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杨恒均之[百日谈]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还记得陈水扁那本“台湾之子”自传体的书出版时我第一次拿到手的情景,书里有一句话在我后来写的文章中反复出现过,那就是“一路走来……”——陈水扁多次使用这个文学性很强的语句描述自己从一个贫困的家庭一路拼搏,考上大学、当上律师、踏上从政之路,随后位居台北市长,登上了权力的阶梯……如果说当今陈水扁成了贪污犯,就否认他当时的奋斗之路,否认他曾经的“民主斗士”形象,也许欠妥。可是,事实是,自从陈水扁当上总统后,登上了权力的顶峰后,他那“一路走来”越走越让人胆战心惊。
   
   究其原因何在?最近看到一些网友的评论众说纷纭,都不乏一定的道理。可是我想强调的是陈水扁走到今天,最重要的因素在于他自身,说白了,就是他对民主没有好好理解,或者他不知道民主制度的厉害。
   
   这话说出来,反对者众。想一下,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不懂得民主?难道就你杨恒均懂?其实这“国家”和“总统”还是打引号的,而且台湾实行民主也就不到十年,想一下美国,还记得尼克松在总统职位上黯然下台,让白宫总统宝座蒙羞吧?尼克松最主要的毛病就是“不懂得民主”,当时杜鲁门对尼克松的评价一针见血:“他(尼克松)读过宪法,但没有读通。”

   
   在一个民主宪政的国家,登上权力顶峰的总统“没有读通”宪法,可见说陈水扁不懂得民主,不知道民主的厉害,一点也不为奇了。
   
   按说,陈水扁对民主的厉害是知道很清楚的,是什么让他一个穷小子“一路走来”最终打败了大陆政权牺牲了无数先烈才赶到台湾的国民党政权?是民主!陈水扁的民进党正是顺应历史潮流,使用民主这个“致命武器”不费一枪一卒把百年老店国民党赶下了台。
   
   可问题就在于他一旦夺取政权后,就忘记了民主的本质,就把民主当成了登上权力的踏脚石弃之不顾,甚至玩弄于鼓掌。他忘记了民主是个不归路,民主的本质是“人民做主”,民主制度也许有很多缺陷,但却有一个好处:从长远来讲,是人民做主,任何人、政党和团体都不可能贪赃枉法、草菅人命而可以全身而退,可以永无后顾之忧。
   
   民主制度看起来漏洞百出,但实则是世界上最严厉和残酷的制度。在宪法和法律面前,任何利益集团都不可能长期胡作非为。我在国内常常被一些年轻的朋友质疑,他们说,你难道真相信美国的政府没有贪污腐败?我说,世界上再好的制度都不可能阻止贪污腐败,就像任何制度都不可能限制一个罪犯去杀人一样。可是,民主制度下的权力制衡、舆论监督、公民的知情权等等,让任何一个想作奸犯科或者偷鸡摸狗的公众人物都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尼克松的例子太残酷,那就还拿克林顿的例子。克林顿属于耍小聪明的人,他闹出那么多事,其实都不危及他的总统地位,唯一危及总统地位的竟然是他那句谎话“我没有和那个女人做爱”。他差一点为这一句每一个偷吃的男人都会顺口说出的谎言丢掉了总统宝座。同样的道理,美国的政府官员和掌握权力的人,如果给他们机会,说你贪污后永远不会被发现,我可以向大家保证,他们那里的贪官污吏绝对比中国大陆多好几倍,贪污的数额更大(人家的钱更多)。可是,美国的民主制度一再残忍地告诉所有掌握权力的人:只要你做了坏事,千万别指望任何人给你保密(揭露任何恶行的人都会被保护,甚至会成为英雄),你迟早会付出代价,到时人民不会放过你的。
   
   我早就说过,台湾过去十年政治舞台上使用民主最熟练的是陈水扁,但对民主最没有经验和知识的也是他陈水扁。陈水扁是当今台湾政坛中少有的几个土包子,不但没有到欧美留过学,而且他的所学也几乎没有多少美国的民主知识。可台湾的政治架构就是从美国COPY过去的。如果陈水扁象李登辉和马英九一样懂得美国民主制度的运作,也看到了美国总统克林顿那狼狈的样子,他还会在台湾这个弹丸之地的权力宝座上忘乎所以、唯我独尊?
   
