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杨振宁说,我不在了,翁帆可以再结婚,就有人照顾她了……

   
   
   
   和一多年不见的老友重逢,惊觉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了,人才五十出头。我问他还猫在大学干啥,他说能够干啥,还是在物理里打转。朋友的专业太科学了,不实用。可他一头扎进去,结果多年过去了,到现在,转行也难,因为没有公司和单位能够搞懂他到底在研究啥,也只好守着研究所。最近听他说再不出成绩,就连经费都申请不到了。家庭也不那么和谐,两年前孩子上大学后,夫妻俩离婚了。到如今老大不小,不找耐不住寂寞,找又不好找。我一年前给他写邮件让他到大陆去找,他倒是去了,60后的他嫌人家年纪大了,70后的人家又嫌他太老,80后的倒是不老,也不嫌他老,而且一个接一个前赴后继地投怀送抱,但他感叹道,虽然我是学物理的,但我也知道一点“人理”——是人都看得出,那些80后女孩子是冲我的美国护照而来的……

   
   
   
   我打趣道,看起来, 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学习杨振宁,弄个诺贝尔物理奖,到时还怕没有翁帆?
   
   
   
   本来开玩笑,没有想到激起了朋友的伤感,他说,诺贝尔物理奖是不指望了,不过,他冲我苦笑道,我倒想有一天给翁帆写一封求爱信,早写好,我先排队等她。
   
   
   
   我不以为然,调侃道,得不到诺贝尔物理奖,就要打人家杨先生的媳妇的主意,有点不地道吧。朋友说我误会了,他从电脑里调出了杨振宁接受《联合早报》的采访。这篇文章我曾经扫过一眼的,当下我又看了一遍。看过后,联想到一些事,想到以前也可能在聊天中嘲讽过老杨和翁帆,心里颇有些不安。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杨振宁与翁帆)
   
   
   在这篇采访中,杨振宁谈到当时以82岁的高龄迎娶28的青春女子翁帆时透露心迹,他说他丧偶后不准备过孤独的生活,一定会找的,但在决定是否和只有28岁的翁帆结婚时,他确实有些犹豫。他不是因为世俗的流言蜚语而犹豫,让他犹豫的原因只有一个:他死后翁帆怎么办。他说,2004年结婚前他调查了一下,82岁的老人平均可以活6年,也就是说有人只能活一年,有人可以再活十年。在结婚前,他告诉翁帆,他死后,她一定要再结婚……
   
   
   
   杨振宁坦诚的表白让我挺感动的,他没有回避而是直面人类生命的极限,结婚时想到的却是自己走后,是否有人照顾翁帆。这,大概就是爱情吧。两人结婚虽然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嘲讽,说什么老牛吃嫩草,一味往道德上扯。现在想一下,那些竭尽讽刺之能事的,有些那个了。
   
   
   
   杨振宁和翁帆是你情我愿,爱情和婚姻难道不就是你情我愿?如果说年纪相差太大就有了道德问题,那老伴走后的杨振宁找一个六十多岁的,相差也超过二十岁,道德就能够说得过去了?难道杨振宁一定要找一位75岁以上的老人来结婚?这道德的标准是好生让人困惑的。
   
   
   
   至于说到“白头偕老”,那就更牵强了。如果没有爱、没有了责任心的婚姻,即使都是金童玉女门当户对,又有几个能够白头偕老呢?杨振宁和翁帆已经双手紧扣地走过了四年,你不妨去婚姻登记处查一下,这四年里,有多少年轻人离婚?
   
   
   
   真正的爱情,甚至真正的婚姻,又岂是用“白头偕老”能够一言以蔽之的?缺乏了爱情和责任心,两人即使“天长地久”了,却互相怨恨,弄得你死我活,又有什么意思?
   
   
   
   “不在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也许是爱情的最高境界,但肯定不是婚姻的最高境界。看了杨振宁的采访,听到眼前的朋友说出的话,我就觉得不应该指责他不地道了,正如我当时也不应该在聊天中对杨振宁翁帆的婚姻表示轻视一样。
   
   
   
   对杨振宁没有一点的不敬,正如他实事求是的面对自己的年龄一样,我想说的是,杨振宁今年毕竟已经86岁了。也许,我眼前这位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得到诺贝尔物理奖的老哥们说的是真心话,他说,他随时准备好追求翁帆……
   
   
   
   不过,我这位老哥们示爱就可以了,你不一定追得上人家,要知道,杨振宁在你这个年龄,就没有整天想着追求女人,人家正在为拿诺贝尔而夜以继日的工作呢……
   
   
   

萍踪侠影梁羽生

   
   
   
   这次经过澳洲,多呆了两天,参加澳大利亚华人文化团体联合会为梁羽生博士、赵大钝先生颁发澳华文化界终身成就奖。我虽然不像读金庸的武侠小说那样一本不漏,但也毕竟是梁羽生武侠小说的忠实读者。
   
   
   
   梁老今年已经84岁了,去年在香港中风后,落得左边半边身子瘫痪,目前住在悉尼西部的一家华人养老院。老伴住的比较远,行动也不那么方便,但每天来看他,让我想到梁老的武侠小说的书名“侠骨丹心”。
   
   
   
