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真相揭秘》之二
   提起这个题目我又要提起一段往事——后来每每回想起来就让我有些黯然神伤的往事。1997年台海危机一触即发,台海周边形势紧张。当时我们在华盛顿做了一个日本和台海问题的研讨会,会议主发言人是来自日本防卫厅的主掌美日情报交换的某君。这位日本情报官在谈到周边各国对当前局势的看法的时候,使用了排列句子。说到美国可能出现的情况,他的排列是:白宫如何看待危局,国会如何做决定(出兵要国会批准),美国的民意又会如何演变(因为美国民意会最终决定总统如何介入台海危机以及介入多深);他说到日本的各界的反应是这样的:日本首相会如何、日本执政党和国会又如何,右派势力会否抬头,以及日本民众的民意走向会如何影响事态发展,影响有多大;在他谈到台湾时,排列也是类似的:总统李登辉的意思、军方的忧虑以及台湾2千多万民众的态度如何决定台湾的政策……
   最后他说到了中国大陆也是这样排列的:中国政府的看法(他又把它分成了温和派和强硬派),中国军方的一些看法,中国地方政府(诸侯的态度)——文章到此结束。

   日本情报官对于可能进一步恶化的台海危机,提出了当时牵涉其中的各国可能持有的态度和采取的措施,基于公开资料和日本情报部门的研判,还是有一定说服力的。可是他的报告刚刚做完,美国前驻北京大使馆武官文某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你的报告在谈到各国各方势力的态度时,都提到了政府和民众的互动,比较全面。但是,我也注意到,在你提到中国各方面的反应和可能对最终政策的影响时,你唯独没有论及中国民众和中国的民意。12亿人的意见难道不重要?
   事情过去很久了,而且我也在一些场合提到了这个例子对我的影响,可是,今天还是想起来了,并先记录下来。也许现在的中国有所不同了?但愿如此。但那天那个日本情报官为自己论文的辩护是这样说的,中国的民意应该是和官方一致的,至少是被控制的,他们自己的发不出来,就是发出来也不会影响政府的决定。而且,在没有任何独立的途径得到中国民意相关数据时,我还是认为不能写进论文里,不严肃。
   12亿民众的民意竟然是无法预测的,是被政府控制的,是不严肃的,对于我这位12亿人中的一员,我的心情可想而知。
   1997年后互联网迅速崛起,成为西方了解中国大陆民意的重要工具,然而,如果从学术的角度,那些数据还是有些问题的,而且最主要的是,互联网反应出的大陆民意就是准确的?没有被控制和删减吗?
   好了,这个话题先放一下,回到《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真相揭秘》的第二篇来。在上一节里我说了,为什么美国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真相可能在几十年内很难有大白的一天,那么没有真相,我们是否就停止探索下去?当然不是,我们可以假设真相——因为真相只有两种:误炸和故意——我们分别假设,然后来好好分析一下问题,也算是无奈中的选择吧。
   今天我要假设的是:美国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是误炸——所以这个误炸就不使用引号了。过去九年,主张是“误炸”那一派人提出了各种理由,我这里不再重复。只提一点当时一度让我也认为是误炸的主要依据,也就是我对白宫的观察。
   轰炸事件发生后,最震惊的当然是北京当局,然而,还有一个同样震惊的却是白宫。克林顿在短短几天里,连续召开了大大小小的六次会议,发了不下三次火。其慌乱程度让人吃惊。当然大家也许说这是做戏,但应该不会逃过我的近距离观察。再说,当时牵扯的人员很多,白宫如果真在演戏,那水平也忑高了。从克林顿的震怒和手忙脚乱来判断,他对轰炸使馆事件事先肯定是不知情的,虽然不排除下面特别是CIA搞鬼(下一节内容),但对于白宫最高当局来说,那确实是“误炸”。这些可以留待后面再追究,这里只假设“误炸”成立,然后我们继续讨论下去。
   如果“误炸”成立,那就就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中国政府和民众的过激反应。我思考这个问题的角度并不是从美国人如何看待我们的反应,他炸都炸了,我们激烈一下又如何?我是从中国人民的利益和国家安全出发。大家都知道,从1996年台海危机一路走到1999年,中美关系走得是非常艰难的,我亲眼见证,走到1999年时,两国的关系发展得还算满意,特别是克林顿,竟然搞出了一个当时连大多数美国专家都觉得不知所谓的“中美战略伙伴关系”,当然对中国来讲,这并不是一个坏事。
   “误炸”使馆事件出来后,中方反应之大,出乎意外,中美关系一下子降到底点,甚至比1996年台海危机时还要恶劣。“误炸”大使馆的一个最大结果就是中国民众的爱国激情被炸了出来,这激情如此之烈,以致让人无法分清是爱国主义还是民族主义了。两年前那位日本情报官已经回到日本情报部门任职,我想这使他一定很吃惊,他会不会说:哇塞,中国民众的声音终于发出来了?
   但发出来了是发出来了,问题却在于,这种声音有多少可以进入他的研究报告之中?或者他又会在现在的情报研究中如何评价中国民众的爱国热情呢?他会提醒日本和美国政府不要掉以轻心?研究周边问题的情报分析对于这种爱国和民族主义当然不会错过,但中国这种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大混合是否是政府处理对外关系的一种重要依据?或者只是政府掌控的一种用来达到自己对外对内政策的一种手段和策略?——相信这是美日情报机关最为关心的事情了。
   这也是我今天要说的最主要意思,虽然和轰炸大使馆离得有点远。大家不妨思考几个问题:中国民间痉挛似的爱国激情和时不时冒出来的民族主义对我们国家的对外政策是否有影响?是否影响中国和世界各国特别是西方、日本等国家的关系?是否影响我们的国际贸易?是否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发展,影响了中国融入世界?那么再思考一下,每一次的爱国热情过后,给中国带来了什么变化?
