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改革开放的源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今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大规模的总结成绩展望未来的活动相继登场,但所有活动几乎都要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入手:过去三十取得巨大成绩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或者说改革开放的源头是什么?

   
   当然有很多答案,而且大多数答案都离不开经济改革,不可否认,虽然三十年的改革主要是经济改革,开放也主要是在经济和社会两个领域与国际接轨,但使得这一切成为可能的却是三十年前的那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更具体一点,就是从以邓小平、叶剑英老一辈否定“两个凡是”,确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开始的。谈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绩,展望未来,绝对不能离开那一场看似从哲学问题入手,迅即深入到思想领域的各个角落,特别是真理和是非判断的标准上。
   
   不难想象,如果没有当初对“两个凡是”的批判,如果不从思想领域拨乱反正,如果没有确立判断真理的新标准,三十年改革开放不是能否取得如此大成绩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会有这三十年的改革开放!
   
   我们是不是夸大了思想解放在改革和社会进步中的作用,我不这样认为。我们先不妨试图回答这样一个问题:
   

三十年前,我们为什么要用实践来检验“真理”?

   
   细心的读者已经发现我在“真理”两字上打了引号。不错,三十年前小平同志之所以确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用实践把那些不是真理的“真理”全部检验出局。
   
   我们知道,社会主义国家本来就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建立在一两位哲学家和思想家创立的理论之上的社会制度。先烈们之所以抛头颅洒鲜血,就是认定自己追求的是“真理”,只是这个真理并没有被实践检验过。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全球范围内的社会主义国家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更糟糕的是,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在把马克思理论当成“真理”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弄出了更多的“真理”——例如毛泽东语录和毛泽东思想。
   
   在1949年建国后的三十年里,中国到处弥漫着一句话比一万句话还要厉害的“真理”,极左思想充斥,阶级斗争猖獗,绝对的不受监督的权力让国民民不聊生,老百姓是苦不堪言。那段期间,不知道有多少荒唐事和辛酸事发生在中国,更活活饿死了几千万。当然,在“真理”不会有错的前提下,如果你被活活饿死,那也绝对不是“真理”有问题,而是你的身体不符合“真理”。我想,这个方面不用多举例。
   
   正因为这样,要打破1949年后的那种以马克思教条和伟人的语录为至高无上的“真理”的局面(也即是当时判断一切是否的标准),必须从国人思想入手,必须要用新的标准来检验那些所谓的“真理”。这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应运而生了。
   
   那么现在来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三十年前,当国人设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时候,他们检验出了什么真理没有?答案是否定的,但当这一标准确立后,却立马起了重要作用,那就是把以前束缚国人、压迫国人的所有“真理”都检验了一遍,不但发现它们不是“真理”,而且是严重的谬误。
   
   掌握了检验真理新尺度的国人一定象我们今天一样有一种兴奋和恍然大悟的感觉,这正如我们突然发现用来哺育孩子成长的三鹿牌奶粉竟然是残害儿童生命的毒药一样,他们也猛然发现,那些深入当时国人生活每一个角落的“真理”正是束缚他们的绳索。
   
   那么,既然三十年前这个标准的设立只是为了让那些所谓的“真理”原形毕露,那么我们是不是立即可以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过去三十年,我们用实践检验出了什么新的“真理”?

   
   我们不能否认三十年前那场思想解放运动的重要作用,也就是说当时确定的标准至少在思想上指导国人三十年。那么我们就有必要问一句,过去三十年,我们用实践检验出了哪些可以用来指导我们继续前进的“真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当时打破了束缚全中国人民思想的极左的条条框框,确立了是非检验的新标准,伴随而来的是打破了极左思想的一些革命性的提法,例如摸着石头过河,白猫黑猫理论等等,这些浅显的提法当时都对那些毒害民众的所谓“真理”起了颠覆性的作用。解放国人的思想,大大的发展了生产力,人民生活水平大踏步的提高。中国人的实践检验和推出了一个“真理”,那就是“发展是硬道理”!
   
   结果我们果然发展了!我们的GDP翻了,我们的卫星上天了,我们口袋里的钞票多了,我们出国旅游了,我们包二奶甚至到国外逛窑子了,我们不喝污染的水而改喝青岛啤酒和三鹿牌牛奶了……
   
   但你发现没有,过去三十年我们一直在发展,一直在“实践”,但除了“发展是硬道理”之外,几乎没有检验出任何新的“真理”?而且,为了据说怕影响经济发展,我们不搞争论,继续摸着石头过河,继续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为此,我们把儒家思想当成是过时的东西,我们把西方的普适价值当成是外来不适合中国国情的玩意,我们抛弃了马克思主义思想里的对个体人类的重视和关怀的内容,我们把伴随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一同发展起来的人文思想过滤掉,我们一个劲头的发展,发展,再发展——
   
   结果如果?结果我们看到一个看似繁荣的社会,内里却空虚得不堪一击,结果,我们在三十年后的今天才发现,原来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了真理的社会里!没有了真理,也就失去道德底线,模糊了是非判断的标准,思想成为明码标价的商品,理想成为嘲笑的对象。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需要真理的时代?

