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自立博客
·共产党的革命和不反共的维权 刘自立
·OSAMA/奥萨玛 刘自立
·《卑微者的财富》 梅特林克著 刘自立译
·儒学的圆融与塌陷—— 迟析牟、徐、张、唐的『中国文化宣言』 刘自立
·诗歌:格罗兹尼 刘自立
·共产党为什么不改成“私产党”刘自立
·共产党能不能说出真理?刘自立
·右派分子思想行为初考—— 写在反右斗争五十年之际 刘自立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极权 刘自立
·也谈“文艺复兴”问题 刘自立
· 打倒蒋介石,奴役全中国—— 关于极权和专制体制异同辨 刘自立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极权 刘自立
·民主的证伪问题 刘自立
·但书后面无真理——读费正清《观察中国》一书 刘自立
·精英统治、乌合之众和网民博客 刘自立
·阳光灿烂的日子!?——纪念卞校长兼谈毛,刘异同 刘自立
·讲宽容要有条件!刘自立
·转载: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 杨莉藜
·三权分立是唯一方法——和王力雄先生一商 刘自立
·zt 1974年对知青沙龙的围剿与反围剿 杨健
·造神者言——“五十天”和『炮打司令部』刘自立
·政治全球化的大和谐与小和谐 刘自立
·“数人头” ——只此一途,别无他道 刘自立
·刘自立 李鸿章对伊藤博文如是说——读王芸生先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
·刘自立 从去除蒋公遗像说起
·刘自立 谢韬主义可以休矣
·刘自立 小说:树也是神
·刘自立 小说:图画
·電腦音樂廳(小說)
·《自立小说选》自序: 小说的十种做法
·墓碑(小说)
·夸克,麦金托什和尤利西斯
·记《大公报》的右派份子
·四一四思潮必胜?——试析周泉缨先生的与时俱进思想
·作为屠场的“卡夫丁峡谷”——评议今天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
·舞台(小说)
·哀歌(诗歌)
·哀歌(诗)
·哀歌
·还有人提大公报吗?——悼念王芝琛先生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刘自立(北京)

   

   

   本刊配图:“李一哲事件”中的“李”、今年66岁的李正天

   

   今年年初,有朋友问我,所谓第三次思想解放运动,实出何因?背景如何?是真是假?是地方所为,还是上头示意?我不能一一回答。

   

   琢磨着,此番举动,也许又是一轮政治忽悠?也许不单单是忽悠,还有很多内情;我们打不开黑箱子,无法得知之。这个东西在发生地震,京奥等大事后似乎被搁置起来,直到不久前,广州前官僚吴某,忽然接见李一哲集团中人,上述关于是否要行新的政治忽悠之关怀,才又出台。香港报纸忙不迭刊登,确为抢新闻——但是,中国报纸从来没有新闻可报——香港那里感冒,多缘于北京这里咳嗽。这种上面示意,下面跟进的报道,运用在各种官方和半官方媒体里。香港报纸,现在担任另一种为北京放话的角色,本是司空见惯。问题是,北京让吴某人接见李一哲们,又是哪股风?空穴来风,还是确有所谓?黑箱子没有开锁,鄙文也只是猜测一番。

   

   我们要问问,官方柔情李一哲,究为哪般?李一哲们是不是可以被柔情,会不会因为柔情而起麻烦?后李一哲派们,在官方认可以后,是不是变成"新"统战对象,附和新统一战线?所有这些问题,其实可以从他们七十年代那几张大字报,简单而论。

   

   民主与法治的提法,或许确实是李一哲们的首创专利;问题是,他们提出的这个民主是不是民主,他们提出的法制,是不是法治?一种普遍的说法是:这是从主张社会主义法制,进而转变、发展到普世价值的原意之民主法治。故此,这个民主法制的提出,就变得政治正确,精神伟大,而一哲们,也就光荣载入史册了。

   

   问题的破绽何在?很不幸,恰好出在党的官僚们也认可这个东西,从他们平反这张大字报开始,直到今天,他们出来公开接见之,就是明证。于是,从党的"理论"和推论来讲,他们说,第一,是要主张毛的大民主(见李报),二是,要主张"社会主义法制",据说,第三,也许,只是也许,社会主义法制就会魔术一样变成普世价值的法制,民主,宪政了。天啊!中国人的魔棍真是好用!比我们孙猴子的棍子也差不到哪去!可惜,这个毛民主,社民主,再变一百0八变,也只能变回极权和专政。

   

