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美国大选中最让我感动的场景不是奥巴马竞选中说到去世的外婆时眼含泪光,也不是牵着妻子和两个女儿的手,四位黑皮肤的美国人一起走上前台,登上美国最高权力宝座;不是奥巴马的获胜感言……最让我感动的场景是在胜负一分,在奥巴马阵营举行盛大庆祝活动时CNN记者拍摄到的一个画面:画面中一部七成新的马自达四驱车孤零零地从地下车库开出来,缓缓而去,车里那位满头白发的司机同样显得孤寂和落寞——他就是离权力只有一步之遥的美国老兵麦凯恩!
   
   
   
   ……而在这之前,麦凯恩的演讲已经感动了我一次,是他,奥巴马的对手,在演讲中第一次说出来这次选举的伟大历史意义,并表态“我将尽我所能支持”奥巴马,继续服务国家和民众。

   
   
   
   这就是民主的伟大,失败者心服口服,胜利者戒骄戒躁,愈益谦卑。掌握国家的最高权力的人和执政党完全由选民的选票来决定,那些西装革履的“大人物”们通向权力之路,好像是在玩一场游戏,玩一场由民众最终掌握着控制按钮的游戏。当胜负立判定的霎那,有人梦想成真,有人梦幻破灭,但无论哪一种,总能让生活在几千年不民主制度下的人类感叹和感动:这确实是迄今为止最不坏的政治制度。民主制度下类似的感人场景一再出现在民主国家和政体里,不但是老牌的民主国家屡见不鲜,亚洲新兴的民主政体如台湾,也出现过类似感人的场面。
   
   
   
   今年五月台湾举行总统大选,马英九以高票胜出,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讲。然而,更加感人的演讲却来自他的竞争对手,民进党的候选人谢长廷。他的落败感言可能是中华民族历史上退出政坛的统治集团最感人的演说。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大概还没有哪一个失去权力的执政者或者集团还能保全身家性命、还会被给予机会来发表这样感人的演说。
   
   
   
   当然,民进党让人感动的还有很多,就在八年前的2000年的大选上,陈水扁当选为台湾的“总统”,完成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第一次和平的政党轮替。我和大多数人一样,也为此欢呼和感动过。虽然说陈水扁执政八年让那感动变成感慨,然而,没有人能够否认2000年民进党上台、政党轮替的伟大历史意义。(这意义一点也不亚于今天美国的奥巴马当选总统)。
   
   
   
   即便到了今天,台湾民众也不会后悔台湾实行了民主、完成了政党轮替,更没有人会怀念一党专政的蒋家王朝统治了一百年的极权统治。陈水扁的腐败并无法掩盖执政近百年的国民党的腐败,也无法掩盖中国几千年没有民主的腐败历史。政党轮替是民主政治,是人类进步的必经之路,人民有“试错”的权力,在“试错”中进步,比原地踏步几千年都没有多少进步的政体要强得多。那种连人民“试错”的权力都不给的政治制度,永远不会有真正的进步,只会在历史的怪圈里打转。
   
   
   
   2000年的政党轮替不但让民进党获得了权力,更让国民党完成了合法性的转变,得以浴火重生。从这一点上说,2000年的政党轮替,对国民党的意义一点也不小于对民进党的意义。所以,我至今为2000年的台湾的政党轮替感动,而当时的主角无疑就是民进党!
   
   
   
   台湾的民主是台湾民众觉醒和奋斗的结果,是台湾现代化幕后推手蒋经国高瞻远瞩的结果,是国民党内部进步力量妥协和推动的结果,更是民进党长期艰苦抗争的结果——
   
   
   
   民进党最让人感动的是它自成立以来,在台湾没有民主的情况下,坚持抗争,以棍棒、石块和汽油弹,以眼泪和鲜血,迫使当局一步步妥协,最终完成了民主转型。最终,台湾民众不再需要和民进党一起用棍棒和汽油弹来决定影响国家的政策;最终,台湾民众用手里的选票把民主进步党推上了权力的顶峰;最终,台湾民众又用手里的选票把显然没有能够成功转型的民进党抛离了总统府……
   
   
   
   这就是民主,民进党,这就是你们拼搏而换来的民主!
   
   
   
   在一个新兴的民主政体里,激动的民众打伤了警察,几乎也成了见惯不惊的常态,只要在法律的框下处理就可以了。相反,只有在专制和极权政体里,才有权力不受限制的警察暴打民众甚至几个警察把民众殴打致死的事。可是,即便是在民主政体下,如果少数暴怒的民众背后是一个政党在策划的话,也是违反了民主原则的。
   
   
   
   民进党必须认识到:台湾民众刚刚在今年五月份做出了选择,马英九政府是台湾民选的合法政府,也是民进党必须承认的政府。民进党如果不认同马英九政府的大陆政策,他可以通过合法途径(国会等),使用民主的途径包括游行示威抗议等等,但却绝对不应该用一个政党的号召力和组织力去支持鼓励暴怒的民众使用汽油弹和石块对抗政府,袭击打伤警察。
   
   
   
   民进党大概没有忘记,当初他们就是带领台湾民众使用汽油弹和石块来对抗一党独大的国民党政府的,当他们那样做的时候,我为之感动和喝彩。是他们的勇敢,他们的执着和坚持,最终使得台湾民众不再需要使用棍棒、汽油弹和石块,而只需手里一张小小的选票,来决定台湾的前途,来决定自己的命运!
   
