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杨恒均之[百日谈]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本来,对于那位地震来袭时一马当先冲出教室的范跑跑老师很不屑,但还不至于让我为他写一篇文章。特别是大家也注意到,五月份就要过去了,而六月初则是我一定要和网友多说几句话的时候。不过扫一遍范老师的事迹和网友的评论,我觉得还是说几句好,而且这事也和六月初不无关系。
   范老师在地震的时候冲出教室的事是人的天性使然,说实话是无可厚非的,哪怕他严重地违反了职业道德和做人的标准,但在生命面前,道德自然要稍微退后一步。范老师在事后写文章为自己辩护,也可以理解,为了开启民智,推广自己的理念,他心里可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大家听听也无妨。可是,让我很不爽的就是,这位范老师在开导国人时说自己一向反对专制,一向追求的是自由、公正,他想看看国人那些绑架道德的丑恶嘴脸,他还感叹自己没有生活在美国是多么的可悲……
   批评和攻击范老师有绑架道德之嫌,而且按照他那个口气,弄不好你就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了。你想,人家范跑跑崇尚的是自由主义理念,追求的是自由和公正,而这些正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大方向,可以毫不犹豫地下结论:任何不顺应这些理念的人迟早要被历史淘汰,反对这些理念的人甚至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过多少年后,当一些事实已经模糊,当道德标准也发生了变化,当自由主义在全球得寸进尺终结了一切历史的时候,范老师完全可以得意洋洋地翻出那些批评他的文章:你们看,兄弟们,谁对谁错,历史已经做出了决定!
   哇塞,到那时,我可以告诉你,搞不准,又一个鲁迅就诞生了。而我们这些就事论事批评他的人不但犯了道德绑架和伪善的错误,很可能会被历史学家们糊里糊涂地划到历史错误的一边去,哈,你怕还是不怕?!
   所以,为了很多义愤填膺的批评者不被历史搞成冤假错案,我一定要站出来说几句。我的结论是,批评范跑跑的网友并没有犯伪善和道德绑架的错误,恰恰相反的是,范跑跑老师犯了“伪恶”以及绑架自由主义理念和西方价值观的致命错误。
   我这人在理论上一直稀里糊涂,虽然有人说我的有些观点应该是自由主义的,但我真不知道自由主义理论是什么。不过我很清楚,自由主义理念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建国的根基,也是普世价值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过去十年,就因为要搞清楚这些理念,我绝大部分时间就生活在范跑跑老师向往的美国等西方国家。把两个儿子都送进了美国和澳洲的那些学校——那些范老师说的学校。
   为了搞清楚范老师说的如果生活在美国等结论,我昨天第一次到儿子学校参加“开放日”达五个小时之久(见《2008年北京奥运会在悉尼开幕》),不但澄清了一些事实,而且,也从老师口中听到以自由主义理念为根基的国家的学校老师的职责包括在地震(或火灾)中疏散、保护学生安全撤离等。虽然没有法律条文,但老师手册都有明确规定,更重要的是,在澳大利亚,这个从来不搞政治学习的国家,保护自己的学生、在灾难发生时对学生发出指导性的意见等是招收老师的重要条件。
   我担心这些还不全面,又把范老师的故事讲给一位老师听,她听后说,如果做老师的在这种情况下真是第一个先跑出去,虽然不会受到法律追究,但学校应该有所交待(这样的老师不应该留用——至少要以家长的名义辞退),而他自己如果事后竟然出来为自己的行为如此辩护,那就是“羞耻了”。不过,澳洲人始终无法理解那个范老师为啥要用自由主义和公正这些道理来为自己辩护。我理解澳洲老师,因为他们就生活在自由主义理念作为根基的国家里,他们绝对不会拿这些理念为自己的某个行为做解释,特别当那个行为是错误的时候。这让我想起来西方以自由主义理念为主体的社会制度,当他们发现某项行为是违反人类道德、违反一个职业道德的话,他们很可能要反思的不是那个行为,而是那个能够为这个行为辩护的理念。
   范老师是否真正理解了自由主义理念是一回事,可是在这个时候,他竟然拿那些普世价值来为自己的不道德不名誉的行为作辩护,很显然,他是把自由主义、公正和反专制这些人类的大道理绑架在自己身上了。于是,我们也看到了一帮小愤青来劲了,很快就把攻击范老师的行为上升到攻击范老师拿出来作为挡箭牌的自由主义理念以及范老师所向往的美国政治和社会制度。一时之间愤青们的很多帖子让人感觉到那些被地震弄死的孩子已经和自由主义脱不了干系了,搞不准还有可能继续上升到美国阴谋上去——嘿嘿——
   我想,全世界那些生活在自由主义理念盛行的国家里的人听到范老师的故事,可能都会笑起来。只是,我却无法笑出来,因为这些年,碰上类似的事确实太多了,相比较而言,范跑跑老师造成的恶劣影响只不过小菜一碟而已。
   怎么解释呢?以我的理论水平要把这个事说清楚真有点不容易,那就以粗俗的比喻开始吧。我喜欢民主、自由,标榜自己把民主当成信仰,但我也喜欢漂亮女孩子,于是,有一次我偷看漂亮女孩子的胸脯的时候被逮到了,人家开始讽刺我攻击我,我怎么办?我会不会跳起来气急败坏地告诉他们,我喜欢自由民主,所以我就是要偷看漂亮女孩子的胸脯?
