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自立博客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毁灭年始打油三首
·ZT大隈重信小传
·历史不会终结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达成共识与保留异见
·解构圣经的文本
·潘司令逝世有感
·敲打改革的人
·敲打改革的人
·也谈“红太阳”问题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回忆丈夫水建馥

   (北京)唐士元

    在我和建馥相识67年、订婚60年、结婚58年,在他经受了近一年病痛的折磨后,他眼中含着眼泪,平静而留恋地离开了我们。

    回忆往事历历在目,有甜蜜,有辛酸,有幽默,有惦念,有埋怨,有感激,也有争吵,可说是五味俱全。值得欣慰的是我们之间没有猜疑、隐瞒和欺骗。

   歌咏队的男高音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非常有趣。那是1941年秋,我从蜀光初中进入高一,建馥从南开转入蜀光高二,和我哥哥唐士培同班。一天晚饭后,我和几个同学出校门散步,看见我哥哥和几个男生在推一辆米车,其中祇有他我不认识,脱口就问:“他是谁”?我哥哥说:“水神经”。我奇怪而仔细地看了他一眼,他那高耸的鼻子,使我觉得像小鸡的尖嘴,于是哈哈大笑。当时我祇有4岁,过后也就忘了。结婚后他却多次和我开玩笑,“哪有你那么傻的,第一次见面就问‘他是谁’,他是你丈夫”。

    在蜀光时,我们外省去的同学组织了‘北斗歌咏队’,他是男高音。1942年他的好友黄建权——我们歌咏队的指挥——高中毕业,考入武汉大学电机系。鬼使神差,他莫名奇妙地以同等学历被录取。他完全不是学理工科的料,数、理、化都不好,而且海阔天空,随心所欲,缺乏逻辑思维,理所当然的很快就退学回到蜀光继续上高三。当时的情况是学理工科毕业后比较容易找工作,所以1943年他高中毕业报考大学时,仍然选择了自己的弱项——理工科,结果都‘名落孙山’。1944年他决心‘改邪归正’,报考了几个文科专业,都被录取,他选择了燕京大学外文系。1948年我们在上海订婚后,我从中央大学医学院转学入湘雅医学院,他随我去长沙,在中学教英语。返京后为了选修更多著名教授的课,他转学至清华大学外文系,1950年毕业。我曾经和他开玩笑:“幸亏你没被理工科录取,也没学医,否则不仅不会有今天可流传后世的译着,还会增加一个半吊子工程师或庸医危害社会”。

   精益求精的翻译家

    在他认定了他的爱好和今后的努力方向是外国文学(不是外国语)后,就不顾一切坚持不懈地把毕生的精力都倾入这项工作。毕业时他没有服从分配去军委;分配到中宣部学习杂志社后不久,又感到所学非所用而要求调动工作,调动不成,就毅然辞职。1952年他自己申请去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开始了外国文学的编辑和翻译。他情愿花费很多的精力翻译古典名著,而不愿意较轻松地翻译畅销的故事书。1958年为纪念世界文化名人萨迪诞生周年,他接受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任务,祇用3个月时间,翻译了伊朗著名文学家萨迪的《蔷薇园》英文版,并因这本书的中文版面世,于1985年受邀前往伊朗出席纪念萨迪大会。在文学出版社,他在给罗念生翻译的希腊悲剧和喜剧作责任编辑的同时,开始自学古希腊文。从他读过的原文荷马史诗等书上,每一页都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英文注释,可知他花费了多少时间,倾注了多少心血。这一切都为他后来的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70年代中,他被调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和罗念生老师合作编撰《古希腊语汉语词典》,该词典1984年定稿,几经周折,2005年终于出版,是中国学者在希腊文研究领域的一个独特贡献。