   颁奖定在11月7日,但梁老由于身体状态不好,看起来很难到现场领奖(后来果然因为身体状态而没有亲自出席颁奖仪式)。在颁奖之前两天,我和澳大利亚华人团体联合会召集人何与怀博士等去看望了梁老。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梁羽生所住养老院大堂)
   
   
   这是继我写《伴你走过人间路》之后第一次进入澳洲的养老院,一进入这里就给人一种心情沉重和郁闷的感觉。这个养老院条件不错,很干净,空气也还可以,但一进入,映入眼帘的就是高龄的老人们那扭曲的身体和痴呆、病迹的脸。我想,所有人进入养老院后的感觉可能都是一样的:幸运长寿的人生,原来终会走到这一步。
   
   
   
   因为是去看梁老,那天也有了另外一种感觉:大侠梁羽生的“萍踪”在这里?大侠梁羽生的“侠影”在这里?这里和“白发魔女”、“下天山的七剑客”、“广陵剑客”以及“斗京华的龙虎”们的世界相差的何止是十万八千里!——这里就是大侠的最后归宿?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我与梁羽生博士、何与怀博士)
   
   
   见到了梁羽生博士,他气色看上去还不错。见到我们他很高兴,他还是那么健谈,说起一个话题,只说到自己上气不接下气,才会停下来喘一口气。每次说到兴头上,就少不了背诵唐诗。据说,梁老对桌子上那本翻烂了的唐诗倒背如流。唐诗旁边是一本《圣经》。来看梁老的人不多,但这两本书一直伴随着他。
   
   
   
   这次拜访梁老,我们带去了7日准备颁发给他的奖牌。梁老很喜欢,用双手轻轻摩擦。按说,梁羽生先生平生获得的荣誉不在少数,对于这样的颁奖,肯定是无所谓了,可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封笔多年了,那些远在千里之外的大陆和港澳台的读者们大概也渐渐淡忘了他,又或者被如日中天的金庸大侠给掩盖住了(金庸大侠亲自来看望过梁大侠,当时没有带礼物,于是给梁老留下一张可以填上任何数字的空白支票作为礼物。而梁羽生先生自然是任何数字也没有填上去)。
   
   
   
   离开梁老时,我感慨万千。不知道有多少读者知道这位一代大侠的萍踪侠影?当然更少的读者知道这位老人已经在天堂的门外徘徊……
   
   
   

还有一位八十岁的老头,他让我关心所有八十岁的老头

   
   
   
   写了两个八十岁的名人了,就不能不写那个我心中最有名的默默无闻的八十岁老头了——我的老爸。
   
   
   
   我想,如果没有我老爸,而我老爸正好又一路活到八十岁我会不会有兴趣去关心八十岁的老人呢?这个问题同样适用我对孩子的喜爱。如果我自己没有孩子,我会对所有的小孩子遭受的苦难如此敏感吗?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一个和谐的社会,首先应该是老有所依、幼有所养的社会,而这一点可能是中国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中国人这些年自认为富有了,其实从我切身经验推算,只在老人问题上,我们就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相差不少于三十年,我已经看到了越来越多孤苦无依的老人,让人心疼。
   
   
   
   母亲走后,如何让父亲不孤独,过一个幸福的晚年曾经是我最大的忧虑。而现在让我最开心的正是父亲脸上常常浮上的微笑。就在两个月前,父亲还接连爬了河南的鸡公山和湖北的武当山。父亲以八十多的高龄,带着我们精心挑选的保姆“南征北战”,仍然过着冬天到南方,夏天到北方的潇洒生活,实在是我人到中年的最大幸事。
   
   
   
   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了。在大陆照顾老的,到了国外,要看望小的。这次到澳洲第一天去接上三年级的小儿子时,他在车上兴奋地告诉我他们班正在训练演讲口才。他今天刚刚做了即兴演讲——就是那种挑选一个题目,准备五分钟,上台讲一分半钟的节目。我问他今天演讲的题目,他说他从纸箱里挑出来的题目是“my hero”(我的英雄)。
   
   
   
   我紧张地问他,那你的英雄是谁呢?他没有做声。我又问,他才不情不愿的说,是我Dad,啊哈,就是你。
   
   
   
   我掩饰住无比的兴奋和激动,故作镇定地问,哦,那你怎么讲的?
   
   
   
   他说,他不想说了。过了一会,我又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你这个老爸我有啥子英雄的?很难讲的,你怎么讲的呢?
   
   
   
   他还是不理我。我想了一招,激他说,让我猜猜——不是因为我开车快吧?那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该不是我经常带你去玩吧,或者我飞来飞去,像一个变形金刚?……也不对吧,难道是我从俄罗斯给他买了夜视镜,又或者那一大包巧克力?……
   
   
   
   儿子是很少能够保密的,可是,这一次他竟然死活不告诉我他在课堂上是怎么吹嘘我这个“英雄”的,我也实在想不到我有什么地方会让他认为我是英雄。
   
   
   
   不过,心里却异常舒服。只要让八十岁的父亲能够经常开心的笑,让搞不清什么是英雄的儿子认为我是“英雄”,我就感到自己是一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老杨和老老杨)
   
   
   杨恒均 2008-1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