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
杨恒均之[百日谈]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2008美国大选:一场游戏一场梦》系列之四

   
   


22个月:从不相信会有黑人总统到希望奥巴马当选

   
   让我把时间推回到22个月前,当时我正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收音机里播放一个小时的(美国)国家广播电台的“面面俱到”节目(NPR “everything considered”)。这是我比较喜欢的电台节目。当天的话题是:美国人准备接受一位女性总统吗?美国人准备接受一位黑人总统吗?一个小时后,收音机里几位专家得出的结论是:女性总统还马马虎虎,但黑人总统,可能还言之过早。
   
   他们的结论和我的不谋而合。所以,当奥巴马和希拉里竞选时,我认为他会败下阵来。而当他成为民主党候选人后,我又和共和党想到一起去了:民主党这次输定了。后来奥巴马和麦凯恩一路拼下来,我都很少去关心,说实话,由于对美国政治的了解,我并不关心奥巴马还是麦凯恩当选,这一点我已经反复说过。
   
   也许奥巴马和麦凯恩在经济政策上会有所同,然而,那是住在美国的人应该关心的,和我无关。而至于在一些我们中国人更关心的领域,例如国际关系、外交等方面,两个人谁上台其实都差不多。难道你真以为奥巴马上台就会立即把美军从伊拉克撤出来?难道你认为麦凯恩上台就会更关心中国?
   
   一位美国朋友还告诉我,在美国普通选民看来,两人最大的不同在于减税等经济政策上,可是实际上,美国专家和政府高层有些人都清楚,两人现在的所谓减税计划都是不切实际的,只是画饼充饥,用来忽悠选民投自己一票。任何一个候选人上去后,他们都会在第一年里迅速改变自己的那些“承诺”。
   
   再说,以我的观察,美国媒体和专家对谁当选的分析早就入木三分,远非中国的一些媒体上的学者和时评家“隔岸观火”所能及。所以,我就不班门弄斧了。然而,在离选举还有72小时、48小时、24小时的关头,我却忽然紧张起来,我终于认识到,我其实是很介意谁当选的。
   
   是的,我很紧张这次选举的结果,以致在选举48倒数小时时,我想写一篇文章呼吁我的美国朋友们都去投票——把票投给奥巴马!
   

奥巴马改变不了世界,但世界会因为他的当选而改变!

   
   奥巴马是谁?我知道多少?其实,我一点也不了解他。22个月以来,我几乎每天都从电视或者车上的收音机里听到他的名字,电脑上不停地跳出他的名字,但我甚至没有去阅读他的简历。在我眼里,他谁都不是(nobody),他能够脱颖而出,把一个代表国家的老兵打下去,完全是天时地利。麦凯恩形象死板,打出的竞选招牌竟然是“County First”(国家第一),他正好碰上布什总统用“国家”把美国人折腾了七八年,碰上“国家”深陷伊拉克,碰上“国家”陷入经济危机从而影响了民众生活,碰上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美国人认为“国家”正在错误的道路上踽踽独行……。还是奥巴马新鲜,以前没有任何政绩,没有固定的形象,想怎么装扮就怎么装扮。于是他打出的是:Change, We need(我们需要改变),We Can (我们能够做到)。
   
   奥巴马到底能够做到什么?他能改变什么?我想不但台下那帮年轻人糊里糊涂,恐怕奥巴马也搞不清楚吧。愣头青奥巴马在选举只有48小时时走到哪里都是那么几句激动人心的话:这次选举不是关于我,而是关于你们的。我们一起,先改变XX州,然后我们就可以改变国家!改变世界!!
   
   奥巴马真能改变美国?真能改变世界吗?我真的不想再多说了,只想说,如果麦凯恩改变不了世界,奥巴马照样改变不了。奥巴马上去后,以他的执政经验,他将会大量使用前期民主党政府(例如克林顿政府)的老臣,还会在华盛顿“旋转门”里挑选一些新面孔。在目前国际环境下和内政外交之下(尤其是经济危机),奥巴马上台后,能够改变华盛顿和美国几个州的经济情况,已经算是不错了——更不用说改变世界。
   
   这一点我很清楚,所以,我不会把希望寄托在美国总统身上,包括对待中国问题上,我也同样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某一位美国总统身上,因为美国从上到下,在对待中国问题上,基本上已经有了共识,左右摇摆不会太大。
   
   可是,为什么在美国选举日近的时刻,我突然紧张起来?突然担心奥巴马选不上?甚至想以一个非美国公民的身份去为他拉票,“干涉美国内政”呢?
   
   让我再把镜头转到过去的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我有很多时间是在电视机前看大选节目的。我想,即便不在美国生活的人,也能够从众多的频道上看到我所看到的那些内容。你看到和听到了什么?经济政策、减税、水管工Joe、伊拉克政策、反恐、国家安全、国际关系、贸易、两位候选人的家庭、工作背景,以及他们的每一句讲话,他们的幽默搞笑,他们的孩子、妻子或者丈夫的衣着打扮等等……
   
   CNN,BBC, FOX News,CBS……,我有时一小时内换十几个台,内容也都大同小异。不过,美国媒体实在厉害,他们可以把奥巴马和麦凯恩的一切——从个人打扮到施政细节两相对比,事无巨细地一一展现给观众——可是,你觉得少了点什么没有?
   
