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从汶川回来后的第二天,决定到都江堰去,这次主要是去看一下板房。尽管连续四天的风雨交加,都江堰的街道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有些地方甚至有些熙熙攘攘,不过,只要你稍微把眼睛抬高一点,看到人们头顶上的楼房,你会看到十幢楼有九幢是空的。全市的三星级酒店也只有一个还在营业,废弃楼房下面的店铺只要能够打开门的,都开门营业。由于大的超级市场都无法运营,这些小商铺成为市民唯一的购物场所。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可是到了夜晚,所有的住民都出到城外的棚屋和板房区,城市陡然间空空如也,只有门窗破碎墙壁裂痕累累的楼房在风雨中呜咽,几个胆小的女性对我说,她们不敢在夜晚的都江堰逗留。大家心中都很惆怅,不知道往日都江堰夜晚的喧哗和浪漫什么时候再现。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一路上到处都是简易房子。但朋友说要带我去看最大的一个。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那最大的一个目前居住了一万多人。我之所以会突然到板房去,是之前有好几个住板房的家长联合通过一个会上网的孩子给我写了一封信,说他们原来以为只会住一段时间,现在看来至少要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三年以上。他们说板房的气味很大,发生过盖板房的工人盖完板房后,一百多人中毒的事件。还说彭州的板房住民有几个中毒身亡。有一个人说,她是看到毒牛奶后才关注这事。她们无所谓,但孩子还小,很多是婴儿,是否适合长期在这种甲醛含量过高的板房生活。由于这些板房都是赶工造出来的,安全标准堪忧。我想这件事大概有很多人放映了,有关部门虽然压下了呼吁,但应该已经重视了吧。这可是一件大事。以前发生过新装修的房子让屋主生病得癌症甚至死亡的,现在可是有上百万的人住在气味冲鼻的板房里。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这位妇女开了一个小店,负责小区复印和打印业务,她每天就背着孩子上班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板房建造的比较急,夏天热,冬天一定会冷,而下雨的时候,床上还会有水滴,所以,用一个翻过来的小板凳,一条毛巾,挡住漏雨。
   
   这些来自板房的信还提醒了我,虽然到灾区去,但却很少到他们现在的“家”里去坐一下,以为已经安置好了,大概也不用去了吧。事实上,无论是帐篷还是简易房子,灾民的生活仍然是非常艰难的。很多人对于前途很迷茫,不知道要在这里住多久。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这是我们大家的厨房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哈,一个月两百元的租金,我在板房区开了一个杂货店,我送你一瓶饮料吧?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对于很多住板房的民众来说,“家徒四壁”不再是文学语言。当初地震发生后,政府和民间都很重视,第一批搬进板房的人发现里面什么都配齐了。可是没有多久,后来再搬进去的就发现“家徒四壁”了,很多灾民的家具毁坏了,灾后又剩下不多的积蓄,所以就过着简陋的生活。话说回来,按照四个人才十几平方米(一间)的标准,就算你有家具用品,也没有办法摆进去。
   
   和都江堰市民聊天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的无力感。地震开始的时候,他们自己可能也把问题想简单了,加上政府高度重视,全国民众沸腾,还有来自全世界的支持,那时我接触他们的时候,听到他们充满信心的话语,往往让我这个外来的人愁眉舒展开来。
   
   可是这后两次去,已经明显感觉到情况在逆转。他们担心最大的是政府和民众渐渐忘记了他们。给我开车的一位司机说,奥运会二十天里他们看不到任何对灾区情况的报道,他们也为国家感到自豪,但那种欢乐无法让他们忘记自己的处境。接着出现毒奶粉事件,还有火箭上天,太空行走,他们有一种被遗忘的感觉。
   
   当然这种被遗忘绝对不仅仅是感觉。正如一位女士所讲,她近一百平方米的房子毁掉了,也是他们家全部的资产。当时传言政府要每个家庭给70平方米的住房,或者给16万元的补贴(应该可以买一个小点的房子),后来不但没有兑现,而且,一再传出新的政策,对他们的支持也是每况愈下,最新的传言是,每个家庭只补助2万6千元。她说,靠这些钱,都不够盖一个厨房,今后怎么生活?
   
   这种无力感还在于当初全国以及全世界激情消退(被转移?)后,很多灾民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救济款或者物资,而且,还不停传出地方官员贪污腐败,把救济款或者物资拨给亲朋好友的传闻。
   
   这是让我很郁闷的。记得地震刚过,根据对中国事情的经验,以及对地方政府的了解,那时我是不停呼吁要严格制度,防止贪污的。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这样说,不但在人家看来是杞人忧天,而且,在灾民等着钱财和物资的时候,我们的话很可能阻止了一些潜在的捐献者。那时我见到灾民的时候,都是我在提醒他们要防止上面贪污腐败,而相反,他们则是信心满怀。过了三个月后,当我渐渐失去了冲劲,甚至也快要忘记他们并感觉到我当时也许说话太过火的时候,再次见到灾民,他们却完全改变了态度。现在如果你去问灾区的灾民,他们几乎都在告诉你,贪污腐败盛行。而我就在今天,就至少对四个灾民说,不会那么严重的,你们不要相信传闻,要相信政府!
   
   我真不知道这个时候还能够说什么。一路风雨一路情!见到的灾区民众都对我热情有加,他们住板房,不能上网,只能靠孩子到网吧和我保持联系,而我却感觉到自己无能为力。他们说,记者不来了,官员代表也都一阵风似的来去匆匆,一些民间组织也悄悄撤了,或者显出了疲态,只有我们这些灾民,还在坚持。
   
   我能够说什么呢?到分手的时候总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有些我已经见过两次了。再见的时候,他们只是问:你下一次什么时候来?他们知道我什么也不能做,但他们就是想让我看看,让我听听。
   
   离开最大的板房安置点的时候,雨停了,坐进车里,我抬起头,猛然看到这个板房小区的名字,竟然是“民主家园”。是的,都江堰最大的一个板房安置点叫“民主家园”。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每一次离开灾区的时候,我都想说点什么,但却都哼哼哈哈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今天我听到一个让我感动的事情。在说到板房的质量的时候,我见到的几个都江堰人都异口同声地说,唐山帮忙搭建的板房的质量最好(钢筋架结构,不漏雨),面积最大(20平方米),气味也几乎没有!其他各大支援城市包括上海的都做不到。他们说完这个事情后,都会加一句:唐山人经历过地震,他们了解我们——
   
   其实,我也想了解你们的痛!三十年前的那场大地震不但没有震垮唐山人,还让他们在生与死的瞬间更好地体悟了真、善、美。
   
   我敢肯定,在地震废墟中奋起的四川灾民也会比我们更加理解什么是人性,也会更加渴望真、善、美!
   
   
   
   杨恒均 2008-9-27 都江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