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来信照登:恒均:含泪看完了不知道谁群发来的图片,现在农村真的还这样穷困吗?!本来帮不认中国字的儿子念图解,念着念着就哽咽的念不下去了,眼泪差点忍不住流下来。所以转发给你。我想这些图片,也许能启发你写出一篇图文并茂的好文章来。你博客看的人多,会引起很大社会反响的。那些最低层挣扎的孩子们也是中国的明天,他们比农民工更可怜,因为他们连为自己呼喊的能力都没有。而你能!你能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声!让方方面面以至于全世界听到!先替他们谢谢你!晓燕】

   
   
   
   晓燕(张晓燕,澳大利亚悉尼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你好,谢谢来信。我看了你发来的名为“小村庄”幻灯系列,心情也很沉重,但我却无法完成你的嘱托,更不敢接受你“替他们谢谢”我——这可是比那些图片让我心情更加沉重。一个国家有这样破败的教室和衣不蔽体的孩子,本来就是我们的痛和耻辱,写一篇文章表示同情、关心,力所能及的呼吁一下,只不过举手之劳,怎么会让你这位海外华侨“替他们谢谢”我?
   
   
   
   其实我经常收到类似你写给我的这种信件,大多来自不认识的网友,也有少部分来自熟人甚至前辈老师的。他们会在信里对某些事件表达强烈的关注,希望我用自己的“笔”(电脑)写一篇博客文章。在信的结尾他们会给我一个我无法拒绝的鼓励和压力:你一定要写,就算这篇文章是为我而写的;你一定要写,否则我们都对不起他们;你一定要写……
   
   
   
   你可以想象,就算我有三头六臂,也无法写出那么多文章,更何况,那些让你差一点流泪的图片,对于我来说,其实是很普通的,对着它们,我已经写不出什么让“全世界听到”的文章。可是,我还是决定写一篇文章,就是这封写给你、也写给很多和你一样看了这些照片就眼睛湿润的海外华侨的一封信。
   
   
   

国富民强的标准是什么?

   
   
   
   实事求是的说,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大陆的经济取得了迅猛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另外还有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中国民众的生活水平至今还是比较穷困的,在世界上排名遥遥落后。
   
   
   
   这两个都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后面的一个事实却被一些人想方设法的掩盖住。不知道是利益集团有意如此,还是一些穷人自己太糊涂而被忽悠了,中国现在不但给华人华侨,也给整个世界一个印象,那就是我们“国富民强”了。我们国家特别富有,经济总量不断上升,连美国人现在都不得不“借中国政府的钱买中国人制造的廉价货”。这样的国家还不算“富”吗?
   
   
   
   再看看“民”——也特别“强”了,且不说天不怕地不怕,一会要解放台湾,一会要把五星红旗插到澳大利亚、法国和美国的总理府、总统府,就拿最近在美国和澳洲最富裕地区的移民统计,也可以看出来大多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神秘人物。还有,哪一个国家有中国这么有钱,一波又一波花费上百万送孩子到西方留学?花费巨资到西方去接受西方人的“洗脑”?这样的“民”还不“强”,那什么叫“强”?
   
   
   
   所以,晓燕,当你看到我常常看到的景象而眼睛湿润的时候,我也就不足为奇了。你当然看到,我们强大的国家已经把好几所孔子学院开到澳洲的国土上去了,也难怪,你突然看到我们祖国大陆的小学还那么破败时忍不住问我“农村还真的这样穷困吗?”。而且你也看到,强大的国家也渐渐控制了世界各地的华文媒体。孔子学院加上媒体,很快就会把我们祖国的核心价值观传到澳洲的。但你别担心,我们不会把这里农村的贫穷带过去的,你的孩子是安全的。说实话,不要说海外华人华侨,就在中国大陆内,很多精英和城市人,也没有搞懂中国到底多“富有”。
   
   
   
   这不是我眼中的国富民强。那么,我眼中的国富民强是什么样子的?我就用最近发生在澳大利亚,也就是发生在你身边的事来解释一下。
   
   
   
   三年前,租住在你家附近的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非法移民(也就是用有效证件和签证进入澳洲,逾期不归,“黑”了下来)在到玻璃厂见工中被玻璃扎伤而死亡。事件发生后,你所在华人社区组织起来,帮这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同胞打官司。那家玻璃厂的老板是两位来自上海的中国移民,他们上面还有一位白人老板。他们辩称,这位中国黑民是到厂里来看看的,不是来工作的,结果发生了意外。既然他不是来做工的,又没有签订任何合同,当然就不赔偿。死者方的代表律师讨不到任何便宜,结果一分钱赔偿都没有得到。而且,这位黑民也没有买保险,连安葬费都有困难。
   
   
   
   晓燕,是你们所在的教区的华人伸出了援助之手,靠华人的捐款葬了这位同胞,据说还剩下一千多元澳币(六千人民币),你们把钱寄给了那位在上海的死者的妻子,那位妻子有一位未成年的孩子。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普通的中国非法移民客死异乡的悲惨故事。
   
   
   
   但故事却并没有结束,三年后的今天你兴奋地给我写信,信中说:澳大利亚政府出手了,推翻了原判,政府直接介入,宣布将从一个政府基金中拨款:对当时死在澳洲的中国非法移民远在上海的妻子一次性补偿30多万澳币(接近200万人民币);同时决定:对那位死者一直在上海的未成年的孩子行使抚养权:按照抚养澳洲孩子的标准,每两个星期给一次钱,一直给到这位孩子年满18周岁!
   
