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自立博客
·刘自立 谢韬主义可以休矣
·刘自立 小说:树也是神
·刘自立 小说:图画
·電腦音樂廳(小說)
·《自立小说选》自序: 小说的十种做法
·墓碑(小说)
·夸克,麦金托什和尤利西斯
·记《大公报》的右派份子
·四一四思潮必胜?——试析周泉缨先生的与时俱进思想
·作为屠场的“卡夫丁峡谷”——评议今天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
·舞台(小说)
·哀歌(诗歌)
·哀歌(诗)
·哀歌
·还有人提大公报吗?——悼念王芝琛先生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刘自立: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首发稿)

   文章摘要: 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将不复是六四死难者之大悲哀,也是整个中国民族之大不幸。其因非常简单:国人没有改变中共政治体制和经济垄断,倒是中共把"人权诉求"以其独特的方式加以变异,而整合到其党文化之中——这不是六四纪念之最大的可耻和悲哀吗!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6/9/2008

   六四,十九年了。

   中国向何处去,并无答案。

   人们处在错综复杂的六四情结和悲情之中,与灾难中的地震死难者,相系一身;正所谓"呜呼,生此時代之中国人,真禽犊之不若,悉为牺牲。"(吴宓语)。

   值得注意,今年人们纪念六四,谴责屠杀,悼念死者,更有所谓黑色幽默小说创造中共如果平反六四之景象。这个想法不是没有根据的。几年前,从中共纪念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文字和信息中可以推论,那并不是中共反对派单独的倡议——中共本身没有反对派;这些提倡纪念胡、赵者,不过是中共总体思维之一种(如,田纪云等人的思维)——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势必形成中共以其独特模式平反六四之日之到来。当然,这个模式会受到中共保守势力的极力阻挠。这些保守势力包括江,李等人和一些直接参与六四屠杀的军队头领。但是,是否抓住这个机会,主动掌握对待六四的正面态度,利用这个资源,达到中共合法化的未来进程,我们认为,包含胡、温在内的中共势力,并非完全没有此类动机,只是要看时机是否有利于他们的这种操作,而把对于中共枉顾六四意义的危险和威胁降低到0。所以,几年前的胡、赵纪念活动,正是这类中共平反模式出台的放风气球。这个气球已经收集到他应该收集到的一些信息和所谓民意。这个所谓民意就是主张中共站在人民的头上,像皇上一样下一个罪己诏,甚至连这个诏书也不下,只是宣布一纸公文,说明对待六四态度的转变,抚恤一些六四良民及其眷属,有限提早释放一些"改造好的"六四犯,甚至在人大会堂召开一次有关会议,把一些六四人士,同意与共产党进行有限统战的六四眷属,如,丁氏等人,召集起来,一起痛哭一次,并且在有限范围内,降下半旗致哀,发放一定数量的补偿金……然后,一切就宣告完成——六四中共平反模式,宣告结束——五星红旗照样高高飘扬;政权的政治层面和"非政治层面",照样和平共处。

   一句话,六四"平反"了,政权稳固了,舍此无他!

   其间,这个模式触及到的很多问题,会引发国际间很多的争议,乃至影响到这次平反的价值评估。但是,如果中共操纵了这个模式,发明和实施了这个模式,我们预估,他会受到国际间很多评论人士和政要、舆论的支持和赞扬——他们对于后六四市场开放,更加赞扬倍至,而资本流动,将会以更加急不可待的态势涌进中国——价值评估,将会朝向更加有利于"双赢"之举面发展,也就是说,中共价值说,中国模式和世界接轨的可能性空前大增;同时,人们将会在最大限度上忽略以下这些问题。