   有点粗俗,不过将就一点吧。现在再说一下理论和实践的问题。我一点也不怀疑,北大毕业的高材生范老师比我这个复旦毕业的中材生对自由主义理论以及西方社会的民主自由理念更加了解,而且说起来头头是道。可是,我的建议是,在你并没有切身感觉到你的理论,并且以身作则地实践那些理论的时候,最好要把理论和现实分开,特别是不能生搬硬套,用自己的行为来宣示你支持的理论。
   大家知道国内有很多自由主义理论家,他们的文章都是我当时在国内的启蒙读物。至今我也认同他们的观念。可是,问题来了,如果你去找一位自由主义分子,发现这哥们有可能见了某个一直压制民主自由的党干部点头哈腰,而且,在名誉、权力和地位面前一点也不“自由”的时候,你该怎么办?——你开始怀疑那个知识分子的为人,还是转而质疑他主张的那些自由主义理念?
   我不是要责怪任何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因为生活在那样的体制下,你想保持思想自由可以,你想保持身体自由也可以,但你如果既想保持思想自由,又要保持身体自由,不是很困难,而是不可能。
   什么事情一到中国,就有了中国特色,也就出现了我们不能不面对的问题。这次范跑跑就给了我们一个鲜活的例子。他用西方的普世价值为自己那个在西方不但不普遍,而且会被生活在美国和西方的人也认为“羞耻”的行为辩护。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混淆视听,让中国普通民众对自由、民主和公正的理念产生隔膜和反感。这才是我觉得非出来说两句不可的理由。我向范老师和批评范老师的各位保证,如果范老师一跑跑到美国或者其他以自由、公正理念建国的西方国家,他的所作所为很可能让他连当教师的资格都没有,至少,家长们知道了他的言论后,就会抵制他走进自己孩子的教室。
   本来应该打住了,但一想到渐渐离去的五月和日益走进的六月,就想多说两句,不是毫无关系的。我也像范老师一样讨厌专制,认同自由和公正。这些年,我到处游荡,最想结交的人也都是一些崇尚民主、自由,反对专制的各路英雄。然而,其中有些人,不但让我失望,而且,如果不是我亲自见证了什么叫自由民主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正是有些主张自由和民主的人反而有可能让我远离自由和民主。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和范老师最近搞出的这事异曲同工。
   喜欢民主、自由,反对专制等显然是站在人类历史正确的一边,如果你是搞理论的,无话可说,可是,如果你又是一个实践家,特别是一个以推行民主、自由理念为己任的人,那么,你千万要记住,别人看的不仅仅是你主张的那种理念,更主要的看的是你本身的为人,你的实践。特别对于一些对理论一向敬而远之的普通老百姓,他们要看的不仅仅是你口中高喊的口号,文章里的生花妙笔,他们更重视的是你脸上是否挂了你的主张,你血管理是否流淌着真诚的血。大家不是不知道,中国老百姓已经被德国人老马的理论折腾得至今找不到北。
   然而这些年,我见到了不止一个,也不是两个以民主自由为天职的斗士,眼睁睁看着他们一次又一次犯了范跑跑老师犯过的那个低级错误。他们的民主理论充足,他们的激情更是万丈,然而,当你和他们在一起,或者看到他们折腾了一段时间后,你会得出他们追求的也许是民主和自由,但他们那种民主老大甚至民主皇帝的姿态把他们追求的理念彻底玷污了。
   我和我的几位扎扎实实生活在美国等自由民主制度下的华人朋友一样都不止一次地遭遇过这样的事:一些国内很有名气的以追求民主反对专制而闻名于世的斗士一来到美国或者西方世界这些实实在在的民主实体里,就找不到北了,立马显出了民主老大和民主皇帝的本色。他们往往在第一个星期内给你的电话里就会告诉你,应该和他们站在一边,那样才会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因为他们是为民主和自由而战的。当你还没有来得及谈一下自己对民主的看法的时候,他们就会毫不客气的一声断喝:你怎么就不懂民主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很多朋友就保持沉默了,有些万念俱休,只是继续生活在民主社会里,可是我这种人就耐不住性子,就会反驳两句:你丫的,刚刚从那个体制出来,连民主是啥几八东西都没有搞懂,就来教训我们?可是,大家也知道知道,这样反驳有些人是要冒更大风险的,他们这个时候一般不再和你争论什么叫民主,而会立即翻脸不认人,跳起来喊道:啊,又被我们发现一个,原来你也是中X的特务呀!
   哇塞!从范跑跑老师到民主皇帝们,我也许联想得有些远,但是值得我们深思。我告诉大家一段往事,陈水扁当台北市长的时候到美国访问,当时我还是很看好他的,但一位美国退休将军在两次接触他后却认为陈如果当政后会有一些问题,因为他对民主社会的运作还停留在理想的阶段(当时他已经是台北市长了)。我当时也不完全理解这老将军说什么。后来在西方住久了,也看到陈水扁的一些做法,我深切地感受到陈水扁的问题在哪里。
   那位将军说得对,陈水扁在上台后也始终在把民主当成理想在追求,这在他上台前,在民进党集体努力带给台湾民主的时候不是坏事,然而,一旦上台了,却会把他们引向邪路,八年来的陈水扁,始终给人的印象是一位“为了民主而民主”的斗士,不要说政治家,甚至连民主社会的一个政客都称不上。这一切的问题出在哪里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