   
   我知道各位对“真理”这个词儿的反感,什么狗屁“真理”?对于长期生活在“真理部”和“真理报”阴影下的民众来说,对于统治者时常把“真理”像白开水一样灌输给国民的国度来说,“真理”一词实在是不堪入目也不堪入耳的。
   
   我也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凡是被“真理”愚弄过的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任何“真理”。这也是小平同志的务实之处,当初如果他提出什么新的“真理”来取得改革开放前的那些“真理”,民众未必会相信他、跟他走。于是他直接用“实践”取代了任何“真理”,而且不许争论。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实践”和不争论,持续了整整三十年,这三十年里,国人和“真理”渐行渐远。如果你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连以前最喜欢使用真理两个字的中国人,也很少再使用这两个字了,真理对于中国人是越来越陌生了。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我们必须再次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因为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着真理,而且更主要的是,很多真理不是你用某种实践就能检验出来的,或者说那些真理已经不需要你“用实践去检验”。这些真理是不言自明的,是几千年人类文明进步的精华,是全人类经过漫长的实践总结出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这些真理维系人类文明延续至今,而且在人类继续探索未来的进程中,指导着我们延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任何个人、政府和社会如果违背这些真理,都会受到惩罚,甚至遭到天谴。例如杀人放火是犯罪,这个就是不言自明不需要实践去证明的真理,你说你不相信任何真理,你说你一定要去用实践检验一下这个真理。于是,你去杀了人放了火,结果会怎么样?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结果是你杀人偿命,放火坐牢,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是什么让中国人一提到“真理”就皱眉头?是什么让国人一听到指引人类进步的思想就反感?当然是1949年建国后的那三十年,但只要你稍微反思一下,就会发现,那三十年不是因为“真理”太多而出问题,问题恰恰是那是一个没有真理的年代。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杀人放火是要受到惩罚的,可恰恰在文革的时代,杀人放火有可能让你升官发财。因为在那个社会里,真理被谬误取代。
   
   接下来的三十年里,我们终于用一句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把当时主宰中国的大多数谬误送进了垃圾堆里,但我们却同时犯了“真理”恐惧症,我们不敢接纳任何新的真理,我们都认为权力和真金白银比真理有用。于是我们继续摸石头过河,我们不管白猫黑猫,我们甚至不允许讨论和争论——我们终于不再长年累月地生活在谬误中,却开始生活在没有真理的实践中。
   
   一个没有真理的社会,就是一个缺乏了道德底线和是非评判标准的社会。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不用多费笔墨描述了,因为你正生活其中。在这里,你口袋满了,心里却空虚了;大家本该都快乐的,却一个个怒发冲冠。富人认为自己还不够富,穷人则认为是富人让他们变穷;左派认为中国不够左,右派认为中国应该更右,而一半中间派认为中国过左,另外一半中间派则认为中国太右;制造奶粉的人在奶粉里下毒;宣称是人民公仆的人却把民众当奴仆……
   
   这样的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一个个体和组织都认为自己代表了真理,都是天下人负我,这个社会出现了问题,就是因为不按照我的方式方法运作。结果,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社会道德底线不知道滑到哪里去了,是非判断的标准更是模糊不清。虽然这样的社会比黑白颠倒的文革要好一点,但却同样要不得,或者无法持久发展,更不用说和谐发展了。例如在文革时代,你杀人放火可能立功受奖,而在现在,你手起刀落,像小李飞刀一样“刷刷刷”杀了一些无辜的人,虽然不会立功受奖,却也有可能成为民众心目中的英雄(例如上海的杨少侠),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在一个缺乏真理也没有了是非判断标准的社会,我们忍不住进一步追问:为什么那些恶人要在奶粉里放进了毒药?你想不通,但更让你想不通的是他们其实很简单的逻辑:因为他们要增加牛奶的成分,吸引家长购买,他们就可以赚更多的钱,企业就能够发展,更多的人就业,国家的GDP就能够过几年翻一番。这道理完全说得过去呀,这不就是我们一直推崇的“发展是硬道理”吗?他们错在哪里?
   
   他们错了,他们错在忘记了一个全世界都适用的价值观:中国古人说的“人命关天”,胡主席说的“以人为本”和温总理说的“任何企业的发展都不能以牺牲人的健康为代价”——这几条也是西方所谓普世价值中最核心的内容。可是,在过去三十年里,这一人类不需要再去用实践证明的真理却偏偏要我们民族付出了代价——孩子的生命——才得到“检验”!你说,我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这就是一个没有了真理、失去了核心价值观、迷失了道德底线、是非标准混乱的社会!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糟糕的时代,说它是最好的,因为只要你手中有点权力,你就掌握了“真理”,或者你甚至可以制造“真理”;说它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因为迟早有一天,你会成为其他人制造的“真理”的受害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