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杨恒均之[百日谈]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我闻到了玫瑰的香味,却忘记寻找棺材!

   
   8月27日我从上海启程到北京参加一个会议,到北京后也没有上网,28日才打开信箱,信箱里有一封海外某编辑老友的信,信件附录了一份新闻稿,就是那篇后来广为流传的吴敬琏涉嫌间谍门的新闻稿。编辑信中说,他们收到这样的稿件,但不能确定真伪,想请我给个意见,他们再决定是否发这则新闻。

   
   凭我对中美情报机关的了解和研究,已经可以判断这新闻违反了一些基本“常识”(后来我也在博客里提到了)。首先,美国(包括其他一些主要国家)的情报机关对华情报工作中可以发展哪些人有严格规定。据我的了解,吴敬琏老师这种人不应该在美国的间谍发展名单内,或者说,要发展吴老师这种人充当间谍,其审批权要到美国总统那一级,而以目前的中美关系,不应该有这种情况出现;其次,虽然当时没有见过吴敬琏老师,但从我了解到有关他的情况判断,吴老没有任何理由和动机“充当外国间谍”;第三,以吴老在体制内的身份和地位,以我对国安部门的了解,即便他有什么问题(纯假设),国安部也不会采取这种方式,事先张扬,轰轰烈烈。
   
   不过,当我看到朋友发到信箱的信件时,关于吴老间谍门的消息已经在海外多家网站登出。有一个朋友解释说,等不到我的“专业判断”,因为提供这则消息的人同时向多家海外网站发送了消息,他们怕落人之后,所以,也发表了。实际上,如果大家稍微看一下国内对间谍门消息报道,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几乎所有的报道都把矛头直接指向28日开始刊登这则新闻的几家海外网站。实际上,有关吴老师的间谍传言,早在这之前就在大陆纷纷扬扬。而且,虽然和海外网站联系的人使用了代理隐藏了IP地址,但大体可以确定那是来自大陆的IP。
   
   发表就发表了,也没有人追究责任。有一两个海外网站还在后来还发表了纠错声明。网络时代往往有这个问题,特别是涉及到中国的一些新闻,在资讯不畅通的情况下,难免有些误会,甚至是完全错误的消息。这种事情以前也有,过去也就过去了。所以就连我这位自诩为当今唯一一位中美情报问题专家(呵呵,加一个“公开”的吧,否则那些真正的专家会笑掉大牙的)也只草草写了两句,就此搁笔。
   
   当时我因为忙于俗事,也好久没有涉猎情报研究了,也没有细想。这段时间,我收到多封海外朋友的信件,有些还打来电话,对吴老间谍门提出一些看法和意见。这才引起了我的关注。
   

有人投鼠却不忌器?!

   
   9月21日我到东莞参加一个有关东莞产业转型的会议,吴老是这次会议邀请的主讲嘉宾。当晚,我和吴老有机会在宾馆房间畅谈了三个小时……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但如果各位想在下面文章中看到什么奇文异事,那就要失望了。三个小时里,吴老谈的是中国的经济和自己的学说,还有他对当今局势的一些看法。在这几个小时的交谈中,我见识了一位以民族和国家利益为重的独立学者的风采,一位造诣很深的经济学家,一位不但是以其学识、更以人品傲立于学界的老者。
   
   当然我们也谈到间谍门。说起那件事,立即可以从吴老慈祥的外表下感觉到他的气愤和无奈。吴老对间谍门的起因和我们一样一头雾水,他一门心思扎在工作和经济研究上,凭良心和学识生活和工作。虽然他在经济学上的一些研究和主张势必会得罪一些利益集团甚至某些权贵,但面对这样的一个老人,谁会制造这种流言蜚语?吴老想不到有什么人,我也猜不透。
   
   看到一个如此优秀的老人被无端端的流言伤害,我想安慰吴老两句。吴老倒是很大度。但对于这件不但在中国,而且在国际上引起巨大反响的间谍门事件,吴老的公民权利被严重损害,毫无疑问,吴老一定是在等待一个结果,或者一个澄清。
   