   陈水扁是“民主斗士”,而当他通过民主获得权力后,他恰恰不具备民主领袖的最基本素质:宽大的胸怀、远大的目光和谦卑的态度等。他上台后,始终像在竞选时一样用一个一个口号来忽悠台湾老百姓,如果说前四年还可以谅解(为了连任),那么后四年就让人没法忍受了,我也是到他第二任才发现此人原来仍然是“民主斗士”——他在和自己曾经为之奋斗的民主做斗争。
   
   陈水扁让百年老牌子的国民党知道了民主的厉害,登上权力顶峰,自己却忘记了民主的厉害!如果他稍微有一些民主知识,就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转型成功的民主国家——东南亚诸国、韩国等等,前几任总统几乎都不能善终。而他们无法善终的原因都是忘记了民主是把双刃剑——你可以用这把剑刺伤政敌,夺取政权,政敌也可以用这把剑伤害你。可是——
   
   这把剑归根结底不掌握在你或者你政敌的任何一方的手里——这把剑始终是像它名字昭示的一样:掌握在民众手里,由人民做主。
   
   这也是民主制度的犀利之处。民主制度以其权力来源(民选)和权力制衡以及权力监督(例如媒体等)等把真正的权力交到了普通大众手里,很多时候,我们虽然看到西方一些政治人物人模狗样地在那里表演,但他们其实都是民众手里的牵线公仔。如果陈水扁懂得这个道理,他不但会避免重蹈南韩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覆辙,而且他应该想清楚:你贪污的那些钱准备怎么用?难道你不知道作为一个民选的“总统”,至少到你的子孙辈,他们无论身在何处,台湾的媒体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任何一点钱财来源?看一下美国和欧洲的总统的孩子,有几个能够花费超出他们经济能力负担之外的钱财而不被公众质疑和追问的?
   
   陈水扁的可悲之处在于他亲自奋斗,促成了台湾民主制度的形成,而这个民主制度是不可能让那些贪污腐败份子——哪怕是你贵为“总统”长期逍遥法外的。
   
   有些网友的评论让我非常吃惊,他们竟然说陈水扁的贪污腐败让台湾的民主制度蒙羞,台湾的民主制度有严重缺陷。其实大家应该搞清楚,陈水扁无论是洗钱还是接受贿赂,都是犯罪行为,而任何一个制度下,无论是民主制度还是集权专制独裁制度,不管你的法律如何完善,不管你是什么职位,你都可能犯罪。例如受贿罪,美国总统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有机会接受贿赂,而且非常巨大。这和制度没有关系。但一个掌握权力的人犯了罪,是否能够被揪出来,是否能够被依法办理,是否能够被媒体报道和一追到底,是否可以让真相大白于天下,那就绝对和制度有关了!
   
   世界几千年的历史无可辩驳地证明:只有民主制度下,只有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制度才能够制约、威慑和彻底揭露贪腐分子。从这个意义上说,陈水扁家族贪污被揭露出来,难道不正说明台湾的民主制度优越无比?
   
   不要横向比较了,就来个纵向比较吧。台湾国民党执政期间,不要说权力顶峰的人,就是各级官吏包括将军们,总共贪污了台湾人民多少民脂民膏?可是,除了权力斗争造成的偶尔官员落马外,有几个贪污腐败的分子落网?我想说到这里,台湾人都心知肚明了。你们想要一个不成熟的民主制度,还是要一个中国实行了两千年,成熟得有些腐烂的专制制度?你们要一个能够把“总统”绳之于法的民主制度,还是想回到蒋介石那个一党专政,腐败盛行的时代?
   
   说到这里,我不禁有些犹豫,难道民主制度在成长之初都要经历最初几任总统落马的阵痛?难道这是民主制度必经的道路?如果是这样,那么我想,全世界的人都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以总统的鲜血来铺垫民主之路,而不是以民众的鲜血来祭奠独裁者的绝对权力!
   
   写到这里,我还想罗嗦几句,算是给马英九的几句忠言,你虽然很熟悉美国的民主,但你的团队好像没有很好地研究白宫的故事。知道你为什么上台后民调下滑如此之快吗?如果有时间你可以去参考一下福特总统的故事,他是美国历史上道德水平最高为人也最善良的总统之一,但他接替尼克松后只干了两年,就永远告别了白宫。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心太软,他突然宣布赦免了尼克松,也原谅了尼克松,然而,美国人民永远没有原谅他。
   
   所以,你千万不要顾影自怜,不要一念之差放过陈水扁家族,放弃一个提升台湾民主的机会。你一方面可以让陈水扁、你自己和那些今后会登上权力顶峰的人知道民主的厉害之处,另外一方面也让台湾民众进一步认识到:民主是用来保护他们,限制执政党和“总统”的权力,阻止那些掌握大权的人贪污腐败的最有力的武器!
   
   杨恒均 2008-8-22 广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