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国人心中都有一团火,特别是年轻人,火烧得还相当旺。大多的情况下,这火是怒火。2008年,这团火来势凶猛,最早应该是被青藏高原那把火点燃的,随即又有了席卷全球的奥运圣火,可谓火上加火,一发不可收拾,等到CNN和那个好莱坞演员遇到火头上,弄出了燃眉之急;到地震救灾,还有钓鱼岛保卫战,怒火中显出了爱心,至于到最近贵州的那把火,则更让人怒火中烧!
   
   回顾过去几个月,在举国震怒、年轻人都被怒火烧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我无疑是扮演了救火员的角色,向这些被愤怒弄得熊熊燃烧的年轻人身上泼冷水。不过,火不但没有扑灭,倒经常性地弄得我自己火冒三丈。正如一位年轻貌美的留学生质疑我的:我们爱国,有什么错吗?你们这些好像还生活在过去的知识分子自己缺少了激情不说,还来对我们冷嘲热讽、百般阻扰,难道我们爱国也爱错了吗?
   
   爱国自然没错,而且我也不想再讨论怎么样爱国这个老生常谈。今天我倒要反思她话语中的“你们这些缺乏了激情的知识分子”这个意思。毫无疑问,在这一点上,她有道理。你问当今中国知识分子最缺乏的是什么,其中主要一条大概就是激情了。年轻人激动不已的爱国也许爱错了,但中国知识分子们冷静地爱国显然缺乏了激情。

   
   和冯崇义博士推出了一篇《明年起步,三年成就民主宪政》,文中论述中国百年宪政之路走到今天,条件其实已经烂熟,知难行易,如果大家一起推动,困难和障碍并不可怕。这篇文章贴出后,后面出现了很多跟贴,察看这篇跟贴,让我很吃惊。吃惊在哪里?吃惊在几乎没有人反对要中国必须走宪政民主之路,更没有人说宪政民主不适合中国。可是在说到什么时候实现时,几乎没有一个同意我们的三年说,问他们几年能够实行,却都悲观得不得了,让人觉得我们这几代都死绝了,还没有希望。说到理由则几乎是千篇一律:反对的人太强大,他们不会放弃自己的利益。
   
   拿此文和知识分子朋友磋商,他们也是完全赞同中国一定会走上宪政民主,也同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一提法,可说到时间表,就都莫测高深地摇头晃脑起来了。问他们几年,也说不清楚。最后问急了,却蹦出一句,那得看北京。于是又问,我们这么多人都认为可以,为什么不提出点什么,促进一下。答曰:没用,得看北京。
   
   让人郁闷得很。这些缺乏了激情的知识分子,显然比不上那些怒发冲冠的年轻人,那些愤青也许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但他们却有勇气和激情去冲自己认为是错的东西发怒,冲自己认为是对的东西加油。我们的知识分子,就在他们明明知道实行民主宪政的时机已经成熟,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却还在冷眼旁观,故作镇定。他们忘记了连普通百姓心中都有一团火,忘记了如果他们都认为要等上二三十年甚至上百年中国才能够在北京某一个人点头下走上宪政民主的路,那么,现在即使有那么一位想成就伟业的北京伟人,也会望而却步。而他的却步是怯于知识分子的冷漠和消极。至于说到宪政民主何时到来,我相信,有了前苏联东欧的例子,没一个人敢真正无知到推出时间表。等到民众心中那团火都烧了起来,等到知识分子的激情也被点燃的时候,就会倏然而至。全世界没有一个人预测到苏联和东欧的变化。
   
   当然作为一名知识分子,该充当灭火队员的时候,义无反顾,可是,每一次面对这些熊熊烈火,即便自己不被点燃,也应该让思考升温了。特别是最近那场西南边烧掉了办公楼的大火,我就不信还不能点燃你心中的激情?这真是可悲得很,我们的知识分子眼看着愤青、年轻人,现在到了中学生都烧出了一团团的火,怎么还不能激情一下?!
   
   至于什么样的激情,我想,对于知识分子来说,那应该是一种追求爱的激情,一种追求民族进步和国家富强的激情,以及对抗一切不公正的事情、不合理制度的激情。
   
   等到我们的知识分子也都能够充满激情的时候,星星之火,就真地可以燎原了。年轻人也就看到了引路的火把。
   
   杨恒均 2008-7-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