   在这起间谍门谣言中,受伤害最深的显然是吴老。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出发,他都有理由和权力要求一个说明。然而,他也没有时间与一些躲藏在阴暗角落里的“大人物”或者小人们“斗智斗勇”,他宁愿把自己全部心血用在中国经济发展的研究和推动上。
   
   可是,既然我已经知道了,我想,我就不能不说两句,不能让这起明显带有诬陷和抹黑性质的间谍门就此溜走。而且,在这次恶毒的间谍门事件中,受到伤害的不光光是吴老一个人,中国国家安全机关也牵连其中,而且中国政府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这就让我更加不能坐视不理了。
   
   如果制造这起谣言的人是为了伤害吴敬琏,那么我觉得他实在是太幼稚了,就算我今天不说话,难道你真认为各国的情报机关没有看出端倪?成语说投鼠忌器,可是,为了伤害一个吴敬琏,竟然把国家安全机关也搭进去,而且也严重损害国家和政府的形象,请问,幕后黑手是谁,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谁在造国家安全部的谣?

   
   这起间谍谣言不但伤害了吴老,同时也把国家安全部卷入。大家知道,在网络上制造一个谎言并不难,让他流传起来也不是不可能的。特别是针对某些个体的谎言,从来没有停止过。当然拿间谍来诬陷就稍微少一些,但不是没有。如果大家不信,到我一些博客的评论和留言里去看,总有一些无聊的家伙在那里言之凿凿的指责我是中央情报局派到网络上写文章的,嘿嘿,当然在海外的一些网站,更不乏一些海外的无聊家伙指责我是国安部的间谍。当然,对吴老这种德高望重的人使用间谍诬陷有些可笑,可就是这很可笑(违反了一些基本常识)的诬陷竟然突然流传开来了。为什么会这样?
   
   很多人只注意到这个谣言中的一个主角——吴敬琏,却忘记了另外一个主角——国家安全部!
   
   这则谣言不只是说吴老是美国间谍,而是说吴老充当间谍被国安机关约谈甚至带走。也就是说谣言直接涉及到国家安全机关。也正因为这样,这则谣言一开始让人听上去,就把不可能的事(吴老充当间谍)变成了可能的事实(我们国家安全机关不会随便行动的!)。大家想一下,如果一个人在网络上指责你是间谍,或者说某个名人是间谍,你顶多一笑置之。可是一个人说你是间谍,并且被某某国家安全局带走,你还笑得出?
   
   造谣者很聪明,为了使自己的谣言听上去可信,一下子到位,把国家安全部抬了出来。而正是他太急,没有深思,也露出了最大的破绽,没有逃过我这双比国家安全部卫士们还锐利的近视眼!
   
   造谣者应该知道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常识:你造吴敬琏的谣无所谓,作为个人,他人微言轻,不能把你如何,可是你的谣言中竟然直接牵涉到无所不能的国家安全部,哥们(或者姐们),你也忒大胆了吧?——连我老杨一写间谍小说的,都不敢造他们的谣,你不想混了?
   
   这也就是我要说的最重要的一点:吴敬琏间谍门中牵涉的不光是他本人,还有更重要的反间谍机关——国家安全部。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吴老出现在一则恶毒的谣言中,国家安全部不是同样出现在这则谣言中?吴老需要澄清,国安部不是更需要弄清楚?——更何况,国安部的工作不就是要弄清事实真相!?
   
