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自立博客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专制和民主既是文化的起因,又是文化的结果——没有文化的民主和没有民主的文化并不对位——专制可以无民主,但是,却也可以不无文化。到了极权主义,其本质,就是消灭和阉割所有传统,所有宗教和严格意义上的所有政治文化。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8/31/2008

   

   

   近读希罗多德《历史》(汉文新译本),所获多多。其书涉及,从人到神,从神谕到命运,从战争到和平,内容甚多,涵义甚大,不可一言蔽之。此只举一,就是希氏写到波希战争中一段:大流士等所谓"七人帮"(奥塔涅斯——他让女儿暗查居鲁士的假儿子没有耳朵——为政变正名;加上地位显赫的阿斯帕西涅斯,戈布里亚斯,殷塔佛涅斯,麦伽毕佐斯,海达涅斯——最后,大流士加入。共七人。他们废黜了居鲁士假儿子的皇位),发动政变上台,再行议政,论权:是不是要施行民主制度——含寡头制度和君主制度之选择——最后,大流士主张的君主制度占先。

   

   姑且援引之——

   

   奥塔涅斯主张,应该让全体希腊人全都参与国家事务管理。他说,"我认为再不能实行一个人的统治了。……当一个人可以不负责任地为所欲为的时候,君主政治何以能够把国家管理得秩序井然呢?任何被授予这种权利的人,即使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也会使他的心态偏离正轨。一个人得到这种权利,以及随即得到的多方面的好处,使他的傲慢油然而生……他们嫉妒其臣民当中最有道德的人们,希望他们快点死;同时他们却喜欢那些卑鄙下贱的人,并且更愿意听信他们的谗言。君主政治最大的坏处在于,他任意废止国家的法律,不经审判而任意处死他人,并且强奸妇女。另一方面。民主政治,首先在于他享有最美好的名声,他意味着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其次,他可以避免一个国王所惯常犯下的种种暴行。各种职位都由抽签决定,工职人员要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负责,而对于他们的评价则取决于人民大众。因此,我的意见是,我们要废除君主政治,扩大人民的权利。因为人民是最重要的。

   

   麦伽毕佐斯第二个发言。他主张建立寡头政治。他说,他同意奥的主张,只是觉得"没有什么比难于驾驭的乌合之众更加充满了变数。我们设法从一个反复无常的君主的统治下挣脱出来,却又使自己陷于桀骜不驯的粗野乡民统治之下,那真是愚不可及的事情。不管君主做什么事情,他至少大概知道他做的是什么事,但是那些乌合之众连这一点知识都缺乏……让波斯的敌人去选择民主政治吧;让我们从我们的公民中精选一批最优秀的人物,把政治权交给他们吧。

   

   大流士说些什么呢?他说,"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三种选择,即民主政治、寡头政治和君主政治这三种政体……我的意见是,君主政治要远远强过其他两种。什么样的政治能够比一个由全国最优秀的人实行统治更好呢?这样的人的决策,也同样是全国最高明的,因此他统治民众,民众是心服口服的……"他认为寡头政治容易滋生派系斗争而民主政治政治容易"玩忽职守";他说,"既然单单一个人就给了我们自由,那么。我的主张就是要保留这种君主统治形式。况且我们也不应该更革我们父祖们的优良法制,因为那样做是不好的。"

   

   总之他认为实行民主就是让河流泛滥。让河流泛滥,不好!

   

   "七人帮"中有四个人赞成实行君主制度。于是奥塔涅斯说,同志们,既然如此,我自己不受所谓国王约束——六个人同意他的意见,"直到今天,在波斯只有奥塔涅斯这个家族仍然是自由的。"(同上书)

   

   那么,这六个人如何决选谁是皇上呢?遂采取谁的马第一个嘶鸣,谁即是国王。大流士的马夫想出一个点子,让前一夜,大流士的马和母马交媾,再让这匹马出现在第二天的赛马会上。二者一见如故,公马即刻大叫。于是,大流士这个"全国最优秀的人",就做了皇帝。这也同时否定了这个所谓"优秀论"的全部根据。

   

   于是,在两千多年以前的大流士帝国,遂实行了君主制度;但是, 这个君主制度是在碰撞了僭主(寡头)制度和民主制度以后,方才得逞和实行的。这个事实使人感到,世界历史上民主讨论的悠久和深入。虽然他一时失败于波斯,却未亡于希腊——虽然很多希腊人,斯基泰人或者拉栖代梦人还是更加喜欢僭主,不喜欢民主——但是,民主作为一种政治选择,已经成为希腊民主乃至世界民主文化的一种选项。大而言之,希腊和波斯人议论民主,成为这个地域先验和后验政治学、神学和人伦学的一种已然存在。只是大流士和他的前辈、后辈,没有做出实行民主的确然选择,让其与之擦肩而过。

   

   这个历史现象说明,西方神义和希腊(含波斯神灵)并不完全拒绝民主之事实。其文化扩张和后来亚历山大之扩张一样,也是到达印度为止。上帝和宙斯毕竟没有在千年时间里(含公元前后几千年)到达中国——按照希书所言,他们当时的西方人认为,再往东,就"荒芜人烟",乃至不比企及之地了。但是,其实在东方,发生着和希腊各族一样的民众和宫廷政治。那些结构类同的阴谋和阳谋,奇迹和尘事,几乎没有不同——不同的,就是中国这里没有发生大流士们讨论的民主——中国这里,也没有产生民主论和自由说。但是,在希腊和波斯却产生了;虽然波斯没有施行之。所以,我们得出的结论是非常简单而明显的。东、西方文化中,不管是专制,还是民主,那个文化概念和政治概念一直涵盖着印度以西的人群,政治家甚至皇帝;而在中国和日本,本来就没有民主的国家和政权,即便发生了很深刻的政治变化,让他们和大流士们一样讨论民主,简直在梦想之外。