   一,中共是不是认可了屠杀罪行?其应该受到应有的罪与罚?不。中共可以不认可这样的罪行。因为,参照他们否定文革,认可四.五运动之模式,他们可以说,"采取断然措施",结束六四动乱,是包括邓在内前任领导的正确措施。只是因为在镇压动乱分子占领天安门的进军过程中,很多无辜的群众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由于他们没有及时撤离广场而受到误伤。对于这样的死难者,政府将会给予一定的补偿并且恢复其名誉。当然,这种说法的证明是,六四十九年来的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说明了六四措施的基本正确——这个基本正确说,让人们想起1957年的官方说法;反右是正确的,只是扩大化问题——所以,要留下一些不能平反之右派分子——于是,六四之平反无法超越中共举措的主流之正确。一切指责六四官方做法的人们,会因为官方平反而陷入倍受尴尬之局面。那时,这个争执将会重新点燃,但是,中共官方受到的指责,将会因为他们出台有限平反论而受到原谅和维护。于是,事情更加呈现复杂性和繁复性:你不能指责他们的平反行为——又不能不指责之——这难道不是正中圈套之法吗!

   二,中共平反的另一个理据是,共产党"以人为本",对于六四中不幸罹难的死者做出人道主义的举措,以示国人,以示世界。这样一来,其违背人权和普世价值说的危害,就会减低很多。但是,这个平反和他们平反文革受害者大同小异。文革平反,是要回到所谓文革前十七年"合法性"道路上(包括不否定毛,不否定肃反,镇反,不否定公私合营,就是第一次以公劫私——后来,又以私劫公,出版《物权法》;大跃进,人民公社——大饥荒,等等),而不是否定之——现在,六四平反,当然也是这样,他们要在小额抚恤的后面,肯定镇压的合法性,尤其是,后文革以来邓执政的合法性,整个中共统治的合法性——这样,他们以否定文革的方式"平反"六四,就给出这样几点原则。1,当时镇压带来合法性,但是,有误伤和错误,愿意做出赔偿和抚恤,甚至道歉;2,于认定中共的某种局部失误之同时,强调中共合法性的继续存在,强调绝对不能以此平反,妄动于中共之合法性的正面意义。这个合法性,就是后六四时期的巨大稳定和"进步";3,因为没有其他任何政治力量可以从上到下地统辖这样的、类似皇帝平反和官方平反举措,所以,中共平反是唯一可行之道——中宣部会如是说;4,于是,在这样的所谓平反中,中共从规避和惧怕六四记忆,六四真相和六四隐患中得以摆脱;且完成一个六四"正面形象"之塑造。一些既得利益者和"非政治层面者"都会出动,大肆叫好。于是,"费厄颇赖"可以进行。党内歌德者和异议歌德者开始正面结合,大办礼庆。一时间昏天黑地,不可收拾。

   三,六四之中共平反模式到来的一天,也就是中共继续其并不"解严"(借用台湾解严之说)的政治极权和政治统治之日。这里,除去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授权刊登所谓平反文告及其相关文章,一切地方和半民间媒体不得自己发言,得出评判。新闻自由,并不伴随着六四中共之平反而存在而显萌芽,一切会比不平反时期更加收缩和禁锢。更不会出现听任六四纪念组织和民间组织自发纪念六四,要求还原六四真相之举动,之报道,之诉求。报禁,党禁,依然如故;也就是说,他们的平反将会在最大限度上,枉顾六四真相的披露和揭发。更不会以民间媒体一日破土出现的方式,紧密关联这个模式的平反日程。就像人们看见的,文革和整个49年后的历史被抹煞——与其说是他们在此模式下追回历史真相,不如说,他们根本就是藉此平反,永远抹去这个真相——但是,他们的象征主义做法,还是会赢得国际国内社会普遍的赞扬。这个赞扬就是,中共"进步说"——他们已经接受了国际社会很多诸如此类的赞扬,如,灾难进步说,开会进步说,否定文革和平反右派进步说,选举进步说,"选帝候"进步说,派系和解进步说,不隔代指认进步说,经济发展进步说,加上可以在饭馆和家里骂娘进步说,等等……现在,他们还可以说,我们有"平反六四进步"说。这是他们有朝一日平反六四的最为真切的目的。

