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杨恒均之[百日谈]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我闻到了玫瑰的香味,却忘记寻找棺材!

   
   8月27日我从上海启程到北京参加一个会议,到北京后也没有上网,28日才打开信箱,信箱里有一封海外某编辑老友的信,信件附录了一份新闻稿,就是那篇后来广为流传的吴敬琏涉嫌间谍门的新闻稿。编辑信中说,他们收到这样的稿件,但不能确定真伪,想请我给个意见,他们再决定是否发这则新闻。

   
   凭我对中美情报机关的了解和研究,已经可以判断这新闻违反了一些基本“常识”(后来我也在博客里提到了)。首先,美国(包括其他一些主要国家)的情报机关对华情报工作中可以发展哪些人有严格规定。据我的了解,吴敬琏老师这种人不应该在美国的间谍发展名单内,或者说,要发展吴老师这种人充当间谍,其审批权要到美国总统那一级,而以目前的中美关系,不应该有这种情况出现;其次,虽然当时没有见过吴敬琏老师,但从我了解到有关他的情况判断,吴老没有任何理由和动机“充当外国间谍”;第三,以吴老在体制内的身份和地位,以我对国安部门的了解,即便他有什么问题(纯假设),国安部也不会采取这种方式,事先张扬,轰轰烈烈。
   
   不过,当我看到朋友发到信箱的信件时,关于吴老间谍门的消息已经在海外多家网站登出。有一个朋友解释说,等不到我的“专业判断”,因为提供这则消息的人同时向多家海外网站发送了消息,他们怕落人之后,所以,也发表了。实际上,如果大家稍微看一下国内对间谍门消息报道,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几乎所有的报道都把矛头直接指向28日开始刊登这则新闻的几家海外网站。实际上,有关吴老师的间谍传言,早在这之前就在大陆纷纷扬扬。而且,虽然和海外网站联系的人使用了代理隐藏了IP地址,但大体可以确定那是来自大陆的IP。
   
   发表就发表了,也没有人追究责任。有一两个海外网站还在后来还发表了纠错声明。网络时代往往有这个问题,特别是涉及到中国的一些新闻,在资讯不畅通的情况下,难免有些误会,甚至是完全错误的消息。这种事情以前也有,过去也就过去了。所以就连我这位自诩为当今唯一一位中美情报问题专家(呵呵,加一个“公开”的吧,否则那些真正的专家会笑掉大牙的)也只草草写了两句,就此搁笔。
   
   当时我因为忙于俗事,也好久没有涉猎情报研究了,也没有细想。这段时间,我收到多封海外朋友的信件,有些还打来电话,对吴老间谍门提出一些看法和意见。这才引起了我的关注。
   

有人投鼠却不忌器?!

   
   9月21日我到东莞参加一个有关东莞产业转型的会议,吴老是这次会议邀请的主讲嘉宾。当晚,我和吴老有机会在宾馆房间畅谈了三个小时……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但如果各位想在下面文章中看到什么奇文异事,那就要失望了。三个小时里,吴老谈的是中国的经济和自己的学说,还有他对当今局势的一些看法。在这几个小时的交谈中,我见识了一位以民族和国家利益为重的独立学者的风采,一位造诣很深的经济学家,一位不但是以其学识、更以人品傲立于学界的老者。
   
   当然我们也谈到间谍门。说起那件事,立即可以从吴老慈祥的外表下感觉到他的气愤和无奈。吴老对间谍门的起因和我们一样一头雾水,他一门心思扎在工作和经济研究上,凭良心和学识生活和工作。虽然他在经济学上的一些研究和主张势必会得罪一些利益集团甚至某些权贵,但面对这样的一个老人,谁会制造这种流言蜚语?吴老想不到有什么人,我也猜不透。
   
   看到一个如此优秀的老人被无端端的流言伤害,我想安慰吴老两句。吴老倒是很大度。但对于这件不但在中国,而且在国际上引起巨大反响的间谍门事件,吴老的公民权利被严重损害,毫无疑问,吴老一定是在等待一个结果,或者一个澄清。
   