   李一哲们的看法,我们此前有详文论述,今日不再;只是简而言之。

   

   他们的大字报一是要回到毛氏所谓第一次文革——就是大民主——也就是1966年红8月那个屠戮时代中去——据首先提出这个看法的人说,那是毛进行中国巴黎革命的伟大运动。以后,这个运动,由于实力对比的失衡,毛,被迫导向周恩来体系(所谓红色官僚体系——见杨小凯)妥协,所以出现反动的第二阶段文革。

   

   这个看法,在李报里,也有类似表达。

   

   但是,李报的另一个表达,则是迎合毛,结束,或者预备结束文革的意愿,使得被破坏的秩序回到体制之内——毛氏是体制内外的孙悟空。他们基本上摆平了权利分配的平台后,不想再打乱自身的权利体系——他们不可能再像66年或者69年打倒刘少奇以前那样,鼓励造反——这个道理,就像他们不会在1949年,主张像打倒国民党一样踢开(共党)党委闹革命。秩序重建和秩序破坏,只是毛的一句话而已!

   

   所以,李报采纳文革结束论,提出共产党政权现在要讲一讲法制,而且又是要讲毛主席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党阀们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一棍子打死呢?所以,李一哲们的被平反,是"理所当然",呼之欲出的。(而林昭和遇罗克就要被枪毙!)

   

   事隔四十年,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法制,仍然是中国人的口头禅。他们在一系列的层面上,维护着不同于毛,却同于党的、据说是来自真理或者实践的什么东西。他们也像李报中人所言,毛大民主,是一种试错,是空前的政治试验;由共党担纲政治改革,是势所必然;所有维权事宜和64事宜,皆要回避"政治层面";柔情似水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国人反对水浒传传统的高雅志向;人们要回到党的好东西里面,把民主好东西变为社会主义民主,变为三个表,四个鞋,等等——他们从毛的大民主里,搬动独夫革命论和人民革命论,并且把林彪,也算在这个伟大的党的好东西里面。于是,中国人研究文革,研究反右,研究来,研究去,一句话,还是要在党的指挥下,东征西战,人民文革。他们是现在的李一哲,李一哲是现在的他们——是现在的毛主席民主,大民主,是现在的社会主义或者民主社会主义法制。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所以,李字报是有先见之明的。他们的先见之明,就是告诉现在的党改派:你们,一定要坚持党国体制论中的民主法制,而不可以外道于他!不然,就会天下大乱也!

   

   于是乎,四十年了,从邓先生开坦克以后,这波争论,不但丝毫没有长进,反而大大倒退。

   

   我们说过,二,三千年以前希腊人,就谈论和实施民主了;几百年以前,英国法国就先后实行普选和宪政了;几十年前,袁世凯,蒋介石就讲究新闻自由,民间办报了。可是,1970年代,李字报们说,要实行毛主席大民主,中国人听了,简直是乐开了花了!

   

   现在,乐开了花的官僚们,忽然接见了被抛掷一隅几十年的李字报们了?于是,很多善良或者并不善良的人们又要大肆揣测,妄加推断了!他们说,看啊!新一轮"解放"要开始了!他们说,广东就要变成改革的首善之区了!他们在一片子虚乌有的梦幻乡里,就要去建设真改或者政改的海市蜃楼了!一曲贝多芬欢乐歌,已经由什么什么人登台指挥,大唱特唱了!

   

   可惜的是,这些混蛋们的幻觉,其实早就被埋入梦境了。

   

   这个很可怕的梦魇,比之卡夫卡的城堡,要可怕一百倍!他们在哪里绕啊,绕啊,说是,政治改革就要施行了;选票和面包都会有的;不是广东已经动了嘛!

   

   然而,事情的逻辑和四十年前相比,完全未变。社会主义法制,就是社会主义法制——毛民主,或者邓不大民主,都是反对民主——极权主义,不可能在自己的任何一块土地上,实行波斯对待某一希腊城邦的民主制度(见希罗多德《历史》)。这是历史的现实,也是思维的法则。北京实行不民主,广东实行民主——那只能是伯里克里或者大流士的智慧,不是毛或者毛儿,毛孙们的智慧。他们没有这个智慧——就连想一想,也不会想。

   

   所以,今年年初的解放之喊和年后对李一哲们的接见,一般而言,毫无意义。

   

   只有那些不知道自己是鸡类者,也才不知道同类们,已经一万次被人家拧断了脖子!

   

   --------------------------

   原载《议报》第374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