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邪恶裹胁奥运会]
自立博客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邪恶裹胁奥运会

   邪恶裹胁奥运会

   

   

   刘自立

   

   

   希特勒幻想自己成为巴巴罗撒的时候,他就毁灭了古代或近代西方文化的正面传统,毁灭了俾斯麦"为反对党架起金桥"的做法。来自古代希腊的民主制度和来自古罗马的政教分离原则,元老院和议会制都被一概抹煞;他看不见魏玛宪政,看不见俾斯麦开创的有限民主和有限专制政府的普鲁士精神,乃至其国际外交政策。把俾斯麦统一德国,让度奥地利,平衡法国,俄国和英国的外交政策,完全抛弃,走上战争和独裁之路,最后导致其巴巴罗撒之梦的幻灭。

   

   其中,巴巴罗撒杀死教皇的帝师合一政策和建立虚幻的神圣罗马帝国的政策,正好是并不罗马、也不神圣的铁血逻辑——这个逻辑被希特勒看成是德国唯一的传统和文化。在攻打苏联的时候,他企望自己成为神圣罗马的第二个巴巴罗撒,说明他对于西方文化传统中黑暗意义的认可。这个黑暗意义,就是消灭西方文化中从宗教到政治的正面价值,将其完全变成魔鬼和上帝合一的战争和极权文化。这个希特勒的罗马帝国梦,表现在他的一系列屠杀计划和艺术计划中。他邀请立芬斯达尔为他拍摄的36年奥运会,正是他希望巴巴罗撒统治世界的一环——而在这个传统选项中,他其实玷污和抹煞了西方文化的精髓甚至俾斯麦文化的精髓。这个维也纳痞子既不懂文化,也玷污历史。于是,36年奥运会成为德国机器人听其指挥的一出闹剧。立芬斯达尔的纳粹美学在经历历史的洗涤以后,变成一种博物馆的负面例证。证明了希特勒对于德国和西方文化的背叛。

   

   这个教训带给人类的启示,很快就被人类遗忘的本性丢掉了。

   

   北京奥运会上,张氏导演及其主子们同样上演了一出割裂传统正面意义的闹剧,只剩下类似中国巴巴罗撒意志的古怪残片。是的,中国文化里没有民主,议会,元老院和俾斯麦,但是,这并不等于传统文化和文化传统中,就只有秦始皇和兵马俑。看待中国历史的眼光,本来取舍的可能性就很大。就像人们可以对待现实和真相"说出一部分事实"——说出历史的无关痛痒的"一部分",为其所用——这是御用文痞惯用的手法。中国传统里有无值得现代化借镜之处,人们也许会说,那是一种少之又少的元素。是的,这些元素很少——但是,却并不是一张白纸可以任意图画——就看你采取何种立场。中国文化里,本来就包含了些微的民主元素,如社稷为重,君为轻的元素;中国传统文化里,又包含政教分离和政教平等元素——武则天和神秀的平起平坐(所谓"传圣道者不北面,有盛德者无臣礼")和后来西藏喇嘛巴斯巴和忽必烈的政教平等,就是——这是中国历届政府礼佛敬圣的境界和原则使然;儒教文化里进退,穷达的转化,则以文化空间的政治允许和让度为原则,很多文人雅客在政治失败后藉此潜心着作,成就功名,写出巨制;皇帝的家天下,使得政治责任出现某种带有家庭责任感的关注和自律,以至于出现一些盛世和盛治,等等。在这些政治管束中,中国文化即便是在清乾统治期间,也并无文化灭绝之像——虽然《四库全书》和文化筛选纠缠一体,却还是不比文革的全然毁灭。加上中国文化政治载体的万变与不变,成就了各个时代文化与文人不断出现的景象,虽然,其时时是盛衰交织,荣辱与共。

   