   

   所有民主之外的所谓正面政治经验和政治统治,对于东、西方的人们,对于东、西方的政治家们并不陌生。其正面含义往往带有,其一,圣君,其二,清官,其三,稍似民主的皇权让度——大臣的权限(有限权利论),如,奏折权,言说权,选拔权等——这个权限至少在中国是日益退步的——也就是钱穆先生所言,如,言论权和上书权,就是"清不如明"。清所设文字狱也达到"明不如清"。但是,其中圣君说,在考量其扩大疆土,制造繁荣和GDP增长方面,确实做到了民主体制之外的成绩。其文化建设和文字狱齐头并进,使得清朝汉化或者化汉之举,颇为成功。这是任何所谓盛世政治必须秉承的原则,就是某种政治和文化宽容——这个宽容,不可废弃传统文化和文化传统——《康熙字典》,《佩文韵府》和《四库全书》之建设——就是这样的文化有限论的产物。换言之,专制和民主既是文化的起因,又是文化的结果——没有文化的民主和没有民主的文化并不对位——专制可以无民主,但是,却也可以不无文化。到了极权主义,其本质,就是消灭和阉割所有传统,所有宗教和严格意义上的所有政治文化。于是,在这个方面,中国人一直以来没有民主,却有文化,而且是伟大文化;这个进程在49年以后完结。

   

   我们说过,希特勒和纳粹文化就是对于西方整体文化的消灭——其整体消灭的路径和西方国家的形成史,恰恰相反。在查理曼帝国以后,无论是实质上形成的德、意、法国家雏形,抑或是德国神圣罗马帝国,还是其选帝候乃至后来的拿破仑帝国和俾斯麦帝国,其民主文化和帝国文化都是萌芽其中,不死不活,发生影响的(如其《南特敕令》和《黄金诏书》,就是宽容之见,《大宪章》,更是早就"社会主义化"的最早文献——他认同贵族,皇权的守恒等等)。所有的迪斯累里们,梅特涅们,塔列朗们乃至拿破仑、俾斯麦们,都是民主观念的掌握者而不是陌生者。他们可以一时消灭民主操作,解散议会甚至镇压革命,但是他们知道,民主观念的要素就是社会存在的要素。所以,俾斯麦和社民党人过从甚秘,他和拉萨尔几乎要达到政见一致之地步(见《俾斯麦传》)。至于拉萨尔推荐的马克思,则不为"铁血"宰相重视和喜欢。所以,只有希特勒枉顾了这个专制加民主的西方传统,把蕴涵在德国人里的极权主义国家观念发展到极至( 我们可以重温洪堡对于国家和个人的关系说——他的集体主义和国家主义观念,成为德国官僚主义的一个根据——就跟尼采的超人,成为希特勒个人迷信和崇拜疯癫一致)。所以,大西方民主观念在其发展成为现代民主和现代自由之前,本来就是已经存在的东西,以后,也不会不存在。一个区区希特勒,当然不能扼杀之于永久。

   

   问题出在哪里——对于从"七人帮"到"四人帮"的解读,究竟要区分怎样的文化异同和民主有无论呢?问题的答案,也许,可以简单一分为二。一个区别是,毛极权,没有任何西方民主的因素,也几乎没有任何中国专制主义政治的积极性和正面性,其存在,不但落后于希腊体制和波斯讨论,简直就是后退于,反动于任何皇权专制。所以,四人帮倒台以后,绝对不会在官场上层,出现大流士们讨论的关于君权和民主之优劣论,也不会出现这样一种政治见解的人群载体和国家载体。所有中国人,对于一次政变带来的既不是专制,也并非民主的改变,以为是上到天堂之路,他们欢欣鼓舞,忘乎所以——当然,毛政权之死,四人帮之死,是值得高兴的,但是,事隔三、四十年,人们如果还是陷在既不是民主,也不是专制的政治大概念中,讨论问题,这样的总结,有何意义呢?不必请教亚理士多德,就是去请教"七人帮",他们也会为中国人政治观念之落后西人两、三千年,而感到意外!

   

   以后发生的一切,基本上,也是在重复"七人帮"讨论的问题——是在千年以后的讨论——这些问题对于波斯和希腊人,耳熟能详。蹊跷的是,这些阿拉伯人,伊朗人和中国人一样,不知道他们的前辈,早就对于民主做过分析,哪怕是否定的分析。而中国人,在讨论四人帮问题的时候,在褒贬老华同志的时候,却少于讨论"七人帮"讨涉及的民主问题。这个问题的提出,还是在两年以后,由民间的魏同志提出的(民主现代化)——却马上被邓氏镇压逮捕起来——邓是大流士辈的继承者吗?不是。他根本就是"言不称希腊"的无知者——无知者无畏——是从邓那里开始的。

   

   所以,我们必须明确一个启示,就是中国人应该"言必称希腊"——因为所有的民主和文化之东、西对比,东、西参照,都蕴涵在这个判断式中了。

   

   毛无知,却因为感觉到什么,做了希腊否定式。

   

   毛对"言必称希腊"的批判,应该抛弃!扔进毛/茅厕!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