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穆骏:反腐新局破解转型难题
·穆骏:美国大选中国议题变化的背后
·穆骏:从钓鱼岛危机看民族主义与公共外交
·穆骏:好政策岂能简单“顺应民意”?!
·穆骏:维稳的误区与新思路
·穆骏:从国家战略层面思考“计划生育”
·穆骏:拜登访华是如何“投资”中美未来的?
·穆骏:陆克文任外长 吉拉德选对了
·穆骏:“弱势政府”掌舵 中澳关系或受掣肘
·穆骏:中美军事交流须跨越三障碍
·穆骏:山寨版领袖传记何以旺销海外
·冯崇义、杨恒均:华人海外参政之路缘何坎坷?
·杨恒均:反美浪潮背后的自由边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冯三七一早就问我是否可以参加今年在广州举办的第四届网志年会,我就答应了。我不知道“网志”两字是什么意思,看到英文才知道原来是香港翻译的“blog”。真有意思,一个简单的英语单词“Blog”,中国两岸三地就有三个翻译方法,中国大陆翻译为“博客”,香港叫“网志”,而台湾则叫“部落格”。

   
   
   三个翻译各有特点,中国大陆是音译,但这两个字“博”和“客”却含意深刻:博客就有了很“广博、保罗万象”的意思;而写博客的就像到各个博客网站去当“客人”一样;香港的翻译则是意译,从字面上看也是最准确的一种翻译:在网络上书写的日志。
   
   
   
   一开始我是不太习惯台湾的翻译的,但在“部落格”里生活了一年多后,我这才发现,其实台湾的翻译最有意思。且不说“部落格”最接近“blog”的发音,而且,这三个字让我想起了,我们不是到“博客”去“做客”的,也不仅仅是在“网志”里写写风花雪月抒发感情的“网络日志”——我们是去一个原始的部落里生存,我们在“部落格”里生活和工作,我们在那里繁衍和思想,在那里欢笑和期望——我们是这个部落格的主人,“部落格”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是我们的第二个故乡,是我们寄托未来的充满希望的彼岸……
   
   
   
   现在,那些来自“博客”的客人们,那些书写“网志”的记录者,那些生活在“部落格”的部落首领们,要从虚拟里走出来,要到广州来,要开会,要和朋友握手,要吃饭,要聊天……我能够不从海外赶回来?所以,我是减少了国外两天行程,提前赶回广州的。
   
   
   
   会议在一个我没有想到的废弃工厂里召开,我一看就傻眼了,哈哈,这可是我参加的各种会议里会场最简陋的一个。回想一下,我所参加的会议,好像都是在四星级宾馆或者以上级别的宾馆里召开的,唯独这一次……还有吃饭,竟然吃盒饭,虽然没有吃,但会场附近的大排档也够草根的……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不过,这也是我参加的会议中最让我开心的会议!怎么说呢,长话短说吧。会场虽然简陋,设备也不先进,吃饭也很简单——然而,用北京常常使用的语言描述一下:这是一场成功的大会,一场胜利的大会,一场团结的大会……
   
   
   
   哈哈……为啥呢?因为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而对于我们这些一直在“部落格”里书写“网志”的“博客”们来说,我们是靠思想站立起来的!
   
   
   

虚拟和现实:都能展现博客精神

   
   
   
   嗯,还是说一下我。我接受了参加会议的邀请,但后来就很少有人和我联系,或者说,根本没有人和我联系。我打听了几个人,他们都说,不清楚,弄得我一头雾水,差一点取消参加会议。直到会议前不久,阿登才告诉我,邀请我演讲。我想好吧。随后又“失去了联系”。
   
   
   
   15日这一天我在会议开始后来到会场,我想,也许有人和我接触吧。哈哈,结果,仍然没有人来找我,告诉我什么时候演讲,会议有什么要求。一到会场,见到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我也就忘记了,沉浸在会议之中了。
   
   
   
   直到会议的第二天,我才突然意识到,我的发言是最后一个。虽然日程上早就写了我是最后一个发言者,但我后面还有一项安排:会议结束。可是,我稍微观察了一下主持人活动,推测出这项“会议结束”的议程不会有任何内容。也就是说,我的演讲实际上就是会议的最后一个。
   
   
   
   这可让我有些犯难了,一个两天的博客大会,我最后一个发言,其意义不用多说了。与会的各位绝大多数是参加过前三年的中文网志大会的(北京杭州等地举行),我是新手。而且甚至到我上台的前一个小时,也没有人来联系我,“指导”我应该说些什么——哇塞,我可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会议……
   
   
   
   我是在会议的第二天上午才决定更改自己的演讲题目,因为我听了几位发言人的发言,他们将互联网都讲得很专业,很好,这使得我提前准备好的演讲有些派不上用场。同时我也发现一个问题,我觉得太专业的演讲,大多让我们模糊了互联网的当下最重要的意义。
   
   
   
   这样说吧:互联网只是一门高科技技术,博客也只是一种书写和表达的工具,如果不赋予一些意义,它本身的意义是很简单的,简单得没有必要弄出每年一次的大会。
   
   
   
   所有的技术都是这样的。看你怎么用,如果我们不给它意义,它可能毫无疑义(当然,技术总是推动人类向前的)。正如坦克这门高科技技术,可以保卫人民不受外敌侵略,但同样可以被本国的暴君用来从自己国民的身上压过去。
   