   在这起间谍门谣言中,受伤害最深的显然是吴老。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出发,他都有理由和权力要求一个说明。然而,他也没有时间与一些躲藏在阴暗角落里的“大人物”或者小人们“斗智斗勇”,他宁愿把自己全部心血用在中国经济发展的研究和推动上。
   
   可是,既然我已经知道了,我想,我就不能不说两句,不能让这起明显带有诬陷和抹黑性质的间谍门就此溜走。而且,在这次恶毒的间谍门事件中,受到伤害的不光光是吴老一个人,中国国家安全机关也牵连其中,而且中国政府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这就让我更加不能坐视不理了。
   
   如果制造这起谣言的人是为了伤害吴敬琏,那么我觉得他实在是太幼稚了,就算我今天不说话,难道你真认为各国的情报机关没有看出端倪?成语说投鼠忌器,可是,为了伤害一个吴敬琏,竟然把国家安全机关也搭进去,而且也严重损害国家和政府的形象,请问,幕后黑手是谁,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谁在造国家安全部的谣?

   
   这起间谍谣言不但伤害了吴老,同时也把国家安全部卷入。大家知道,在网络上制造一个谎言并不难,让他流传起来也不是不可能的。特别是针对某些个体的谎言,从来没有停止过。当然拿间谍来诬陷就稍微少一些,但不是没有。如果大家不信,到我一些博客的评论和留言里去看,总有一些无聊的家伙在那里言之凿凿的指责我是中央情报局派到网络上写文章的,嘿嘿,当然在海外的一些网站,更不乏一些海外的无聊家伙指责我是国安部的间谍。当然,对吴老这种德高望重的人使用间谍诬陷有些可笑,可就是这很可笑(违反了一些基本常识)的诬陷竟然突然流传开来了。为什么会这样?
   
   很多人只注意到这个谣言中的一个主角——吴敬琏,却忘记了另外一个主角——国家安全部!
   
   这则谣言不只是说吴老是美国间谍,而是说吴老充当间谍被国安机关约谈甚至带走。也就是说谣言直接涉及到国家安全机关。也正因为这样,这则谣言一开始让人听上去,就把不可能的事(吴老充当间谍)变成了可能的事实(我们国家安全机关不会随便行动的!)。大家想一下,如果一个人在网络上指责你是间谍,或者说某个名人是间谍,你顶多一笑置之。可是一个人说你是间谍,并且被某某国家安全局带走,你还笑得出?
   
   造谣者很聪明,为了使自己的谣言听上去可信,一下子到位,把国家安全部抬了出来。而正是他太急,没有深思,也露出了最大的破绽,没有逃过我这双比国家安全部卫士们还锐利的近视眼!
   
   造谣者应该知道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常识:你造吴敬琏的谣无所谓,作为个人,他人微言轻,不能把你如何,可是你的谣言中竟然直接牵涉到无所不能的国家安全部,哥们(或者姐们),你也忒大胆了吧?——连我老杨一写间谍小说的,都不敢造他们的谣,你不想混了?
   
   这也就是我要说的最重要的一点:吴敬琏间谍门中牵涉的不光是他本人,还有更重要的反间谍机关——国家安全部。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吴老出现在一则恶毒的谣言中,国家安全部不是同样出现在这则谣言中?吴老需要澄清,国安部不是更需要弄清楚?——更何况,国安部的工作不就是要弄清事实真相!?
   
