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悲六四四首]
自立博客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达成共识与保留异见
·解构圣经的文本
·潘司令逝世有感
·敲打改革的人
·敲打改革的人
·也谈“红太阳”问题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明治维新之改革层次论
·哈耶克悖论
·评民主与宪政对峙论
·实践检验真理是有缺陷的经验判断
·林彪事件的极权主义结构
·zt谈马勒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中、西自治辨
·胡绩伟“人民性”问题
·Elly Ney演奏贝多芬析
·帝国小论
·斯托雷平改革的积极意义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最伟大俄罗斯人之一斯托雷平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个人迷信问题与克里斯玛情结
·俄罗斯政党政治的缺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悲六四四首

   悲六四四首
   (首发稿)
   
   
   文章摘要: 我告诉你:我,就是六四,就是现在。

   
   
   作者 : 刘自立,
   
   
   發表時間:6/2/2008
   
   
   1,死亡
   
   
   六四,这个词等于死亡
   死亡,这个词等于记忆
   记忆,这个词等于遗忘
   遗忘,这个词等于死亡
   
   谁站在广场上
   倒置生死,尽然有人说他站立
   谁站立着,死如生还
   魂魄归来兮!
   
   谁掘墓无归
   把路径掩埋
   
   谁的礼物是青年人的尸骸?
   收获者不敬天
   不敬地
   身为祭祀
   朝天宰割
   
   谁宰割谁
   谁是牺牲
   谁是主宰?
   你,还是我?
   
   是谁说,杀掉他们,老天爷就会降下甘露
   是谁说,胜利的统帅就是戮城有大功?
   
   是谁把上天之路拐入地狱!
   为了什么伟大
   
   六四,他没有死
   却让你去死
   说是,为了天堂和财富
   未来、和大地....
   说是,为了一切?
   
   他,究竟是谁!
   ……
   
   
   2,子弹和诗
   
   
   子弹和坦克是一种虚幻
   我的影子才是真实
   虽然我轻轻如绢帛
   你可知道
   一缕精神
   强大的威力!
   
   我形骸如风
   每每深夜
   彳亍徘徊
   茫然走进你或者你们的城里
   以探视
   你现在的黄金屋
   
   这里根本没有六四的空间
   我的空间——
   就是没有空间
   
   而我有的是时间
   我在分秒必争
   寻觅一种空灵
   和等待
   
   我轻如烟绪
   一句诗,阻挡一辆坦克
   
   我的肉体征服了子弹
   我被子弹完全射穿
   但是,我藉此无形无骸,可以布满整个北京
   无论是东西南北,还是
   古往今来
   
   
   于是,当你想入非非
   为未来高唱颂歌
   我就来到你的身边
   阻止你,提醒你
   
   我告诉你:我,就是六四,就是现在。
   
   
   3,沉默
   
   
   我和你可以沉默吗!?
   
   沉默是最为响亮的呼喊
   
   在音乐的织体里
   沉默是一种环节
   那里可以派生的动机无数
   从革命到暴动,再到绝对的无言、无语
   
   我听见歌唱死亡赋格的诗人
   描述他的邻居、姊妹
   他援引刽子手说
   天堂里的容量无限
   你可以摆弄距离
   以至于
   无拘无束
   
   是的, 星辰环绕
   云起而坐
   一风吹
   拒绝了时间
   
   他们说
   一切已经结束了——时间结束了——所有的起点,非常灿烂
   他们哪里知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一如1989年的那一天
   武器们绝无表情的面目上只留下
   黑沉沉的脸
   
   我等着他们的回答
   就像他们
   也听见
   
   听见我说——
   罪犯!
   
   
   4,时间
   
   
   六四,是并不惧怕时间的
   就像时间,并不惧怕六四
   
   六四,就在昨晚
   就在此刻
   她很远
   以至于近在咫尺
   
   龙之歌,我年年都听
   歌声呼唤她
   来到我的面前
   
   现在,她稍事梳理
   把带血的黑色发辫
   向后一甩
   就迎着枪声跑到我们前面去了
   
   枪声永远不会消失
   一个个带血的节奏
   组成六四悲歌
   夜夜震动
   天摇地旋
   
   她,消失在街头巷尾
   但是,她,到处都在
   成为城市里不会消失的标志
   
   虽然,我们全都去了
   只有她,看护着我们
   死去的孩子
   
   就像这次地震
   汶川的母亲
   在看护汶川
   看护着
   这个变成灵魂的城市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