   
   
   难道当台湾民主已经逐渐走上正规,当民众同和用你们一起争取而来之不易的选票把你们拉下权力宝座的时候,你们转而想使用棍棒、石头和汽油弹来对付民主政府?难道刚刚选举失败的民进党要用汽油弹和石块取代民众手里的选票?
   
   
   
   民进党里有人说,台湾现有的游行规定是违反宪法的,那么,你也清楚记得,过去八年在台上执政也有能力修改游行法的是民进党而不是国民党。在和政府对抗的时候,我希望现在的民进党好好学习一下在野的国民党等。
   
   
   
   对民进党执政期间的百万红衫军游行,我并不太支持,但看到人家哪怕在暴雨中都秩序井然,怎能不感动(特别是宋楚瑜和施明德两位先生的反腐败和平诉求,让人感动)?
   
   
   
   民进党,这才是民主。民主不是有些民进党理解的:只有你民主进步党做主的时候,才是民主。否则,人家就会出卖台湾,就会背叛民主。他们忘记了台湾大选刚刚结束不久,选票都还没有清理干净。在台湾逐渐完善的民主政体下,马英九又如何能够卖台湾?民进党的斗争哲学是否该收敛一点了。从我这位经常来往台湾和大陆的中国人看来,增强两岸经贸往来,开放三通,扩大两岸民间和高层往来,不但不会出卖台湾,而且甚至迟早会让台湾的民主发扬光大。
   
   
   
   我无意教训一个为民主打拼并取得了成绩的民进党什么是民主,但大家都应该知道,民主是你有时执政,有时在野,而什么时候执政和什么时候在野的决定权在握有选票的民众手里。使用阴谋诡计,使用卑鄙下流的竞选策略,使用高调不着边的宣传鼓动,很可能在短期内有效(某次竞选的时候),但在相对长的时间里,不可能欺骗广大的选民(例如陈水扁执政八年时间里)。
   
   
   
   在刚刚过去台湾五月总统大选中,你们民进党输了。但民主没有输——而你们没有任何理由让台湾的民主和你们一起输。台湾民众给了你们八年的机会,现在他们重新选择了,你们也应该给国民党——不,给台湾民众一个机会!
   
   
   
   我能够理解这次落选后对民进党的打击,特别是部分民进党认为民进党赖以生存的“台独”本钱被陈水扁八年执政弄得入不敷出(相对而言,大陆过去八年对台政策反而从武力威胁逐渐调整到更加灵活和自信的多头并进)。一个政党,一个真正理解民主的政党,必须把功夫下在“政治”之外,必须搞清楚民之所欲何在,必须以民为本,而不是处处以自己党的利益,以党纲为主。我理解民进党以“台独”起家,然而,如果民进党把“台独”作为终极目标,反而把民主只是当作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那就本末倒置了,是让人痛心的。
   
   
   
   民进党要想浴火重生,必须从自己党的名字入手:“民主”和“进步”!
   
   
   
   专制的历史已经终结(即便那些没有终结的,也无路可走了),但民主的路还很漫长。老牌的民主国家如美国至今还在为民主不断努力,每一次选举下来,都被欢呼为民主又一次进步。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思考吗?
   
   
   
   民主政治就是政党政治,民众通过选票挑选执政党和最高领导人。在民主政体下,政党的胜败实乃“兵家之常识”,有时因为国际和国内的环境,以及民众对政党的期待,使得有些政党在较长的时期内都无法执政,但这不是民主的失败,而是那个执政党没有把民之所欲常放心中的原因。一个政党,只有胜不骄败不馁,才能够浴火重生。
   
   
   
   民进党大概不会忘记,在2000年夺取政权的时候,海内外台湾问题专家包括我自己也认同这样一个观点:那就是百年老店的国民党可能要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无法执政了(民进党内部智囊自己断言的是50年到100年,因为他们坚信台湾人想独立,以及本土人一定会选本土人的狭隘岛民观念)。结果又如何?结果是短短的八年,民进党以如此悬殊的票数落选。台湾民众在艰难的八年之后,不但没有对民主失去任何一丁点的信心和希望,反而愈益成熟。让人感动中禁不住拍案称奇!
   
   
   
   民主不会走回头路。我希望民进党痛定思痛,不是因为一个党派之利,而是深深感到台湾的民主政治需要成熟的政党。我希望民进党能够乘在野的机会更深的体会什么是民主,尽快完成转型——从一个用石块和棍棒争取民主的斗争的党,转型为一个在民主政治游戏规则下按照民主和文明的方式服务于台湾民众的现代化政党。
   
   
   
   民进党,你什么时候能够再一次感动我?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也是台湾的民主又向前迈进一大步的时候……
   
   
   
   杨恒均 2008-11-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