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自立博客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首发稿)

   文章摘要: 我们如果把西方的民主,完全看成其经济正确,一统于政治正确,我们就是不懂历史,不懂政治——如果我们看待中国传统,就是封建,黑暗,吃人,而枉顾当代极权主义之批判专制,恰恰是要消灭文化,我们就更加是极端错误。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9/24/2008

   几日前,仲维光兄发表文章,谈及西方和中国极权主义政权之关系说。提纲携领,正中要义;只是缺少分析现今看似公正的世界经济体系的具体运作方式——也就是说,西方所谓公正和自由贸易,乃至其国家利益和资本家利益,如何进入低端市场,且与中国等极权经济、权贵经济、无人权经济,沆瀣一气,共谋其利——这当然是政治经济学的现代和当代内容,细节。

   二、三百年来,这样的经济格局、经济方式(其实含政治、外交方式),作用并且正在作用于我们这个世界。各色人等,都在其中扮演一种模棱两可的角色。这些人物全部在中国这面镜子里原形毕现——从清末以来以夷制夷的市场分割论,到大一统的改革开放,西方人利益至上的经济原则始终不变——而中国政权,始终在这个出卖国人尊严和能源环境的苟且开放里,和西方资本,合谋共治。短视的,不自由的和极端狭隘的金钱交易,完全遮盖了他们并非真实的人权叫嚷,形成一种一面拥抱北京,一面偏袒反北京人士的古怪姿态(见布什接见异议人士)。这种西方政治的两面性,自有其源。他们的政治文化传统里,专制和利益说的一度结合,使得民主,这个产生在忒休斯(希腊历史、神话中人)治下的体制和希腊对于异族和波斯的抵抗和侵略,自成一体。他们从来就很少分开过。历史演进到中世纪以后,殖民主义开始成为西方政治扩张和经济掠夺的开端。这个调试,大致在他们经历了希特勒的反西方文明的进程以后,才行施行。

   批判的武器,开始转变成为武器的批判——炮舰政策,开始转变成为经济全球化,等等。于是,西方文化的传统和现代化内核中,分裂出来一种朦胧不辨的政治经济因素,且开始作用于西方诸国。这个因素的文化内涵,就是他们对待西方亲体-亲子系统以外的非血缘关注(这里当然是指向俄罗斯和苏联)。这个关注,首先是他们一度信任苏联体制的"新民主"性——加上他们一度信任希特勒的"新自由"性——后来就发展到他们关注,甚至认可毛的"大民主"(很多西方学界败类直到今天仍持此看法)。其二,西方民主进程和民主终结论——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其表现为,他们在民主政治后面,偷偷注入的利益主义的手段和目的——这个利益主义,在苏联倒台和东欧解体的时候,被历史终结论,这个新黑格尔主义暂时遮蔽了。其三,现在他们面对中国"崛起",却完全失去了他们在民主政治层面的应有判断。帝国主义+民主,对内不对外的说法,正在成为后阿伦特主义的现实(见仲文)。但是,罗莎.卢森堡和阿伦特本人关于极权主义的经济定义,却并未过时——虽然,她们同样(尤其是阿论特)也一度朦胧于苏联的现实——而卢森堡,却要修正而非放弃马克思。