   
   
   我看了你的信,真不敢相信。因为这完全违反了我所了解的有关法律,澳洲有什么理由拿澳洲纳税人的钱补助一位非法居留的中国人?而且还要把他的孩子抚养成人?所以我立即写信给你,请你务必了解清楚。你了解了两个星期后告诉我,澳洲政府作出这个决定的根据是这位中国黑民只有37岁,没有保险(如果有保险,死后会得到25万澳币左右的补偿,反而比政府出手给的钱要少),死在澳洲,而雇主又“无良”,不肯支付赔偿,于是,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国家,他们肩负起了国家的责任——一个对外国公民的责任!
   
   
   
   我当时看到你的信,心情异常激动,因为这段时间,我也在国内涉及到几起死亡赔偿事件的案子,都让人深感人命在这里一钱不值的无奈。知道这件事的第二天早上,我和连岳一起吃早餐,我讲了发生在澳洲的事。他也立即告诉了我另外一件事,说中国民工在以色列遭到炸弹爆炸死亡后,以色列政府负责抚养这些中国遇难民工在中国的孤儿寡母直到孩子成年。
   
   
   
   如果一定要我给“国富”下一个定义,那么我会告诉你,在这件事中,澳大利亚和以色列就是富裕国家的象征。这样的国家不但对自己的国民不弃不离,甚至对前来自己国家的民工和非法移民都实行了最人道的关怀和照顾。
   
   
   
   我的例子是不是太极端了?那我就用这次我到澳洲看望儿子时感受到的一件小事再解释一下。这件小事其实就是一张照片,一张我所住的公寓楼下面游泳池的入口处的照片。你知道,我在澳洲住在一个中等地区,我住的公寓也是中等价位的。这公寓是标准设备,几十户人家,楼下有一个温水游泳池。我每次到澳洲看儿子,都会带他们去游泳。
   
   
   
   游泳池在一间独立的房子里,这间房子比地面低一点,所以,有五级台阶。这天我去游泳,发现有人在台阶旁边工作,停下来看,才发现这里原来有一个供残疾人上下的电动装置。我很好奇,就打听这个东西的作用以及使用方法。那个维修人员稍微介绍后,就说,他负责每两个星期来维修一次,已经来了六年了(这个楼房房龄是八年)。我有些不解,据我所知,我们这两栋公寓里从来没有住过坐轮椅的不方便人士。我问他这一情况,他说,是的,据他观察,这个机器好像从来没有使用过。但他还是要每两个星期来一次测试是否正常运转,并作必要的维修。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我知道在澳洲负责维修这些设备的工人的工资是相当高的(一小时工作大概超过一百五十元人民币),这里毕竟没有坐轮椅的人,而且,就算有,面前只有五级台阶,也用不上装一个设备,再说,坐轮椅的一定要到游泳池干啥?那位维修人员听后先是开玩笑说,那不行,按照你说的,那我不就失业了。但看到我认真的样子,他就说,这是规定,任何一个公共场所,哪怕只要有一级台阶,必须安装无障碍通道或者设备。他说我住的这栋楼还好一些,有些公寓的公用场所更多,安装的无障碍设备有好多个,仅仅是维修费一年就是一间公寓的钱。最后他说,我的工作是维护好它们,说不定某一天,从某地来一个坐轮椅的,想参观一下你们的游泳池呢。
   
   
   
   那个坐轮椅想看一下我们游泳池的人也许永远不会来,但这个很现代化的、用手一按就可以载着轮椅上下的设备会一直在这里默默的等着他(她)。那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游了几圈,脑子里一直很乱。
   
   
   
   晓燕,你生活在澳洲,应该注意到,很多时候,商场和游乐场、公园里都有不少坐轮椅的人占据了最好的位置在那里消磨时间。可是你到中国来看一下,你看到几个坐轮椅的?难道中国坐轮椅的比澳洲少(按照比例)?当然不是(中国有大约八千万残疾人,坐轮椅的应该也不少)。就在奥运前夕,北京才自豪的宣布完成了主要公共场所的无障碍建设,而在北京这样宣布之前很久很久,从北京逸散到世界各地携带不义之财的人已经把美国和澳洲最好的别墅都买下了不少。全世界都从财大气粗的中国富人和官员那里看到了中国的“富裕”,只是这些大陆来的中国人从来没有从随处可见的楼梯旁边的小设备上看到他们自己的贫困。
   
   
   
   现在我也许可以告诉你,我眼中的富裕国家的标准了,衡量国家富裕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生活在这个国家的国民是否感受和直接享受到了这种“富裕”。富裕的国家应该让任何一个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国民(甚至非国民)都感受到他们是最重要的,感受到国家是为他们而生,为他们而存在,为他们服务的。
   
   
   
   用花费巨资的火箭把三个军人宇航员送到太空中并不能说明这个国家有多富有,但让每一个台阶旁都有一个这样可以垂直升降的小小设备在那里默默等待有需要的国民的出现,那才叫牛逼!
   
   
   

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富裕的标准不仅仅是“钱”,更重要的是“前途”!

   
   
   
   上面我用来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富裕的标准基本上脱离不了一个“钱”字,就算你要以人为本,要对国民进行人道关怀,要养起孤儿寡母,也得有钱吧。虽然我们国家用上亿的纳税人的钱把宇航员送上了太空,让全国人都感到特强大、特牛气、特扬眉吐气,但以我们目前的人均GDP,绝对做不到在每一个楼梯旁都安上升降机。那样的话,造价可能要远远高于十个甚至几十个宇宙飞船。所以,难怪要想让国民感受到国家的强大,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搞这种太空项目之类的,或者忽悠全国人民的奥运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