   对于我来说,这尤其重要,因为我也爱国,也激情,但无论怎么激情的爱国,我的目标是要中国能够继续经济发展,社会稳定,而且政治不断进行与时俱进改革。而这也是我对一些爱国热情和民族主义非常之担心的,认为任何人不管你高调还是低调爱国,不过你说自己是爱国主义,还是民族主义,如果你的爱国不能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让中国人的人权得到保障,生活安定,政治清明,如果你的爱国不符合人类日益接受的普世价值,你的爱国就是误国,你也就无异于爱国贼。爱国也就是爱民。
   这就是每一次看到爱国又起的时候,我最担心的,会不会把国际关系全部搞坏了?会不会破坏我们的经济发展了?会不会,说到这里我是很欣赏“韬光养晦”的策略的——你还别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和调查,我得出了也许让很多反对冲动爱国的人士不那么喜欢听的结论:中国民众无论是反日抵制日货,还是到抗议美国轰炸大使馆,再到把爱国大游行搞到国外去,保护圣火等等,所有的这些激情大爱国,都没有影响中国政府和外国政府正常交往,没有影响多边经贸关系。
   从这一方面说,我对中央政府的清醒头脑大加赞赏。他们显然比爱国的群众更“理智”,你砸大使馆可以,但中美关系特别是和美国人做生意一如既往;你到街上喊两声抵制日货或者砸两部日本汽车可以,但在政府的主导下,一部日本小车被砸倒,千千万万辆日本小车站了起来;你说抵制法货可以,但如果真激情到家乐福门口去折腾,公安会伺候你;你把美国怎么骂都不为过,但中美贸易一日千里,人员交往日新月异……最主要的是,几乎所有的爱国热情都是被政府的某种言行及时划上了一个句号:就在海外留学生爱国爱得要死要活的时候,中央发话了:干好你自己的事就是爱国。就在抵制日货呼声没有停下来时,领导人说了,记住历史,忘记仇恨;就在愤青们都想把CNN吃掉的时候,却发现地政救灾中,CNN是最重要一家被中央政府允许进入灾区的媒体!而且就在部分民众包括那个余秋雨高叫海外反华势力的时候,政府只字不提不说,而且还和这些外国政府打得火热……
   一次狼来了,西方人很紧张,两次狼来了,西方政府冷静了一些,等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折腾以反西方某个国家和个人为主的爱国主义时,西方人终于笑了。他们笑什么?他们笑我们那种奇怪的爱国主义,看上去毫无内容的爱国主义,让他们折腾吧,他们的政府不会怎么样,他们照样和我们做生意,他们照样和我们来往,一切照旧。于是,我们看到了,当中国在西方主要国家的中国留学生挥舞五星红旗宣示爱国的时候,人家冷眼旁观,西方主流媒体甚至于不屑于报道,人家根本不把你当回事。人家知道,你在怎么折腾,你不敢不和他们做生意,不敢宣布自己把门关起来,当然那些留学生更不敢收起皮箱,打道回府,那人家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好怕的?
   那么现在让我们涉入最深层的问题,既然中国民众的爱国热情不但对中国政府对外决策不起影响,而且弄得外国人也麻木了,人家不但不怕,而且觉得好玩,那么这种爱国激情为什么还像肌肉痉挛一样,过一段时间就来那么一次,而且每次到来的时候,还往往让你感觉到有人在煽风点火?真得一点作用没有?目的何在?
   不抵制外国产品,也不会缩减经贸交往,连国际交往也没有减少,而且我们的爱国主义几乎没有几次能够真正成功迫使西方政府对我们政府让步的,很多时候反而造成西方政府对我们发难。那么这种爱国主义到底有什么作用?
   ——作用就是每一次爱国主义爆发后,每一次民族主义崛起后,中国普通民众就会在激情燃烧的时候在价值观上做一次选择,就使得他们更加讨厌西方那一套!中国就离开逐渐被世界接受的西方搞的那一套普世价值观更远一点!!——这就是历次爱国主义达到的结果,也是有些那么热衷于爱国的幕后人士的目的!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同一天,韩国爆发了“爱国事件”,一万多民众在政府广场示威,是有关美国进口牛肉的。看到那些韩国人,秩序井然,一手举蜡烛,一手举抗议标语,随着组织者的低声呼喊,双手交错举起,发出整体的动作,让人感慨万千。
   韩国是爱国主义(或者也使用民族主义)最炙热的亚洲国家,这种抵制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爱国大游行几乎过一段时间上演一次,然而,让我疑惑的是,韩国人在抵制或者抗议西方时几乎没有一个是抵制西方价值观的,正好相反,他们现在这种游行示威就是西方价值观最推崇的行为之一——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他们抵制的是某一个具体东西,这次是拿美国进口牛肉做文章,为什么?因为那牛肉有可能让韩国人的生活受到影响——于是他们爱国了。而他们爱国的方式,却是从西方引进的——在自己国土上的和平游行示威表达意见,这正是西方价值观最重要的一部分。韩国人用学习的西方价值观,来表达自己的爱国,来抵制美国货和美国利益的侵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