   故此,谁是中国传统文化和文化传统的载体,成为人们谈及文化的前提。换言之,是不是任何一种政治制度,都可有奢谈传统的权利与可能,成为一问——京奥开幕式上,那些假大空的文化传统演绎,是不是可以和这个政权和谐共襄?就成为一个很大的疑问!一,是谁毁灭过,或者仍然在枉顾传统,枉顾文化呢?今年八月,使人想起四十二年的八月。两个八月,是不是黑白各执,对文化采纳了对立和不同的态势呢?你看看这里的文房宝贝,琴棋书画,是不是这个八月和那个八月,真的出现了互相反对的立场呢?这个逻辑的解释十分清楚:你既要反对过去的八月,就不可能赞同今天的八月,反之亦然——那么,肯定文革,又是那种传统的延续呢?——就像人们说起巴巴罗撒的时候,颠覆了教皇和议院一样,你能说那是效法西方文化的要素吗?于是问题十分清楚,那些文房宝贝和琴棋书画是假,巴巴罗撒是真。

   

   第二,当他们幻化一个"和"字的时候,人们还是想起过去的阶级斗争和今天的阶级斗争——我们说过,其实,是他们歪曲了"阶级斗争"的真实含义——所谓敌对阶级,何尝可以和统治阶级"斗争"呢?他们有一丝一毫斗争的权利吗?他们根本被剥夺了进行任何斗争的软硬实力,只是坐以待毙,千万人死亡而已!现在,他们还是这样把中国的一部分国民派到奥运会上,再排斥另一部分国民——这就是另外一种"阶级筛选",阶级斗争,这就是他们的"和声",和谐!

   

   三,他的知识分子,和文化和传统中的知识分子完全不同。正是那些李、杜、曹等等反对抑或疏离正统和官道的知识分子,成就了文化和传统,但是,他们和政府甚至政治的分野是十分清楚的,不像张氏一类苟合者和出卖者,丧失了起码的气节和操守,罔道从势。这些没有灵魂的文化,死魂灵文化,正在填补本来就是一张白纸的文化空虚,是一种0+0=0的文化虚呈。所以,无论他们如何卖力气,到头来,呈现的还是一片空白——他们只能用电灯代替北京看不见星空的夜晚。

   

   四,孔孟之道的载体就是孔孟在上,皇帝在下之制,成为和巴巴罗撒与希特勒完全不同的准政教分离现实——就是说,中国恺撒和中国上帝,本来也是可以分开的——即或是暂时分开——但是,中国现今政治的政治格局,难道允许这样的非政府宗教迹象,存在一秒钟吗?他们的现场,是十分奇特的——孔子和郑和精神,几乎都是共产党员的形象——他两由集团军的士兵呵护,如操练攻敌一样,将其围绕其中;从而排除了节日的个人权利和个人气氛;他们从人性变成机器的过程,其实,不如仿效一些美国电影里的科隆战士,更加能够整齐划一,整齐划0。当士兵们呼喊四海为兄的时候,他们的科隆兄弟,正遍布京城的街头巷尾监视老百姓。

   

   我们在很多资料中看到(如,王容芬写就的希特勒奥运文章),奥运会被邪恶势力裹胁的历史。36年的事情,大家都知道——40年,日本侵华正劲,华人牺牲正剧,奥委会却拟可以在东京举行奥运会(失败)——80年,莫斯科正值侵略阿富汗,奥运还是照样举行——今天,奥运会又在北京举行——当我们查验这些年代,又看到顾拜旦接受希特勒馈赠的一万马克,试问,奥运会,究竟是人类的上帝,还是人类的魔鬼呢?当基氏(拉宁),萨氏和罗氏特别感兴趣于苏联和中国的时候,就像人们看到西方历史上,那些反对西方文明的小丑,他们或者奔跑在希特勒的足下,或者摇摆于东方官僚的面前——成为人类文化的败类——在他们的身上,丝毫不见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任何神圣踪影,却沾满了东、西方文化中的残渣败絮。

   

   他们和东方极权主义文化,和西方巴巴罗撒一样,成为人类文化和精神伙食中的一根鸡肋!

   --------------------------

   原载《议报》第367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