   四,六四极力反对的官商结合,经济犯罪和巨大贪污之实,势必被根本回避。也根本不会出现新闻自由诉诸追究和批判贪官吏治和太子党霸占整个中国经济命脉之现实。一切六四反腐的诉求,会根本束之高阁,不被提及。垄断经济赖于政治极权的所谓改革之积弊,根本不会受到指摘和谴责——他们以GDP和其他经济繁荣反证六四举措之正确——这是其不变的老生常谈。这次官方平反,亦不脱此局。

   五,中共在出台其固有平反模式的时候,如何估价六四运动?对于拥党人士,也无担心必要。看看他们如何给予赵、胡的评价,就可以推演其给予六四的评价。他们甚至可以赞同六四的爱国主义情操和反对腐败诉求,但是,爱国主义就是爱党/国主义——反对腐败,就是肯定共党肌体的基本健康——他们十九年来打击了多少贪污腐败啊:平反者如是说。于是,六四民主爱国之内涵被阉割,就像他们把历史上很多国人及其运动阉割成为无意志者,无性格者一样——把五四阉割成为爱国主义;把四五阉割成为拥邓主义;最后,把六四阉割成为"爱国"加反腐主义——只是抹煞了六四的民主精神和宪政主义,自由主义。

   六,这样一来,共党一党执政和一党专政,就又可以持续很久。因为,所谓六四隐患已经去除。人们认可了党旗下的平反和共产党此一时彼一时的种种说辞,从镇压合理到平反有据。很多跟风者和国际口舌,开始大喊中国民主模式之伟大实践。在六四平反以后,中共的统治模式更加有限稳定,或又有了二十年之前景。当然,我们不知道是否在明年六四二十年之际,中共会不会出台上述一党专政根本不变的六四平反。这是一个关键时刻。他考验所有在中共下半旗的时候解除思想武装的人们。

   七,我们甚至估计中共会造就第九个"民主党派",以接纳认可其平反正当者以加入,以拥趸,形成新一轮"新民主主义"或者说新威权主义,以最大时间差,拖延真正的政治变革和民主革命。于是,中共进步说,就又有了一个新花样,叫做新的联合执政或者民主参政,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一些所谓异议人士就是这样在灾变时期要求人们与之荣辱与共,痛出新政,云云。)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因为,他们现在对待潜在"联合政府",联合对手和帮手,帮闲和帮凶的做法已趋成熟——这个做法,就是区别对待,各个击破,拢为己用。所谓"为反对党搭起金桥"(俾斯麦说法)之可能性等于0。

   八,这个"伟大的平反之日",也许会受到其党内保守者的反对。但是,迫于国际和国内压力,更是缘于其模式运用的巧妙和诡异,中共出台这个模式的可能性继续存在。一个谁也不能操纵的六四平反运动,将最终被中共夺取。其实,这是各种因素造成的。前此,有很多六四时机的丧失——如,赵的时机和勇气的丧失;群众含混的起义时机之丧失等等——现在,看来是所有反对派系将会丧失掌握六四平反之机会,之资源。

   九,国际间绥靖主义势力和实用主义势力,一直以来就是为虎作伥,趋利枉道。他们从认可中共政权之戴高乐主义和基辛格主义开始,只是在六四时期稍做坎坷,便一路通行于极权主义之道和中共市场之利——甚至,现在,台湾国民党人也加入了这个缓和队列,以"相信未来"作为中共合法性之理据,对普世原则实行所谓选择性解释和应用——这个势力之庞大,将会在六四之官方平反日,达于高潮。一种中国应该走威权主义之路的呼声,早,生于八十年代,后来由许良应和李慎之先生予以驳斥;晚,直到现在,这种民主不如威权(之救灾等政府庇护说),还有市场。民主诉求被历史延宕的后历史现实,正在考验我们时代每一个人。而国际势力与其说喜欢民主,不如说喜欢专制极权——一切从市场出发的西方民主原则,在分裂为中国为两种前途的时候,往往偏向于中共。这是历史和现实的逻辑。打破这个逻辑,不单是研讨内部极权,也是追究国际条约势力使然的双重反思,任重道远。这个国际环境的并不变更,也是六四真正平反的困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