    此后,他从古希腊文翻译了《古希腊抒情诗选》和《古希腊散文选》。后者曾获第五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一等奖和国家图书奖提名奖。他的译文流畅、忠实、典雅,出版后颇得好评。一篇网上评论柏拉图中译本的文章中有一段“……在目前常见的几种现代汉语译本中,似乎还没有能和乔维特英文译本一较精彩的。或是平白的如白开水,或是生涩的如早期汉译佛经。当然译者都非泛泛之辈,最终让我怀疑上了现代汉语的表达力。水氏的柏拉图对话译文却让人惊喜。柏拉图说现代汉语竟然可以明白晓畅如斯!好似邻家风趣的大伯,幽默调侃,时而反语讥讽,时而‘胡搅蛮缠’,栩栩如生,如在眼前。一时间,叫人无法释卷,不思旁骛。”他翻译的《蔷薇园》网上也有评论,“《蔷薇园》在中国一共有三种译本,但水建馥先生翻译的这本在中国的影响最大,而且在本人比较之下,这个译本言简意明,读来朗朗上口,集思想、韵律于一身,虽是译本,但也是难得一见的旷古奇文。”他的译文得到认可,可慰他在天之灵,但我了解这一切来得多么不容易。多少个日日夜夜,他埋头在烟雾中工作,无论是编字典还是翻译,他都要求精益求精。记得唐山地震时,虽已半夜,他还在他的小屋编字典,冰箱、电灯的晃动使他警觉,他立即跑去叫我和水山,我睡眼朦胧地说“知道了”却纹丝不动,他着急地说:“知道了管什么用,快跑出去啊!”我这才真正清醒。事后他常拿这件事取笑我。他想做的工作还很多,他翻译了部分《伊利亚特》,还准备写希腊文学史……,但时不假年,成为遗憾。

   顾家的好丈夫、好父亲

    难能可贵的是,他在倾入很多心血兢兢业业工作,并且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他还是一个非常顾家的好丈夫、好父亲、好外公。我父亲是轻工业部退休的高级知识份子,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毫无理由地被红卫兵赶回老家湖南新化,母亲也随行。我因为是解放军,很多事不便出面,他非常体谅我的处境,自觉自愿地当了全权代理。他送我父母亲去火车站,火车临开前,一再嘱咐他们,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一定要顽强地活下去,母亲坚定地点点头。由于父亲的退休证被抄,他们在老家的生活费,暂由我们兄弟姊妹轮流负担。除了按时汇去应该负担的费用外,每逢年、节,他总是另寄些钱去,当时我在银川干校,事后他才告诉我。在父母最困难的时候,他替我尽了孝道,我由衷地感激他。1976年我得了卵巢癌,当时供应很差,他为了给我增加营养,以便能经受放疗、化疗,经常清早去排队买甲鱼……,自己杀,自己做,每天给我送到医院去。几年后我的主治医生还说:“你的病恢复得这么好,你爱人有一半的功劳。”