   
   
   网络可以用来传播色情图片,可以用来诈骗犯罪,也可以用来传播先进的思想和普世价值,推动社会进步。于是,我决定更改我的发言内容。临时把一篇介绍自己,强调互联网作用的压轴演讲,改成了《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演讲结束后,我才猛然发现,这次会议组织者真是高人。他们不但在虚拟的博客世界里推崇博客精神——自我书写,自我主人,自我决定——而且在现实的世界里,他们也在推崇博客精神——没有人会问干涉我“在他们主持”的会议上要发什么样的言,正如我在博客上,也绝对不会听任何人的“建议”而更改我的书写方式和方向一样。在现实世界中,这还是第一次。
   
   
   
   感谢这次从来都没有承认是组织者的那几位“组织者”,有网络“毛主席”之称的让人感到很舒服的毛向辉先生,还有时昭等各位……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毛向辉在主持一个小范围的圆桌讨论会)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我在小会上侃侃而谈,我很不喜欢我那德行,我保证:今后改,不再这样指手画脚)
   
   在会议结束后,我得承认,这次会议好像真没有主办人和组织者,因为让我们这些与会者都感觉到:我们都是主办者,我们都是组织者,我们也是参与者——各位哥们、姐们,我总结一下:这就是博客精神!
   
   
   

我们都有一个相同的梦……

   
   
   
   这次网志年会内外,除了组织者和主持之外,搜狐、网易和新浪等网站都有现场转播。我们广东的博客大佬级人物北风也是“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德行,跳上跑下,组织了好几个饭局,使得这些饭局成为会场外最丰富的交流聚会。16日晚在他的凸凹酒吧,更是举行了一场最大的聚会(我早早进入温柔乡,没有参加)。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北风中午把部分与会者拉到一个大排档,名字不打出来,都是大名鼎鼎的)
   
   不过,这位个头最高、胡子最浓、笑声最多的哥们也受到了挫折。他本来要在15日晚组织一个场外会议,讨论一些大会上没有顾及到或者不便涉猎到的议题,也顺便给广州的博友一个机会,一个在圆桌会上和来自各地的网络写手们的亲密接触(据说中国大陆知名的网络写手中,有三分之二参加了这个会议。我不写出名字,是因为有些人名字敏感,害我无法上传文章,又得打X通过),这个会议受到会场附近派出所的干涉场地而取消。
   
   
   
   这个北风可不善罢甘休,在我演讲后,他跳出来提了一个差一点让我回答不出的问题。他的问题好像是:我要举办的会议被和谐了,而会场中也有一些不速之客,我想你回答,怎么看待这个问题?难道他们和我们的目标不一样,不愿意为社会和国家进步做一点贡献?难道他们不想国家好?我想听你的意见,我们和他们如何和谐相处。
   
   
   
   我能说什么?我说,我是写间谍小说出身的,我对世界各地的间谍特务和警察特别是中国大陆的,都有很深的了解,他们很多人也是我的哥们姐们。我想说的首先是,其实他们是一批很优秀的人,他们加入这些警特机构,绝大多数是怀抱正义的目的,为了保家卫国,为了保护人民的。他们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职责,我不相信他们为了这个国家不好而工作。我对他们有信心。至于他们不能不执行一些任务,不能不干一些让我们伤心和气愤的事,我认为,大家都要首先想到他们也是体制里的一个纽扣,他们也有职责在身。
   
   
   
   一旦我们能够心平气和的认识到这些,我们就不会把对整个体制和社会邪恶面的怨气发在他们身上(或某一些人身上),我们也许就更能够和谐相处。而在他们那一方,我认为,他们也是有良心的,他们由于见到的比我们更多,更全面,也会有独立思考以致提高认识的一天。
   
   
   
   至于说我对他们要说什么?我还是那么几句话,就是我的母亲,也是他们的母亲在我们和他们都很小的时候就反复教育的:孩子,要真诚,别撒谎,别欺负弱小,别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如果一名警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还能够记得这些母亲的话,我相信,我们都不用害怕,我们一定能够和谐相处。至于说到这次会议,我认为人家有权也有责任来参加,问题在于,如何汇报和看待这样的会议!
   
   
   
   有人参加了这次大会,他们回去只要如实汇报就可以了,他们甚至可以把我的演讲全部录下来,然后他们只要记得母亲说的“讲良心”和“诚实”的话,他们一定会得出结论:这次开会的博友们好像都很真诚,他们不是阴谋家,他们想推动社会进步,他们都很穷,但仍然关心国家和社会,关心比他们更弱势的民众,他们的精神很富有,很富有……如果这些精神能够从博客扩展到现实的话,那么中国一定会更和谐,也崛起得更快!
   
   
   
   听说,我的演讲中,有警察朋友鼓掌了,我想说的是,如果他的鼓掌是真诚的,那么,我为他的鼓掌喝彩。
   
   
   
   我仍然坚信,人类的梦差不多,中国人有相同的梦想,只要我们乐观、坚韧、奋进,我们就有梦想成真的一天。
   
   
   
   杨恒均 2008-11-21
   
   
   

此文于2008年11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