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杨恒均之[百日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冯三七一早就问我是否可以参加今年在广州举办的第四届网志年会,我就答应了。我不知道“网志”两字是什么意思,看到英文才知道原来是香港翻译的“blog”。真有意思,一个简单的英语单词“Blog”,中国两岸三地就有三个翻译方法,中国大陆翻译为“博客”,香港叫“网志”,而台湾则叫“部落格”。

   
   
   三个翻译各有特点,中国大陆是音译,但这两个字“博”和“客”却含意深刻:博客就有了很“广博、保罗万象”的意思;而写博客的就像到各个博客网站去当“客人”一样;香港的翻译则是意译,从字面上看也是最准确的一种翻译:在网络上书写的日志。
   
   
   
   一开始我是不太习惯台湾的翻译的,但在“部落格”里生活了一年多后,我这才发现,其实台湾的翻译最有意思。且不说“部落格”最接近“blog”的发音,而且,这三个字让我想起了,我们不是到“博客”去“做客”的,也不仅仅是在“网志”里写写风花雪月抒发感情的“网络日志”——我们是去一个原始的部落里生存,我们在“部落格”里生活和工作,我们在那里繁衍和思想,在那里欢笑和期望——我们是这个部落格的主人,“部落格”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是我们的第二个故乡,是我们寄托未来的充满希望的彼岸……
   
   
   
   现在,那些来自“博客”的客人们,那些书写“网志”的记录者,那些生活在“部落格”的部落首领们,要从虚拟里走出来,要到广州来,要开会,要和朋友握手,要吃饭,要聊天……我能够不从海外赶回来?所以,我是减少了国外两天行程,提前赶回广州的。
   
   
   
   会议在一个我没有想到的废弃工厂里召开,我一看就傻眼了,哈哈,这可是我参加的各种会议里会场最简陋的一个。回想一下,我所参加的会议,好像都是在四星级宾馆或者以上级别的宾馆里召开的,唯独这一次……还有吃饭,竟然吃盒饭,虽然没有吃,但会场附近的大排档也够草根的……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不过,这也是我参加的会议中最让我开心的会议!怎么说呢,长话短说吧。会场虽然简陋,设备也不先进,吃饭也很简单——然而,用北京常常使用的语言描述一下:这是一场成功的大会,一场胜利的大会,一场团结的大会……
   
   
   
   哈哈……为啥呢?因为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而对于我们这些一直在“部落格”里书写“网志”的“博客”们来说,我们是靠思想站立起来的!
   
   
   

虚拟和现实:都能展现博客精神

   
   
   
   嗯,还是说一下我。我接受了参加会议的邀请,但后来就很少有人和我联系,或者说,根本没有人和我联系。我打听了几个人,他们都说,不清楚,弄得我一头雾水,差一点取消参加会议。直到会议前不久,阿登才告诉我,邀请我演讲。我想好吧。随后又“失去了联系”。
   
   
   
   15日这一天我在会议开始后来到会场,我想,也许有人和我接触吧。哈哈,结果,仍然没有人来找我,告诉我什么时候演讲,会议有什么要求。一到会场,见到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我也就忘记了,沉浸在会议之中了。
   
   
   
   直到会议的第二天,我才突然意识到,我的发言是最后一个。虽然日程上早就写了我是最后一个发言者,但我后面还有一项安排:会议结束。可是,我稍微观察了一下主持人活动,推测出这项“会议结束”的议程不会有任何内容。也就是说,我的演讲实际上就是会议的最后一个。
   
   
   
   这可让我有些犯难了,一个两天的博客大会,我最后一个发言,其意义不用多说了。与会的各位绝大多数是参加过前三年的中文网志大会的(北京杭州等地举行),我是新手。而且甚至到我上台的前一个小时,也没有人来联系我,“指导”我应该说些什么——哇塞,我可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会议……
   
   
   
   我是在会议的第二天上午才决定更改自己的演讲题目,因为我听了几位发言人的发言,他们将互联网都讲得很专业,很好,这使得我提前准备好的演讲有些派不上用场。同时我也发现一个问题,我觉得太专业的演讲,大多让我们模糊了互联网的当下最重要的意义。
   
   
   
   这样说吧:互联网只是一门高科技技术,博客也只是一种书写和表达的工具,如果不赋予一些意义,它本身的意义是很简单的,简单得没有必要弄出每年一次的大会。
   
   
   
   所有的技术都是这样的。看你怎么用,如果我们不给它意义,它可能毫无疑义(当然,技术总是推动人类向前的)。正如坦克这门高科技技术,可以保卫人民不受外敌侵略,但同样可以被本国的暴君用来从自己国民的身上压过去。
   
   
   
