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杨恒均之[百日谈]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儿子:你好。
   
   爸爸已经在北京了,陪你们兄弟俩过了一个愉快的寒假,就匆匆返回中国,来到2008年夏季奥运会举办城市北京。你对我突然对“体育”感兴趣表示惊讶,对你的惊讶我一点也不惊讶。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我们在一起,从那时你就知道,我对体育比赛之类的毫无兴趣。虽然我对好多体育项目都很喜欢,而且也玩得不错,但那只是为了锻炼身体和享受参入的乐趣,对于电视上的体育比赛,我兴趣不大。
   
   到这次见到你们兄弟两人,我才第一次意识到,你们对体育的兴趣之大,已经超乎了我的想象。二十多天,我几乎每天下午都陪你们玩体育,从滑轮、篮球、棒球、足球、乒乓球、游泳到橄榄球和那些我甚至叫不出名字的运动,我们都一起玩过,你们的爱好之广、兴趣之深真让我吃不消。这也难怪,当你听说我要回中国到北京看奥运时,你羡慕得不得了。可我告诉你,我到北京不会去看任何一场比赛,你又很惊讶。

   
   其实,爸爸告诉你,我确实对体育一点也提不起兴趣,我只对政治有兴趣,而在某些国家和地区,体育和政治竟然是无法分开的。可是在骨子里,我希望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民众要把政治和体育分开来,而且,我也越来越感到,在一些发达国家,民众对体育的兴趣远远超过对政治的兴趣。这确实令人深思。
   
   说来奇怪,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是从你身上开始的。和我这样的“政治动物”生活在一起, 你从小学就开始和我一起看世界各地的重量级时评节目如“六十分钟”、“meet the press”等等,你小学四年级时已经比同年级的学生知道更多的政治和国际政治的事务。可是后来,你慢慢改变了。是你所受到的澳大利亚教育改变了你,你对政治越来越不那么关心,反而更多的关心起体育。我记忆中,你最近一次关心政治,是关心澳洲大选,你的意思很明白,你希望会讲中文的陆克文当总理,你希望干了十几年的霍华德下台。于是,你关心他们两人的电视辩论,关心他们两人的民调,关心你身边的有投票权的澳洲公民的投票意向。这就是一切,对于你,这就是所有的澳洲政治。事实上,你是对的。
   
   这样的澳洲政治还有什么必要去过多关心的?国家领导人经常变换,但决定领导人的东西永远不变——民意和公民投票。这让爸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民主政治发展到今天不但终结了历史,而且也终结了“政治”——什么千锤百炼、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尔虞我诈、指定第几代接班人、争权夺利、揭竿而起等等政治都被非常简单的规则所取代:民众选举。你要想当政,就要想尽一切办法迎合民众。而民众并不是傻瓜,他们一定会把你玩得灵魂出窍、原形毕露,才会把权力交到你手里。
   
   说真话,这样的政治确实不需要民众过多投入精力去“玩”,没有什么好玩的。再说,如果你逆民意而动,就算你多么老奸巨猾,也玩不下去的。西方的民主政治看似复杂,甚至被有些人说成是浪费金钱和劳民伤财,其本质上却是一个最简单的游戏,游戏规则也非常简单明了。
   
   也许正因为政治已经玩无可玩,西方那么多人才如此狂热地沉湎于体育,连学校的孩子也都如此。相反,在一个政治还是大多数民众的“禁区”,还扑朔迷离,存在那么多不确定因素的国家,要想不关心政治,而去沉湎于体育,需要的是勇气?忘性?抑或是阿Q的精神?我这里只是说一个现象,并不是在提一种理论。不过,如果你用这种说法去解释一些落后国家的体育,好像也说的通。
   
   至少对于我,当触角深入到社会和民众生活各个角落的政治仍然是让小民们望而生畏的东西,当政治仍然玩弄于一些利益集团的手中,当体育被弄成为政治服务的时候,我暂时无法把视线转移到规矩分明、竞争公平的体育运动上去。
   
   我真心希望中国越来越好,希望有那么一天,民众真正可以不用去关心“政治”,而可以全心投入到对体育的关心和热爱之中。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今天逛了天安门、中关村、北大、清华,发现我是唯一穿“爱国衫”的。
   
   祝好。
   
   爸爸 2008年8月7号 北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