   如果你在美国或者其他西方国家看这些新闻电视和深度分析,你定会像我一样发现少了最重要的一样东西,那一样东西是如此的明显,可以说一目了然吧,可是,所有的新闻媒体,所有的节目,所有的评论员和专家却都视而不见,或者说,回避了。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我在说两位总统候选人的皮肤——我在说“种族”。
   
   虽然所有的电视台都故意回避了这个问题(因为政治正确),然而,几乎所有的美国媒体都承认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将是历史性的(historic)!
   
   虽然美国人最关心的依然是经济,想着伊拉克和反恐,可是他们心里明镜似的,美国如果出现第一个黑人总统的话,不但对于美国具有历史意义,而且世界也将悄然不同。
   
   

种族歧视:我们心照不宣的秘密

   
   有人可能会质疑我,奥巴马当选总统怎么就改变世界了?我们看不出来?你不是说他什么也不能改变吗?是的,你不一定看得出来,因为这个改变是从人的内心开始的,而世界的改变往往是由人类内心的改变引发。
   
   作为一名在海外生活了十几年的中国人,如果你问我,对这个世界最期盼的是什么,我会顺口答道“没有战争和种族歧视”。而且,相比较战争而言,种族歧视给人类造成的伤害反而更大,也是引起很多历史上最邪恶战争的根源。
   
   40年前,奥巴马的先辈马丁-路德-金博士冒着生命危险做了“我有一个梦”的演讲,那篇演讲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演讲之一,可是,那只不过是一个想要自己的孩子能够和邻居(白人)孩子一起上学、玩耍和就业的人类最低等的梦想而已。
   
   然而,如果不是马丁-路德-金那个最低要求的梦想,40年后的今天,我和我的孩子,又会生活在怎样的环境里呢?还有大概两千多万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这个数字还会急速增加),又会生活在什么样的境况下?
   
   马丁-路德-金是最伟大的,他的伟大除了他本人的远见卓识和勇气,还因为他生活在一个最伟大的国家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在美国的所有节假日里,只有马丁-金博士的生日是这个白人国家里唯一的一个以个人生日作为国家假日的。
   
   然而,种族歧视真正消除了吗?或者说彻底消除了?我想不但我的回答支支吾吾,很多人都不敢说他们的答案是正确的。作为一名整天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的大地旅人,我对此的认识也许比其他朋友人更多一些。
   
   这个世界最深的忧虑是什么?文明的冲突,贫富差距,独裁和民主、意识形态,南北关系、东西关系……我不否认这些都存在,然而,在我的观念里,我始终认为种族,才是最大的问题。历史上最残酷的战争和屠杀几乎都是因为种族引起的,例如二战时候德国屠杀犹太人和日本侵略者杀害中国人,都和种族歧视和种族仇恨分不开。种族也是贫富差距、意思形态和文明冲突的重要根源。
   
   现在,在美国和澳洲这些发达国家里,种族歧视不但从法律上完全消除,而且甚至有些政策更倾向于照顾弱势的种族(例如美国印第安人和澳洲土著),并且白人们再也不会对着你说:黄种人、黑人、棕色人……可是,在内心深处,那种种族的壁垒和歧视,是否还存在?也许,那是一个秘密,一个公开的秘密,一个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秘密。
   
   正因为有这种秘密存在,所以我和那些白人专家们在22个月前对出现一位黑人总统抱着怀疑的态度。这态度在奥巴马这匹“黑马”出来后变得犹豫不决。我不能肯定,美国人真的准备好选择一位黑人总统?
   
   难道美国人要再一次展示自己的伟大,就像当初他们确立了世界上最早的民主制度一样,他们又要创造历史,选举一位黑人总统来展示这个民主制度的优越性?炫耀这种民主制度甚至可以消除种族隔膜?美国人要用一位黑人总统给族歧视划上一个句号?也消除我们所有人心中心照不宣的种族歧视的魔障?他们能够像终结独裁的历史一样消除人类心灵深处最深的痛吗?
   
   人类面临的最需要解决的两个问题:种族和政治制度——美国将要在2008年大选中毕其功于一役?
   
   

白人、黑人和我的“种族歧视”

   
   美国、澳洲等国家的种族歧视无疑是白人造成的,然而,发展到今天,种族歧视却存在于每一个种族之中。相比较而言,我发现问题最严重的部分反而不是在白人之间。作为白人一直控制的立法和国家机器,基本上已经完成了从宪法和法律上彻底消除歧视的历史变革。至于一些白人心底残存的歧视,却不一定能够在现实中造成既成事实和伤害。反而是另外一种残存在心底的东西,造成了彻底消除种族歧视。那就是我要说的,残留在被歧视者心底的阴影,更大的阻碍着社会的和谐和进步。
   
   美国黑人一直是受教育最低和收入最低的族群,这些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如果说在美国黑人受到歧视的话,那么相比较白人而言,中国人可能是更歧视黑人的。和白人眼中渐渐淡化的颜色(黑色)相比(只是淡化,远远没有消除,过去12小时的民调让人感到惊恐:美国一些州特别是佛吉利亚等,超三分之二的白人把票投给麦凯恩) ,你看看这次出现在美国投票站的黑人排队长龙,发现他们几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投票给自己的“同类”——黑人奥巴马,你会长叹,这些美国黑人眼中才更有颜色和种族。
   
   和黑人族群正相反,中国人重视教育,勤劳。从这个意义上说,黑人目前的处境不能全归罪于历史因素(种族歧视)。虽然很多黑人靠勤奋和教育在美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例如鲍威尔将军。但在很多人包括他们自己的眼中,他们仍然是白人政府的点缀。直到2008年突然出现了奥巴马,以短短22个月的旋风般的速度,登上美国总统宝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