   网络可以用来传播色情图片,可以用来诈骗犯罪,也可以用来传播先进的思想和普世价值,推动社会进步。于是,我决定更改我的发言内容。临时把一篇介绍自己,强调互联网作用的压轴演讲,改成了《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演讲结束后,我才猛然发现,这次会议组织者真是高人。他们不但在虚拟的博客世界里推崇博客精神——自我书写,自我主人,自我决定——而且在现实的世界里,他们也在推崇博客精神——没有人会问干涉我“在他们主持”的会议上要发什么样的言,正如我在博客上,也绝对不会听任何人的“建议”而更改我的书写方式和方向一样。在现实世界中,这还是第一次。
   
   
   
   感谢这次从来都没有承认是组织者的那几位“组织者”,有网络“毛主席”之称的让人感到很舒服的毛向辉先生,还有时昭等各位……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毛向辉在主持一个小范围的圆桌讨论会)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我在小会上侃侃而谈,我很不喜欢我那德行,我保证:今后改,不再这样指手画脚)
   
   在会议结束后,我得承认,这次会议好像真没有主办人和组织者,因为让我们这些与会者都感觉到:我们都是主办者,我们都是组织者,我们也是参与者——各位哥们、姐们,我总结一下:这就是博客精神!
   
   
   

我们都有一个相同的梦……

   
   
   
   这次网志年会内外,除了组织者和主持之外,搜狐、网易和新浪等网站都有现场转播。我们广东的博客大佬级人物北风也是“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德行,跳上跑下,组织了好几个饭局,使得这些饭局成为会场外最丰富的交流聚会。16日晚在他的凸凹酒吧,更是举行了一场最大的聚会(我早早进入温柔乡,没有参加)。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北风中午把部分与会者拉到一个大排档,名字不打出来,都是大名鼎鼎的)
   
   不过,这位个头最高、胡子最浓、笑声最多的哥们也受到了挫折。他本来要在15日晚组织一个场外会议,讨论一些大会上没有顾及到或者不便涉猎到的议题,也顺便给广州的博友一个机会,一个在圆桌会上和来自各地的网络写手们的亲密接触(据说中国大陆知名的网络写手中,有三分之二参加了这个会议。我不写出名字,是因为有些人名字敏感,害我无法上传文章,又得打X通过),这个会议受到会场附近派出所的干涉场地而取消。
   
   
   
   这个北风可不善罢甘休,在我演讲后,他跳出来提了一个差一点让我回答不出的问题。他的问题好像是:我要举办的会议被和谐了,而会场中也有一些不速之客,我想你回答,怎么看待这个问题?难道他们和我们的目标不一样,不愿意为社会和国家进步做一点贡献?难道他们不想国家好?我想听你的意见,我们和他们如何和谐相处。
   
   
   
   我能说什么?我说,我是写间谍小说出身的,我对世界各地的间谍特务和警察特别是中国大陆的,都有很深的了解,他们很多人也是我的哥们姐们。我想说的首先是,其实他们是一批很优秀的人,他们加入这些警特机构,绝大多数是怀抱正义的目的,为了保家卫国,为了保护人民的。他们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职责,我不相信他们为了这个国家不好而工作。我对他们有信心。至于他们不能不执行一些任务,不能不干一些让我们伤心和气愤的事,我认为,大家都要首先想到他们也是体制里的一个纽扣,他们也有职责在身。
   
   
   
   一旦我们能够心平气和的认识到这些,我们就不会把对整个体制和社会邪恶面的怨气发在他们身上(或某一些人身上),我们也许就更能够和谐相处。而在他们那一方,我认为,他们也是有良心的,他们由于见到的比我们更多,更全面,也会有独立思考以致提高认识的一天。
   
   
   
   至于说我对他们要说什么?我还是那么几句话,就是我的母亲,也是他们的母亲在我们和他们都很小的时候就反复教育的:孩子,要真诚,别撒谎,别欺负弱小,别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如果一名警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还能够记得这些母亲的话,我相信,我们都不用害怕,我们一定能够和谐相处。至于说到这次会议,我认为人家有权也有责任来参加,问题在于,如何汇报和看待这样的会议!
   
   
   
   有人参加了这次大会,他们回去只要如实汇报就可以了,他们甚至可以把我的演讲全部录下来,然后他们只要记得母亲说的“讲良心”和“诚实”的话,他们一定会得出结论:这次开会的博友们好像都很真诚,他们不是阴谋家,他们想推动社会进步,他们都很穷,但仍然关心国家和社会,关心比他们更弱势的民众,他们的精神很富有,很富有……如果这些精神能够从博客扩展到现实的话,那么中国一定会更和谐,也崛起得更快!
   
   
   
   听说,我的演讲中,有警察朋友鼓掌了,我想说的是,如果他的鼓掌是真诚的,那么,我为他的鼓掌喝彩。
   
   
   
   我仍然坚信,人类的梦差不多,中国人有相同的梦想,只要我们乐观、坚韧、奋进,我们就有梦想成真的一天。
   
   
   
   杨恒均 2008-11-21
   
   
   

此文于2008年11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