就“以人为本”了。在这种情况下,要指望他们在处理一些突发事件时真正去体会去执行“以人为本”的精神,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现在,我就以1291次列车事件谈一下我对“以人为本”的理解。有人说,为什么提“以人为本”,难道以前我们不是“以民为本”?我们不是以广大的人民利益为本,以集体为本,弘扬集体主义精神,开展国家建设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