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杨恒均之[百日谈]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一、孩子,你的形象不损害国家利益!

   
   当天看开幕式时就发现那个可爱的小女孩是假唱,发现嘴形对不上,加上扭来扭去却一点也没有声音起伏;而最重要的是,我认为这种场合,安排这么小的孩子演唱,事先录下她的歌声,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当时我说这孩子是假唱,旁边的和我一起看开幕式的小愤青还瞪了我一眼。其实,我早知道她是假唱,但我不反对她假唱。
   
   虽然有人拿出国务院第439号令《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第29条规定:“演员不得以假唱欺骗观众,演出举办单位不得组织演员假唱,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为假唱提供条件。”但我却认为,虽然奥运会也卖门票,但不能把这样重要的场合完全界定为“营业性演出”,这种场合是展示中国,是面对全世界的。考虑到这么小孩子的心理素质,我认为大家对假唱不必过于追究。

   
   所以,当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我一直没有多少兴趣。可是,事情发生了逆转,有几位做媒体的朋友把一些信息发到我信箱,而我又无意之间看到了。看到了,我就震惊了,难受了,也愤怒了。
   
   原来那个可爱的九岁女孩林妙可是临时换上去的,而她假唱的那首歌其实是一位只有七岁的女孩杨沛宜演唱的。这就不是我说的假唱了,而是演的双簧。但这就让我气愤吗?也不至于。如果说有什么特殊情况,例如七岁的小孩太怯场,或者不会跳舞等,那也未尝不可。事后向观众交代一下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小题大做、上纲上线。
   
   问题在哪里?问题在事后导演披露的:撤换杨沛宜换上林妙可的决定来自某高层领导,而他撤换的理由竟然是七岁的杨沛宜脸很胖,牙齿不整齐,形象不好——等等,如果这是撤换的理由,特别是如果这是一场以卖钱收费愉悦观众为目的的纯“营业性演出”,我还真无话可说。他们有权力把脸比较胖、牙齿不整齐的孩子换下来——
   
   可是,据披露,撤换这位牙齿不整齐的孩子那句话后还有一句:为了国家利益!
   
   我一时之间糊涂得一塌糊涂!那孩子的小胖脸、不整齐的牙齿竟然会影响、损害国家利益?!奥运会开幕式并不是一场纯粹的“营业性演出”,他向世界展示的是一个真实的中国。而在真实的中国里,我们的孩子并不都是那么可爱,而且,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小胖脸比较多,绝大多数孩子的牙齿并不整齐,但那是我们的孩子!实际上,世界上的孩子也基本上都是这样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有一个澳洲小女孩飞来飞去,很可爱,但怎么看,她的长相只能算是澳洲女孩中的中等的。而她,正代表了澳洲女孩的形象。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奥运会开幕式上,一个简单的事情,竟然暴露了我们国家长期以来存在如此巨大的弊端。大家不难想象,我们过去都是如何向世界展示我们的,用那些会唱的嗓子,安上可爱脸蛋,还有会跳舞的身体,鲜艳的衣服,于是乎,完美中国脱颖而出!
   
   哇塞!也难怪,山西黑窑洞的孩子找不到了,东莞血汗工厂的孩子不知到哪里去了,就连奥运前的北京,农民工的孩子也倏然消失在陡然清新的空气中……
   
   我不反对在一场如此重要的文艺演出中使用优秀演员,甚至是使用双簧和替身,但当你使用“国家利益”为借口来替换一个声音那么甜美、脸儿胖乎乎、牙齿不那么整体的孩子的时候,你最好能够解释清楚什么是你的国家利益。否则,我就应该向我们的孩子解释一下:
   
   孩子,你的形象并不损害国家利益,如果他们一定这样说的话,那么,不是你的形象有问题,而是他们的国家利益有问题——有非常严重的问题!
   

二、我爱北京天安门

   
   在北京期间,两次来到天安门广场,这里人很多,但并不出乎我意料。出乎我意料的是,这里身着各种制服的军警更多,有时一抬头,发现这里不是人民广场,而有点类似演武场!
   
   哇塞,出国这么久,我都不知道现在的军警制服有这么多花样,好啊,这次让我一次都见识和认识了,一种、两种、三种、四种……哈哈,弄得我眼花缭乱,而还有那些不穿警服的——便衣,我也能够一眼看出来,宝刀未老呀。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很多,很暴力,也很强大。记得十几年前出国前,也经常在家里显眼的位置挂一套警服,特别是出差的时候,还故意把一套洗过的警服挂在阳台上,为的是威慑那些想破门而入的小贼,你别说,还真管用,至少邻居家多次被盗,但我家里一直平安无事。多谢警服!
   
   北京天安门上的那么多警服要威胁的是谁呢?
   

三、到北京去!

   
   在北京期间,本来要会晤一些老朋友,可惜临时变故,匆匆离开,结果只参加了几个聚会,其中最让我高兴的就是和几位久仰的老师级人物吃饭,感谢天益的郭琼虎老弟的安排。时间如此之短,能够与陈行之、吴嫁祥、崔卫平和吴祚来等哥们姐们相聚一起,实在开心。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前排左起:吴祚来、吴嫁祥、杨恒均、陈行之、贺卫方、崔卫平
   
   贺卫方兄也赶过来了,这哥们要当“贺跑跑”,逃离北京,真让人不解。我可是最近才决定要到北京去发展,他竟然就要跑。我得找他问个清楚。
   
   他说离开北京的几个理由属于私人的,不说了,但有一点让我郁闷。他说,对这个地方有点失望。我靠,不会吧?你都失望了,我还来干啥?
   
   你没有看到北京近几年发展得如此之好?整齐的街道,高耸的楼房,我在世界其他地方没有看到第二个发展如此迅速的大都市,美哉!
   
   想起一天前和一帮哥们姐们聚会,有几位根正苗红的高干子弟,其中一位在我惊叹北京突然间竖起了如此多的高楼大厦的时候,兴致勃勃地走到窗前,指着一栋栋高楼大厦,告诉我这一栋是谁的,那一栋又是哪个家族的,那些名字我不是那么清楚,但我知道,那都是属于他们那个特殊阶阶层和利益集团的。
   
   他大概不知道我现在的名字叫“杨恒均”,我以终结那些鱼肉民众的利益集团为己任。
   

四、一夜之间,穿越春夏秋冬!

   
   突然离开北京,实在抱歉!有朋友听说我又在旅途上时,第一反应就是羡慕,哇塞,你又去旅游了?
   
   他们大概不知道,我经常会在受到挫折和彷徨的时候买一张票,踏上旅途,而且在挫折越大的时候,跨越的空间越大,穿越的时空越远。在最艰难的时候,我常常希望一夜之间穿越春夏秋冬,一天之间走过东西南北,一觉之间感受雾雨风雪!走得越远,越不会回头,也就不至于走回头路了。
   
   不过,好在有你们,一路给我的呵护和关怀,我,永远是你们的!
   
   杨恒均 2008-8-14 香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