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杨恒均之[百日谈]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穆骏:反腐新局破解转型难题
·穆骏:美国大选中国议题变化的背后
·穆骏:从钓鱼岛危机看民族主义与公共外交
·穆骏:好政策岂能简单“顺应民意”?!
·穆骏:维稳的误区与新思路
·穆骏:从国家战略层面思考“计划生育”
·穆骏:拜登访华是如何“投资”中美未来的?
·穆骏:陆克文任外长 吉拉德选对了
·穆骏:“弱势政府”掌舵 中澳关系或受掣肘
·穆骏:中美军事交流须跨越三障碍
·穆骏:山寨版领袖传记何以旺销海外
·冯崇义、杨恒均:华人海外参政之路缘何坎坷?
·杨恒均:反美浪潮背后的自由边界
·杨恒均:中国转型:从“不争论”到“讲清楚”
·穆骏:中国何以选择此时重返亚洲?
·穆骏:中国三代领导人的大智慧
·穆骏:中国如何面对越南挑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十几年前第一次踏上美国时,我心里就对美国警察充满了怨愤,且不说在我看到几乎所有好莱坞大片中,代表国家公权力的警察都是和人民为敌的,在洛杉矶暴乱中美国警察打黑人的镜头还在我脑海萦绕,当然美国华人估计也饱受这些以白人为主的警察的欺负。所以从抵达美国的第一天起,我就在默默盘算如何对付找我茬的美国警察。
   
   我甚至都设计好了场景,预演了和警察冲突时我的言行举止,以及如何把场景记录下来(以录像为主)作为呈堂证供,想到我用自己心计击败美国警察,扬眉吐气美国的法庭,那个带劲呀,一言难尽。问题出在一等两等,都没有警察来找我的茬,找他们办事也是按部就班,事实上,出国十几年,除了有一两次开快车被躲在角落的警察开了罚单之外,我几乎没有和美国、澳洲不认识的警察讲过一句话。
   
   看到那些警察老老实实工作,一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样子,我的警惕性渐渐弱了。不过后来了解西方多了些,我就生出了另外一个心眼,那就是他们不招惹我,我得想个办法招惹一下他们,最好能够激怒某个白人警察,又或者碰上一个喝醉酒的当班警察,然后在我隐藏的镜头下面,被这个倒霉警察痛打一顿,靠,最好能够朝我的阳具踢两下(估计不会阳痿),但我将计就计,然后——哈,哥们,我不但发达了,而且终于被我逮到侮辱美国和弘扬正义的机会!

   
   我首先要假装阳痿,到医院开一个证明,然后,我会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团结一起可以团结的白人、黑人、黄人和分不清什么颜色的混种人,举行一个大规模的美外(美国和外国)记者招待会,当然,会特别请CCTV驻华盛顿记者参加。会议上,如果想到美国这些年对中国的欺负的话,我还会声泪俱下,进行现场控诉和宣传。
   
   一, 这位白人警察在踢打我的过程中说了一些话,我想应该是“打死你这个中国佬”,但我不能确定(以防他们使用测谎仪——那玩意我对付不了)。我的这句话一出,全美国和西方就会轰动,我也立即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边。
   
   二,控诉美国的普世价值和核心价值观,美国人自己最吃这一套,大家可以注意,美国每一个阶段都有严重的争议,但几乎都涉及到普世价值和核心价值观。以我的知识和三寸不烂之舌,我绝对会让美国人为他们的警察弄了我的阳具而开始怀疑自己的普世价值观。我会顺便控诉美国政府,作为公权力最有代表的警察对一个普通民众动粗——就这一点,我身后会立即聚居一大批同情我的美国人民,当然还有世界人民,以及好几亿大陆的愤青兄弟。
   
   三,大的帽子戴上了,要来点实际的。我以尖细的带点太监的腔调宣布:我被打了,而且下面翘不起来了(谢天谢地,他们总不会在法庭上当场挑逗我,让我立马擎天一柱吧?),造成这一悲剧的是肩膀上挂着“金色盾牌”的美国(人民)警察,请各位美国人民(其实是那个肥胖的法官和几个傻瓜似的陪审员)为我做主,如果他们犹豫了,我会立即补充一句:你们知道不能尽人道的痛苦吧?再说,如果我有机会在你们国土上弄出一个孩子,那孩子就有权利也有可能参选美国总统。可是现在我没有这个机会了。所以,你们的警察表面上是把我的阳具打趴下了,实际上却是打倒了一位潜在的美国总统。
   
   四,还有,作为一名经常描写性行为的作家(也就靠这一点卖钱吧),我失去了这个东西,等于失去了致命武器,今后我还能写出什么鸡巴好东西?所以,我会损失很多稿费,如果大家认为我的书反正也卖不出去,那么请各位想一下这种情况:凡是卖不出去书的作家,如果一意孤行地写下去,一般都能够弄个诺贝尔文学奖的。各位美国同胞,现在你们更清楚了。你们一个充满种族主义的警察,不但把一个潜在的美国总统消灭于精子状态,而且,也让这世界上少了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五,鉴于以上种种,就算我对你们的普世价值情有独钟,不计较我那硬不起来的小弟弟,但我精神蒙受的损失总得有人负责吧。否则,你们今后还有脸去亚洲推销普世价值和人权?
   