   于是,西方和中国面目未定论,基本上主宰了西方利益集团,成为他们和中共共谋的深层此因由。其中美国学界中人,甚至把当代中国经济比喻成为"最高,最快,最强"(见VOA某日采访——这个电台的中文部,很有些张某人主持德国之声之色彩!)这并不是痴人说梦,而是梦幻和实利,在现实里的丑陋表达。美国之音的声音之所以和人民日报遥相呼应,正好反映了美国对华政策以及他们历史上民主和专制传统两相互补(消解)之状况——他们可以如尼克松,基辛格,戴高乐乃至施罗德,希拉克,萨科奇一样对毛泽东,卡扎非等独夫民贼充满喜爱和幻想,也可以产生他们赞扬苏维埃制度的很多学人和记者,如,李普曼,拉铁摩尔,甚至汤因比等。对于苏联的喜爱,是他们对于他们历史上专制主义大腕喜爱的继续。可是,他们的浅薄在于,他们的拿破仑,俾斯麦和梅特涅,并不是要直接消灭民主,而是对此虚以委蛇,解构于之——也就是认可民主却玩弄和掌控之——他们表面上并不惧怕民主,也是因为他们颇具文化内涵,贵族内涵,君王内涵——不像列宁主义用所谓"格鲁吉亚人的暴力支点",来颠覆俄罗斯传统,消灭文化,改造世界。(至于俄罗斯人,他们在反对杀皇和迎来暴力方面,前后掣肘,难于圆说。没有任何一位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和索尔什尼琴说过,要在俄国实行民主政治。他们的自由,或许就是在反对沙皇以后,再度怀念之,平反之和纪念之,足以成为政治上的二律悖反。没有人讲的清楚,何以老索尔会终于赞扬和支持普京这个KGB。)

   而毛氏中国,则更是消灭文化胜于消灭民主。他们是中国文化和中国历来政治传统的灭亡者。于是,简而言之,中国毛化的结果一是荼毒文化,再是消灭社会。一切关于中国文化的讨论,一切关于中国儒学、儒家的讨论,在共产党存在的时日,都是毫无意义之举——换言之,中国回复到起码是专制空间之中,儒家复活和复辟,才是课题的重新开始。这些问题,我们在引述王国维和陈寅恪的时候已有说明,于此不赘。

   (我们甚至可以倒退到屈原的论述和诗歌里,发现所有现实弊端的揭示和批判,见其《七谏•沉江》

   惟往古之得失兮,览私微之所伤。

   尧、舜圣而慈仁兮,後世称而弗忘。

   齐桓失於专任兮,夷吾忠而名彰。

   晋献惑於孋姬兮,申生孝而被殃。

   偃王行其仁义兮,荆文寤而徐亡。

   纣暴虐以失位兮,周得佐乎吕望。

   修往古以行恩兮,封比干之丘垄。

   贤俊慕而自附兮,日浸淫而合同。

   明法令而修理兮,兰芷幽而有芳。

   苦众人之妒予兮,箕子寤而佯狂。

   不顾地以贪名兮,心怫郁而内伤。

   联蕙芷以为佩兮,过鲍肆而失香。

   正臣端其操行兮,反离谤而见攘。

   世俗更而变化兮,伯夷饿於首阳。

   独廉洁而不容兮,叔齐久而逾明。

   浮云陈而蔽晦兮,使日月乎无光。

   忠臣贞而欲谏兮,谗谀毁而在旁。

   秋草荣其将实兮,微霜下而夜降。

   商风肃而害生兮,百草育而不长。

   众并谐以妒贤兮,孤圣特而易伤。

   怀计谋而不见用兮,岩穴处而隐藏。

   成功隳而不卒兮,子胥死而不葬。

   世从俗而变化兮,随风靡而成行。

   信直退而毁败兮,虚伪进而得当。

   追悔过之无及兮,岂尽忠而有功。

   废制度而不用兮,务行私而去公。

   终不变而死节兮,惜年齿之未央。

   将方舟而下流兮,冀幸君之发蒙。

   痛忠言之逆耳兮,恨申子之沉江。

   原悉心之所闻兮,遭值君之不聪。

   不开寤而难道兮,不别横之与纵。

   听奸臣之浮说兮,绝国家之久长。

   灭规矩而不用兮,背绳墨之正方。

   离忧患而乃寤兮,若纵火於秋蓬。

   业失之而不救兮,尚何论乎祸凶。

   彼离畔而朋党兮,独行之士其何望?

