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杨恒均之[百日谈]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8月29日下午抵达顺义县会议所在地,登记入住酒店时拿到会议议程和与会者名单,扫了一眼就发现,与会的经济学家、教授和学者几乎包括了我所知道的绝大多数名字。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小型的学术会议,没想到这么多人。下午吃饭时已经到了几十人,当然,我最想见到的是吴敬琏。因为在上海时就连续接到几个电话,说他被某单位收留了,理由竟然是他充当美国间谍。
   
   不靠谱!如果传言成真,那说明我对中美两国间谍机关的知识已经过时。按照现有情报学逻辑和现有资料来判断,吴敬琏不可能去充当间谍(没有动机,得不偿失),美国中情局也不会把他当成发展目标(不符合美国发展中国间谍的标准,需要很高当局批准才能下手,有可能需要美国总统亲自签字),国安部更不会随便拘留甚至逮捕他,还闹得纷纷扬扬。情报和间谍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游戏,并不是像间谍影片里描写的黑白分明,一清二楚。不过,由于这个传闻很离谱,严重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以致在当晚7点左右,吴敬琏出现后,我的好奇心并没有消除。我转而想知道,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弄出了这个传闻?这个传闻又有什么意义?
   
   当晚吃饭我和一位深圳的朋友一起与茅于轼夫妇坐一桌,这是我第一次与茅于轼老师近距离接触。以前我并没有阅读茅于轼老师的经济学文章,但在网上看到过他的很多短文。在我的印象中,这是一位有人文关怀的经济学家,他以质朴的语言把对经济学的思考呈现给像我这样的对经济理论不那么懂的读者,也就是比较接近草根的大学者,他也是少有的几个在谈到经济时不脱离政治改革和社会改革的学者。

   
   那天晚饭,由于同桌只有我们四人,大家边吃边聊,让我更深地认识了茅于轼老师。他夫人张老师说他听力有些下降,他却从头到尾认真地听,没有听懂的字词一再追问,对认同的观念连连点头。他已经是高龄了,但思路清晰,给人很深的印象。
   
   如果不是29日当天晚上的茶话会,也许我对茅于轼老师的印象就到此为止,也不会写这篇文章,更不会称他为“孤独大侠”。
   
   由于大部分专家第二天才到酒店,所以当晚的活动就是比较随便的茶话会。由茅于轼、吴敬琏、张曙光、张维迎和盛洪共同主持,参加人数三十来人,大多是来自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学者专家。茶话会的主题是关于天则经济研究所成立十五周年。天则是由茅于轼老师创立的,遭受了不少挫折,也取得了巨大的成绩,风风雨雨十五年,茶话会给与会的老师一个机会,请他们对天则的发展提供一些建议。
   
   茶话会上发言很踊跃,发言者几乎都对过去十五年天则取得的成绩赞叹不已,然而在说到天则的未来发展时,我渐渐听出了门道。原来很多发言者都暗示了天则不能“太猛”,茅于轼老师作为个人猛一点,没有关系,但为了天则的发展,最好能够更多的“释出善意”,让当局感到“天则就是帮助当局的”,不反对任何人,“是为了他们好”,而且来自某些名牌大学的教授一再对于天则的语言和表达提出了“期望”:希望能够多使用当局能够接受的方法——
   
   在这个议题上,我明显感到茅于轼老师是有点孤单的。我非常理解所有提出这些建议和意见的人,他们关心天则,希望天则目前这个几乎是“法外单位”的研究所能够继续存在并在中国改革开放中发挥作用。从这方面说,我完全支持他们,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我们不能不说大家都很理智。
   
   然而,在感情上,我完全无法接受。如果按照那些来自政府资助的大学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的建议,茅于轼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如果要得到当权者的青睐,要学会“适者生存”的话,最终也会沦落成另外一个科学院的研究所或者某大学的研究院。那么,中国多一个这样依附权贵的研究所,又有什么意义?这样的研究机构还不多吗?哪一个能够像天则研究所这样特立独行?他本身的存在就带给我们一些希望。
   
   天则研究所过去十五年做了什么,专家学者当然都清楚,真要说他们的研究对中国改革开放有什么作用,也不一定说得清楚;但对于普通民众,茅于轼老师的名字远远大于天则经济研究所。历史记住天则的肯定不是它哪一次让上面开心了,终于发了善心采取了天则的某一个建议。历史将会记住一个人老人以自己的知识、毅力和爱心试图在艰难的环境中走一条独立的路。
   
   当天的茶话会还是起了作用,茅于轼老师在第二天的会议上,说接受大家的意见,撤掉了自己原本准备的有点猛的主题,换了一个比较温和的。但我看到讲台上的茅于轼老师挺拔的身体,知道这个倔强的老人,不会低头的!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茅于轼、杨恒均
   
   在我人生中少有的几次,我从一个孤独的老人身上感觉到了力量;在我人生中少有的几次,我竟然觉得一个老人身上的老人斑,也能激起我的怜爱和敬意!
   
   杨恒均 2008-8-30日 北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