    女儿们常说我自私,总是把自己的工作放在第一位,她们的爸爸就永远把家人放在第一位。我的工作每年至少有半年出差在外,生活上早年还有我母亲对孩子们的关心和照顾,但带孩子去公园玩,看芭蕾舞演出,给她们讲故事……,都是他一人承担,我父母被赶回老家后,他的任务更加艰巨。大女儿水天下乡插队时,为了提高她的英文水平,他给她一本英文的《人类的故事》要她练习翻译,并替她修改,这对她这个老初二的学生在恢复高考后能考上山西大学英语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水天怀孕的最后两个月住在我们家,由于公共汽车拥挤,每次去医院检查后,他都约好在某个地方接她,陪她一起回家。70年代末,我们的二女儿水山在师范学院学习,每天下学回家,没进门就喊:“爸爸”。邻居们都很奇怪,“别人家的孩子回家都喊妈妈,你们家的孩子怎么和爸爸那么亲”?建馥幽默地说:“她哪是喊爸爸,是喊‘饭’哪,喊妈妈没饭吃”。这里还要写一段有趣的小插曲。1948年在上海,他父亲带着他去我们家提亲,我母亲曾说:“我这个女儿不会做饭”,他马上回答:“没关系,我会做”。他当时一定也没想到,结婚后的几十年,他真的一直是我们家的大厨,而且毫无怨言;他的厨艺得到亲友赞扬时,更是高兴。我和他开玩笑说,“后悔吗,谁要你当年吹牛”。水山在油泵厂工作期间,有时回家较晚,曾碰见过不三不四的人尾随攀谈,他知道后就每天晚上到车站去接她。对女儿的感情问题他也很关心,曾多次和水山彻夜长谈。对孩子的要求,他总是给于鼓励和支持。水山在工厂时,闲暇时间较多,她想学手风琴。我认为她乐感较差,没有发展前途,如有时间不如跟着收音机学英语,今后总会有用。他却说祇要孩子有兴趣,就该支持。他买了手风琴,托人在某文工团请了老师教她。从这件小事就可看出我们两人思维方法的差异。尽管我也曾埋怨过如果当年她多花些时间学英语,出国时就不会有那么多困难;但是近来我从另一角度思考,我感到他的做法不像我那么实际,却会给孩子更多的自由空间,心情更愉快。

    1984年,水天的儿子峥峥出生,给我们家带来了更多的欢乐。在给孩子起名字的时候,他曾大动脑筋,最后想出‘张水峥(争)’,他很得意地说:“平时叫孩子都祇叫名不叫姓,就是叫‘水峥’,哈哈,峥峥还是我们水家的”。1985年水山的女儿星星出生,顺理成章的起名叫‘陈水星’,家里更加热闹。他们未达到上幼儿园的年龄前,我们家请了2个保姆。周末女儿女婿都回来,全家大小10口人,总是他骑车去丰台菜场买菜,一次就要买10斤肉。1987年,通过他的帮助,两个女儿相继去美国学习,当时两个第三代分别祇有3岁和2岁。从幼儿园到小学,接送孩子都是他的任务,有时自行车前后各坐一人。峥峥小时候很淘气,有一次他坐在车上,忽然把闸一捏,三个人都摔了下来,他还哈哈大笑,好在车骑的很慢,没有摔伤。有时峥峥因调皮而被留校不能按时回家,即使是寒冬大雪,外公也毫无怨言地一直在校门外挨冻等候,还和峥峥开玩笑,“你们老师哪是罚你啊,简直是在罚我”。峥峥曾自豪地说他有幽默感,像外公。在学习方面,建馥根据孩子的接受能力,尽量给他们灌输些中国古代文化,他曾给峥峥讲《陋室铭》、《五柳先生传》和一些唐诗,给他念《三国演义》(后来峥峥自己读完了全部上下两册)……。1982年峥峥去美国时年仅8岁,但他至今仍能背诵‘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两年前他自己租了电影《墨攻》,看完后曾发电子邮件给我说,在他看到的评论文章中,有人提到史记中的“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他知道它的大意,但不认识‘烹’字。外公就势给他讲了这段话的含义和背景。8岁后一直在美国长大的孩子,对中国的古代文化有这点兴趣和了解,确实难能可贵,而这都要归功于外公的教诲和熏陶。星星睡觉前,外公也总是不厌其烦地给她讲故事。书里的一些人物以及他自编的‘福尔摩斯’故事,星星至今记忆犹新。

    1994年以后,我们曾多次去美国探亲,和孩子们一起生活、旅游,享天伦之乐。现在他们都已大学毕业,峥峥在西雅图微软总部做他喜欢的软件设计,星星在波士顿美国4大会计公司之一的PWC工作,同时读硕士。2005年为庆祝建馥80岁生日,水天和我们一起去拉斯维加斯一周。2007年5月,为庆祝我80岁生日,水山、峥峥、星星和我们坐游轮去了墨西哥海湾。两次都玩得非常尽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