   日渐染而不自知兮,秋毫微哉而变容。

   众轻积而折轴兮,原咎杂而累重。

   赴湘、沅之流澌兮,恐逐波而复东。

   怀沙砾而自沉兮,不忍见君之蔽壅。

   更不要说是比干和海瑞的痛谏死呈了——

   "迩者严嵩罢相,世蕃极刑,一时差快人意。然嵩罢之后,犹嵩未相之前而已,世非甚清明也,不及汉文帝远甚。盖天下之人不直陛下久矣。古者人君有过,赖臣工匡弼。今乃修斋建醮,相率进香,仙桃天药,同辞表贺。建宫筑室,则将作竭力经营;购香市宝,则度支差求四出。陛下误举之,而诸臣误顺之,无一人肯为陛下正言者,谀之甚也。然愧心馁气,退有后言,欺君之罪何如!"(见《海瑞死谏嘉靖奏疏》)

   ——中国传统里的君王限制论,如次——"1,'议'的制度。春秋战国时期,有人劝郑国执政子产,不再立乡校,以避免议论政治,莫谈国是,子产否。形成准舆论自由和准议会精神于本来就有百家争鸣传统之中国。

   2,封驳制度——封还皇帝诏命,是汉武帝时期丞相职权之内事情,君主不可干涉。这种制度规定,君主发出命令,得经过审查。

   3,'守法'制度。含成文法和不成文法。这里很像西方关于遵守自然法和约法的那种规定。道德和刑律起到双重作用。也就是说,如果道统和正统尽废,道德本源尽被驱赶,那么,遵守法度的根据,就可以不复存在——相反,道德成为守法遵纪的前提——对于道德以外的犯罪,就会惩治而得道,得法。

   4,'抬谏'制度——即为言官制度的坚守。言官可以批龙鳞,捋虎须;君受言改过,赞为美德。这个制度中,往往有死谏者的殉难,诤臣里的坚守;也有某种王接受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正面范例——只是这个抬谏制度,多对所谓圣君起作用,对昏君,不起作用。不可不记。

   5,'敬天法祖'。就是政治、宗教分立的雏形。所谓"传圣道者不北面,有盛德者无臣礼",就是典型范例。(神秀见武则天情形,即是。)(参见鄙文《浅议君王限制论》)。

   这种君王权限论,在毛时代,完全死掉。

   退而求其次,不要说蒋时代有胡适,有傅大炮,毛时代,却也产生了彭德怀,也算是死谏之臣——可是,眼下这个时代,官场里谁是比干?谁是海瑞?谁是彭德怀?一锅酱子,一群爬虫而已!

   其中缘由,中国历史上何以产生清官,谏臣和以身试法者,也是应该追讨和反思的!

   正如历史学家文革殉难者吴晗所谓,我们近人不可无辜斥责古人;钱穆先生也早就说过,我们不可把今人之误,推诿于祖宗!)

   这样看来,苏维埃革命其实迥异于英国革命和法国革命。英、法革命的复辟恰恰是他们成全革命的一种以退为进之策。而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却完全成了反革命(在革命是踢开那扇腐朽之门的意义上)——他们的或者我们的革命,毛革命,恰恰成为反革命和成就腐朽之门的开端。于是,中国革命,成为消灭中国文化和中国传统的开始——就像西方全球化正在偏离到一种资本主义惟利是图的"国家利益"原则上去——他们也正好背叛了民主。这些利益主义者的公道,就是施行一种形为自由,实为不自由(如,对待中国劳工之奴役)的贸易经济法则——他们产生所谓价值的源泉,就是期待中国市场的奴隶状态,永远维持下去,他们根本不想让中国施行人权和政治革命——这样一来,中国劳动和能源成本,如果成为洛杉矶和底特律,汉城和台湾的成本,他们的低端市场,不就尽数完蛋了吗?故此,两张皮的对华政策,正在和必将继续成为美国下届老人或者黑人总管的对华政策——这些政客,必将踏上中共的红地毯,几乎勿庸置疑。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前景。所以,对华政策中维护西方文化的专制主义老宝贝,殖民主义的老宝贝,成为西方人遮蔽和消解政治全球化的一种隐含原则——是其"潜规则"——要知道,他们的民主,并不是没有潜规则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