   有人也许说,国家安全部忙得过来吗?说这些话的人可能没有常识,因为中国有很多谣言,包括涉及到一些重要人物的谣言,但没有一起谣言如此露骨的牵扯到国家安全部!而且,根据目前得到的一些消息,海外网站登载吴老间谍门的最早时间出现在8月28日,他们得到的消息来源是大陆,而早在这之前,大陆和香港地区就流传着间谍门的消息。现在就更直接了,一则谎言出现于中国大陆,而这则谎言牵扯到的对象竟然有在中国大陆最强势的反间谍机构——国家安全部。国家安全部负责中国的国家安全,对一些破坏国家安全的间谍和破坏活动进行侦察工作,最后把他们绳之以法。
   
   虽然中国的公安机关常常出现一些冤假错案,但我这里说一句公道话,国家安全机关却很少在间谍案件中出现错误。抓间谍不是一个小游戏,必须有确凿的证据,特别是涉及到第三国的间谍案,没有绝对的把握,傻瓜也不会抓一个小间谍,因为会影响到两国关系,得不偿失。大家如果看一下过去十年甚至二十年所抓间谍案件,都是有确凿证据的(注意,我说的是间谍罪,不是泄漏机密等罪,那些罪则有很大的水分。我就不说了)。甚至可以提醒大家注意一个现象:过去多少年,凡是传出和国家安全部有关的“谣言”——例如某个国家机关人员涉嫌间谍罪——要不了一段时间,这则消息几乎都被证实是真实的,几乎没有传过一起虚假的间谍传闻。
   
   唯独这一次?而且还涉及到德高望重的吴敬琏老师?
   
   分析到这里,我可以说出自己的第一个呼吁了:提请公安机关介入调查损害公民吴敬琏先生公民权利的案件;同时呼吁国家安全机关立即展开秘密调查,追踪竟然敢于诬陷国家安全部的幕后黑手!
   

胆大包天的造谣者把矛头直接对准党中央!?

   
   各位,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呀。说到我的老本行——间谍学,我就来劲了,现在要打也打不住了。只好继续说下去。制造间谍门谣言的那位,你就后悔和发抖去吧。
   
   间谍门伤害的不仅仅是作为公民的吴敬琏老师,还有国家安全部,这个前面已经说清楚了。然而,仅此而已吗?当然不是!在我经过一段时间对国外情况的收集,以及和海外一些专家交换意见后,我发现,这起间谍门受伤害最大和最深的还有一个主——中国中央政府,也就是俗话说的咱党中央!
   
   这些天我已经收到不下十封来自海外各国专家学者以及政府部门老朋友的信件,从他们的询问和讨论、意见中,我感觉到这件事所造成的影响,已经超出了对一个公民的权利的严重伤害和对一个政府执法部门的损害。
   
   吴老事件出来后,有人相信,有人不敢相信,有人半信半疑,按说在媒体澄清后,这些都不是问题了,可是,问题就出在看似不是问题的问题——特别是当这些问题涉及到间谍和情报这些普通人越看越糊涂的问题时。
   
   下面几条是我从海外专家学者的内部交流中总结出的他们的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看法,要注明的是,我的这些朋友大多是学者,但由于海外政界的“旋转门”现象(另有文解释),其中不乏参与海外政府政策制定,不乏和海外情报机关联系密切的。第二要注明的是,下面很多观点已经在海外甚至国内有些媒体中出现过,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引用,但都并不重要。
   
   一,西方一些学者以引用的形式,向我表明:吴老间谍门事件已经被多家外国情报机关研究,甚至被一些长期对中国怀有敌意的机构解读为:中国中央政府利用间谍谣言对中国一些著名的学者发出警告。有一位学者说,这种做法和美国政府时不时利用诬陷某位华裔科学家(例如李文和——李文和被侮蔑为间谍,后来证实是错误的,美国总统亲自道歉)来警告工作在美国的全体华裔科学工作者有点类似。在我进一步追问,西方人这样判断是不是有些武断的时候,一位美国华盛顿的学者告诉我,这样的判断完全来自中国大陆:一,可以去查一下,中国大陆官方的某些网站报道吴的事件时,竟然采用各打五十大板的方式,既说这是谣言,却同时提醒“经济学家”和学者也要注意不要被人利用;二,海外媒体28日才报道间谍门,而这个消息在国内早有流传,可是国内媒体竟然千篇一律只说海外媒体的报道,不愿意进一步追究海外媒体的来源,作为新闻媒体,实在让西方人看不懂;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这样的间谍门事件出来后,给西方人的感觉是,某些机构无所作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