   有人也许说,国家安全部忙得过来吗?说这些话的人可能没有常识,因为中国有很多谣言,包括涉及到一些重要人物的谣言,但没有一起谣言如此露骨的牵扯到国家安全部!而且,根据目前得到的一些消息,海外网站登载吴老间谍门的最早时间出现在8月28日,他们得到的消息来源是大陆,而早在这之前,大陆和香港地区就流传着间谍门的消息。现在就更直接了,一则谎言出现于中国大陆,而这则谎言牵扯到的对象竟然有在中国大陆最强势的反间谍机构——国家安全部。国家安全部负责中国的国家安全,对一些破坏国家安全的间谍和破坏活动进行侦察工作,最后把他们绳之以法。
   
   虽然中国的公安机关常常出现一些冤假错案,但我这里说一句公道话,国家安全机关却很少在间谍案件中出现错误。抓间谍不是一个小游戏,必须有确凿的证据,特别是涉及到第三国的间谍案,没有绝对的把握,傻瓜也不会抓一个小间谍,因为会影响到两国关系,得不偿失。大家如果看一下过去十年甚至二十年所抓间谍案件,都是有确凿证据的(注意,我说的是间谍罪,不是泄漏机密等罪,那些罪则有很大的水分。我就不说了)。甚至可以提醒大家注意一个现象:过去多少年,凡是传出和国家安全部有关的“谣言”——例如某个国家机关人员涉嫌间谍罪——要不了一段时间,这则消息几乎都被证实是真实的,几乎没有传过一起虚假的间谍传闻。
   
   唯独这一次?而且还涉及到德高望重的吴敬琏老师?
   
   分析到这里,我可以说出自己的第一个呼吁了:提请公安机关介入调查损害公民吴敬琏先生公民权利的案件;同时呼吁国家安全机关立即展开秘密调查,追踪竟然敢于诬陷国家安全部的幕后黑手!
   

胆大包天的造谣者把矛头直接对准党中央!?

   
   各位,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呀。说到我的老本行——间谍学,我就来劲了,现在要打也打不住了。只好继续说下去。制造间谍门谣言的那位,你就后悔和发抖去吧。
   
   间谍门伤害的不仅仅是作为公民的吴敬琏老师,还有国家安全部,这个前面已经说清楚了。然而,仅此而已吗?当然不是!在我经过一段时间对国外情况的收集,以及和海外一些专家交换意见后,我发现,这起间谍门受伤害最大和最深的还有一个主——中国中央政府,也就是俗话说的咱党中央!
   
   这些天我已经收到不下十封来自海外各国专家学者以及政府部门老朋友的信件,从他们的询问和讨论、意见中,我感觉到这件事所造成的影响,已经超出了对一个公民的权利的严重伤害和对一个政府执法部门的损害。
   
   吴老事件出来后,有人相信,有人不敢相信,有人半信半疑,按说在媒体澄清后,这些都不是问题了,可是,问题就出在看似不是问题的问题——特别是当这些问题涉及到间谍和情报这些普通人越看越糊涂的问题时。
   
   下面几条是我从海外专家学者的内部交流中总结出的他们的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看法,要注明的是,我的这些朋友大多是学者,但由于海外政界的“旋转门”现象(另有文解释),其中不乏参与海外政府政策制定,不乏和海外情报机关联系密切的。第二要注明的是,下面很多观点已经在海外甚至国内有些媒体中出现过,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引用,但都并不重要。
   
   一,西方一些学者以引用的形式,向我表明:吴老间谍门事件已经被多家外国情报机关研究,甚至被一些长期对中国怀有敌意的机构解读为:中国中央政府利用间谍谣言对中国一些著名的学者发出警告。有一位学者说,这种做法和美国政府时不时利用诬陷某位华裔科学家(例如李文和——李文和被侮蔑为间谍,后来证实是错误的,美国总统亲自道歉)来警告工作在美国的全体华裔科学工作者有点类似。在我进一步追问,西方人这样判断是不是有些武断的时候,一位美国华盛顿的学者告诉我,这样的判断完全来自中国大陆:一,可以去查一下,中国大陆官方的某些网站报道吴的事件时,竟然采用各打五十大板的方式,既说这是谣言,却同时提醒“经济学家”和学者也要注意不要被人利用;二,海外媒体28日才报道间谍门,而这个消息在国内早有流传,可是国内媒体竟然千篇一律只说海外媒体的报道,不愿意进一步追究海外媒体的来源,作为新闻媒体,实在让西方人看不懂;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这样的间谍门事件出来后,给西方人的感觉是,某些机构无所作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