   
   哈哈,说到最后大家也就明白了,以我对美国的法律和舆论的了解,我想,我开出一个亿美金的赔偿绝对不夸张,估计至少能到手五千万美金。当然,钱很重要,有了钱,就算小弟弟真受了点委屈,后面照样会跟一大帮如花似玉的MM。可是,我也不完全是为了钱呀,我要用这个机会,把美国的普世价值和他们标榜的不歧视政策尽情嘲笑一番,顺便为我们大陆的愤青报仇雪恨。
   
   各位,我是在说故事吗?完全不是,这种事情不但发生过,而且还会发生。生活在西方的人,必须明白,一个普通民众如果受到了来自国家和政权的公权力的欺负,必须奋起反抗,你会得到所有媒体和所有民众的支持的。几年前就出现过一位中国妇女在纽约被美国警察打伤的事件,后来听说赔偿了两千万美金。生活在其他地方的国民会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被打伤,就会赔偿这么高额的精神损失费?难道那些国家不是经常有人被打死打伤?
   
   不错,经常有人被打死打伤,但如果是被国家政权特别是警察打死打伤,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大家要搞清楚,我说的是公权力,来自政府和政权的,包括警察等。他们打伤了人民,是要付出昂贵的代价的。这和你倒霉的在街上被小混混痛打一顿完全是两回事。对于很多西方人来说,爱国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国家关进笼子里,保护人民不受来自政府权力的欺负。生活在纽约的美国人可能会被打劫被强奸,他们只好认倒霉了,但受到来自政府例如警察的骚扰,那他们就绝对不会放过,最后都会在讨回公道的同时,搞一笔好几代都吃不完的美金。这样的官司经常有,媒体会广泛报道,成为民众对付政权的标志,也自然成为对那些当权者的警告。
   
   真让人郁闷,估计是美国人都玩过太多次,所以,这些年怀着不可告人目的的我——搞一笔钱和侮辱一下美国佬——设计来计划去,就是没有办法和警察冲突起来(当然不能去打警察),也抓不住他们欺负我的任何把柄。后来我也想过,估计那些国家的情报机关对我了如指掌,也知道我是个刺头,所以不惹我。于是我就在和华人交往中,经常询问有没有受到严重歧视的案例,如果有证据,我们可以一起捞一笔意外之财。结果也是让我很失望的。
   
   不过两年前我终于逮到了机会,话说新西兰有很多小留学生,其中一些和我关系不错。大家有机会见面时,有小留学生对我说,新西兰警察非常操蛋,往往欺负开车的华人小留学生,知道他们有钱,也大概不懂得法律,就乱开罚单。我一听,眼睛都亮了,立即决定进一步了解情况后就飞到新西兰暗中设立摄像机,抓一个歧视留学生的案例。这些孩子不知道,但我太清楚了,如果我能够弄一个这样的案子,能够抓到白人警察放走白人而对亚洲人开罚单的证据的话,哥们,我发达了!!
   
   于是我详细了解情况,虽然有很多迷惑不解的地方,但基本上了解清楚了,最后我问,好,出示你们的驾驶证,让我看看你们是什么类型的驾驶执照。各位,见财化水的事我真不想提了。结果是这样的,这些小留学生十有八九竟然没有驾驶执照!——新西兰警察对他们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们是外国人,只能罚款。但在澳洲和新西兰,当地人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没有驾驶执照的情况下开车到路上。我可以理解一个小留学生要取得驾驶执照需要一定的时间,但你竟然跑到人家的国土上去无照驾驶,让我说什么?也许他们歧视了你,但你却在一开始就歧视了他们整个国家和人家的价值观。(这种情况不知道有所改善没有,大家不妨调查一下)
   
   当然我还会关注,如果有华人华侨,认为自己有确凿的证据,或者我们可以一起设一个圈套让白人钻进去,获得证据的话,请立即和我联系,大家共同富裕吧,还能够把西方侮辱一顿,算是曲线爱国,何乐而不为?
   
   说到这里也许该打住了,但我心里却有些许的不安。我在想,如果美国、澳洲等西方国家不是这么“变态”的话,如果有个白人警察动了我的阳具,而我投诉无门的话,我会怎么样?这些年到底有没有华人华侨在西方受到了冤枉?被白人警察打了却只能忍气吞声?我想应该有一些,但那肯定是他们不知道法律,不知道在民众对付政府的案子中胜出的机会很大(和解的话,也能够得到大笔赔偿)。具体说到我的案子,就是我的阳具最大,大过美国警察的权威。你如果不抓住机会告他们,你自己损失了金钱不说,而且大家都不会原谅你——因为你错过一次教训、教育执政者和掌握公权力的那些混蛋!
   
   如果没有公开的媒体,自由的舆论和独立的司法,那么我能够在美国获得什么?那个在纽约被打的中国女人能够得到多少赔偿?我很怀疑,毕竟几千万美金不是一个小数子。
   
   我的阳具被美国警察弄坏了,我无法伸张,没有报纸报道我的故事,因为报纸和警察都被同一个人管着,公权力沆瀣一气对付普通小民,我能怎么样?我告诉你,没有了阳具,我什么都他妈的干得出来,我一定要用自己所学的中国功夫,把那个弄了我阳具的警察阉割掉,而且还——
   
   我太冲动了!我那上海的杨姓兄弟,你怎么和我的性子一样,那么冲动?你如果在我身边,如果在美国或者澳洲就好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我们一定好好计划一下,请一位律师,把他们告到法庭上,然后发一笔财。鉴于你的阳具受损了,你拿大头,我只要一个零头就够了。再说,我的目的又不是钱?我主要是想借机侮辱一下西方人的人权纪录和价值观,让我们中国同胞扬眉吐气和坚挺那么一次……
   
   杨恒均 2008-7-4 美国独立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