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杨恒均之[百日谈]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中午朋友约去吃饭,说开车来接,怕他找不到,就到路边最显眼的地方等他。在一条人行道旁边的绿树荫下的凳子上坐下,慢慢喝刚买的杯珍珠奶茶。等了一会不见朋友到,打电话问他,呵呵,塞车。我告诉他,从中山一路右拐进入农林下路,第一个斑马线前停下就行了。
   
   我百无聊赖,大中午天,路上行人不多,放眼望去,就是那条斑马线,对了旁边还有一个和我一样无聊的垃圾桶,好像孤零零的。没有想到,朋友这一塞车就是二十多分钟,不过,这二十多分钟对于我却是如此的珍贵,使我这一生第一次和一个垃圾桶一起度过了一段时光。以下是在这近半个小时的等待中,我拍摄的这同一个垃圾桶的照片。很显然,那垃圾桶虽然和我一样孤零零的地矗立路边,但它却一点也不孤独(照片在半个小时内拍摄,但顺序有所调整)。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我坐在那里,它站在那里,两个家伙都有点形迹可疑。我想,等朋友车来了,我才过去和它打招呼,顺便把珍珠奶茶的纸杯丢进去。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抬头一看,有一个推着小车的拾垃圾的人在工作。我刚刚照了垃圾桶,我想,在尽量不影到拾垃圾的朋友的脸时,可以照一张照片。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他拾完垃圾并没有离开,要整理一下今天的收获(看上去,收获不少)。就在他整理的时候,穿着“正规军”制服的环卫工人来找瓶子,他显然对那个游击队员不太满意,但也没有办法。对于他,拾空瓶子卖钱只是赚外快。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环卫工人走了还不到三分钟,有一个小伙子从对面马路走了过来,注意,你看不出他是拾垃圾的吧?我也没有看出,直到他突然走近垃圾桶,弯下腰去——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他翻了一会,抓起一个麦当劳的袋子,但很显然,没有空瓶子。空瓶子被第一个捷足先登的收起来了——啊,请注意,他正蹲在那里,享受MP3音乐,不过我不能确定,也许他在听新闻,想知道省长辞职了没有?到底有多少孩子因为肾结石而长不到拾垃圾的年纪?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前面三位都离开了,我想不会有人来了吧?于是先把照相机的镜头关上,喝一口珍珠奶茶,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人影从我身边走过,而且——不会是我眼花了?我明明看到眼前这位衣着比较入时的年轻姑娘在垃圾桶里捞了几把,怎么会——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那个女子向旁边的商场走去,我本来想观察她进去干什么,然而,眼前突然出现了这位: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他比较熟练,干脆把垃圾桶的盖子揭开,放在一边,你看,这样就不用从侧面去慢慢摸了,居高临下,一目了然。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可是,就算你看得再清楚,这个垃圾桶已经在不到二十分钟内,被三个(还是四个?)勤劳的人光顾过,哪里会有什么剩下的?不过,这位不是找空瓶子,他把那个小伙子翻过的麦当劳袋子拿出来,看到里面还有几根薯条,他用手夹起来吃了,他吃完后,还找到了麦当劳的可乐杯子,里面还剩一些,他喝了。但那两张照片我没有照,我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他的脸对着我的镜头,我的手有些抖,所以没有照。对不起。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第五个人走后,我发了一会愣,接了朋友电话。朋友说他已经快到农林下路了。我站起来走了两步,但没有看到朋友的红色的小车。当我再看向那个垃圾桶时,看到了刚刚被我错过的那个女子,她又回来了。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原来她手里的袋子就是专门装空瓶子的,她一直在守株待兔,看到有路人丢了瓶子,马上冲过来,这不,她终于找到了一个瓶子,和一个可乐罐,那个骑自行车赶过来的环卫女工晚了一步,但她毕竟是有正规工作的,也就不计较了——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车来了,丢掉了珍珠奶茶的杯子,心中对于没有喝矿泉水有些愧疚。
   
   中午吃的什么,我不知道了,我一直在想我的老朋友,那个并不孤单的垃圾桶,还有它的那些朋友。对于它的那些朋友,我心中充满了爱和敬意,他们的存在本身就让我自惭形秽,让我对自己常常无病呻吟,常常怨天尤人,常常被自己那点鸡巴小事弄得要死要活感到可耻,他们也让我感觉到力量,不但是生存的力量,还有为生存得更好而奋斗的那种力量。
   
    我一生中最得意的就是行万里路,读一些书,能够跨过万水千山越过春夏秋冬到处参观和观察,实在是受益匪浅。然而,象这样静静地呆在一个垃圾桶旁边半个小时,好像还是第一次。而我知道,只要一个这样的垃圾桶挡在我面前,我就永远无法跨过它。
   
   
   
   杨恒均 广州 2008-9-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